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wins DataBase
     
  

郭文贵2017年5月4日视频 20170504



郭文贵2017年5月4日视频 20170504

主播人物:郭文贵 
涉及人物:郭文贵 郭宝胜 何频 马建 伍子胥 彭丽媛 陈小平 商鞅 秦伟平 
公司组织:明镜 纽约时报 哈佛 法轮功 共产党 
国家地区:叙利亚 美国 欧洲 北京 广东 纽约 深圳 伊拉克 中国 
名词解释:盗国贼 一切都是刚刚开始 中国梦 以警治国 以贪反贪 
文字整理:
发布时间:20170504
视频链接:https://www.youtube.com/watch?v=s6jRA3UuIwE
内容梗概:
尊敬的推友们、网友们大家好!这是文贵在五月四号对所有推友网友报平安的视频。虽然我今天刚刚和秦伟平先生一起录制了一期两个小时的《平论》节目,但是我还是应该兑现诺言,向大家报平安。 
 
 
 
那么今天是五四青年节。我和秦伟平先生上了一个《平论》节目。两个小时非常地高兴,非常地开心。虽然是没睡好觉,但是精神状态非常好。而且刚刚录制完节目以后,我还到外面吃了一顿海鲜大餐,非常地舒服。还喝了酒,但是没喝多,希望大家不要担心。很多网友提醒我,千万不要喝了酒再上节目。我觉得我没喝多,但愿没喝多。如果喝多了,也希望推友们、网友们多多包含醉言醉语、疯言疯语吧。但是我觉得履行承诺是最重要的。 
 
 
 
今天,在五四青年节的时候,我今天上了《平论》——秦伟平先生的节目。我最重要的目的就是:我觉得要给年轻人机会,真正的中国的未来和世界的未来都是年轻人的。我打交道的绝大多是都是老人,还有儿童、青年,中间三十岁左右的人比较少。但是确确实实让我感觉到我在这方面需要补课,恰恰让我看到这一代人真正的是中国的希望。今天我真心想给这个年龄段和青年人说:这个世界是你们的,你们遇见了最好的时代,中国人用五百年的贫穷、落后和战争换来今天中国一个伟大的时代。 
 
 
 
我记得在大概在一九八几年的时候,我第一次到美国,去哈佛的时候。曾经有一个小范围的座谈,每个人都在谈论的一个问题就是“中国人的贫穷如何如何…”。后来我站起来说:“我要发言!”。当时,因为跟我一起来的人有中国土地资源部的,还有一些领导和其它方面的领导、广东深圳来的领导,轮不到我。当时我举手发言时,人家觉得我神经病。后来允许我发言了,我很感谢哈佛的这位朋友。我发言就提出来:“恰恰我认为,中国几百年的贫穷给世界带来了机会。因为全世界市场的逐渐地开发、成熟和饱和。而中国几百年的贫穷积累了巨大的资源和财富,还有人民创造财富的这种动力。” 
 
 
 
那么从今天看啊,我们中国几百年的贫穷给世界带来了最大的经济市场和开发市场。还有非常巨大空间的一个让世界金融界和商界唯一可讲故事的市场价值。所以说,我觉得新一代的年轻人一定要珍惜,这是你们的时代,这是用我们祖宗上几百年痛苦、贫穷和落后换来的今天的繁荣和市场价值。而且全世界都买账,全世界都需要。这真是最好的时间,做生意、做事、做人最重要的就事情就是timing,就是时机。今天是你们最好的timing,也是最好的时机。 
 
 
 
今天你看到秦伟平先生这样的一个小伙子,也在中国做过私人企业,今天他跑到了美国。而且,我就一直在想一个问题,我今天中午和几个人吃饭讨论这个问题。如果他呆在中国,他会有希望吗?他没有希望。他会有ACM这样都是年轻人的团队?给带来这样的一个机会吗?几乎不可能。都被我们的党、国家、贪官污吏、盗国贼们给控制了。怎么可能有这样的机会呢? 
 
 
 
同样地,你看看何频先生,《明镜》有多么地伟大,多么地成功。像何频先生,陈小平先生,像他们这个电视台节目在中国能有机会吗?早被抓起来进大狱了,也被上电视游街了,也会被强奸女员工了,也是变成诈骗犯了,甚至是煽颠罪,反革命罪了。 
 
 
 
这就是从秦伟平先生、何频先生、陈小平先生等等,看到了中国今天所面临的一个最大的问题——到底你是要接受真正世界文明的到来,你真正地要利用世界上这种大趋势让妳更强大,让这个民族和世界相融合?还是妳真的要关起门来只当土皇帝,或者说真正地捂住全民的嘴巴,还有让全民都服从于妳?这简直是不可能的。 
 
 
 
所以我今天还是想说,我觉得习主席现在面临最大的问题——他的团队真的是有问题,朋友圈也有问题。每个人都不再告诉他真相,也不告诉他今天世界发生了什么。而他是一个人,他不是神,他得到信息的真实性绝对影响了他的决策。现在世界上已经信息时代到这样了。我们一个iPhone,买一个无线的麦。现在我们根本没有什么钱,几千美金就可以做一个非常好的节目。像秦伟平先生这小伙子,什么都没有,找ACM一个团队,就可以做出这么好的节目,而且有这么多人观看。 
 
 
 
刚刚有北京的人跟我说,他们已经确定有大概七千万次往国内转发。他们估计,到今天大陆早上的时候,一定会突破1.7亿或1.5亿。因为我有渠道,我知道。所以说最起码这个节目有几个亿的人来看。你把这几个亿的人嘴巴给捂住,那这是什么样的一个反作用力呢?我们党老爱在讲话的时候说的一句话:“任何事情都要看到作用力与反作用力,它是相对等的。”这种摀嘴啊、这种打压啊、压迫呀、这种言语治罪啊,只能是反作用力大于正作用力,这是不对的。 
 
 
 
而且很重要的事情,我想说:习主席有什么事怕你们说的呀?什么都没有。只是一些贪官污吏、盗国贼们担心自己的丑闻和事情被暴露,然后老给习主席提建议,以习主席所谓的家人和各方面的丑闻来说这事情。这是很可怕的,这是别有用心的。 
 
 
 
习主席的干净,习主席整个对政治的理想和国家的抱负,那哪是一般的人能理解的呀?习主席身边需要伍子胥,需要张仪,需要商鞅这样的人物。那么这样的人物我相信很快会到来,这就是为什么我文贵今天发声,希望习主席身边各种人都要看到,中国真的到了最关键的时候:中国不可能再以游街、网络控制、以言治罪,还有国进民退,还有到国际上挑战美帝国主义。那都是不可能,不可采取的,而且是灾难的结果。 
 
 
 
中国还是应该韬光养晦,扎扎实实地给年轻人机会,然后与世界文明相结合。我在美国看到所谓的中国禁止的视频,禁止的媒体上的各种信息,就是打开了又能如何呢?有什么了不起的呢?我党我们国家难道没这个自信吗?我从没见过一个美国人和一个欧洲人想让中国乱,他们就怕中国乱啊。他们现在特别爱戴习主席,原因就是习主席应该把权力集中于中央,让中国不乱。这不是我在这拍马屁,这是真实的。这是为什么我说不要推翻共产党,也不要推翻这政府,推翻共产党和政府让我们这些人去管去?现在觉得自己可本事了。我们连个县我们也管不了,连个镇我们也管不了,哪那么简单啊? 
 
 
 
网络上,我们今天上视频,我们上个节目,那网民骂我们我都忍不住,哪能管得了一个国家啊!我们跟人家比,我觉得我自己啊……我不代表任何人,我连狗屁都不是。你要让我管这个国家去,我连个乡都管不了,我真的没这个自信。你管企业一千万人、一亿人我都管不了。哪那么容易啊,民主和自由那哪么容易啊?西方的民主和自由是用多少代价换来的呀? 
 
 
 
这是为什么我说十九大很重要,为什么十九大很重要?中国的政治体制,实际上它有优势,它也有绝对的劣势,所有的优势和劣势明显摆在这呢。我跟西方所有的这些政界和领导人谈的时候,他们都在问我一个问题:中国政治劣势是什么呢?我说很简单,西方每四年选一任总统,甚至换党派,甚至美国有两个党派,这是你们民主体制。但是老百姓的所有的民怨和社会矛盾都在你四年选举中,在竞选当中,所有的矛盾都被消化掉了。然后过了四年或者八年又给了人民一个新的希望,它有一个减震器,他有一个政治和社会矛盾的泄气孔和排气孔。 
 
 
 
而中国政府几十年上百年来就一个党,所有百年来积累的民怨和社会矛盾都要被一个政府一个党给承担着。还有不管换哪个总书记、哪个主席,就是他要承担这几十年上百年的民怨和社会矛盾,这是中国政治最大劣势。当然啦,它有优势,集中精力,集中资源,集中权力能办大事。但是付出的代价就是社会矛盾越积越深、越积越大。这就是为什么我说中国共产党,中国政府最重要的下一步就是一定要有一个排气孔,有一个减震器。让民怨和社会矛盾能得到彻底地缓解和解决。彻底地公平地解决,否则都将变成了党的矛盾或总书记的问题。习主席完全没有任何的理由,也不公平地让他承担这几十年上百年的所有问题。 
 
 
 
每个人在网上骂习主席的时候,你们要想一想,习主席在反腐当中有一点个人的私心吗?他有什么私心啊?所谓他的江浙帮,有几个当年跟他走得很近的?他这个人是‘不沾锅’的。他从小受到的那种待遇,受到的那种折磨,家庭的那种悲惨的遭遇,都让他发自内心地希望中国安全,希望中国有一个真正的法治,稳定下的法治。他不可能去走左的,他也不可能是谋钱的,他想赚钱凭他的能力他不用当总书记,他也可以赚很多钱。 
 
 
 
而且关于他家的报道,昨天《纽约时报》还有其他媒体的来跟我见面,谈到了很多习主席家庭的各种问题。我都在跟他们解释,我说这所有习主席在当总书记以前,人家家庭就是做生意的。那个时候是很正常的,人家是跟他没有直接关系的,而且这是不公平的。我说你们把这件事情推到习主席身上,是绝对不公平的。所有给你们的爆料,包括给你调查的信息,跟习主席没有任何关系。他在2013年之前,没有权利,也没有能力让他家去腐败,也没有人买他这个账。 
 
 
 
我跟他家的很多人都有这样那样的关系,就是没有直接的关系,有间接的关系。包括属于他个人生活中的朋友也都是我很好的朋友。我是了解这个人的,他对钱半点感觉都没有。像他的太太彭丽媛女士,我们盘古也好,裕达也好。我们没有请不到的明星,没有人不到我们的那块去所谓的表演的,去走穴的。只有彭丽媛女士,二十几年来从来不接受走穴,从来没有过。人家不是对钱,人家不是对利益那么在乎的家庭。不是我郭文贵拍他们马屁,我跟他们没有任何利益关系。所以我觉得,让习主席来承担几十年上百年的社会的矛盾和历史的矛盾,这是不公平的。而且他的家庭绝对不是个贪婪的,据我所知道的。而且很多事情往他身上做,是不公平的,我文贵就是讲实话。 
 
 
 
另外很多人希望我站起来是反党,推翻共产党推翻政府,文贵可真没这个能力。我也承担不起。我那么做,我就会把很多像当年…本来「六四」是个好事,最后变成了血腥的事件。让那么多家庭啊,妻离子散,还有儿女丢失、被残杀。是多么悲惨,好事变成了很多家庭的悲剧。我们希望好事不要以流血、以及很多家庭的悲剧而付出代价。这是发自内心的,我们让国家就改变得好,难道不行吗?郭文贵跟习主席比,我连个屁都不是。我跟人家怎么比呀?人家习主席已经经历了那么多年,家庭的这种血的代价,然后人家的家庭走向了今天,这么干净的家庭,现在才有这样的成熟。然后,已经到了这个政治的程度,被国际上绝大部分人认可。而且也要理解习主席也不是神,前五年他必须得建团队、利益分配、政治平衡。自己也是个成长,自己也是一个成熟的一个过程。我特别欣赏他曾经在2012年和2013年说过两次,说“治大国如烹小鲜”,这是道家的最高境界。 
 
 
 
我们道家和佛家之间最重要的两个境界,一个是“万里无云万里天,千里江水千里月”,这样的境界是不同的。整个国家的治理就如烹小鲜,他就很懂得的。但是他也不是生下来就当总书记的料,也不是这样的人,他也没这个团队,他家也没野心地想过让他当总书记。这个五年我认为他也会犯错,他也是一个学习的过程。而且他尽全力的让自己的家人,让自己跟国家的利益,是越来越相向而行。而且我也了解他所有的家庭和身边的人,都是被严厉地、近乎绝情地、残酷地管理。他没有必要到这个份上,这个年龄还在去对国家和对个人利益有任何的要求,那是不可能的,他要钱干什么呀?就一个女儿。那是不可能的,所以在这个角度来讲,我觉得我们不如把所有的希望寄托在习主席身上。我只代表我自己,希望大家不要误会。 
 
 
 
刚才我也看到了一直支持我的郭宝胜先生有点失望。宝胜先生不要失望,大家应该现实和面对。我真的希望以很快的时间,能让所有的海外这些不能回家的人,能真的自由地回到自己的祖国,自由地进出。我真的希望所有的惧怕和恐惧的企业家们,在十九大的时候能真正地把历史进行一段分割。包括这些受体制陷害和被腐败的这些人,我觉得都能得到新的一个生命。这样的话,我觉得全国会到了一个新的盛世。 
 
 
 
就是说我们与历史与社会的矛盾也有一个分割,有一个划分。让海外的所有「六四」人员、法轮功人员、民运人士或者异议人士都能自由地回??到自己的祖国,自由地进出。然后习主席自信地把今天不可控制的信息时代的网络彻底打开,所有今天海外的这些信息打开,能怎么样呢,又能干什么呢?同时习主席会很自信地让全世界知道和了解习主席的伟大抱负,我觉得这才是真正的中国梦。这个梦是可以实现的梦,是现实中的梦。这是我文贵认为我要集全力去推广的。 
 
 
 
大家知道我文贵没有权力的要求,也没有名的需要,更没有利的需要,我没有任何的目的。我所要求的对我的死去的八弟和我的员工和家人,这些所有事情给个说法。不管习主席他当不当总书记,他都会有人给我个说法的,我也有这个能力让他们给我说法的,而且我也不指望在中国挣钱。我有什么希望的? 
 
 
 
但是我觉得依法治国是现在能做,我又喜欢做的事,是能实现的,是比较现实的。我希望更多的这个中国老板不要变成通奸商,任何一个中国老板都不需要强奸。在中国的社会或世界的社会没有老板需要强奸的,这个是对私人企业老板的一个起码的了解和尊重。另外让中国企业的老板们因为赚钱,因为经营企业、陪官员、陪税务员、陪员工、陪合作伙伴、拉合同,造(成)的身体都不好、家庭不和睦。然后都是病殃殃的,让他们多一点安全感。所以说,我觉得把私营企业家在中国社会上有一个合理的地位,让他们有更多的安全感,有更多的希望在中国发展。而不是把钱送到境外,孩子送到境外。让他们真真心心地、100%地通过十九大大,看到中国未来10年20年,他们的希望和他们的未来,孩子的希望和孩子的未来。这是我真的希望的,我就是比较现实的。 
 
 
 
如果说我们现在举着旗子说推翻共产党、打倒习主席,然后推翻中国政府,谁去管啊?没有这些私人企业家和所有的中国精英,这些孩子们更快地把钱弄到海外,人到海外,那是我们这一代人绝对无法承受的代价。 
 
 
 
我觉得马建副部长给我说过的两句话,我特别地感激,这是为什么我一直尊敬他,他曾经说过:“像我们在中国干安全这种人,特别像我马建这种人。所谓的反间谍局归他管,全世界的情报机构都在盯着他,最恨的就是他,最想杀了的就是他。他说我们这号人想反党、想叛党、想叛国都没机会。”我觉得这个有道理啊,有道理呀!像这样的人他怎么可能反党叛国呢?他没机会的,他的女儿在美国读书的时候。在美国各国情报机构都盯着她,那我是很清楚的。 
 
 
 
第二句话他告诉我:“文贵你去想一想,作为一个中国人妳说妳不爱国?他说妳不爱党、不爱国、不爱这个民族,你爱谁去啊?你连国和这个民族都不爱了,人家会尊重你吗?是不可能的。”他说共产党的毛病太多了,他一再地说,他每天都是搥胸顿足,有时也骂娘。但他说:“共产党没了谁来管,能管得了吗?” 
 
 
 
我觉得现在应该是共产党改变,让政府改变。而不是推翻,所以说有些人给过我高的期望。既不现实,文贵也承担不起,我不能骗你们,我也没有理由骗你们。我绝对地要告诉大家,如果你们对我这种期望,我真的承担不起,我也不会那么去做。 
 
 
 
同时我对今天年轻人说的,为什么我说你们要接地气,踏实地干,不要受各种奇怪的、不现实的思想所左右。中国有一个很好的老百姓朗朗上口的基本哲学——“一命二运三风水四积阴德五读书”。“命”是你生在中国,黄皮肤,你生在你爸爸妈妈的家庭,你姓什么叫什么,这是无法改变,生在哪年哪月不改变;什么叫“运”呢?那就是你这个人品、你的人格魅力和你的长相,就是你的运气,你的行为决定了你的运气;什么叫“风水”呀?你生在了叙利亚,你今年你生在叙利亚、伊拉克风水都不好。你生在了今天美国或者中国,它就会很好。环境是什么呢?就是说你现在所存的环境就是你的风水,这个很关键。当然了,有小家的风水,还有妳个人的办公室的风水,这是很多的,这就是环境;什么叫“四积阴德”啊?一定要善待别人,任何恶念,恶心都会给你带来巨大的灾难。所以你的善心一念而起决定你的结果;最后一个实际上这四样都好,你的运也好,你的风水也好,你积了阴德了。但是你不努力什么都没有,我相信天道酬勤,地道酬人。 
 
 
 
所以我文贵我还是给年轻说句话,制定适合自己,非常客观的目标。然后做自己能做又喜欢做的事。同时呢,最重要的,我觉得大家要知道,这个信息时代没有任何假的不会被人家戳穿的。一定要真实地面对自己的信仰和理想,还有自己的各种言行举止。对过去的所有的事情要负起责任来,不能抱任何侥幸或者走快捷方式的心理。 
 
 
 
这是我今天发自内心讲述的看法。因为刚才我的私信里面真的是太多太多了,每个人都在谈他们的看法,有这样有意见的,那样失望的。我希望我的推友们、网友们要记住,文贵希望你们给我三年的时间,三年时间之后妳再对文贵作出评价,现在评价过早了。 
 
 
 
还有一个,我要重申伟平先生在节目当中说的,不是三周我就搞全球发布会,是在三周内我不爆料,三周后我会逐渐公布全球发布会的一些细节和具体的时间和标准。而且,因为这个节目,我们是做成一个世纪性的节目。我跟我的第二团队和所有的律师团队,都在认真地紧张地在做着各种准备。我希望在6月4号前后几天能来举行全球发布会,如果不行的话也会往后推。但是这个全球发布会,我们一定会邀请各方面的这几年中热点事件中的人,能对推动依法治国和这个以贪反贪,以警反贪,以警治国,以黑反贪的这些敏感的事件,及事实案件相关人到场来进行演讲。而且我再次重申一遍,会有你意想不到比文贵厉害百倍的人到场,会到场。 
 
 
 
而且,这个会汇集音乐、歌声、舞蹈、眼泪、激动、事实、视频、证据于一体的,一个嘉年华似的,一个对中国的过去5年的政治和反贪,和过去敏感事件的一个思考和一个回顾。同时也是一个最严肃的最认真的要求,或者是说对盗国贼的讨伐。我全力以赴在准备这件事情,希望大家耐下心来。 
 
 
 
就像我父亲说的:“儿子,任何在遇到困难的时候都不要过早地放弃,然后呢,任何事情也不要过早地高兴。”“早乐必早衰,早悲必早哀。”然后,我父亲和我母亲告诉我说:“起而伏之,伏而起之。”现在我儿子和我女儿把我的词每天都放在他(们)的卧室里,就是人当你最得意的时候,你就像骑马上山一样,你要在马背上,你反而要趴在马背上,你过于骄傲你就会从马背上摔下来。当你走最下坡路的时候,你骑在马背上一样,走下坡路的时候你必须挺胸,你趴在马背上你会摔下来,你只有在走下坡路的时候挺起胸,你才能从马背上不摔下来。那就是“起而伏之,伏而起之”,我现在是真正的是“伏而起之”。我会以阳光的心态来面对所有的事件和挑战,我希望大家能给文贵时间,真的假不了,假的真不了! 
 
 
 
上几次我忘了我说的slogan(口号):一切都是刚刚开始!谢谢所有的推友们对我的关注、对我的支持和对我的担心和关心。文贵在此衷心地感谢! 
 
 
 
一切都是刚刚开始!谢谢!
相关图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