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wins DataBase
     
  

郭文貴 20171004



郭文貴 20171004

內容簡介:
大家好!尊敬的推友們大家好!這是文貴10月4號中國人的中秋佳節在華盛頓向大家報平安!
由於我一會兒我要馬上開會,所以時間實在是太緊了,會場的人馬上就到了。我只能是簡單的給大家報一下平安,因為大家關心的人太多了,所以說我馬上給大家道個平安,見個面,非常非常感謝所有推友們的關心和擔心!
 
今天又值中國的中秋佳節,文貴在此莊嚴地向所有的推友和所有的華人和所有推友和華人的家人們,向你們道一聲中秋節快樂!
 
雖然有些海外的,像我一樣的同胞們,和我們的民運人士,和我們追求民主自由法制的有良心者有家不能回,和親人不能團聚,但是,這都是上天賦予我們的使命,我們也要珍惜。我們和敘利亞比,和伊拉克比,我們不在戰爭中。我們和非洲的很多有軍事衝突的地方比,我們現在還有基本的安全。那麼我們現在能有命,能有自由去追求法治、民主和自由這本身就是上天賜予我們一個偉大的禮物。我們和別人相比,我們已經過得夠快樂的了,我們要感恩,我們要感恩一切。今天還能對著鏡頭,還能講出自己的心裡話,這本身就是一個傳奇,這本身就是一個巨大的禮物。
 
所以,所有的推友們,我們此時此刻雖然跟很多家人不能相聚,但是我們畢竟是身在美利堅,身在境外,和國內的很多同胞、家人相比,我們比他們得到的多,比他們幸福。
我的臉怎麼那麼紅?因為我每天運動完以後馬上沖一個涼水澡,沖完涼水澡臉就那麼紅,我每天都是沖涼水澡的。再一個屬於精神煥發吧,謝謝大家的關心!
 
中秋節本身就是一個讓我們思考,讓我們深思,更加應該有動力,更加有感恩,更加去努力工作的一個讓人有更多想法的節日。而不是悲戚,而不是埋怨!或者說是感覺到孤獨,不是那個樣子的!
 
現在我身在華盛頓,距離川普總統不到300米,幾步之遙可以說是。兩個國家的地產開發商,境遇完全不相同。中國的開發商不是被抓了就是死了,沒幾個好下場的,文貴現在是逃亡中,人家還在被盜國賊追殺中,但是呢,這跟這總統相比太不一樣了。
 
我今天除了想給大家報平安、致以節日的問候之外,我特別想向大家說的事情,關於今天本定於也就是10月4號9點鐘在哈德遜的演講,是被所謂推遲,推遲就是取消了,這個事件又一次引起了全世界的關注。(笑)但是呢,這也在我的預料之中,因為只有我本人,我非常清楚我在追求的是一個什麼樣的事業,我和什麼人在作對。這些人,盜國賊,喪心病狂,過去我們28年海外的有良心的民主民運人士沒幹掉一個縣長,就甭說幹掉一個市長了,就連縣長都沒幹掉過,我們很多人也被人家害,很多敏感事件,我們沒有一個人能夠把它拿下的……
 
 
那些腐敗分子和盜國賊們一直存在著,一天比一天多。那麼現在,咱們對付的是一個盜國賊集團,想一蹴而就,想馬上取得最大成功,那真是幻想。幻想是要付出代價的。那麼另外一個角度,咱們過去這幾個月來,對盜國賊的打擊和對盜國賊的傷害,遠遠的超出了他們的想像,遠遠超出了全世界很多人民的想像。我們傷害了很多人的既得利益,我們使很多人也非常之痛苦,包括盜國賊。所以說我們不可能在一帆風順中節節都贏,那是不可能的。
 
所以呢,在哈德遜這個事情上,在我在登飛機往D C 飛之前,確確實實我還是猶豫的。但是我登上飛機以後,我認為這沒問題了,風險起應該過了。但是沒想到的是,我下了飛機以後,不到一個小時,我的同事就來了,告訴我說路上接了電話,哈德遜給他打電話說,這個找了各種理由吧,說要推遲,但這些理由都是不被我同事接受的。那麼,很簡單,他們受到了巨大的壓力。那麼這個巨大的壓力呢,在之前,好多人威脅我,包括在香港、在日本、在歐洲、在美國,各種關係都威脅我,說這個海航是哈德遜的一個利益相關者,和他們的人有捐款的這個關係,是一個捐款人。
 
還有一個,和某一個理事董事有合作關係,巨大的利益關係。說文貴這事你搞不成。但是我們還是對美國這個有理想、有法制、有民主、有自由還是充滿了信心的。所以呢,我很驚訝的同時呢,我想,盜國賊終於出手了。因為盜國賊的出手無非是兩招嘛,現在藍金黃,藍和金,他們還能來得及,黃可能還真來不及。那麼藍,就是他們掌握了他們的資訊,掌握了他們的結構,做以威脅。黃,就是給利益。那麼在這個哈德遜的事情上我們沒有證據,聽說了,跟他們有這個利益關係,捐助關係。更滑稽的事情,當通知暫停以後,就來了很多人跟我說情,說情的人,更多的是美國人,不是我們中國人和同胞,或者在美國的華人。
 
說什麼呢?說,文貴這個時候啊,你應該看到本質,這沒有習近平下令,川普不給你停,這是習近平讓川普給你停的,你應該報習近平的料。啊這是一,第二個說,孟書記絕對沒有下這個命令。這回郭聲琨到美國去是搞你去了,搞遣返你去了,你應該報郭聲琨的料。你看看啊,這個盜國賊們自以為是的聰明,他們認為他們很聰明,像錄製這個孫瑤、貫軍、劉呈傑,這時候又是孫力軍,啊又出來一個假的孫力軍了,這樣的事件一樣,只要我找出一個替身的,你就認為郭文貴是假的。
 
他們做夢都不會想到,這個世界上真的是假不了,假的真不了。就想你那個澳大利亞出來的孫力軍一樣,你叫那個孫立軍的一百萬歐元是怎麼來的?我們說的孫力軍是我們公開護照的那個孫力軍,不是你那個孫力軍。你有沒有一個姐姐叫孫莉莉,你叫你那個姐姐孫莉莉出來,到底你的老婆叫不叫李莉,你有沒有個兒子叫孫尚華,你很簡單,不回答這麼多問題,你說你叫孫力軍你就能代言孫力軍了嗎?太高看你了!
 
所以說這種愚蠢無知的這個故事,他們演過一遍又一遍。就像我播放的劉彥平孫力軍和我的對話錄音一樣,就他把我當傻子,啊我到華盛頓來我是來和美國商談網路什麼執法,這是郭聲琨這次才叫網路執法,因為這是川習會的約定,他那會兒來完全是騙子,人家美國告訴我說,他申請來美國的簽證就是來搞你郭文貴的。
 
 
人家美國告訴我說,他申請來美國的簽證就是來搞你郭文貴的。說是商談郭文貴,可他們自己主動跟你見面,違反了簽證,所以必須吊銷,必須滾出美國,那麼他說那謊話的時候,兄弟長兄弟短,是在害怕了恐懼了,但是他撒謊的時候一點都不猶豫,喊著你兄弟喊著你大哥,然後呢後面的錄音你們會看到,那多麼的無恥,什麼我去看你家老人去,什麼咱是親兄弟啊,不願同年同月生,但願同年同日死,這話都說得出來,
 
劉彥平先生還是比較厚道的,他也心中知道,跟我所有的講說郭文貴你沒罪,你沒有任何刑事問題,郭文貴就閉嘴,你別去爆料就可以了,但是他也知道,背後有兩手,黑社會的一手,還有孫力軍的一手來搞我,他這搞的是拖延,拖住你,所以你們可以看到,盜國賊們的撒謊盜國賊們的卑劣,盜國賊的這種陰險,遠遠超出了常人的想像,我們海外這麼多這些這個由於文貴出來這麼多這麼幾個名人,沒有看清這個本質,這個哈德森演講的本質就是藍金黃徹底滲透進美國,
 
現在白宮的周圍你可以看一看,有多少個所謂的公關公司叫lobby(遊說議員的團體)的,這些lobby有多少是中國指使的,在這之前是哈德森主動找的我,我當時並不願意做,我說我聽說哈德森這個是跟海航是由背景的,我的朋友告訴我說,他們是唯一的沒拿中國錢的,那我就相信了,但是最後還是各方告訴我說,海航跟他們有關係,海航,嚴格講,代表不了中國,他是代表盜國賊的,這就是為什麼我演講的主題,盜國賊的集團和錢,到達美國以後,對美國會有什麼傷害,
 
昨天,我見了幾位參議員,我見了幾位國會的議員,我看到的人當中,沒有一個懷疑我爆料的真實性,都說我幹得太好,你太有勇氣了,太危險了,我們太感激你了,而且大家都意識到了這個問題,那麼,現在盜國賊在華盛頓就能演出這樣一齣戲出來,更重要的是,這美國人盡然勸我,這美國人是被藍金黃了,我跟他發了大脾氣,他說據我們所瞭解,搞你的人是習近平,沒有習近平下令是不可能搞你的,郭聲琨這回來美國,是來搞你的,也是習近平下的令,而且你一定要注意,馬上報郭聲琨,爆習近平!這真正是盜國賊的醜惡的嘴臉!他們現在剩下兩招!還兩招!
 
一招就像這幾天頻繁的造謠,從博訊從屎諾,郭文貴被遣返了,郭文貴又要被遣返了!朋友們!郭文貴要被遣返說了三年了!郭文貴已經被遣返在義大利,已經說了兩年半了!郭文貴從歐洲被遣返已經說了第二次是法國了!這個兩年前郭聲琨訪美也是在商討郭文貴遣返!王岐山訪美要商討郭文貴遣返!習近平訪問美國也要商討郭文貴遣返!他們每天用的就這種顫抖的戰術!這就是超限戰!每天讓你心理上難受!讓所有的跟隨者讓你痛苦!讓你郭文貴心智淩亂!然後不敢爆料!讓你害怕!
 
我告訴你盜國賊!你們這幫豬!如果對郭文貴管用了就活不到今天了!如果對郭文貴管用了或者對郭文貴的朋友管用了,他不配當郭文貴的朋友!就你們就是王岐山、孟建柱、周亮、孫力軍、傅政華這點兒伎倆跟我玩,我看了你們28年了!啊你找了一個澳大利亞的出來,啊我看這小子竟然說看郭文貴爆料爆了三年了,大家想想:郭文貴爆料爆了幾年了?我總共才八個月,你看我爆料爆了三年了?!你打工買了200兩個100萬歐元的房子,你把你打工的費用給我拿出來!你把你那個錢給我拿出來!你家族有沒有姐姐叫李莉莉?你老婆叫不叫李莉?
 
 
你的護照號碼是不是我公佈的那個孫力軍的號碼?那個檔不是你簽的嗎?到律師那公證一下去!你有沒有兒子叫孫尚華?就你那長相你還給當孫力軍呢?裝那個孫力軍呢?你給孫力軍舔屁股人家都不要你!就這種謊言也說得出來!你能把孫瑤、劉呈傑、貫軍在一個中紀委點上同時錄影,竟然還有個蛆..大茅屎坑裡的蛆龍(曲龍)也在一個地方錄影! 你這種智商,視人民為豬狗,視我們大家都是這麼笨蛋——你這是作死呢!上天要誰亡,必讓誰變倡狂! 你這是愚蠢到了倡狂!繼續倡狂!
 
文貴被遣返了——你以為美國是你家開的呀?我郭文貴在美國完全自由,(現在)就在白宮這裡。你孫力軍在這像什麼呀?嚇得你哆裡哆嗦地呀,連個樓都不敢下——那是你自己說的吧?騙美國,騙郭文貴,騙你同事。你來了仨同事,你那個同事你不相信。那個同事還差不多! 你相信誰啊?
 
然後昨天找了兩個美國人,到中國做生意,跟中國做買賣的,就來說,以為美國人說了我就能信?你們兩招的其中一招,就是繼續造謠詆毀,分離所有文貴的推友,分離所有現在挺文貴的朋友,然後找出一個又一個人開各種的形式的會,搞各種各種現在的網紅分散郭文貴的注意力,然後想盡辦法給文貴製造麻煩,然後製造恐怖,傳播流言。這是當年烏托邦,共產黨在打贏共產黨的絕招! 絕招用在郭文貴身上來了! 就你那點本事,你太小看郭文貴了! 
 
這是一招,第二招是什麼?想盡一切辦法把郭文貴引向和習主席,引向郭聲琨部長去。因為郭聲琨部長很有可能接政法委書記。他要接政法委書記是人民之福,是員警之福! 他不是完美,但絕對不是你孟建柱、孫力軍之流,也不是傅政華之流! 他是個有良心的,有正義的,特別他當過企業家,他有理解企業家的不同之處。所有的你現在把我引向下一個政法委書記當敵人,還有一個,把我引向習近平主席,然後你一箭三雕,把習近平主席因為恨我,就把你們給放了,然後因為恨我,那習主席順手就把我捏死了!
 
(笑)啊呀,我看這些書的時候,學習的時候,孫力軍啊,你還真的是給孟建柱太太搞口交呢!真的,還在洛杉磯搞口交呢,你啥都不是! 我那時候都是已經控制著百億財富了! 你給我玩這套,你太嫩了,你太嫩了!上次華盛頓之戰,你以為郭文貴不敢來華盛頓呢,我來了沒有?你以為當時你能控制FBI呢,FBI聽你的沒有?你以為讓美國人都能找朋友幫你,你以為人家美國人聽你的沒有?郭文貴怕你了沒有? 敢來了嗎?敢見你,到你樓下你都不敢下來,你後來你整在網上了一幫五毛亂罵文貴,這就暴露了你的本質,你有本事你使用五毛嗎?
 
有一個有能力的人會用五毛去嗎?那是一生的恥辱,郭文貴要給任何一個五毛錢,找任何一個水軍,郭文貴願死無葬身之地。你以為你給孟建柱的老婆蔣琪芳,搞口交一年換來了你今天的地位,你能安危嗎? 能得好死嗎?能得好死嗎?早晚一天孟建柱得讓你要麼躲貓貓死,要麼打飛機死,要麼你嘎嘣兒就出車禍死,他不會讓你活著的,因為你知道的太多了,江家更不會讓你活著的,整個華盛頓說是江家的天下嗎?可能江家也出手了,
 
昨天美國人說,江綿恒對我爆料換器官的事情很不高興,說這件事情是哈德遜取消演講的最重要的原因就是說郭文貴說換器官的事情,這個事情不能確認,我當時就說了,:”廢話!很簡單,你想確認你找江綿恒去呀!問問江綿恒這幾個腎換的是誰的啊?換腎的人還活著不活著啊?然後說:“啊,你還說換腎的人在馬航中死了。這個事情他也不comfortable (舒服)。”什麼叫comfortable?什麼意思啊?
 
 
什麼叫comfortable , 什麼意思啊,馬航的人死了,為什麼有叫江綿恒給換腎的醫生的家人在裡邊,這麼巧合,而且黎磊石先生也跳樓了,他在跳樓之前沒有任何醫療疾病,怎麼就死了,那李保春怎麼給你孟建柱家你媽換完腎也死了,也跳樓,咋那麼巧合,都是江家孟建柱你們一個集團,換完腎都得跳樓死,完了死的那個見證人和家人在馬航當中跳下來,我沒說馬航什麼事情,我只說馬航有存疑,馬航必須給大家一個答案,這些人的身份是誰,包括有好多搞情報的,在馬來西亞的,而且馬來西亞的人剛剛跟美國人有接觸,同機也死亡,而且飛機還找不著,
 
中國式世界上僅有的三個國家,有這種牽引技術,就是發出的神5神6神7能在萬里之外,讓他慢慢對到一起,還能牽引著你在天上飛,就像他們在遠端控制文貴的手機,再控制我的遊艇一樣,誰能有這本事啊,孟建柱,江家,所有中國的通信全在江家呢,為什麼不能查一查呢,查一查不就行了嗎?查一查到底馬航飛機有沒有被牽引,是誰關掉了雷達,誰能在外邊關那個,都說是那個機長,那個機長丟了,難道物理上的東西都找不著嗎?再一個,就是這些都找不著,難道找不到馬航飛機所有乘客人的名單,有沒有黎磊石的家屬和他的同事,有沒有中國的二部還有南京軍區情報部人在飛機上?
 
為什麼這麼巧合,在這個之前的前倆天他們都見了誰?為什麼都同死在一個飛機上,失蹤,這就很簡單,我從來沒有說這個移植器官怎麼樣怎麼樣,我只說了這個事情,江綿恒換了3次的腎,死了5個人,這5個人是誰?為什麼換完腎都得死,或者說江綿恒先生站出來說我的腎只換了一次,那人還活著呢,出來啊,為什麼孫立軍能站出來,那假孫力軍,孫瑤,貫軍,劉程傑,你就不能站出來一個呢?你是個正常醫療,為啥不能公佈呢?那到底誰安排的這5個人呢?或者說一個人呢?跟孟建柱有沒有關係呢?然後說了黎磊石的家人找出2個人,別在中國說話,讓他們到美國來,對著美國的員警,對著美國的媒體,說他們家人誰活著呢,他們的爸爸怎麼死的,問問他的外甥,他的姑父怎麼死的,這不簡單了嗎?
 
怎麼叫comfortable (舒服) 啊?然後呢說這個換腎,人家江綿恒換腎的事情是個人隱私,他怎麼叫個人隱私了,因他死人了就不叫個人隱私了,所以說這個海航,你用你的藍金黃征服了哈德森(本來文貴要在哈德森媒體演講的,被中止無限延期了),江綿恒用江家的在美國的沉默的力量征服了哈德森,但是文貴認為,你們這次的征服,給文貴送來了大禮,天助我也,我就在昨天下午,在國會山,我這一下午見了幾個參議員,眾議員的時候,他們都深刻的認識到,哈德森事件把他們給鎮住了,
 
他們說這使我們更加相信更加相信你郭文貴的爆料的真實性,郭文貴你更加的向我們展示了一個我們懷疑但是不確信,現在確信的事實,華盛頓的天上,有一個黑色的旗在飄蕩著,有一個影子在每個人的眼前晃,他在慢慢籠罩一段時間籠罩了太陽,但是這也是我們需要的,他們不是在把我們引到習主席那兒去嗎,引到郭聲琨那兒去嗎,他們自己把自己引到了白宮,我不相信這個世界上任何人能把美國藍金黃,我也不相信任何人能把Trump 總統藍金黃,我絕不相信任何一個國家任何一個勢力能征服美國,打敗美國,不可能!
 
所以,今天沒有到那裡演講,變成了文貴早晨給大家的直播,這是天意,這是真正的天意,而且不但是天意,還讓我無法形容的一種開心,上天真的在眷顧我們,演講的影響力和這個被他們藍金黃後不演講可能更大。明天,也就是10月5號早上9點,在美國國家新聞中心,舉行記者招待會,不知道未來會發生什麼事情,隨時也可能被取消,隨時可能哈,(我這開會的人都快來了),隨時可能會被取消,
 
但是,不管如何,明天我們爭取去開一個成功的記者招待會,我會回答所有記者你們提問的問題,明天是必須受邀請的人才讓來,不邀請的人不讓來,現在我們正在籌備中,我馬上要去開會,所有的推友們,非常非常感激你們的關心和擔心,文貴一切都好!咱大家必須在這個時候該吃吃該喝喝,啥事不往心裡擱,吃月餅,喝團圓酒,哈哈哈我不說了我要馬上去開會了,在叫我了,謝謝大家,一切都是剛剛開始!雙手合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