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wins DataBase
     
  

郭文貴 20170523



郭文貴 20170523

內容簡介:
敬的推友們大家好!這是郭文貴5月23號的報平安的直播視頻! 
 
 
 
由於現在我要開會,這個直播視頻我只能說大概十五分鐘左右。我簡單的先說以下幾個問題;首先讓我對所有這幾天,由楊建利先生為我發起的,在白宮請願的簽署網站而受牽連的國內的,所有朋友們表示衷心的報歉和萬分的謝意! 
 
 
 
非常的遺憾!我收到了那麼多...由於為文貴上白宮網頁簽署請願信,結果受到了員警的騷擾,還有問話。甚至打電話到其單位,讓單位辭掉他的工作,有些人還被威脅了。非常非常地抱歉!為這件事情,因為文貴讓你們受到如此的牽連,實在是...這算文貴欠你們的。 
 
 
 
但是,就像我昨天發推說的,這也不是一個壞事兒。從某種程度來講,讓我們更加熟悉了未來在一系列的行動當中,如何使用電子化,還有現在英語的這些工具,這是非常重要的。是一場實際的操作,一場鍛煉,確實它讓我們付出了代價;但這件事情還是非常有意義的,再次表示衷心的感謝! 
 
 
 
另外一個,昨天,收到了一位燕姓朋友給我發來的,非常非常重要的資訊。那麼這個資訊就是...我相信這位燕先生,雖然您沒有留下真實的姓名,但我相信您跟傅政華先生有很深的關係的。特別是您談到了你給了他六百萬,他答應您,讓您去北京市經偵去當一個副大隊長;最後是傅老三收了您的錢,結果沒給您辦。這個資訊這是我知道的,當您給我發這個資訊的時候,我就知道您是誰了。那麼,燕先生,我想告訴您的事情是,您現在給我發的所有資訊,我都不能公開。因為這些事情對我們所有人雖然很重要,但是對案情,目前還不是時機,所以非常抱歉! 
 
 
 
但是,我想告訴所有現在關心這件事情的推友們,就是傅政華最近確確實實是在被調查狀態,這是我今天早上報平安視頻的重點。而且,傅政華先生的所有的,很多過去腐敗、敲詐勒索...在北京市公安局期間,由他弟弟還有他的情人,以提拔所有公安幹警為許諾。特別是在經偵上辦私案,收取了大量的現金和賄賂,這件事情已經在被調查當中。而且,我今天在這裡可以負責任的說,我向傅政華先生,包括你全家說:你所有現在的...頭一段時間安排的你的外訪,包括考察被取消,這些文貴都是掌握的。還有,你想逃跑,那是不可能的。 
 
 
 
原來我從來不說傅老三的名字,我現在可以告訴大家,傅老三的名字叫——傅衛華!他哥叫傅政華,他叫傅衛華。那麼傅衛華,現在我先說三個國家的護照,一個是中國護照,一個香港特別行政區護照,一個新加坡護照,未來我還會公佈他其它的護照。 
 
 
 
由於他海外的資產,大量的資產都藏匿在他的名下,我們不能打草驚蛇;但是,這兩天來事情有了突破的進展。而且,其它部門……我說其它部門,不是那些盜國賊們控制的部門,其它部門根據他們調查的國際級的案子中,牽涉到了傅政華和他的家人。這件事情是個突破口,咱們拭目以待吧!我不相信任何有良知的官員,國家和政府能看著傅政華這樣人,及他的弟弟和他的家人這樣的禍害老百姓,這樣的殘害自己的同胞,這樣的以貪反貪,以警反貪,以警反腐,以警治國,在傅政華先生身上體現的淋漓盡致。 
 
 
 
如果因為傅政華先生而得罪了九千萬黨員,而失去了所有人的信任,這個值不值得!而且傅政華先生打著習近平主席的名義到處招搖撞騙。並且給所有的幹警留意下了一個印象,就是他的老闆是習近平先生,這簡直是招搖撞騙,應該得到懲罰。 
 
 
 
第二個,我昨天收到一位關於“郭文貴案“始末的,一個內部知情人的資訊。為什麼我今天要說這個呢?我知道這是一個中紀委的朋友有意發給我的。就是說當初為什麼抓孟會青,抓馬建副部長,抓張越書記,還抓跟這相關的人。這一系列的人都被抓了,是某個中央常委下令讓抓的,而且是為了掩蓋自己和報私仇讓抓的,包括我們公司的林強先生。 
 
 
 
這個領導和他的談話,您跟我簡單的說了一下,這位朋友我要告訴你的是,您說的這些都是真的,但是,最重要的你沒有告訴我。而且,你最後告訴我的事情是想利用我,因為很簡單,你把這個責任全推給了習總書記,這顯然是把某個人的錯誤推給了習總書記。 
 
 
 
這和前天及大前天來自香港,為某些人說情的人,說:“只要文貴你現在閉嘴,這個領導的事情別爆,其它的我不管,什麼事兒都可以交易,可以談“。這跟他如出一轍,跟他們說的話...當初要抓郭文貴全家,滅郭文貴全家,沒收全部資產等,不是這個領導的意思,是上頭領導的意思,如出一轍!這顯然是把郭文貴當傻子了。這是盜國賊一貫的天真、幻想,視天下老百姓零智商。跟我們那潘處長、黃處長是同一個級別的,就以為天下人全都傻呀!你們聰明;郭文貴能上你們這當嗎?但是,你給我提供的這些資訊都是真的。 
 
 
 
真真假假、裝傻充愣,這是盜國賊們,是咱們過去統治江山者一貫的招數。但你用在文貴身上不靈了,這回不靈啦!特別是這幾天派出了以胡舒立女士和潘處男、黃處長一起聯手又搞了我一波兒,一看就知道你是誰嘛!哪兒出來的嘛!是吧?你出自何處,老百姓傻嗎?胡舒立女士出手了,潘處長出手了,我們現在天真的黃姑娘出手了,黃處長出手了,那背後是誰呀?想掩蓋誰呀? 
 
 
 
包括頭兩天有領導和我說,北京房地產商不願意了。不願意了是嗎?我就等著你不願意呢!你不願意我才有機會,你願意我哪有機會呀?另外,昨天一位朋友在和我通話當中給我講了,傅政華先生和他的弟弟傅衛華,攛掇了一批人跟蹤我的哥哥,在我哥樓下盯梢,準備採取行動,因為要把我哥收拾了,他們想滅口。 
 
 
 
我可以在這兒說,傅政華先生,你所有的作為都會有無數人盯著,不僅僅郭文貴。傅衛華——傅老三你記住,你也記住,這些事兒都有人盯著呢。你們敢膽大妄為,你看郭文貴會做什麼,咱可以試試看!你們試了我三年了,郭文貴沒讓你們失望過。跟我來橫的、恐嚇, 來欺騙的,你們再試試看。看看能不能騙得了郭文貴,看看能不能嚇倒郭文貴,你們可以試試!如何你們再用這樣的做法對我的家人,那你們可以往下走走看看,郭文貴能不能屈服,郭文貴會不會被你們再欺騙。 
 
 
 
同時,這個傅老三,特別是拿了李友的錢,這幾天來我們查出了所有的,具體的證據。大連市公安局局長親自去看李友,在李友關押期間,李友和員警同吃同住,在李友案即將宣判的一個月前,修改全部卷宗,拿掉相關證人,這個證據已經拿到了。我非常感謝大連的公安,有良心的幹警,你發給了我這個資料。但是,大連市公安局的領導,我希望你們明白,你們收了李友的錢,你們去給李友跪在那兒,恨不得去舔人家屁股,去看人家李友,——公安局局長!然後,跟李友同吃,讓李友和員警吃一樣的飯,這是什麼原因,拿了人家李友那點兒錢,你一點兒骨頭都沒有了。 
 
 
 
然後,聽你所謂的政法委的領導的話,就是郭文貴肯定全家死定了,你就往死裡整我們家人。結果李友的情人,李友的女秘書,情人團被關的時候,吃香的喝辣的,有的還特別給買些什麼洗髮液、護髮水。在樓下的監控室看這些女人洗澡,你哪是員警呀,你就是黑社會! 
 
 
 
這位朋友給我講述的這些事情及過程,我非常的感激,包括您說的,必要的時候您願意親身說法,親身說法!我非常的感動。我再次重申!絕大多數公安幹警,兩百多萬幹警都是好人,極少數是壞人。被利益熏心,權利交換、權錢交換,權色交換,以黑治警、以黑治國。這些事情誰也瞞不住,任何一個人想瞞天過海,想把這事兒瞞住?你去做夢吧! 
 
 
 
你們無法想像,現在國內,由於郭文貴的爆料達到了什麼樣的效果,大家的沉默到了最後的時刻,不要自欺欺人了。還拿出來香港的,說情的,把你的禍害轉嫁成大領導的意思,把你給摘清了,可能嗎?你為啥抓郭文貴?你為什麼弄我全家?為什麼要弄死我們全家?為什麼要保護傅正華先生?為啥保護傅衛華——傅老三?為什麼現在還不去抓他?不去立案查他?難道文貴是傻子嗎? 
 
 
 
文貴沒有朋友嗎?人民警察都是傻子嗎?都收到你錢了嗎?你們這些盜國賊們不要忘了,你在那塊兒玩女人的時候,員警沒跟你貪上便宜,他連錄影都沒看著。你大把大把地往家撈錢的時候,這些兄弟姐妹們沒跟你們撈到錢。不過都是傻瓜而已,被你們給騙了,以國家的名義給騙了,以組織的名義給騙了。 
 
 
 
大連公安局那些領導跟李友吃香的喝辣的,用這些公安幹警的話說,他們家人在海外讀書弄的錢大了去了,李友給了幾十億的錢。從李友家搜出來的畫,在北京家裡搜出來的部分的翠和玉,全部被領導拿走了。這事兒能拉倒嗎?能完嗎?威脅郭文貴,弄死郭文貴,弄死我們全家。好替李友,替這些常委,替這些政治局委員們,替這些盜國賊們——不就是要滅口嗎? 
 
 
 
這位幹警,你的良心感動了文貴,給了文貴動力和力量,我一定戰鬥到底!您給我留言說:希望我千萬不要妥協,出賣了良知。您把文貴看得太低了,我不會出賣良知的;我知道,現在所有人萬箭、萬槍恨不得把郭文貴滅了。郭文貴已經做好了一切的準備,既不會上當,也不會害怕。 
 
 
 
包括這幾天來,香港各派跟我說情的,威脅我的很多。一切只有一個結果——真相!不會有其它結果出現,只有真相!郭文貴對我的員工,我員工所受到的欺辱,我員工的一夜白頭,我員工受到的這種折磨,我的家人和我所有的同事受到的折磨,必須得有個說法!咱們拭目以待! 
 
 
 
我這一輩子,“郭七條“就是我所有的理想,“郭七條“就是我未來所有的人生目標。什麼對我都不重要,這就是一切的一切! 
 
 
 
這幾天我太太跟我在一起,每天晚上七,八次醒來,都是驚醒。醒來以後嚇的抱著我就哭,這種感覺只有我知道。我的妻子現在...三年老了十幾歲,全身是病。我的女兒嚇得半夜跑過來,在我沙發上睡,她害怕。這種當爸爸的感覺和我妻子一夜驚醒六,七次——“驚夢醒“!抱著我不鬆手的感覺,只有我知道這種痛苦。任何人忽視了我親人的痛苦,我員工的痛苦,你就是我的敵人。 
 
 
 
請推友們一定要記住,有時間多陪陪家人,我是發自內心的。這每一天,當我妻子、兒子、女兒與我在一起的時候,我就想把這種感覺傳遞給所有推友們。疼疼你們的老人,關心你們的愛人和家人。 
 
 
 
昨天,我和我父母視頻了,我母親現在哭的眼睛盲了以後,做完手術不敢讓他哭,但昨天還是一直哭。我父親身體現在是一天比一天差,我那些哥哥個個身體...有關了一年多,有兩年,都非常非常差。我妻子最關鍵的是,從第一次放出來以後,一年半不讓回家,就讓看著盤古大樓,從來不讓回家。然後,每天不知道在哪兒就冒出一攝像機來,伸到窗戶裡頭來,現在把她給嚇得一點兒安全感都沒有,如驚弓之鳥。 
 
 
 
這種痛苦,我不希望發生在任何中國同胞的身上,如果你們的懦弱的忍受,你們一定要記住,郭文貴的昨天,郭文貴的今天就是你們的明天。所以,希望大家一定團結起來,同時,現在把自己強大起來。看清這個社會,看清現在這個以黑治國,以貪反貪的這個事實和真相,以警治國的真相。只有大家團結在一起,才能有自由,才能有尊嚴,才能不被人當成豬狗養。 
 
 
 
今天潘處長代表著...還有胡舒立女士,還有黃處長,黃燕女士站出來跟文貴挑戰,這是最大的消息。希望我所有涉及到的人,什麼岳文海,徐子斌,李友,王恩哥校長,朱善璐書記都站出來;把一個個的幫派,各個山頭、各個勢力都亮出來,文貴要是能起到這個作用,那真是一個好照妖鏡!這一輩子也不白活了,咱們拭目以待!很多事情在未來的很短的時間內會有結果的。 
 
 
 
再次的祝福推友們身體健康!好好照顧家人,文貴今天的直播視頻到此為止。 
 
 
 
一切都是剛剛開始!謝謝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