Gwins DataBase
     
  

郭文貴 20180304_2



郭文貴 20180304_2

視頻連結 :
內容簡介:
尊敬的戰友們,好。
昨天呀,因為這個大家遊行,啊。這個,昨天,我的團隊哪,一直問我,說你
不能下去呀。我說,我不下去,不下去。說你也不能在陽臺上跟他揮手,人家
“乓”來一槍,怎麼辦。我說不揮手,不揮手。
大家看到我昨天錄的視頻了,10:40 我才鍛煉完。鍛煉完,我再熱熱身,大概 就快 11:00 點了。這時候小莊和霧亭給我的助手他們發資訊,說他們 12 點半 才來哪,啊,然後哪,我哪,就馬上把這個很多律師,昨天是這個週末,今天 是週一,我們遞到法庭很多檔要做公證,啊,要簽好多。我在那兒“乓, 乓,乓”,簽半天,這個時候哪,就已經將近 11:40 了,然後,我就回去沖 個涼,洗個澡。我一沖個涼,洗個澡,然後哪,這個這個,出來以後,我還穿 了休閒裝。我就問我的助手,他們現在都來了嗎。他說:都來了。
我們是 6 個保鏢一組,樓上這個 2 個,門口一個,另外 3 個都是在週邊的。這 個時候,他們就給我報告,人到哪兒了,到哪兒了。他們在推特上看,然後跟 我們連了看。這時候,我知道,人已經逐漸在聚集了,我也上推特看了看。
這時候,說實在話,我就跟他們商量,我還是下去打個招呼,到門口去。然後
他說,絕對不行,因為哪,週邊的團隊,我沒有出去的計畫,你這麼一來,他
說,那外面的四個人沒來,我們幾個是負責你這個的,那你讓我們負這個責
任,我們肯定不行。所以就在那塊兒講。在講的時候,我就在那兒想,我得下
去。我越看越不行。我那個,我們那個小夥子啊,小胖,譚小胖,在那塊兒貼
貼的鏡頭,還有那老大姐,老大姐出去腿腳不方便上車的感覺,還有全世界各
地都說準備上街,準備上街那種感覺。我覺得我不上這個街,不去和他們見這
個面兒,我不能飛去加拿大,但我這門口經過,我要不去,我這不是太貪生怕
死嗎。
一個貪生怕死的人,怎麼可能說去挑戰盜國賊集團哪。一個貪生怕死的人,怎
麼可能去給全中國人民說,要去追求法制,民主,自由哪,怎麼可能。所以,
我跟他們商量,這樣,我不讓你負責任,我要下去,我就是揮揮手。
不行,絕對不行,就跟我急,你要下去,就怎麼著,怎麼著。確實,他們美國
人很認真,更重要的是,就我們這人不能,我們跟你簽好合同,我們不能讓你
離開。離開我們就負責任。我說,那我現在簽字不讓你負責任,不就完了嗎。
就這說道半天。
這時候啊,因為門口我們備用了三部車,平常都有。我說,我下樓,我說我下 樓哪,這樣,我就在門裡面跟他們揮揮手。他們說,這樣也行。咱先說著就往 下走吧。這時候我們就下去了。12 點 10 分。
我就進屋隨便弄了雙鞋,我就蹬上了,然後,因為不用打領帶,穿襯衣了,我 就拿了個長袍,我就給套上了。我就上門口就招招手。他們就在門裡面,我們 就下去了。這時候,另外一個在外面觀察的人說,他們已經到 61 街,我這塊 兒是 59 街,他們 61 街,61 街跨過一街 63 街,他們一說 63,還有一些人在 那兒聚集,61 街了。噢,我說是嗎,我就下去了。
這時候,三個人在旁邊,我說,你到那個街頭上看看,都是幾個人,給我查一
查啊,我就把這個人給支出去了。這時候,就實際上剩倆保鏢。啊,在我旁
邊。另外的哪,外面的人和裡面出去倆去看去了。啊,我另外這個保鏢,我
說,這樣,你到這門口看看,有沒有可疑行動。因為他到那個街去了。他們就
出去了。車在門口。啊,車上司機,我說這樣,你下來,你也去看一看旁邊的
事兒,我把他支走了。就這小夥子上去時,我坐上車,我從來沒開過防彈車, 我”吧唧“就給發動著。他”嗷嗷“ 喊著,我就轉過去了。因為我太熟了,我直接就轉到 61 街。就頂著了咱們那 個 61 撥的紐約挺郭車隊後面,最後面了。
我這車門下來,車還沒熄火,我就過去了。結果,他們看到我了。下來時候, 就慌了,郭先生怎麼來了。結果一慌,他們車自己車胎沒踩刹車,就”Duang “的給撞到車上,車屁股給撞開花了。還。就是太激動了。大家“哎呦”,你 怎麼來了。
跟每個人擁抱,啊,擁抱完以後,結果這時候,我們老陳告訴我說,我說這個 小莊哪,還有霧亭他們哪,那些人在那兒,他說在 63 街。我這個,我沒辦法 呀,我就走過去,單行道嗎,我就走過去,走到 63 街,這時候大家趕快擁 抱,這時候小莊就過來了,大家看到視頻,然後被發現,哎,霧亭,又找霧 亭。
這個時候,這保鏢就傻眼了。啊,這會兒,就走到街口,我就看不行了,這旁 邊就告訴我,快走,我就趕快就走到,這個這個,lazente 那兒邊,到街口碰 見了保鏢。保鏢就不高興了。哎呀,跟我急大發了。嗷嗷叫喚,說你這是,完 全是背信合約,啊,你會把我們殺了的。再一個說是,我們原來說是不出鏡 頭,所以說我們也沒辦法到這兒來,然後你跑出大街來。就差把我給架回去 了。這就架,護著我走到 61 街的時候,我的車還在那兒還著著火兒哪,啊, 這保鏢氣瘋了。氣瘋了。這要把我地下室帶上來。
然後直接帶到,我們旁邊的一個辦公室,哎呦,我的媽呀,這折騰的我,哎 呀,跟訓孩子,師母尋子一樣。說:你看你,這個衣冠不整,啊,因為我剛從 這個家,那個 pangbeach 回來,這個臉上啊,曬的倍兒黑。說,你這臉曬的 倍兒黑,啊,你說你穿的這麼個鞋,這麼個旗袍就跑出去了。形象,完全糟 糕,你哪配當領導人。你怎麼可能搞政治。完全胡來。你知道這多危險嗎。你 這出去了,怎麼樣怎麼樣。完後,這保鏢週邊人都沒了,哇的,這一下子出來 了。就然後人家提出辭職。不幹了,堅決不幹了。啊,
我說,那我再抱歉,我賠償,那我,我說我必須見哪,我說我不見我怎麼可 能,我說我不想搞政治,我也不想當名人,我也不想傷害你們,但是我得對得 起我良心,我不能貪生怕死。那麼多人都上街,要冒著家庭,這個國內的自 由,安全的危險,進監獄的危險,我不出去怎麼可能。跟他們解釋。哎呀,最 後他們,這樣吧,郭先生,今天先別說了,我們週一我們再研究,團隊研究。 我們和公司再研究。還有一個其他團隊再研究。法律團隊研究。你先回去睡 覺。就昨天我到 10 點多時候,,最後一個發資訊時,把我手機給搶過去了。 啊,強迫我到安全屋睡覺。所以,昨天我就睡得特別好。現在心情一下子,特 別安靜。全身特別安靜。我一會又要開會。還有午餐。我就剛才哪,今天不鍛 煉,休息。給大家彙報一下。昨天是實在太美好了。我不後悔。啊,我不那樣 做我一輩子難受。
昨天我下去以後,我跟大家擁抱了,我心裡踏實,我希望未來能到加拿大,
啊,塞班島,日本,啊,洛杉磯,澳大利亞,紐西蘭,歐洲,到各地去和所有
的支持我的戰友們,各個擁抱,並和你們一起走上街,最後和大家一起走上我
們盤古大觀,龍頭,天安門。我們一起擁抱。高唱凱旋之歌。
謝謝昨天所有的兄弟戰友們。真是太美好了的一天了。這是偉大的一天。歷史
的一天。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