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wins DataBase
     
  

郭文貴 20170828



郭文貴 20170828

內容簡介:
赫,大家好,大家好,大家好,大家好。呵呵~,太搞笑了,ok,大家好大家好啊,這是文貴8月28號報平安直播視頻,首先向尊敬的推友們,這個問好這個我馬上鍛煉啊,這個鍛煉完換了一身衣服,然後趕快理理髮,然後呢這個這個這個又做了這個兩組趕快,這個在這塊兒架上,本來想在外邊兒呢,這個外面聲音太吵,這個蘋果店正在改裝啊,全世界第1個24小時的這個營業的蘋果店,正在改裝啊,然後呢這個對面啊,現在這個我一出來現在這個直播的時候,這兩天就老有持槍的特警在那看著很彆扭,馬上轉移屋裡邊來,所以說特別好,剛才我的團隊說行了,郭先生您甭在這兒直播啦,可以啦,我說不行就去直播,因為我昨天這個一直到凌晨5點才睡,這個睡的時候受太多太多信息了,太多信息了,而且這些信息加拿大人民河南人民啊,這個這個非常感謝啊,非常感謝,這個這個太多信息,然後呢,我真是感受啊,海外的朋友。別生氣啊,就國內的精英啊,這個還是基數大,14億人太多了,就是盜國賊們這個封鎖VPN然後呢駭客我的手機駭客我的whatsup,但是沒有阻擋任何人向我傳遞信息,還問候,這個這些天來我是通過不同的渠道,各種方式,特別聰明的人,是很多人把東西傳給了海外的親人和朋友,或者委託海外某些人,然後呢,這個寫成字,然後呢,拍張照片發給我,還有的是這個,很多聰明的人不留任何痕蹟的啊,這個通過第三方,把信息發給了很巧妙的方式發給了我,這讓我很驚訝啊,所以說這國內的朋友這個真是精英啊。遍地呀,精英遍地啊,了不得,從此我能看出,這個這種被壓抑的力量,還有人民心目中的這種正義感,誰也擋不住,沒有人擋得住,而且這個老兵、汎亞、易租寶啊,還有現在這個國內的一個個被打壓的組織,各個方面,這個我能感受到。完全和幾個月以前的情況是不一樣的,就幾個月以前的情況,大家都憤怒無奈,只有那兩條路維權,維權,信訪,信訪,然後再寫一些信,沒有用的,現在大家都意識到要用社會媒體,要提供證據啊,要把這個證據提出來,這個改變是非常重要的,就是我們要提倡依法治國,依法治國是太關鍵了。就是依法治國的同時咱要合法,那咱要遵守法律,咱自己都不遵守法律,那是絕對是不行的,所以說你看這個,現在所有的海外關於文貴爆料這個大家的各個方面啊,這個爭論當中就能體現出來,大家守不守法,到底本性是什麼,有沒有道德,有沒有法律意識,比如說我像昨天我講的一樣。就這個以這個胡舒立啊,胡舒立女士啊,還有這個啊韋屎啊,還有屎諾,還有癩蛤蟆李李偉東,還有夏痔瘡,這種這些打著文化的名義,這種文化騙子、文化流氓,還有這些網絡騙子民運,打著民運的幌子,亂暈的這種片子啊。

大家可以看得出來他們一個個的行為。一個個的這種愚蠢無知的荒唐的行為,完全就是事實於不顧,還有這個亂倫彪啊,這個亂倫彪昨天我看我昨天出節目以後,他發出了一個所謂的自己一個澄清啊,他不澄清還好點,他一澄清啊,這個亂倫吶就讓我今天必須得說說,首先大家要看一看,滕彪先生所說的定義文貴亂倫的前提是他在推特戰記上,看到了、聽到了一個語音,這個語音是王雁平是我侄兒媳婦,所以說你看這個荒唐的東西啊,推特戰記,大家知道這是個典型的是這個賣國賊們,盜國賊們在海外有屎諾和韋屎和癩蛤蟆李和夏痔瘡,他們控制了一個造謠的一個一個假推特,他連自己的真實名字都沒有,在推特戰記上說過已經是萬千個假信息了,大家可以簡單看一看,說什麼郭文貴的船和飛機不是他自己的?郭文貴騙了這個中東的錢,郭文貴在香港出事了,郭文貴的這個不敢來美國了,郭文貴在美國的這個出什麼問題了,所有的這些東西,大家為啥不去問問,為什麼只有推特戰記有,而且博訊網站竟然能直接採訪所有北京的這個兩會,而且還能採訪北京被抓的這些律師,而且更誇張的是弗瑞德木現在還在裡邊關著呢,他博訊就直接能在被關押人員採訪,推特戰記就這麼直播,他是什麼身份呢?大家,他是盜國賊的代表啊,他是盜國賊啊,為什麼你不博訊你就能採訪了,而且你博訊控制了推特戰記,而且所有的我假王雁平,假郭美,假我妻子的,假什麼我侄女的,還有假王雁平的小姑子吧,還有王雁平的假先生的,所有都是有韋石西諾屎諾,還有這個癩蛤蟆李來搞的,這樣的里邊,其實曾經它播出的語音,這個語音當中明確的現在裡邊對話人是什麼?是對話被廣州的一個小伙子,也是在網上認識的,這個說要提供什麼信息,然後呢就讓王雁平在香港辦公室見了他,見他的時候,這個這個這個人是這個事實是存在的,但語音完全是對演的,是假的對接的,竟然說當時他們造假造的時候,王雁平是我的侄兒媳婦,大家都知道王雁平是不是我侄兒媳婦,王雁平要是我侄兒媳婦,為什麼會出現王艷萍的小姑子來來罵王雁平呢?為什麼出現了王雁平的先生來尋找王艷平呢?為什麼出現了王雁平的先生來指不指證王雁平呢?為什麼又出現了王艷萍和她的兒子萌萌,還竟然說是我的私生子,這件事符合邏輯嗎?如果亂倫彪有一點法律意識,那你既然看了嘴特戰記,你既然引用了推特戰記。那你為什麼不引用這一段呢?為什麼不引用推特戰記裡面一再講王雁平的先生王艷萍的先生姓什麼?你都知道那是寫著叫姓什麼的呢,為什麼不引用王雁平的小姑子,那王雁平的小姑子應該是誰呀?那應該是我的侄女啊,她姓什麼呀?你為什麼不去看呢?那王雁平的推特里面竟然引用了這麼多罵人,這麼多壞事,你為啥不引用呢?專業引用了王雁,這個推特戰記裡的說,王雁平假音頻裡面說是郭文貴的侄兒媳婦啊,你引用了,然後我就和王雁平亂倫,那亂倫裡邊的竟然是都是就你說的是真的,那為什麼後來的音頻當中又發現,這個王雁平跟郭文貴這種關係又又變成另外一種關係了,還說出了其他那麼多人,這個前後人物邏輯事實明顯不符造假,那你為什麼亂倫彪只取只取其中一個亂倫呢?這是選擇性的造謠嗎?選擇性的證據嗎?

如果是張痔瘡這樣的證據鏈,無知他不懂法律,已經被人笑掉大牙了,成了北京的笑話,他在大街上出現真的有人拿板磚砸死了,很多人都問過他在哪,都要去找他理論理論去,那你亂倫標,準學法律的,你又是搞民權的,你這個亂倫彪竟然是瞪著眼還大,真的是謊話連篇的說出來說我在推特戰記裡面引用了,這個郭文貴亂倫,王雁平是他侄媳婦,那你為啥不去引用引用其他推特呢?那麼在很多推特里面啊,很多推友裡面,這個這個這麼多千千萬九十九的推友都指證他是假的,而且利用利用音頻和軟件都模擬了造假的這種真實性,而且即使5毛們都認為那王雁平不是我侄媳婦。你為什麼不引用這些你的5毛們,不引用所有的其他其他推友,只引用這一個推特戰記呢,那你是跟博訊是什麼關係?你和屎諾什麼關係,你跟韋屎夏痔夏屎屎瘡什麼關係?滕彪先生,你的亂倫彪這個名字這一輩子都不會拿下去,你的女兒,你的老婆,你的母親,你的兄弟姐妹,一輩子將面對著你這個外號叫亂倫彪,你不信你走著看,你這次出來澄清更加證明了,你這個人不但不是律師,你無權解釋戒律,騰大律師,解釋戒律的人叫律師,這個向人民宣誓法這個這個這個法律的啊,法律的。解釋法律的叫法師,解釋戒律的叫戒師,你這絕對不是叫律師,你不配當律師,因為你完全是造假嘛啊,你完全是不公平嗎?你沒有解釋戒律嗎?戒律的基本就是平衡真相根據,你沒有,也沒解釋規則,起碼規則應該遵守,所以在這一點上看,亂倫彪先生,你昨天的解釋簡直糟糕透了。我在此向大家重申,王雁平女士是非常優美非常漂亮,受過高等教育,在法國上學的,他的語音和視頻是被人家給剪輯的給編輯的有演員的,而且他的手機6個iPhone手機,一個三星手機是被人家監聽和執行的,然後有些部分東西被拿走了,然後進行剪輯的,但語音,很多對話全是假的,假到連她的家人都給他發信息說,我不相信那是假的,我認為那是真的,連家人都相信了,這才是我們大家面臨更大的威脅,而且我再告訴大家的事情,王雁平女士還在我這工作,他是我非常優秀的員工,她人非常非常的棒,對他這樣是絕對不公平的,王雁平女士受到今天這種遭遇和這種待遇,一定記住,一定會發生在很多人的身上。

這就像這個前天有一位從這個澳大利亞給我發來這個視頻的那位女士,他的舅舅被抓,他的這個這個舅媽家全被抓,她的這個表姐被這個警察也是拿手摸胸,然後伸到褲襠裡說查他有沒有自殺證據,還有把這個女孩說這個胸上有一個痣,所以你這個痣那麼大,拿手指頭扣一扣,裡面有什麼東西沒有,這個女孩子在哭的當中,就說結果他說竟然他們利用她這個表姐的錄音來騙他,而且拿著視頻,實際上視頻說的話和音頻不一樣,是音頻和視頻假對接,騙了她的這個銀行里邊所有的信息,最後把他的銀行錢全拿走了。就這種事情不會只發生在王雁平女士身上,也不會只發生在外國人身上,它會發生在我們所有人身上,大家不要掉以輕心,亂倫彪,你這個律師你打著人權的名義,你你怎麼向你的列祖列宗,你怎麼向你的母親,你怎麼向你的這個父母啊,你的女兒怎麼怎麼交代未來你在這個昨天的推特上,你引用了推特戰記,完全是造假的,大家都很清楚的,那是一個盜國賊們的,那是公檢法的一個,一個這個這個控制的一個推特,然後專門向韋屎屎諾這些壞蛋們這些五毛們臥底們,沉默的力量們傳遞假信息的人,你能配當律師嗎?你能配談人權嗎?所以這個問題我希望大家澄清以後,王雁平女士受到是絕對不公的,未來我們在一定的時候,我們會把王雁平女士一定會讓她坐在鏡頭前,向大家解釋整個事情發生的來龍去脈,而且我們現在的律師,還有當地的執法部門,不讓王雁平女士出鏡,就是希望他們繼續造假,繼續造假,讓他們把假造到一定的程度我們再說,這是關於王雁平女士,如果說王雁平女士是亂倫彪引證的證據和亂倫的話,那你就相等同於亂倫彪先生,你等於現在說有人說我和你媽亂倫了,那有人在催著發一個,那有一個另外一個律師就說了,郭文貴和和這個滕彪的媽媽亂倫了,那就成現實了;我和你沒有血緣關係,滕彪先生,我不可能跟你媽有亂倫的,我也不可能跟你女兒有亂倫的,因為我沒有血緣關係,就像我和王雁平女士,我沒有血緣關係,我既沒有跟他有性關係,我也不可能跟他亂倫,我的侄女侄子沒有任何人和王雁平有血緣關係,所以說你不能把這個和沒有血緣關係的這個人造假的新聞。又說成是亂倫,這是幾個謊言和法律的誤區,這是不可以的。

所以滕彪先生不要再犯錯了,大膽的認錯,大膽的道歉,向推友們,我不需要你的道歉,記住啊,亂倫彪先生,我不需要你的道歉,你只需向推友道歉,向你的職業道德道歉,向你的母親向你的女兒道歉,這就足夠了,如果你不記到這個歉,那你就麻煩大了啊,這個這個這個滕彪亂倫啊,咱就說到這兒,這是第一個問題,第二個收買水軍,從我一上推就有人說我收買水軍,文貴在此絕對發誓啊,咱不用這個手發誓用這個手發誓啊,文貴要花個一毛錢,如果收買過任何人的水軍,文貴天誅地滅,天誅地滅,承擔一切法律責任,咱不用河南話說了啊,絕對沒有,絕對沒有啊,絕對沒有,哈哈~,所以呢,我想大家說的事情收買水軍不是文貴幹的活,文貴在此澄清所有的看到關於關於文貴過去的報導當中100%來自於胡舒立韋屎這幾個流氓特務,還有現在癩蛤蟆李還有張痔瘡,這些人關於文革的信息都是假的,當時他們所有對文貴的造謠往回看都是假的,在這所有的假信息當中,我不願意做那麼多回复,之所以我經常回複收買水軍的問題,如果任何人能拿出來,郭文貴啊郭文貴有買一個水軍。買水軍了啊,買水軍了,就是啥叫買水軍,就是買人家的推特號買假啊,定義為水軍,這個推特當中我有支持的,有幫助的,但不是叫他來給我發假信息,也不是這個所謂的,水軍造謠的絕對沒有,如果有的話, 一個人我賠你100萬美元啊,一個人我賠你100萬美元,誰要能拿出郭文貴來有證據,一個我賠100萬美元,我希望在此莊嚴的,莊嚴的啊,這個這個宣布啊,這衣服用水澆的吧,不是我是剛才鍛煉的時候,是穿另外一套衣服全濕透了,然後我就趕快吹吹頭,然後就穿上這個衣服,汗還在繼續出。不是水澆沒必要水澆啊,五毛們拜託了啊。

所以說這個所有的推友們,我再說文貴沒有收買水軍,這是第二個問題,第三個問題我要說的,關於這個在李洪寬先生這個還有這個這個亂倫彪先生里邊,洪寬先生也基本默認說郭文貴是在體制出來的,大糞坑里遊出來的,這事確實,是國安特務這話李洪寬先生說錯了,我不是這國安特務,亂倫彪引用說郭文貴作為原國安特務,什麼叫特務, 就是國家特殊部門有給你特殊的職務和特殊的目的,一般指情報部門,在本國內特務不是貶義詞。在其他國家那當然是危險的詞,是一個敵對的關係,那麼特務這個詞,首先我認為它必須有它的編碼,這領薪水,還有職業,還有特殊的職務,這才特殊的,而且你被特殊的部門領導,郭文貴不具備任何特務的這個特質和這個原因,還有任何條件,大家都知道,我郭文貴是過去,我的總裁是誰啊?我的總裁是林強先生,盤古的當年林強先生也就是從2011年,2001年到2002年吧,是林強先生,林強先生是公安部一局的副局長,也相當於沒有局長吧?就是局長,當時陶駟駒當部長的時候啊,那個時候林強先生就是今天的這個公安部的這個這個一局的局長的身份,那非常之牛,那個權力之大,海外黑白兩道演藝界,海外特務潛伏抓人殺手啊,國內政治保衛,國內的政治,這個這個情報了解,唰,人家說半個公安部就是一局啊,所有歷代公安部領導政法委書記的秘書親信都是一局局長啊,當時林強基本上是半個公安部,後來由於陶駟駒先生啊,這個不當官不漲失勢,然後林強先生這個就離開就退還沒退休,暫時離開,跟我熟,就到了我那去了,就到了我們的盤古工作,同時他的哥哥林地是安全部啊,當時是十二局的局長也號稱半個安全部啊,就社會局、情報、社會挂靠、商靠,都是說白了,都是利用他搞點錢搞點關係啊,那麼十二局局長,所以這倆一個安全部的、一個公安部的都跟我認識,跟我認識,我跟他什麼關係都沒有,我跟他們來往什麼關係都沒有啊。

這這個是林強先生也被抓了,大家都知道,林弟同志得了這個腦癌,做手術了,生命非常危險,妻子也是那樣,雖然哥倆也混的很慘很慘,人非常之好,那麼後來2003年我們盤古大觀被這個劉志華同志強迫停工給搶走後,我開始和中紀委安全部是官方由於我舉報,跟安全部有聯繫,那個時候是祖國從安全部的就是專門配合中紀委內部調查的,那麼就是馬永平,馬建副部長,他們這個部門又開始聯繫,到2004年、2005年到2006年,劉志華這個副市長先生被抓啊,這個有兩年多的交往,這兩年多我就天天找證據,天天找證據,找證據鏈,找視頻,最後找到以後,大家知道這個劉志華伏法了,那麼在這個兩三年裡邊我是舉報人,我是舉報者,我是被害者,在這種情況下跟他們認識的,所以說,根本也不可能存在特務關係。林強林弟先生,我們是朋友,他是我的員工,他不存在我的特務關係,一直到2006年6月6號吧,是幾號?這個劉志華被這個雙規,劉志華先生中央令計劃主任,還有中紀委吳官正書記何勇書記馬文部長,還有胡錦濤書記下達了保護郭文貴的命令啊,要保護,一直到今天也沒撤銷。然後呢,前面幾個車後面幾個車,由北京市安全局24小時執行,我上廁所他們都跟著,我洗個澡都跟著,說是保護,實際上就給看管起來了,怕我在再有其他的事兒,還懷疑我呢啊,有其他的證據沒給他們提供,從那天起,我又開始承諾了要把2008年8月8號以前,要把盤古大觀建好,在這種情況下呢,我這也算是被拿著槍頂著,在保保衛安全的情況下,兌現國家的成,對國家的承諾,不要讓奧運會8月8號的時候有一個黑樓在那兒,那麼大家知道我兌現了諾言,那在2008年以前,我是絕對的是被多個部門,北京市安全局、國家安全部、中紀委、中辦24小時監管,我是被監管對象,就差了沒被關到裡面去了,我的每時每刻都要受到監監督,受到看管,受到糾正,更不要談什麼利益,那純粹胡說八道的。

在這個過程當中啊,這個安全部呢,發現了文貴呢,有天才有關係有朋友,就希望你能不能郭文貴幫我們介紹一些朋友啊,能不能給我們了解一下國際情況啊?還有說能不能正式幫我們支付一下錢呢啊,就這種情況下比如說,當時安全部就希望,我們由美國的幾個國家元首到這個北京去了,到我家去吃飯,他們說那能不能吃飯時,反正看管你呢,那能不能讓我們拍幾張照?可以啊,那就拍幾張照,還諮詢了美國朋友的同意後也拍了,然後呢,跟美國朋友呢這個交往當中呢,他們非常友好,沒有提過任何過分的要求,後來就知道我很多歐洲的朋友,能不能通過你認識啊,那通過我認識,所有的安全部讓我通過朋友認識,就是認識朋友,從來沒有說郭文貴你搞點情報去吧,那你也太小看了這個這個安全部了,我這號人能能指望我搞情報嗎?指望我搞情報的本身就是洩密,本身就是犯罪,那是不可能的,所以人家也不會相信我,也不會讓我做,在這種情況下,唉,建立了一個基本的就是說在看管的狀態下,然後馬健部長說,那你這就是個挂靠關係啊。挂靠關係呢,管啥叫挂靠關係呢,就是我在你這個企業裡邊有辦公室,有人員監督你的同時,我可以幫你協調一些事兒,那當然了,協調的事兒大家可以看看,沒有一件事是他協調成的,如果安全部能協調成,那也算他服了,在這個北京老領導在紐約給我見面的時候,他在跟我對話中說。馬健副部長啊,這個事民族證券沒給你協調成啊,這事沒協調成,但是政泉增加容積率給你協調成了,我當時就說我完全不同意啊,未來我會讓大家知道這事實,完全不同意,包括這個當時說那文貴啊,你這個跟他之間的這個這個馬建副部長的這個錄的視頻當中行賄,我說那完全胡說八道。馬健副部長買我房子的時候,我賣給我的員工是12,000、13,000,賣給馬建副部長是16,000,為什麼就成了行賄了呢?然後馬健副部長說我給他錢,我給他錢得有證據啊,你說我給的現金,那不胡說八道嗎啊,一沒有證據了,就說要找一個沒有證據來佐證的,我沒有,我馬健副部長不存任何行賄受賄的關係,也不存在,更不存在官商勾結,因為馬建副部長那時候,他是跟中紀委吳官正書記中辦的令主任,胡錦濤書記直接報告,他會要我的錢嗎?他不是傻了嗎?可能嗎?拿出馬健部長這個錄製的視頻,完全是胡說八道的,完全是造假的。

我願意,當時我就一再的跟北京的過去這8個月的聯繫,我願意在一定的條件下的,第三方條件下,認認真真的說說和馬健部長的這些經濟來往,我拿文字我拿賬單我拿證據,我們幫助馬建副部長就是在海外他們去巴基斯坦,去阿富汗的時候,他們路過香港,1萬2萬美金借過現金,根本不存在什麼。行賄受賄問題,他買房子我感激不盡,我那時候是2008年的金融危機後,我叫我在公司開員工大會,號召員工買房子,12,000 13,000,那個社會上很多朋友買了我的房子,現在的房子已經6萬塊錢一平方米,8萬一平方米了,我的員工都在賺了上千萬啊,買了房子賺了上千萬,你說我行賄我的員工嗎?我能行賄那些擺地攤的嗎?這完全是不公平的,所以我和馬建副部長居然沒有官商勾結,也不存在所謂的特殊命令,特殊這個工作和特殊部門的目標和要求,我何來特務而言呢,所以說亂倫彪引用引用了所謂的郭文貴是國安特務,誰再說我是國安特務,我一定跟你們沒完。我怎麼是國安,拿出證據出來,我要是國安特務,美國會讓我呆在這兒嗎?美國政府能讓一個國安特務住在這裡嗎?會幹這種事嗎?有一點證據嗎?我要是國安我敢來美國嗎?我感去反盜國賊嗎?盜國賊隨便把文貴的一個當過特務的一張紙拿出來,文貴就死無葬身之地了。還用說嗎?文貴這要當特務的話,還用得造著王雁平的假音頻,造郭文貴的啪啪啪假視頻嗎?還能造文貴那麼多謠嗎?還能造什麼殺日本人嗎?還能造著意大利被遣回遣返嗎?還能造什麼沒有護照失效我照了100次了,他們只要亮出文貴一個特務的一張紙,一張命令,一個代碼啊,給美國政府,文貴能能在這活著嗎?起碼的常識我過去不想解釋,我認為每個人都有這個判斷力,為什麼這樣呢?而且他竟然引用說郭文貴是國安特務,我要是國安特務著我能提出郭七條嗎?我敢提出郭七條嗎?所以這種荒唐的引用,沒有一點底線的引用,起碼的律師的一點準則,引證的基本條件都沒有,既不符合法理,又不符合情理,而且又不符合邏輯,而且沒有任何證據,成了你亂倫彪打著的律師人權幌子這個完全是你侮辱了律師這倆字兒。

你這號人竟然造這種下場,那在哪個國家都應該對你的下場就應該把你抓起來,你就終身待在監獄裡面,你這種這是哪是人呢?畜生都乾不出來的事,你是個律師啊,你那夏痔瘡這號人,那夏痔瘡連個狗都不如,我可以理解,癩蛤蟆李那就是個騙子流氓特務,屎諾韋屎這就是連個流氓狗畜生都不如的人,不理他,可你亂倫彪,你說,打著律師啊,人權律師啊,你竟然說出這種完全大家都知道是假的,而且帶有邪惡的力,對我詆毀了,而帶著盜國賊的力量對我詆毀了,為什麼你那麼這麼做,那亂倫彪先生,你為什麼不去問問海航是怎麼回事呢?你那海航問,你怎麼一句也不敢說呢,貫軍的爹是誰?劉呈傑的爹是誰?孫瑤的親爹親媽是誰?你為啥不說呢?那人家那個姚明珊女士的那個那個美國身份證,你為啥不說呢?你說我一句真話沒有?我就說一句真話,一句姚明珊女士的證件是不是真的?就這一句我就能證明你的話100%都是假的,任何事說,癩蛤蟆李說郭文貴沒說一句是真的,照片中沒有一句是真的,就憑你這一叫我就​​說那個身份是不是真的,其他都不講,不講什麼貫軍,不講劉呈傑,不講海航,不講盜國賊,不講787,就這一句話,我說那個身份是不是真的,如果這個是真的,你們說的話全是放屁,你們全是假的。這公平嗎?那個林毅夫說九十九都是假的,我說他100%都是假的,我這一句是真的,因為你說的話完全不正視,不可採用,在美國的法院,在全世界任何一個法庭,你說的一件事是假的,等同於全部是假的,你說我100%是假的,本身你這已經全部是假的了,因為我說的有真的。

所以亂倫彪啊,夏痔瘡屎諾啊,韋屎你們不僅要得上天之報應,不得好死啊,一定不會得好死的,因為你明知道這個國家這個民族,有萬萬個楊改蘭這樣的人,有萬萬個雷洋事件的人,有萬萬個709律師的人,有萬萬個這個聶樹斌,你們還助紂為虐,瞪眼說瞎話,你們把一個提出郭七條,為國家依法治國啊,這樣的事情,你們竟然不維護,還打著律師和人權的名義,顛倒黑白呀,你是在禍害這個民族啊,你有盜國賊你不反,盜國賊的證據這麼多你一句話不說,你你亂倫彪你不說啊,他們真的亂倫你不說,他們玩人家一家四代你不說,你說郭文貴亂倫,亂倫彪你這號人吶不得好死,你絕對不得好死的,你這人要得了好死了,就沒任何天理了,你知道嗎?你們這幾個人所有人我在問一遍啊,為什麼胡舒立,為什麼亂倫彪,為什麼夏痔瘡?為什麼癩蛤蟆李,為什麼這些這個這個韋屎,還有這個屎諾,全是寫習主席的什麼這個書那個書那個假書的,什麼習主席的情人,為什麼你們堅決要阻止郭文貴去反對習主席,為什麼不反共不反皇帝,你們所謂的你們就要反郭文貴,你們就支持一個人盜國賊。天下的推友們,任何人要有一點智商,都能看出這些人是什麼,他們到底想幹什麼,他們只服務於給它們狗糧的人,只服務於他們的利益,根本不顧事實,根本不在乎這公平,根本不在乎法律的存在不存在,他們完全不在乎這個,根本不在乎14億人民否有真相,是否有公平,是否有民主,是否有法治,是否有自由,他們只在乎一個他們那些盜國賊們的親爹們,就這些畜生的餵了點狗糧,連這個亂倫彪這種引用都能堂而皇之,還以文人還有這個一個我這個所謂律師的身份出現,還得到了屎諾、癩蛤蟆李,還有這個這個韋屎,還有張痔瘡這種爛人,豬狗不如的人得到呼應,畜生都不如啊,我們的國家民族到了這個時候了,你還不放棄幻想,你還為盜國賊要盜取國家控制國家機器,你當臥底,你期望著你們能回去,昨天我沒看啊,夏痔瘡說了。啊喲這個郭文貴這個慘什麼什麼的,郭文貴扔根個漢堡,都比你夏痔瘡強,你看你那個長相,你看你那個德行,你看你那個說話,任何一個有品位有一點見識人看到你都會噁心,那真叫痔瘡。

很多推友說不讓我講痔瘡這個詞了,不要講屎了,這些人必須得講啊,必須得講,因為我要讓。國內的老百姓,永遠讓他們知道,他們的兒女永遠知道,他爸爸就是當年張痔瘡,他的爺爺就張痔瘡,他能不能當爺爺我還不知道呢,而且這個這幫人就是亂倫彪,我永遠讓你的子子女女家人知道你叫亂倫彪,你昨天文字說出來了,這個我看了我非常之驚訝,有推有發給我,你引用推特戰記,以這個假音頻假信息來佐證,我說的是王艷萍跟我沒血緣關係的是亂倫,那別人上了你老婆了,那給你那叫亂倫嗎,那叫強姦,那叫強姦知道嗎?別人要強奸了你女兒那叫強姦犯,那根本不叫亂倫,你懂這常識嗎?你不懂我可以告訴你,用我們的語言可以告訴你,所以說這這什麼我是國安特務。我要是國安特務的基本是什麼,什麼證據,你引用你為啥不引用這麼多推友們說的那些盜國賊,你為什麼不引用這麼多朋友說那些王八蛋,那簡直都是畜生,夏痔瘡韋屎屎諾他明著這個這個釣魚,而且收取錢財違法犯罪,你為啥不引用?現在喊著說唉文貴你不要罵?對不起啊,我可不想當政治家啊,我見過政治家,我見過元首沒有不罵人的,私下里邊髒字連篇啊,我還真沒見過幾個不罵人的,除非他是神啊,那就是到達了神了,已經無我的境界了啊,無我境界我真的受不了,我真受不了,所以,我今天在這兒啊,這個剛鍛煉完,這個是很很開心啊,很開心,我澄清了今天郭文貴任何角度都不是國安特務,郭文貴從來沒有收買過任何水軍,願意和任何人這個對賭100萬美元啊,我在這承擔法律責任,第三亂倫彪引用的這個所謂的王雁平和我是亂倫啊,完無根無系、純屬造謠、人身攻擊,我一定要採取措施,我不需要他道歉,他必須向推友道歉,就這麼簡單啊。

然後接下來我要說的是推友們,我正在全力以赴的準備9月1號,9月1號到11月11號這個期間每時每刻都能發生天大的事兒啊,大家拭目以待吧,用我還是那句話,對待文貴的評價,現在任何時候不要說好,不要說壞,給我三年時間,用結果向大家證明,大家任何一個人通過這件事情,要看清楚這些醜惡人嘴臉,這種權力的傲慢,所謂這個知識的傲慢,所謂的這個專業的傲慢,還有金錢的傲慢,不要遮蓋了推友們的智慧的雙眼,同時要向國內的這些朋友和通過各種渠道轉給我的信息當中,他們那種智慧,他們那種能量,現在文貴爆料在國內,每一秒鐘都在擴大中核變中,絕對是在核變中,是你們無法想像的在海外的,未來你們能看到,一旦哪一天這股力量爆發的時候,絕對是超過核能量的,因為我深深的感受到了,整個文貴的爆料喚醒了太多的人了,大家都心知肚明,只是沒人敢,我們14億人民精神意志財富都被人家強奸了,而且有像亂倫彪夏痔瘡屎諾這些流氓畜牲的幫助下,這些打手們的幫助下,讓我們的老百姓活在這豬狗不如的日子裡面,大家都知道,剛才需要我們去帶點燃,需要我們用勇氣、用智慧、用團結去點燃,一定會發生的,上天站在了我們這一邊,相信我們自己的內心和所追求的理想目標,自由,民主,法治,郭七條,堅決支持習主席,我再說一遍,我就是支持習主席,誰要是認為我這,習主席說對不起,我發自內心的沒有任何戰略考慮,郭文貴要愚蠢到想去利用習主席,那我我真的是那是世界最愚蠢的,他是一個國家的領導,他是一個國家的主席,這麼多團隊,郭文貴這點小本事算個什麼,連個螞蟻都不算,但是我就是認為中國不能亂,中國擁有習主席就是中國出現重大變革的最大的徵兆,是上天賜給我們的習主席,而且我相信習主席十九大以後,一定會撥亂反正,一定會給老百姓帶來民主自由的法治的開始,不能說一人一串兒,就是不可能的。

而且我深信他現在是非常危險的,絕對危險,大家從海外這些聲音聲音看的出來,所有的人都是保誰的,全是恨誰的,而且在美國這麼多政府官員,都在遊說我不要再折騰盜國賊了,習主席不可信,習主席不可信,全讓我推習主席去,這越是這樣,讓我看清了習主席是很危險的,但是大家就靜下心來想想習主席出了事誰行,誰能管這個國家。誰能控制這個國家,大家好好看一看,想一想,冷靜想一想,如果說習主席未來不能是給我民主自由法治,我們也來得及,過個幾年後我們可以跟習主席叫板跟他為敵,但是現在我們最佳的選擇就是要支持他,絕對不能讓盜國賊得逞,絕對不能讓盜國賊成為另外的幾一次的利益集團,為了保他的私生子女,他們的海外錢財,幾萬億的非法錢財,繼續以維穩的名義綁架我們的所有的14億同胞,讓海外的像癩蛤蟆李屎諾亂倫彪,這些流氓們畜生們助紂為虐,在綁架我們海外的華人,然後打擊我們的海外華人力量,派出一堆的潛伏和特務藍金黃所有的人,讓我們所有的希望全部毀滅,那我們還成萬劫不覆啊,所以大家靜下心來,為什麼28年都過了,不能再過個三年兩年呢,三年兩年,如果習主席做不到的話,那郭文貴只有剖腹自盡,向大家以示這個這個這個對大家的承諾了,大家不要著急,只有一條路。支持習主席,反對盜國賊,凡事跟這個目標不一致的,我們,都是我們的敵人,支持郭七條,這過去的事,我一切之訴求不可能改變,這就是文貴,大家已經看清楚,亂崙彪癩蛤蟆李夏痔瘡屎諾韋屎以及海外胡舒立,還有海外的假亂運人士,他們的醜惡的嘴臉,大家還是那句話,行動行動行動,我們連旁邊這個連韋屎這樣的都修理不了,你修理郭文貴幹嘛啊?美猴王說了啊砸鍋修鍋,你先把這個韋屎都砸不了,你把那屎諾都修不了,你修郭文貴有什麼用啊?你有本事修修他們去,你們都看到郭文貴好欺負,看到郭文貴好整。你們像盜國賊一樣,郭文貴沒有政治局委員的爹,郭文貴沒有這個什麼耍流氓的手段,你們就敢對我來了,你們為啥不去修這些流氓去,去修這亂倫彪去,你們上他家去問問他家去,問問他媽媽,問問他女兒,問他老婆,什麼叫亂倫,什麼叫亂倫?為什麼就你來修理我啊?你去修修盜國賊去,海航的錢、樓就在對面呢,那那麼多房子,你不修理修理我幹嘛啊?你們不是撿個軟柿子捏嘛,不就是欺負郭文貴嗎?

所以我再次重申,郭文貴就支持習主席,永遠不會改變,這三年內,三年內,從現在起啊三年內,不會改變啊。我文貴的事業,是已經過去了7個月了,還有還,三年已經過了7個月了,你們來評價我的時候好不好?呵呵,退了嗎?南奧斯庫的結局,大家好好看看,5毛7毛們千萬記住,別給你們的子女家人作孽,都是有父母有家人的,千萬不要作孽啊,亂倫彪這次是叫我震驚了,我對中國律師,從來多有尊敬,結果他就為了這個屎諾啊韋屎夏痔瘡還有盜國賊給那點兩個狗糧,瞪著眼壞良心,還談什麼專業,獲得什麼尊重啊,啊,行了,我今天推友們,就說到這兒了啊,今天新的一周已經開始了,從9月1號起,文貴就開始爆料了啊,就開始爆料了,這個9月1號開始爆料啊,開始爆料,這場爆料一旦開始。一定是腥風血雨,腥風血雨啊,一定信大家一定要耐心,前前一段會很無聊,我先把這個故事的梗概給大家講一講啊,大家會聽,然後進入中段,中段就是告訴大家把這個前一段和中段部分證據連在一起,第3段就像當時海航一樣,我出示全面證據啊。摧枯拉朽啊,大家要會看到的你完全無法想像的一個你過去幾年了十幾年來,一個完全不同的中國政治生態,郭文貴幹完這一票啊,一旦幹完這一票,大家一定要記住,你們會真正的明白,從9月1號以後,文貴的爆料的計劃和他真正的意義是什麼啊。

這個今天文貴的爆料啊,文貴的報平安直播到此為止,謝謝所有的推友們,給我的所有的支持和關心和關注,再次的提醒所有親們注意自己的信息安全,再次的注意,再次的注意,這些假5毛,還有特務啊,這5毛們和特務們和假亂運們,對你們的這個靠近和傷害,套取你們的信息,還有所有的朋友們,一定要記住。別忘了鍛煉身體,一切都是剛剛開始,謝謝所有的推友們,謝謝,北京的朋友們,晚安,紐約的朋友們,咱們希望你們有美好的一天,謝謝。 OK go there yes. I'm turned of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