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wins DataBase
     
  

郭文貴 20170824



郭文貴 20170824

內容簡介:
哈~,重新沙發吧,哈~呃呃,嗨這個沙發,好好,恭喜恭喜恭喜恭喜恭喜恭喜啊,尊敬的推友們大家好,這是文貴8月24號的報平安直播。呃,很抱歉啊,這個剛才這個前期這個本來設計好了,我就讓這個助手出去,然後呢,其他的兩個助手呢,因為沒讓他來,因為這個昨天說好了,今天沒有這個節目啊,沒有直播,而且我6點多這個就就起床了,我也不捨得叫她們。就我自己來吧啊,自己來,然後呢,現在我們開了個會,跟律師啊,就任何我直播節目,要根據律師先報,沒經律師批准啊,不能隨便上節目,那麼今天這是文貴啊是自己擅作主張啊,自己要上節目,所以說這個。呃剛才,就是為這個在家裡邊兒這個助手還有這個保安啊堅決不同意,哎呀這不行啊,我說我必須的啊我必須得播,然後我就自己操作,自己操作的這個這個這個就肯定是啊,啊剛才沒操作好,然後剛才那個發現了手機他們都給我鎖上了啊,我在捯飭半天,所以今天是文貴幹私活啊,幹私活啊,呃哈哈~,這個今天所有的所有的,所有發生的這個技術上的問題不代表我的團隊啊,啊,這個就代表文貴本人的這個技術能力,這個請大家,給大家預澄清,我的團隊已經很不高興了,說每次這個這個每次都是那個你單做主張突然襲擊啊,結果我們就顯得我們團隊這個技術能力素質太差啊,所以說那個我今天必須澄清啊,這是對團隊的,這個跟團隊沒關係啊,這是文貴幹私活,大家能看到,所有啥也沒有。就直接把這個機器打開了啊,而且還沒有連大電大電腦,是用手機來的,他們就很不高興,我每次用手機偷著來啊,他說這個視頻效果太差,然後呢音質太差,然後不負責任,恩哈哈~,謝謝大家啊,大家對我的這個關心啊休息啊,還有這個兩鬢斑白呀啊。兩兩兩鬢飛雪,說實在話啊,這都是正常的,推友們,這個謝謝你們的好心,厄文貴幹這種事情連兩鬢都不白,那不跟很多年在海外的這個這些有些同志越革命越搞民運,搞的越年輕了,那不就完了嗎?那不可以的啊,這個兩鬢斑白說明文貴用心了啊,說明文貴是真幹事兒了,所以說呢,希望大家呢,這個咱們要接受啊,接受這個兩鬢斑白,而且呢,大家一定要記住,這個我們要做的事情是對生命,都要置於不顧,何況你是兩鬢斑白呢。少睡點覺,那比在雙規裡邊,比在那個那個看守所里關著吊在牆上打,是不是,比那把頭髮給剪了,讓那個套在袋子上不好太多了嗎?所以我經常我就告訴我自己,現在是我想幾點睡就幾點睡啊,我想幾點睡就幾點睡,我想幹啥就乾啥,這已經夠幸福了啊。

連接狀況不佳啊,現在有黑客,所以呢咱已經是很幸福了,跟那些失去自由的人,跟那些失去這個這個親人的人,失去,無緣無故失去健康的人,和雷洋比,和楊改蘭比,和709的律師比,和這個所有的這個,過去五年百萬被抓千萬個家庭被害人比,咱們兩鬢斑白,這個這個少睡點覺,那不幸福死了嗎?幸福死了嗎?所以說,呃,這個是完全可以接受的啊,像這個昨天我晚上也就睡兩個兩個半小時吧,分三次睡了兩個半小時,你看我這狀態,精神好的不得了,我覺得我再睡的話,我就覺得就對不住我自己的生命了,就對不住推友了,也對不住這個理想吧,所以說,厄~,再次衷心的衷心的極為感動的,感謝所有推友對我身體健康休息狀態的擔心和關心表,示衷心的感謝啊,衷心的感謝,非常感動。這就讓我感到了這個,在推特這裡有愛、有真情、有力量、有團結的最重要原因,謝謝大家,非常感謝,那麼今天呢,這個我主要是要起來,突然間襲擊啊,文貴幹私活直播的原因呢,是這個我看到很多推友私下的給我私信,而且因為咱們那個渠道啊,那個渠道給,我發了很多信息,我特別感動,因為我這兩天開會,我真的沒有時間看我們這個推特上的很多內容,還有這個節目,也向大家道歉,那麼呢, 這個今天和明天我還要開會,所以我趕快播,因為9點我就要開會了,所以我八點半,現在已經八點四十四了,你看看。最關鍵的這個,就是這開會呢,都是全球發布會,跟律師,跟這個這個當地的一些有關部門吧,那麼昨天推友們最關心的事情是幾件事,我馬上給以回复,因為我一個一個回實在回不完了,我今天就在報平安里面囉嗦一下,給大家說一下,在感謝你的關心和擔心的同時呢,我最重要的就是說大家看到了。昨天這個叫啊,鄭介甫和謝建生先生兩個人開的啊新聞什麼招待會啊,我真的沒有看啊,我只是在推特上看到大概的一些事實,後來我看了趙岩先生啊,大概看趙岩先生這個和郭寶生先生這個做的關於他們的新聞發布會的一個直播情況啊,呃~, 本來我剛開始在推特上說是有關鄭介甫和謝建生的事,推友就非常不高興,就說你不要把這個他倆的名字放在這個題目上,你太,太看得起他們了,太侮辱你自己了啊,後來我就趕快尊重,就情況,這個是在題目上只說滕彪先生不說他倆,這個關於鄭介甫先生和謝先生先生的這個視頻的記者招待會,我沒有看啊。

我過兩天抽時間看,大概的情況啊,這個我覺得謝建生先生和鄭介甫先生挺可憐的啊,挺可憐的,他和我的故事呢,大家可以參考一下,當時北大方正和我這個戰鬥的時候,李友那那~是一概否認啊,比他倆囂張,李有有這個。有中央常委,政治局委員,那麼當時鬥爭的多厲害呀,鋪天蓋地,全中國找不到一一個文革正面的文章,全是負面的,不管如此,不僅如此,大家都看到了各種這個這個滿天滿地啊,這個這個這個不但是,還這個有中央領導背書,然後呢,當時的魏星啊董事長,有著名的一句話啊,這個還能不能安靜的讓美男子這個這個休息了啊,還能不能讓安靜的讓美男子什麼什麼啦,這個最有名的話啊,然後李友曾經在這個北大啊,這個608和胡舒立女士啊,亂搞的那個房間裡面和那些女士情婦亂搞的房間裡邊,這個在他錄音裡面曾大言不慚的說這個,不管如何,郭文貴我們一定要消滅它啊,不但消滅它,在他閉上眼睛之前,要讓他臭的比狗屎還要臭啊,叫天下人認為他是最壞的最惡的人,胡舒立女士接到命令啊,情夫的命令,還有那個上海銀行的啊,那他他他那位女情人啊,馬上動員大量的資金,媒體啊通通都出來,抨擊文貴啊,然後呢博訊在海外遙相呼應啊,這個後來大家都知道了,那魏星同志現在到籠子裡去做安靜的做個美男子去了啊。啊,這個到現在他還沒出來呢李友已經換了三回肝了啊,那十幾個人也都是分別,雖然是被放水了,五罪四罰全回家,但是他們受到了法律的這個制裁,而且最後的證明,李友說文貴的,沒有一件是真的,文貴揭發李友的沒有一件是假的。

不但如此,李友的犯罪總額涉及的面是千倍之多,因而揭發了一系列的大案,特別是當時的令計劃案啊,當時,我呢這個揭發這個李友和令計劃和谷麗萍的事情,那據當時專案組說郭文貴滿嘴跑火車胡說八道,最後發現了魏星同志是關鍵人物,就還不但是關鍵人物輸送巨額利益,連那個最關鍵的法拉利,都是鄭州銀基的老闆通過魏星送給這個令谷的。所以說揭開了驚天的大案,大家現在都已經忘了,很多人說文貴爆料,爆什麼料啊,你有什麼爆料的,大家好好看一看啊,當年的李友多麼囂張,北大多麼囂張,方正多麼囂張,魏星多麼囂張,結局如何呢,證明了文革的揭料是100%是真實的啊。這爆料100%是真實的,大家都很清楚,那麼另外一個呢,大家從李友事件裡可以看出來今天的鄭介甫先生謝先生先生啊,這種這個囂張啊,這種滿口這個謊話,這個一張紙都拿不出來,一個字兒拿不出來,前後邏輯完全也配不上,在這種情況下,大家可以先等等啊。讓子彈飛一會,它最後的結局只能比他們更差,因為他倆從素質能力,資金背景,那都跟魏星、李友、余麗,那沒法比,人家有王恩哥校長、有朱善璐、有常委、有政治局委員,最後結局如何呀?是不是,這個所以說他倆這種, 這個趙陽先生我覺得這個在節目當中。說了幾個關鍵的話,就按照章立凡先生所說的,你拿證據鏈吧,拿證據,我再次重申我和鄭介甫先生一從不認識,沒通過電話沒見過面,我這個昨天好像似乎聽到她還說郭先生同意跟我溝通,這個胡說八道,我跟你溝通,你這一輩子都能做夢跟你溝通。還有鄭介甫曾這個在這個多個節目當中,我聽說跟我認識也一二十年了,你這麼瞪眼瞎說嗎?你能拿出來一個證據跟我見過面,通過一個話通過一個信息,郭文貴我什麼都認了,那個鄭介甫、謝建生更加離譜了啊,說認識我20年了。我20年30年前我在看守所的時候我都不會認識你這號人,就你那樣子,那真的是你太高看你自己了,這是,我從來沒有認識,我到現在這就,鄭介甫那個禿子,我也是有點感覺,那個謝建生長啥樣,我真的不知道啊,他走大街上我都不認識了,這個還說認識我20年了,還曾經拿出來過我和他微信的記錄,還造假,你說這簡直跟李友完全是完全是這個一路的,簡單的說鄭介甫和這個先生和謝建生先生曾經和李友魏星這個共謀合作,鄭介甫先生和謝建生先生也和這個胡舒立女士,這全力以赴的合作,以共同打擊郭文貴,結果打擊著打擊啊,這個胡舒立女士肯定是醜聞被戳穿,李友和魏,這個這個這個老魏啊,還有這個餘麗都被抓啊,這個結果呢,他的後台也就是謝建生先生的後台,那麼叫李紹政吧也被抓,鄭介甫那個老闆皮先生也被抓,天津的什麼週什麼順?經偵上人也被抓,鄭介甫再次逃亡啊,這是第6次是第7次逃亡啊,在17年期間在大量的時間都是被通緝逃亡,那麼謝建生就不用提了,強姦罪涉嫌涉嫌殺人罪,強姦罪,賭球罪、詐騙罪一堆的罪行又被通緝了啊,還涉嫌這個組織嫖娼賣淫,鄭介甫先生和他,都是有一整套的。

所以說他倆呢在這個一年前博訊就給播出來跟郭文貴認識20年了,20年了,然後呢,鄭介甫先生現在是反腐英雄啊,這謝建生先生反腐英雄,然後紅通撤銷了,已經回去了,謝建生先生大言不慚的竟然說什麼的這個這個啊,誰馬健是我搞的啊,張越是我搞的,這個馬上中央要請他回去了,你說大家往回看,如果能查出鄭介甫、謝建生啊,能有,過去兩年來說過的話啊,有一件是真的,有一件一件就是真的,按照林那個這個林毅夫的話說,99是,99是假的,1%是真的,他只有0.001%是真的,他就厲害了啊,那就行了,文貴我啥都認了,你再往回看過去兩三年他錄的視頻啊,他說的話,還有他和李友啊,這個這個魏星啊,啊,余麗啊,還有這個李老三、胡舒立呀,這些人所有合作者說的話,有一句是真的嗎?還跑來開記者招待會,過兩天啊,9月1號以後,我準備做個節目,做個節目呢,就專門的,就是把鄭介甫先生和謝建生先生啊,這個事情我會專做一集說一說啊,這個因為這個過兩天大連哪還有開封啊,涉嫌的過去叫什麼華泰啊,我真的不知道是什麼公司,我這華泰到怎麼個情況我還真得好好了解了解,然後呢,還有這幾個相關的人都要判了嗎?判完刑都判完了,文貴要在這個專題的節目當中。好好的說說啊,好好的說說,今天我在這就不在這塊多說了,就這倆人的這個推友們也不要為他們生氣啊,這個不高興啊,你說他們那個視頻我看從一開始,這個昨天晚上我點了才有100多人看啊,然後說我也沒時間看到凌晨2點多了,然後呢,這個推友們,這個100多人看,不知道推友怎麼那麼不高興,咱不要生他的這個氣,他不值得我們生氣啊,不值得我們去理,而且這個鄭介甫呢,這個在澳洲的犯罪啊,涉嫌組織賣淫吶,這個涉嫌這個詐騙啊,涉嫌製造這個虛假這個這個文件啊,還有這個虛假報案吶,一系列的事情,估計在澳洲啊,肯定要很快也要出事了。

鄭介甫先生的這個各方面證件也有問題,中國警方聽說一定要把他弄回去,一定要把他弄回去,所以說大家別著急,看看他們倆的過去你就知道了,他們也挺可憐的,挺可憐的,讓他們折騰折騰吧,現在就那點錢還得老付給那些人,這個老什麼抗議抗議,因為他要。找當地的黑社會,又給人家許下了大的諾啊,又許下的願啊,就跟人家買通一起,鄭介甫一生都是以最大的一個唯一的手段,就是告訴他我這個事,我有麻煩了,這個麻煩你幫我你50%,我50%,甚至你80%,我20%,這個是有幾十個億啊,有幾十個億,結果那就是天津的皮黔生,周本順,還有北京的,就是我們買的趙應安,加上後來的這個謝建生先生,無一不是上他那個當,最後誰也沒拿到錢,結果都是一身騷,過去25年都為鄭介甫先生畫的這幾十個億全部都出了事兒了啊,全部都出了事兒,任何有腦子看看鄭介甫先生能拿出幾十個億嗎,現在謝建生先生也即將走入墳墓,也是被他犧牲了,現在這個什麼什麼叫梁什麼君啊,那個那個傢伙都是被他們鄭介甫和謝建生先生兩人又許願了,你拿到這個以後我給你多少錢?然後呢,這個專案組盜國賊會給你多少利益,又上來不要命啊,結局你會知道,沒有任何人最後不被這個東西給裹進去了,所以說咱們現在的推友們別動,讓他們之間呢,咬、許諾逐漸他就會被戳出來,是真是假,這些人花了錢花了時間拿不到錢,他們自己把自己給滅了啊,根本不要去管這個事情啊,他們就是被這種許諾,背著大錢,然後拿了一堆的文件然後畫了一大堆的餅。很快兩周到三週內就會有結果,所有韋石和屎諾啊,這韋屎和屎諾也是被謝先生先生和鄭介甫先生許個大雞,聽說也給分幾個億,你看看等開封開完庭,等大連開完庭你就知道你能不能拿到幾個億了啊。

這個梁冠軍啊,對梁貫軍先生,還有那個叫什麼正什麼闞正啊,那個那個,你等開完庭你就知道你他到底有沒有這幾個億了,他家一毛錢都沒有,他有一毛錢屬於他的,郭文貴你們所有舉那個牌子,我都叫他簽字去,我都去認啊,我都去認,所以說大家看看吧,他們非常非常慘,未來的梁冠軍先生還有那個什麼闞正先生。還有什麼這個這個韋石先生韋石韋屎屎諾先生,還有什麼胡舒立女士,所有想對他這個錢感興趣的,都會要吃掉,所以說這倆人你不用管,一定會被所有人吃掉的,放心吧啊,那麼現在我要說一下我很驚訝的,就是很多推友啊,還有國內的朋友呢就說叫滕彪律師啊,這個推特上,因為因為他推著我不上他,我也不關注他,這個我真到現在我也沒有看啊,說這個推特上說這個,滕彪先生說郭文貴亂倫,我說沒有啊,我不知道啊,結果呢這個,呃哈哈,我這個剛才我想看了也來不及了,這個因為我這自己搗鼓機器,我真沒看,後來就有推友給我發了一個截屏,然後呢,特別是上海的幾位好朋友發來的信息,這個發了信息以後這個說這個滕彪先生怎麼說怎麼說,我很驚訝啊,我對滕彪先生還有709的律師啊,我都非常尊重的,我都不知道為什麼滕彪先生對我來勁了啊,我在這兒呢,我想說幾句啊。這個我聲明過,我對709律師和所有國內被這個迫害的律師啊,表示極大的這個,極大的這個憤怒的同時呢,我也是希望能幫一些做一些事情,但是能力有限,我盡力所為,我希望這些真正的民族的精英們啊,不要被自私自利和偏執的性格和那種不切合實際對名義和未來名義上的幻想,迷失了雙眼,這個作為一個人權律師滕彪先生,你自己本身是被害者,你竟然能敢說郭文貴亂倫。今天滕彪先生你記住這話,這件事情咱倆是要有說法的,咱今天先在鏡頭面前說,如果文貴有一次亂倫的事情啊,那就是真的是,咱先從微信上說,按照這個宗教什麼那是不得好死的,那是不能得好報應的,那如果滕彪先生你作為一個人權律師,你你更沒有任何證據。你如果拿出證據來,我非常願意麵對,沒任何證據,你竟然指證郭文貴是亂倫,這是這是人權律師絕對不應該干的事,是律師不應該干的事兒,滕彪先生你有老婆你女兒你有媽?如果你這個亂倫不拿出證據,那是對你媽媽、對你老婆、對你的女兒最大的侮辱。因為咱們,我也有女兒,我也有母親,我也有太太,我們要瞪著眼睛胡說八道,那等於侮辱他們,一樣的道理,所以滕彪先生你這麼做,你等於說,就像郭文貴現在我說滕彪先生你跟你媽睡覺了,你和你老婆睡覺,你亂倫你媽你母親了你女兒了,那你什麼感覺呢?沒什麼,我沒有我沒有,因為我沒有證據我你肯定就不開心嘛,這是肯定的嘛,說我不能這麼說,但作為一個人權律師,你說出這樣的話,你做出這樣的事情,那你真是太過分了,就像文貴不能說滕彪先生亂倫你母親亂倫你媽媽亂倫你女兒一樣,因為我沒證據啊,我也不能這麼說,那你滕彪先生作為人權律師,你怎麼說出來我跟誰亂倫了啊。

這個盜國賊們是你的敵人,是我們這些草根,是我們受害者,海外這些有家不能回的公敵,不論我們是什麼樣的立場,大家都應該明白,盜國賊是我們這些有家不能回,被殘害被迫害,資產被剝奪,安全這個被他們嚴重威脅,家人被他們侮辱,這是我們的公敵,你現在站在了公敵的一邊,造言造謠誹謗文貴,那你是我們的敵人還是我們的朋友呢?從這是一個基本道德上來講,那麼另外一個角度你作為一個人權律師,還是一個律師,解釋戒律的這個這個人,這個戒律當中就是出資要有據啊,所以滕彪先生說出這樣的話出來,你是要負責任的,從道義上你要負責任,你必須給推友們一個交代,你必須給個海外幾千萬個有家不能回,被迫害的所有盜國賊公敵的朋友們同胞們,你必須給個答案,你必須拿出來證據,你不拿出證據,你不拿出答案,滕彪先生記住我這句話,我一定超過10倍的要還給你,你不信咱可以走走試試,我不像你做這種齷齪、卑鄙這種事情,我一定要拿出證據,我一定用法律手段,我一定要在西方,讓西方所有人看到你這次的這種作為代表了你本人的個人素質,你這種人不僅盜國賊要把你給收拾了,任何人都地收拾你,你這個人還能說代表著我們所有的草根們還有這些受殘害人民的公義嗎,你比盜國賊還可怕呢,你能代表我們這些受欺負的人和受迫害的人,所有的一個給我們帶來公平嗎,你本身就是造謠者,你就是施害者,我都不知道你是為了什麼啊。你加入了這樣的隊伍,你必須要為此付出責任,所以滕彪先生,我等待著你給我的解釋和回复,所有的推友們等待著你的解釋和回复,所有的,你應該在法律面前對你說的話,拿出證據,如果不是的話,滕彪先生這件事情我們是要有說法的,那就文貴就對不起啦啊。對不起你了啊,那這個我是一定要採取我的手段的,都不用著急,你看會怎麼樣,什麼夏痔瘡啊,韋屎屎諾呀,蛤蟆李呀,你看看他們會去向什麼地方,你看他們會有什麼結局,你這種作為已經觸犯了紅線,一個律師,我跟你講那是絕對不能做出這種事情,何況你現在還打著一個欺騙了全世界人民的關懷人權律師,你連做人都不配,同時啊,滕彪先生,就你現在的作為,我勸告你不要再打著人權的律師,在全世界招搖撞騙了,你絕對不要。這個因為心生妒忌,然後你心理變態,對自己不切合實際的幻想,導致一再的挫折,加害於完全和你沒有關係的文貴,你必須要對所做出解釋,你必須要給我答案。

我再次重申,最近海外的所有的啊,這個學運啊,什麼民運吶,各運各組織,我再次重申啊,文貴此次爆料,不想,不想也絕對不會加入任何組織,永遠不會成立任何組織,我只支持、幫助我認為和我有共同理想的追求的人,我也不指望任何人,不企求任何人說對我幫助,文貴不是讓你們幫助我,施捨於我才能所謂追求我的理想郭7條,郭文貴沒這麼想過,也永遠不會這麼想。更不會這麼做,海外的所有的這運那運,我昨天這個這個有推友發給我,說這個盛雪女士也錄了個視頻,說明民運不支持文貴的原因,這個題目我也沒看啊,我求求盛盛雪女士,我求求海外所有的這些英雄們啊,民運的英雄們,你們都太偉大了。太偉大了,文貴身體不行,只有過三秒,文貴道德不行還亂倫,還這個這個這個偶爾還發神經病,還喝,還喝醉酒,然後這個文化程度又很低,然後又出自於草根,還沒讀過書,文化程度還不行,滿口謊言。資金鍊也斷了啊,盜國賊在追殺,就我這樣的人實在不配你們任何人,你們去跟我呀站在一起,對於你們太危險,文貴也沒什麼,我聽說這個啊,夏業良這個夏痔瘡這個對這個沒騙到錢,非常之失望啊,到處罵我這是核心原因,曾經跟多人密謀要騙我錢啊,但是呢讓他失望了,所以你看看夏業良同志都已經在我這啥也沒拿到啊,就所以說所有的海外英雄們,所有的各界人士們,文貴真的是特別是民運的這些大佬們,求求你們了,別沾文貴這個事,文貴這個人現在啊。一身啥也不是,未來一點都不看好啊,而且文貴這個人剛才我說的一身謊言郭三秒身體不好,資金鍊也斷了,盜國賊追殺,又沒錢了,房子也賣遊艇也賣啊,還殺過日本人,是不是啊?然後呢,爆料也沒證據,全是假的,然後這滕彪先生又說出我亂倫,對不對啊?這個爆的料都是​​假的,所以說你們不要沾我了,我求求你們了,我求求你們了,別沾文貴了,還騙了這個,還不清楚,還騙了台灣的錢,是不是,還騙哪錢了呀,還要騙中東的錢,是不是,都這麼壞的人,是不是,千萬別沾了,也千萬別幫我,那更別幫我啦,那就幫我就害你們的嗎?為了我們28年來海外的民運啊,什麼民主什麼人權這些偉大的組織,繼續奮鬥保存實力,戰勝盜國賊,不要管文貴了,千萬千萬,我今天再一次的求你們。

所以很多推有們給我發的這個信息,這個說的這些話,大家千萬記住,你們不要擔心,人家這樣說是理智的,人家28年的海外這些人士英雄們,是不是,做了那麼大量的工作,付出了那麼多生命時間,打敗了那麼多盜國賊,是不是,讓那些他們要推翻的共產黨越來越堅強?讓那些共產黨們在中國越來越強大,對不對啊,然後這過去的28年所有的計劃都成功了,我們在海外據我了解成立了大概9000多個民權民運組織,募捐達到幾萬次,人家容易嗎,不容易,做了多少事啊,大家不會看嗎。所以說呢,大家不要怨他,不要怪他們,文貴出來爆料,我有計劃我只按我的路子走啊,我只按我的路子走,誰都影響不了我,昨天那個賴建平先生給我發了個私信,啊,這個說有人說這個摸不准文貴你到底要幹啥?也不知道你下一步想幹啥,你能不能讓我更多了解你,我給賴建平先生,大概我回復是我說咱們用事實和結果說話吧,所以說呢,我在今天這個報平安直播主題就是滕彪先生對造謠文貴這個亂倫的事情必須給回复,要付出責任代價,拿出證據,必須給個交代,而且不管你怎麼說,你現在對人權律師,作為律師,你絕對已經不配了,你再戴律師這個稱號,人權律師,那對人權和律師這兩個詞的最大侮辱,然後鄭介甫謝建生先這兩個強姦黑社會洗錢,涉嫌嫖娼賣淫的通緝犯,過兩天,你過幾週你會看到他們的所有的謊言。被戳穿的真相,大家也不要去理他了,第3個所有海外的民運民權各種組織這個最近紛紛表態,文貴受寵若驚,同時懇求別管文貴了,因為管文貴是對你們的累贅,你們那麼獲得的成就,獲得的榮譽,獲得人們的尊重,成立了組織。千萬千萬別沾文貴這個了,我求求大家,最好大家別提郭文貴這個詞兒,我求求所有的已經發過言的說不支持文貴的,懷疑文貴的,你最好不要去說郭文貴這三個字,你如果有種有有點品行啊,你有一點點的這個這個自尊自立的本事。就不要提郭文貴這仨字兒,你們提了,就是對郭文貴的侮辱,也是對你們的侮辱,不要再提了。

郭文貴是什麼人,郭文貴能幹啥,咱用時間來證明,推友們不是腦殘,腦殘的不會上推特啊,上推特的所有的朋友沒腦殘,大家會看明白。到底結果呢證明給大家看的,我不需要28年,我只需要三年,我是用事實結果讓大家來給我評價,我最不喜歡說,我也不喜歡許諾,我只想拿事實和結果,大家現在全力以赴的和文貴一起對付盜國賊,把海航的事情搞明白了。海航海航海航海航。中國的金融金融金融,中國的政法政法政法,就這幾個事,這是推友咱高度關注的,這些人咱別關注,別浪費時間,這是文貴發自內心的,不要浪費時間,別關注啊,不要浪費我們時間,文貴給推友們的所有的承諾用3年時間。也可能明天文貴我說我不上推特了,也有可能我一個月兩個月不上推特了,也可能我很長時間不上推特了或者我什麼都不做,希望推友們,一切看文貴三年時間啊,不要看文貴現在說什麼,也不看不要看目前做什麼,看文貴三年的時間給大家帶來什麼啊?說不定哪天我回北京了啊,我這我真的是完全文貴是做得出來的啊,這個你們千萬別驚訝啊,文貴做什麼事情的別驚訝,我也可能是回北京了,不加入共產黨,但是我有我還要在可能還在中國發展,這就像我跟所有推友說的,任何人都剝奪不了我們這些人回國加回我們祖國的權利。我們可以不回去,誰也沒有權利剝奪我們回國的,回國祖國的權利,我向所有海外的朋友的許諾,就是我第1件事情就要做的事情,我就是要和國家,我會溝通商議,讓所有的海外,這個宗教民主自由,任何人都能可以自由安全的進出於屬於我們出生的祖國。而沒有恐懼,沒有安全之憂的回,自由的進出中國,這是我的其中一個追求,是郭七條這個其中的一個追求啊。

我說的那些壞人盜國賊們代表不了中國的所有9000萬黨員,他也代表不了所有的中國人。他也不能代表這個國家,我也不相信盜國賊們啊,這個他們能一直下去,這就是文貴所追求的,所以文貴如果做不到了啊,文貴這個胡說八道了,文貴這個無能了,我曾經許諾過,我會在這,這個樓台上,刨腹自盡,不會改的,不會改的,這個文貴的理想,文貴的追求,不是昨天,不是前天,不是三年前,是28年前就注定的,所以尊敬的推友們,還有國內的微信的微友們,還有微博的朋友們,因為很多人說郭先生你這個你老說推友們,我們國內的微友們天天為你發這個各種轉發,你不說我們,我讓所有的推友們微友們微博的博友們,所有的咱們網上和所有的同胞們支持文貴的人和關注文貴的人,大家給文貴時間,三年時間,你們等了28年了。那還等不了這三年嗎?這三年已經過去8個月了吧,對不對啊?過去8個月了,還剩二十幾個二十幾個月了,30個月就可以了,還有一個,不要把文貴和任何所謂的民運,民權,什麼像滕彪這樣的律師和人權,任何機構連在一起啊,我求求所有的咱們關注文貴的,咱們推友們朋友們,不要把這些人和文貴連在一起,不要把文貴跟這任何人的許諾連在一起,文貴的追求就是郭七條,文貴的追求就是郭七條,文貴的追求就是郭七條,谁愿推翻共產黨,誰推去,我沒這個能力,我也不敢想。推翻不了共產黨,誰要推翻共產黨了,你太偉大了,你就是天下之神,連上帝都得來給你報平安啊,都得給你請安,都得謝謝你,你太厲害了啊,那就,然後呢這個暴力,那你愛誰暴力誰暴力去,我沒這暴力,我這拳頭人家隨便讓我打,拿出900人人讓我打我,把我累死了也打不過人家,何況是沒有可能動什麼武器,我也永遠不會縱容任何人,犧牲自己的家人和生命,去跟那些盜國賊們和所謂你們反對共產黨們,去那個那些人去拼命去,然後自己在美國享受這種豪華生活,改革派暴力派跟我半點關係沒有啊,我完全都聽不懂,我不知道什麼叫暴力派,什麼叫改革派,我也不知道什麼叫暴力運動,什麼叫民權運動,自由運動,跟我沒關係,像香港的那三個小伙子我就佩服,我就佩服,我認為那就是偉大,它就代表了正義,代表了行動,這三人他騎在我脖子上,拉在我頭上我都感到萬分榮幸,而不是像那個滕彪律師一樣,瞪眼天天都放嘴炮,打折人權的幌子胡說八道。

人家香港的這個這個搞人權搞民權民運的人,人家是做得多說的少,我們真的從大陸出來的很多人啊 ,都是放空砲的多啊,口頭主義多啊。口號主義多,出了一堆的概念主義多,全人類的所有的詞都快用完了,幾乎沒別人機會了,剩下的都是胡編亂造的都是,你看人家香港每年的六四,你看人家香港對爭取民權人權,對自己的尊嚴的保護,人家喊的口號就那三四個。咱們海外組織上萬個,搞了28年,六四時候搞個紀念活動才去幾百個人,所以說我對不起我這我真不知道這海外什麼改革黨,什麼暴力黨,什麼天天特務,天天抓內鬼,咱們這反盜國賊還沒開始呢,海外的人掐成一鍋粥了。還反什麼盜國賊,自己都把自己人咬死了,互相掐死了,就我們現在面對的很多人,就這些人回到國內去,要管理中國人民,那中國人民絕對不是回到石器時代了,回到原始時代去了,連衣服都不能穿了,看看所有的這些拙劣的、醜陋的行為。滕彪律師,人權律師打出反共反極權反獨裁,就你這比獨裁都壞,你反獨裁呢,那獨裁把你說你滕彪亂倫你母親了,亂倫你女兒了,你什麼感覺啊?你什麼感覺?你能拿證據嗎?鄭介甫謝建生像這兩個通緝犯,竟然和博訊的韋屎和西諾在自由的土地上瞪眼說瞎話,連起碼的常識都能看出來,過去兩三年和這次說的話,有一點能對的上嗎,拿出一個字的嗎?沒有,這點公益這點正義的判斷能力都沒有,還要給14億人民未來。給14億人民安全,我說實在話我看到了很多所謂大佬們,我寧可讓盜國賊再統治我1000年,我都不會讓你去管我去,盜國賊統治我呀,我還有點機會,你們要統治我,我忽悠你,我連今天爆料的機會都沒有了,你看看這個滕彪,還有鄭介甫、謝建生、韋屎、屎諾、癩蛤蟆李、胡舒立這些這些動作,我們海外這些弱勢的,這些被殘害的這些老百姓,誰有能力能把你們這些謊言戳穿呢,郭文貴今天就是一個試金石,就是一個照妖鏡,我已經照出了所有的海外,所有我們這些人,我們未來能走多遠,這些人到底是什麼樣?我們能照出來所有的海外,到底能幹什麼?誰是什麼人,誰想幹什麼,一個小小的五毛。矣~,到了外面的藍金黃計劃,然後就是有一點點騙子性的許諾,就把我們打的稀里嘩啦,現在海外就是夏痔瘡、張痔瘡、韋屎屎諾、癩蛤蟆李、胡舒立、鄭介甫、謝建生啊、梁冠軍啊,就這樣的人。大肆叫滕彪,還都打著人權律師,還打著人權。

我說實在話我最近啊,我這幾個月感受啊,我昨天我跟一個,美國的律師說,我說我非常的慶幸,中國從64以來到現在,沒讓所謂這些搞民權,還有人權的律師,滕彪這樣的人來染指中國的政治,他們的染指將是中華民族的災難和悲哀,咱大家任何有點良心的都要去聽一聽,去看一看,就甭說是管什麼,有些人管一個鎮管一個鄉嗎?你連個村里你都管不了,癩蛤蟆李這些人,能在這個自由世界裡面,跟有的所謂自己驕傲的那些什麼清華啊,北大的教授們混在一起,像那個什麼神棍石濤,那個屎濤這樣的人有幾十萬的訂閱量,還沒有人敢去對他提出任何反駁和指正,就這一堆人。混在一起幾十年,騙著海外老闆一次次這樣那樣的店的口號的募捐,變了口號的所謂革命,變了口號的所謂的民主,各走各的路,各唱各的戲,各搞各的名兒,各有各的私心,怎麼可能能給我們14億人民帶來正義和公平,更不要提人權法治了,誰守法了,滕彪先生,他連亂倫這詞兒他都能說的出來,他守法嗎?他還叫律師,我都不知道他怎麼出來的啊,但是從他說這個話開始起,我認為在國內他受什麼樣的罪,那都是應該的,他要在中東國家、非洲國家,它早被掛的那個石頭上面,早給他鞭屍了,他能活著出來啊,說明中國還沒那麼誇張,現在那個屎濤瞪眼說瞎話,我真納悶,怎麼有人看屎濤這種節目呢?而且還經常看,還有人看博訊的網節目呢。

所有的文貴的所謂放出來的造謠語音,就兩個地方,第一就是所謂的專案組成立了一個叫掃地僧啊,還有一個叫MPLG,那就是說這個republican這個共和國就是情報部。然後再出來就是屎諾的假王艷平,假餘勇,癩蛤蟆李,屎諾,一個個的我們假員工的這種這種出來,就這兩個口啊,這誰都能知道,博迅韋石這人是拿著國家的錢,是跟盜國賊合作散佈100%的謠言,然後國內的專案組,把我們的同夥,把我的同伴從香港帶回到大陸,你們大家有誰想過這個問題沒有,從香港帶回大陸,香港和大陸是沒有遣返協議的,你怎麼能把一個人在24小時就給帶回大陸了呢?香港人也不管,沒有人呼籲,因為都不關自己的事,這是多大的天大的事啊,美國人這兩天問我他有什麼樣的合法手段,香港移民局就把在香港工作的投資的一個人就帶回到大陸了,這香港基本法基本就被毀了嘛?沒有人去關心,滕彪作為律師你不關心,這不是人權嗎?你關心亂倫,我們海外這麼多民權民運組織沒人說話,郭文貴是強姦犯,郭文貴是亂倫,郭文貴是騙子。這位人不是亂倫吧?不是騙了這個女士,這麼好的事誰管,誰去問了,反而是香港的多家媒體都一再問我要採訪我,問這件事情,人家這個台灣的媒體要採訪我,要問這個事情,日本的多家媒體採訪過我這事情,然後呢,竟然夏業良那個夏痔瘡說,主流媒體誰採訪郭文貴誰管他,夏業良夏痔瘡啊,你這個嘴啊,連痔瘡都不配長,你好好看一看,問問今天郭文貴說的話,如果美國的前100家大媒體有一家沒主動要採訪的郭文貴兩次以上,郭文貴負法律責任,郭文貴現在要是低於一千家媒體每天要採訪郭文貴,郭文貴負法律。你敢和我對質對質嗎,郭文貴早就在視頻說過,文貴不接受所有平面媒體的採訪,也不接受西方CCTV啊,還有那個那個CNN吶這採訪,可以問問他們去,福克斯他們,都問問他去,華爾街時報多少採訪,華爾街時報的人都聽得到,問過多少次找我,紐約時報有多個就,不是關於付財得Alex,多少人要採訪我,你去問問去,德國的所有的歐洲媒體,有多少人要採訪我?本人拒絕,我今天所有的美國的智庫,最起碼有110多個智庫要採訪我,要邀請我去咱這訪談,國會這是第7次正式發函啊,要求我去採訪。

甚至這個有關部門說要叫我去談談什麼事什麼事,如果不談的話,他們通過其他方式讓我去談,我告訴你,夏一夏痔瘡,你再活八個活到你爺爺那輩子去,你也沒有這個榮耀,你也沒有人看得起你啊,你就一輩子,你在回了兩次爐,你都沒這個機會,夏業良夏痔瘡。瞪著眼說瞎話,瞪著眼胡說八道,你把你那窩,你說就你在北京混的時候就夏痔瘡,你走在大街上,我拿屁都不崩你,我拿屁都不崩你,我就崩癩蛤蟆李都不崩你,你知道嗎?拿自己當回事兒呢,你像癩蛤蟆李這號人連吃飯都混不上,跟盜賊賊混,人家胡舒立把雜誌給搶走了,老婆孩子全是,你老婆都跟別人睡覺去了。就跑美國來搞一次脊椎手術,你騙人家美國錢,然後搞民主自由,現在好傢伙替盜國賊說話呢,這不荒唐嗎?人權律師造謠我是亂倫,搞民主自由的,現在幫助盜國賊收拾我,所有喊了幾十年民權自由的人,現在郭文貴對付盜國賊了,現在他們開始對付郭文貴來了。天下豈有此理呀,還有公平嗎?還都比喻自己我是張良,我是范迪,我是文重,哎喲,我的媽呀,這簡直是歷史人物都從墳裡出來吧,好好跟他們對質對質去,晚上就去看看他們,照顧照顧他們,所以我真心的希望所有的海外的這些大人物們啊,這個我真的不想,真的是不想,求求你們別幫我別理我,別提我,過去的兩個月我捐出了大概30多筆錢,30多比錢,我捐這三十筆錢,我告訴你,我都是認為我是幫助他,但我不參與任何組織,這就是郭文貴。

所以說呢,今年再次重申,文貴今天推特就是應急啊,對滕彪先生的這個所謂的亂倫,你回家問問,你自己的老婆,問問自己的媽媽女兒,看你這樣做的對不對,也給我回复啊鄭介甫謝建生那他就快完蛋了啊,完蛋了。然那些大老闆就別管文貴了,求求了,所以說該吃吃該喝喝啥事不往心裡擱,別提文貴了啊,這個岳文海也在美國呢,沒過來啊,岳文海了不起的啊,這岳文海跑美國了啊,了不得這傢伙,河南幫還是厲害,就這樣的人能到美國來,人家老婆在美國當老師,當,教美國人英文,你看多厲害。孩子在美國啊,岳文海早年就把錢都弄美國來了,那傢伙錢大了去了,在在這個這個,在美國西部啊,過一段專門有一集談岳文海,他的老婆孩子和他和我和岳文海說他怎麼認識的,再談談我們這個民族證券的徐志明,河南的徐志明,那個爛人啊,怎麼害人怎麼騙人的,然後再談這個北大方正。李友方正啊,然後呢,接下來我們大戲要開始的時候,主要是什麼?換器官,和換器官人被殺,大家關注關注,解放軍啊,二軍院的南京,我們的大聖這個這個張這個兄弟仨啊,大這個醫師,還有北京大律師啊,北京的軍醫院的,怎麼跳樓自殺誰給推下去的?換器官,有的家人換器官這個這個就是按需殺人,大家要明白下去就按需殺人啊,有些人需要換腎,按需要殺一個,換肝按需要殺一個,按需殺人的實驗室經歷,不是換器官,是按需殺人,然後再換器官,還有海外的私生子女啊,這個多個女的代這個代孕代生啊,各個族同時再生,一個人用自己這凍的精子啊,在一年內二十幾個女人同時給他懷孕,同時生下孩子,不同的國家,不同的民族,絕對聯合國,然後呢巨額資產,然後地下賭球。

然後培養了巨大的黑社會組織,相當於武裝力量啊。

這這這大家慢慢看啊,然后海航接下來的真相,從這個聯合國的騙貸3億美元買化肥,到這兩架飛機開始到現在所有的劉呈傑的爹啊,貫軍的爹啊。這些所有的人啊,還有其他的各種私生子女,都會紛紛出場,紛紛出場,大家這個拭目以待,我說過的話大家都記住啊,我沒有什麼什麼這派那派這主義那主義,本人就一個主意,實幹主義,就是乾到國賊啊,我啥也不干,本文貴啥本事沒有,郭三秒有時候堅如鐵硬如剛,還有時候喝醉,還有時候搞亂倫啊,還有時侯,完全不認識的人,我誰也不認識的人,就還欠了一大堆錢啊,錢還沒收到還得游泳呢,那麼這個我再次說,這個他們這個記者招待會,我對小平先生還是不滿,這小平先生想許晴想迷著了呢,這種會他也參加,你明知道那是一堆屎。你還拿你那個乾淨的雪白的饅頭蘸點屎嚐一嘗臭不臭,這是我對小平先生的評價,想許晴想迷糊了,明知道是一堆屎,拿著自己雪白的饅頭蘸點屎嚐嚐臭不臭,你這邊一噸蜂蜜,你吃蜂蜜都吃不呢郭文貴這邊,你幹嘛要蘸那個屎嚐嚐去,證明你的平衡,證明小平同志的專業,證明明鏡的偉大。

算了吧,就不多說了啊,啊~,尊敬推友們,今天的平安,報平安直播就到此為止,我馬上去開會了,外面剛才已經聽到了,敲好幾次門了,文貴一切都很好啊,這個9月1號以後,咱們開始啊,新的一場戰爭,但不要忘了海航,一切都是剛剛開始。祝所有的推友們微友們微博的朋友們身體健康啊,該吃吃該喝喝,啥事不往心裡擱,一切都是剛剛開始,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