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文贵2018年6月17日 20180617


其他语言


郭文贵2018年6月17日 20180617 父亲节谈与政法委老领导的通话!请草根警察不要伤害遭受不公平的草根司机!

主播人物:郭文贵 
涉及人物:曲龙 李东 张越 赵乐际 岳文海 王立军 傅政华 文海 刘彦平 川普 郭文贵 孟建柱 周永康 江泽民 王岐山 习主席 孙立军 习 马健 王全璋 付振华 
公司组织:政法委 中纪委 安全部 公安部 爱马仕 WTO 港澳办 茅台 
国家地区:云南 重庆 苏州 河南 天安门 上海 大连 马来西亚 郑州 纽约 东北 北京 欧洲 美国 中国 承德 
名词解释:一切都是刚刚开始 盗国贼 共产党 正道主义 蓝金黄 乌托邦 中共 爆料 老领导 装神弄鬼 
文字整理:蝴蝶 Roberts 楼兰 天亮了 小皮匠 文晓 Winner为自由而战(文祥) pride(文豪) 天才老鼠 月野兔 风起云间(文敏) 文敏 
发布时间:20180617
视频链接:https://www.youtube.com/watch?v=WDaZbqehBKU
相关图书:
中文字幕:20180617
英文字幕:
内容梗概:
00:00七哥向所有天下的爹祝以爹爹节快乐,但不包含干爹,没有女人就没有爹,世上最重要的还是女人;包装盒找的是爱马仕同个厂家,希望战友们收到完美的包装
郭文贵先生:尊敬的战友们好!你们健身了吗?抱歉我晚了一点,因为我今天一点钟得要马上开会,所以说我给大家说十点半,但是我锻炼没有完成,我每次锻炼两个半小时,这个中间有十分钟的休息,我也没有休息,然后热身我也没有热,然后锻炼完了一个,拉筋我也没有拉,这还晚了一点,抱歉,亲爱的战友们抱歉,抱歉。
 
今天纽约阳光明媚,首先让我在这里向所有的战友们、全天下的朋友们,向所有的父亲们祝以父亲节致以最高的问候,父亲节快乐!
 
对对,不包含那些干爹啊,干爹不包含啊。干爹不中,干爹都是有问题的干爹,我最讨厌干爹湿爹的,这个不包含干爹。所有天下的爹都今天爹爹节快乐,不包含干爹。
 
战友们千万记住,不管你爹爹节还是爸爸节,干爹节、湿爹节,没有女人你没有爹,那爹也是女人生的。我觉得这个世界上最重要的还是女人。我对我爹一样的爱,但是我爹跟我娘吵架的时候,我首先向着我娘,这肯定的。但是我们家从来不掺合父母的恩怨,我们家有原则,我给我儿子、女儿也是,但是心里面还是向着我娘嘛,本能,本能啊。
 
这端午节也快了,咋成端午节了呀?(注:笑)昨天我去试那个白的(衣服),运动完穿出汗,洗完有问题了,大家看这个领啊,这个领这么湿,有弹性,为啥呀?它是同一块布,那个料子,那个厂子是做爱马仕的加工厂,它的后面它是用传统的另外一块布,但它洗,我让大家湿洗,不能干洗嘛,结果就拉伸不行。所以说什么事得用心,这个就行就中,这个拉链是黑的大家看到没有?那个是白的,但是白的比这个贵。
 
昨天我说了我要给大家做那个盒子,爱马仕任何一件包装盒多少钱呢?——13欧元,也就17美元。任何LV的一个盒子大概在8.5欧元到10欧元。所以人家那一个盒子就可以买个体恤了,买老百姓一个体恤了。
 
我也要给大家做个盒子,所以给做盒子的那个人给我做了好几个样板我都不满意,我希望你们收到是一个包装完美的,跟爱马仕、LV还有Loro Piana一样级别的盒子,我找的同一个厂家啊,太棒了。
 
03:06中共内部下了个文件,要求所有警察对组织大卡车上街游行罢驶的人进行侦控并马上建黑档案,达到暴乱级别后抓人
郭文贵先生:亲爱的战友们,我跟大家说说什么呢?昨天晚上和一位老领导通电话,是某原来政法委一位老领导。我这嗓子太干了,因为我运动不喝水(注:喝杯水)
 
(注:看直播留言)喔噻,大家好,大家好!我就不一个一个说了,父亲节快乐!一个一个说。一会儿我女儿给我弄个菜吃,还不知道弄啥呢,我女儿老是给我弄点小神秘。
 
我跟这个老领导通话,这个老领导跟我很好,很好,打电话说:“文贵呀,跟你聊聊天,最近你的视频我都看了,你对这个大卡车司机没有什么看法啊?你有什么意见啊?内心怎么个想法?”
 
我说:“老领导,我先问问你,警察维护大卡车治安,我看到了内部下了个文件,第一,要求所有警察们对大卡车、组织大卡车的所有的上街游行的也就是上路罢驶的人进行侦控,侦察控制,定为罪人了,涉嫌犯罪了,侦控。然后说一定要给他们时间,一星期的时间,叫他们把所有的活动目的和背后的组织人全暴露出来,这对不对?”老领导:“哎呦,你还挺掌握情况。”
 
我说:“另外一个,对所有大客司机的诉求,一定要注意听,所有的申诉都一定要接,让当地信访人员、工作人员组织好专案小组,同时要求对所有上街大客车司机的通讯方式、家庭信息、车辆购买的所有发票和信息和车辆信息和过去的个人历史进行马上叫侦别建档,这是第二个。”
 
“第三个,等待某些人超出了治安条例或者有涉嫌犯罪的,应该加以疏导,不易把矛盾激化,待事情发展到一定程度时再采用刑事手段。” 啥意思?——让你犯错,使劲犯,老子让你犯,等到你犯够抓你的时候我再把你抓了,也就是让你达到暴乱的级别。
 
最后要求什么?把所有大客车、大客车司机过去所有经营的业务、联系单位、信息,弄好,这就是给你建黑档了,过去犯过事没有、钱是哪来的、都给谁拉活儿了,未来断你的活儿。
 
这位老领导说:“你还真是掌握,那你为啥不发言呢?”我说:“我不想那么多的发言,今天父亲节,我看到王全璋的孩子,这一说我心里鸡皮疙瘩,爹找不找了,你们过父亲节,人家王全璋的孩子找不找爹了,很多人还找不找爹呢,你们有良心吗?你们管吗?大卡车的司机,人家父亲节能回家吗?人家没有老婆孩子、没有爹妈吗?人家怎么办?”
 
哎呀这手机太热了,暴热现在,暴热啊,我得换个地方(直播)了,这一会儿估计晒爆了就。(注:走到了树荫下)中不中?现在中不中?中不中现在?Snow,Snow啊,这Snow挺聪明,跑到这个(树荫里),大家现在看着行吗?可以吗大家看到?可以吗?暴热啊,暴热啊,我家小Snow特好,往这树荫里,这个不孬,这个不孬。
 
07:44中共国法院里的干部绝大多数是高级领导家的子女,一般都是当地四大班子的领导,这些领导副职的孩子进检察院、公安,往前冒险的(岗位)都是穷人家的孩子
郭文贵先生:我说:“大客车司机,你们现在给人家建黑档,你们现在给人家弄这个事情。” 关键问题,我要给你谈啥呢?看到这个文件里面把警察各个部门分工了,分工了对付大卡车,我从这个分工里面看出来了,警察里面分高中低等。
 
我们所有的战友要记住,你在大街上接触你的警察,交警最多,或者说有些刑警,收拾你的,还有治安警察,我告诉你,这些人都是穷人的孩子。
 
我给这位老领导说:“您知道,中国的公检法,法院里的干部绝大多数是高级领导家的子女,而且是受过教育的。坐在办公室,穿着法警的服装,而且拿回扣很容易,而且没有风险,这是第一级。一般都是当地的四大班子的领导,纪委的领导、政法委的领导、书记的领导,这些领导的孩子进了法院,这些领导的副职(孩子进)检察院,检察院。”
 
“然后再往下级别的领导的孩子,什么局长、其他各司厅局,什么建委、什么税务局这些孩子们去哪?去公安局,到公安局当领导了。然后一些剩下的中低层干警,包括那些交警,在马路上天天吃车屁的那种,还有成天面对刑事犯罪的那种,都是什么?都是中下层领导的孩子,在往前冒险的都是穷人家的孩子。”
 
说白了这就是中国的体系。中国是党天下,党的孩子第一安排,第一法院,然后检察院,然后公安,这中上层都是大家的,再往下轮到中下层,再往后就是农民的、穷人的孩子。
 
他说:“这也是事实。”我说:“所有的党中央领导的孩子都进了税务和工商了,为啥党中央的能去税务加工商?——弄钱容易,跟老板打交道,没风险,而且顺便做生意,而且基本上中纪委不怎么查。我说这就是游戏规则嘛,现在我说公安里边绝大多数的现在干警们,干警们中下层的,从学校来的,基本成了中央领导和各地方县市的领导的私生子女、情人的窝和选情人的地方。
 
他知道我说啥意思,我们认识那么多年了。多少领导领着小情人,都是女警察呀!多少领导领的情人,都是检察官、法官呀!但都是那些学生来的,农民考上去的。你到那去你也是进了一个不挂牌的夜总会。只是大家不掀牌子,不是钟点工,不按时间算,是按月算。
 
10:59大客车是最苦的,穷人家的孩子跑到警察队伍去专门镇压这些穷人家的同胞们
郭文贵先生:所以呢!公检法是中国最烂的地方。但是公检法是对中国草根老百姓,镇压的最厉害的地方。它直接是身体、肢体上面的整个给你解体、打击。所以我说老领导,今天大客车事件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老百姓绝对是忍受不了你们的苛捐杂税。
 
那大客车司机,我看有一个司机哭着、骂着。这边查人家,罚人家1、2万块钱。那边把人家油,给弄了,而且最关键的大客车司机哪有钱?都是贷款买的车,贷款说是5% 利息,都是15%–20%。接下来我说,这些人一旦要遇到点车祸,有点病,看不起病,处理不起祸。
 
我老家有一个姓郭,郭姓的人,出了一个车祸,花了几十万——大概五、六十万。开一三轮车几十万怎么负担的起?他找了我太太,我太太把钱全都借给他。我都不知道,她原来给我说的。借给他以后这个人最后啥也没了。腿也残废了,在家爬。后来我太太就说这个钱我就不要了。我说你做得非常好,就不要要这个钱了。但是这样的事,在我老家多了去了。
 
所以说所有的战友们,这些大客车是最苦的。让谁去镇压,让谁去盘剥,是让我们穷人草根出来,想混到人家政法委队伍的人。(调整一下镜头位置)好,这好点。这整的我花脸呀这是。所以说咱们穷人家的孩子,跑到人家警察队伍去。装大尾巴狼,专门镇压这些穷人家的同胞们。我说我们弄来弄去,都是给你们打工的嘛!
 
12:52公检法法队伍里的人也是利益分配不公越来越不满,上层领导垄断厉害,权力越来越集中,孙力军、孟建柱之流身居要职没有公平正义
郭文贵先生:那么现在公检法的队伍里,出现了什么样呢?大家现在越来越不满。老领导说,这也确实是事实。现在警察都知道,领导的一瓶酒,喝一瓶酒是警察一个月的工资。大领导吃一顿饭,是他一年的工资。大领导伸伸手,是你一辈子的工资。这些警察也很清楚,他们就是那个枪。还是那个的枪的枪筒,连枪把都不是。
 
现在警察也是不满、抗议。检察院现在也不满,为啥呀?检察院现在也越来越不满足。看到纪委欺负他们,原来没有人敢欺负他们。现在纪委老欺负他们,现在来个监察委,老欺负他们,法院。政法委上层领导垄断得越来越厉害,他们的“婆婆”、“妈妈”越来越多了。也就是说现在共产党内部的洗牌,权力越来越集中。公检法越来越成为枪的价值越高,越来越想往上升,想当主人,想当枪把子的可能越来越少。
 
公检法内部怨声载道,据我所了解的,我这人有各种渠道。从来没有过的,警察通过大概这一年来,通过文贵的爆料,了解了孟建柱、孙力军、傅政华、王岐山。所有的人都明白,孙力军这样的人当上中共中央公安部的副部长,一局局长,港澳办主任,那是干来的嘛!那是床上干出来的,不是工作中干出来的,那是嘴的功夫干出来的。
 
大家看到孙力军跟我的通话,包括人家美国政府的官员。人家都跟我说,听到这家伙的通话,他连个流氓都不是,瞪眼说瞎话。当时说郭文贵呀!大哥呀!文贵哥哥!大哥,我到美国不是为了你的,我是为了什么什么。人家政府官员,人家每个字都听了。他说这不是政治欺骗吗?
 
这样的人都能当上公安部副部长,这些公安内部人也不服。然后傅政华,傅政华是什么人呢?报复、陷害、打击、贪婪,这个人要掌握权力,那就是魔鬼中的魔鬼。所有人都知道,整死多少人,冤枉多少人。怎么样?越升越高。孟建柱那家伙,钱、女人、权力、无所不要。杀人如麻,哪有公平正义?
 
这些人都没有读过正儿八经的政法学校,都是二混子,全靠关系混上去。他们有什么正义感呢?他们有什么样的公平感?他们只是维护自己的利益。打着名义维护党的权威,满嘴讲的国家利益,要忠于党,忠于国家,然后忠于人民。
 
你们心中的人民在哪儿呢?那大客车司机不是人民吗?你们一开始下的这个文件,就是要把大车司机,叫他终生要在你的监控之下。逮着机会就把他们收拾掉,掐掉他的生意来源,找出他的犯罪,把他抓起来。没人支持他的贷款,没人给他活,悄无声息把他们消失在社会上。你们这叫为人民服务吗?这是为人民吗?谁出的主意呀?
 
16:20现在政法委就是相当于当年的狗腿子,党内部绝对不接受所谓穷人家的孩子,内部打击穷人家为主,把马健、张越和傅政华、孙力军、孟建柱相比不知道好多少
郭文贵先生:现在的政法委,这就是当年共产党宣传国民党的狗腿子——穿着那个蓝白衣服的,歪戴着帽子,拿着枪到处去敲诈人民,绑架人民,威胁人民的那些狗腿子。所有过去共产党说国民党的坏话,现在都是达到百倍、千倍的,只有过之,没有不及。
 
我这一激动,老领导也激动。我喝点水呀!我得看着时间,我得看着时间。老领导也激动,老领导他说:“有些话我赞成,有些话我不认为是公平的”。他说孟建柱这个事情,他说:“建柱这个。他当政法委书记他没选择,什么事情,到了这个领导都得这么做”。我说:“你错了,丁关根、罗干、周永康,这些人是怎么当上的政法委书记?怎么当上政法委书记”?
 
我说:“马健副部长被抓,张越书记被抓。我说你去给我比一比。咱不说——他绝对不是完美的。但是马健副部长、张越书记绝对比你傅政华好,绝对比你孙力军好。他们是正儿八经的警察学校毕业的,政法委学院毕业出来的,孝敬、效忠党国30年,你们培养的人。你现在你连判都判不了人家。按照中国的法律,你早该宣判了。你判了吗?你没判!对不对呀!如果把这几个人,让党内的党员,认识他们的人和傅政华、和孙力军、和孟建柱去比一比,大家拍拍良心。”
 
我说恰恰就是说你这个党内部绝对不接受所谓穷人家的孩子,你内部打击穷人家为主,我说赵乐际书记当了纪委书记,咋不像你王岐山一样呢?怎么不像你王岐山一样?中纪委现在是什么?中纪委过去是管党的。你抓了…郭文贵是党员吗?抓我(非)党员干什么?多少百万个企业老板都被你们抓了?你是中纪委干的活吗?都是你中纪委干的。你越权了吗?
 
18:53中国的政法委已经是利益集团的打手。走在街上的警察是第一最可怜的,他们拿着很少的钱冒着生命的危险,给着人家利益集团打工
郭文贵先生:再一个,哪一个腐败官员,任何一个腐败官员被抓是符合党内程序的?符合中国法律程序的?哪一个腐败官员家庭被抄,家人被边控,还有关押期间的审问和审判,有一个是真的吗?我说你公检法审案子,就没有一个是真的。
 
过去没有一个官不是奸淫、奸杀,所谓的贪淫腐败,玩弄妇女。结果好,后来是把共产党变成了什么叫强奸党、贪淫党。最后突然间一个政策,所有官员一个也没了。符合事实吗?事实为根据,以法律为准绳。你的准绳是王岐山的权力,孟建柱的权力,你政治的需要。有事实吗?没事实!
 
所以,我说中国的政法委已经是利益集团的打手。走在街上的警察是第一最可怜的。这些警察拿着一个毛线的钱,冒着生命的危险,给着人家利益集团打工。这些警察们你们欺负这些大卡、卡车司机,我告诉你那都是你的兄弟姐妹,他们家里都有等着吃饭的儿女,都有等着吃饭看病的爹妈,等着上学付钱的孩子,都欠了一屁股债。
 
结果就是把你们这些人,就是政法委、公检法的这些共产党的高官们,把你们弄到前面去收拾你们这些同胞们,你们坏不坏良心? 这些警察、兄弟姐妹们! 他们就上街上去就是抗议抗议——太不公平了,想生存下去!你们现在就下了如此的歹心呐。
 
20:48呼吁让卡车司机安全回家,有口饭吃,那些被利用的执行者就是我们草根最穷人的孩子,而打击的就是我们这穷人的家人
郭文贵先生:父亲节能不能让这些各大卡车的作为司机的父亲们?能让他们安全的回家,让他们有口饭吃,不要让我们这些穷人草根们,给人家这些利益集团当“狗腿子”,专门残害自己这些穷人兄弟们。
 
所有的警察兄弟你们听到你们想一想,你在那儿站着你牛叉叉的,你那一个月的工资5000块钱,现在警察工资是3000—8000之间,不够人家喝一瓶拉菲酒的,一瓶好茅台钱。但是你要挑战是你一辈子的良心,甚至你又——一旦事情造反了,这大卡车司机跟你玩命,有必要吗?你也是爸爸,这大卡车司机也是爸爸,也是人家的儿子。
 
所以这位老领导呢,我昨天跟有点激动,不好意思,这个老领导也听到了,不好不好意思啊,我说,我真有点激动了,我说这个,我本来不愿意讲的大卡车的事情。
 
我说现在中国的利益分配呀,公检法成了各级、各个层吧——各省地委、各部委,所有的公检法,不同级别的领导的孩子、子女、七大妗子、八大姨,成为了他们扎根落户,控制权力,打击穷人百姓的一个工具。
 
而打击这些手段的执行者,就是我们草根的这些最穷人的孩子,而打击的就是我们这穷人的家人。所以说亲爱的兄弟姐妹们、同胞们,如果你们有一点良知听到我的,不要再助纣为虐,不要再帮助那些坐在办公室里的官二代、官三代、官情人,还有有着干爹的官员的那些人,去给人家当狗腿子啦,去残害你的同胞啦。
 
父亲节做最好的事情,所有的警察们你们要想想,你是爹,你是爸爸,人家那人也是爸爸——不要再作恶了!
 
23:11当地一把手的孩子在财政、税务、工商等核心赚钱安全的地方,安全部、安全局冲在前线当打手的全都是穷人家的孩子,他们以穷治穷人,以恶人治穷人,以让穷人变成恶人,在以恶人治穷人,挑起社会矛盾。
郭文贵先生:然后呢,这个,当各地的领导的、书记啊、市长啊、一把手的孩子去财政局、税务局、工商局,财政、税务、工商,那是当地政府中央核心的孩子。所以说整个这个是公检法,还有这些地方,我说就是不挂牌的夜总会。很多人,领导的孩子就把那个情人、包括情人,那警察——那女警察,大家都知道女警察来干啥的,那傅振华天天干呐,对不对?大家都知道——北京市局。谁不知道啊,对不对呀?
 
重庆,那个谁,那个文强出事了、王立军出事了,才知道他玩警察?玩女警?那他不出事的时候呢?对不对呀?所以说共产党的邪恶的体制、魔鬼的体制,它是绝大多数的人服务那一小撮人,服务那一小撮人是血腥的,是全社会为它付出代价的。
 
这就是为什么今天党天下和家天下,对待人民的残害。因为99的人或者是90的人为1%和10%的人所服务,你要献出生命,献出青春,献出你的生殖器,献出你的尊严,献出你的生命。而且这些人就是用我们这90多的人来打击自己,这不是悲哀吗?
 
所以任何有良知的警察们,站在马路上的警察们,你不要在那装神弄鬼的,给你身上警服,多少钱呐?600块钱的成本,警服我给你做一套都没问题,大家发一套没问题。别做恶了,知道吗?我给你发10套都行,别再残害自己的同胞了,对待自己的大卡车司机,这么残害好吗?人家这个刘霞女士,现在不让出来,看着刘霞的人,找的全是什么人?看刘霞的人,现在大家谁举手,全部都是最穷人家的孩子。
 
没有一个说什么局长家孩子,就看刘霞去的,看着他的好几个人,我都知道,天天在看着她、虐待她,这不全部都是狗嘴子吗?就那安全部、安全局啊,冲在前线当打手的全都是穷人家的孩子,有一个领导家孩子吗?没有。这就是共产党的以穷治穷人,以恶人治穷人,以让穷人变成恶人,在以恶人治穷人,挑起社会矛盾。
 
给你无限的希望,然后的领导一讲话,你看政法委领导,我昨天一跟老领导说,他说你别瞎说,我说你们政法委领导,跟我一吃饭的时候,一坐那全都是说,好酒、美女啊,然后在哪、跟谁找关系,跑官!
 
一TM穿上你们的虎皮了开会的时候——(学打官腔讲话)要为国家负责,要服务人民,当好公仆,要对中央负责。我说都负啥责?都负了你们家去了,都负你们家床上去了,满嘴谎话。
 
26:05你当坏人的时候,甚至冒生命危险的时候镇压人民的时候,领导干部在吃喝在奸淫女下属,在腐败,可他们坐在台上说我们忠于党、忠于国家、忠于人民的时候,其实在欺骗党!盗取国家财富!
郭文贵先生:现在的公检法的工作年轻小公安战士们,你们想一想,你们上班的时候,你们领导下班去哪了?晚餐在哪吃?你们吃晚餐的时候,人家在哪吃?一顿,一晚上吃几顿?值多少钱?你们中午能睡午觉吗?你不能睡午觉!你打个盹就不错了,你打盹的时候,领导在干嘛呢?玩小手呢!
 
正常老百姓都是晚上一次性生活,晚上嘛,都是床上性生活。现在的领导都得有卧室的办公室,那中午还有一段性生活,还要玩小手,是不是?轮得着你吗?
 
你在大街上晒的你黝黑的时候,是不是?光天化日之下,你还要打老百姓的时候,你当坏人的时候,甚至冒生命危险的时候,领导正在那个中午,正在床上睡醒以后,这叫“午震”,正在玩“午震”呢,是不是?还有玩“手震”,享受手呢!干嘛呢,为这个卖命?
 
所以啊亲爱的兄弟姐妹们,穷人的兄弟姐妹们,不要再为了利益集团在当傻子下去了,到哪都混个五、六千人民币,干嘛一天8小时冒那险去?害人去呀?对吧?
 
这老领导我说你看你们一上主席台:我们忠于党、忠于国家、忠于人民,你给党做啥事了?你给国家做什么事了?你给人民做什么事?你是镇压人民!欺骗党!盗取国家财富!
 
只要到了局长级别的了,基本上就是谎话当真理,欺负别人、欺骗别人当成工具,盗取国家财富那是必须的,欺骗党那是必然的。对不对啊?糊弄领导那是更是必须的,这是个魔鬼机器,是个“乌托邦集团”它必然的结果。
 
所以今天父亲节呢,我劝慰所有天下的,在共产党内部的这些魔鬼的父亲们,收手吧,放下屠刀,不要等到人民那天给你们清算了,这不是开玩笑的。
 
28:18今天的黑客时代、网络时代、信息时代想把假话再当成统治的工具越来越难还以为自己的乌托邦和共产主义,还能成为中国人相信的神话的时候,就是离末日不远了
郭文贵先生:看看现在社会上,现在共产党的执政遇到最大的危险,他不知道时代是科技的时代到来,他完全以自己的权利和傲慢、统治,来以为能战胜科技时代的到来,胡扯,这才是你末日的到来的根本原因,你根本不与时俱进。
 
今天的黑客时代、网络时代、信息时代,你想把假话再当成统治的工具,把这个乌托邦主义当成中国人的信仰和宗教,那是不可能的。昨天我给老领导说,他说他非常赞成我的中国正道主义,他认为这个很高境界,中国确实需要信仰。
 
我说我告诉你,只要共产党还以为自己的乌托邦和共产主义,还能成为中国人相信的神话的时候,我说我告诉你们,就是离末日不远了。那就真不远了,不会再有傻瓜相信你共产主义,我说我有一次我特别有意思。这个老领导知道这个事儿,他说:对外你千万别讲啊!老领导我讲一半、我讲一半,我讲完我就要走了,让我要马上就开,到时间了。
 
29:32曾经的一个变魔术艺人称能变美元出来而不愿变人民币的原因是美元值钱,还有加入WTO了能骗到美元了;人民币不值钱,只当把人民头像挂上天安门,人民币才能值钱,党和领导想给东西的时候,一定是骗你不给你的,他要钓你的鱼
郭文贵先生:这个有一次在我们酒店有一个节目,有个大的我不说了,过大寿,中间有一个东北的来表演魔术变钱——美金,“啪啪啪”变,10万,20万。这位老领导,政法委领导,还有比他高的人在旁边,大家都往上赏钱500、1000,我就拿了5000,我说我给5000奖给他,我说你再给我变100万,“啪啪啪”100万美元。
 
这老领导在旁边,找别人借了1万人民币:“哎!过来、过来、过来!我打赏1万,但我有前提,你就再给我变出200万美元,我给你这1万人民币。”然后呢,这个谁?这个哥们真厉害,当咱们面,“嚓嚓嚓”,200万美元,查吧!哎这领导拿着钱不给他,他说:“你能给我变人民币吗”?他说“能变多少”?他说:“领导我不用变人民币,咱不签了WTO了吗?签个WTO就想要多少钱要多少钱,骗美国人钱啊!,你们骗比我厉害!”这哥们可把我笑坏了。
 
那个时候他就看透了,这一个变魔术的,玩这个小品的,说竟然是签了WTO就能变无数的钱。他说:“那你能变人民币吗”?他说:“我变不了人民币,我只能变美金”,“为啥“?“人民币”他说“不值钱,我变不来”。
 
他说:“那你什么情况下变成人民币“?他说:“你把我的相片挂到天安门的时候,我就变人民币了”。大家哄堂大笑。我就赶快给我再拿1万来!我又给了1万——1万五。
 
这哥们说:“人民币上面印的不是人民,它怎么值钱呢?只有把我照片挂到了天安门上去了,是人民了,那你人民币就值钱了”。哇,这个政法委领导还拿着钱不给人家,我说你赶快,给我拽他,我说:“给人家吧!“
 
这就是,结果这哥们说句话,他说:“我告诉你,当这个党和领导想给的东西的时候,一定是骗你不给你的,他要钓你的鱼”。就这位领导。这位真的东北的说小品的高了级了……
 
就是所有党的领导往下属,都给你许个愿: “明年副处级有你的了”,“明年副局长考察,我就是你了”——我见太多了,当着我的面,领导同一句话能给十几个人说,然后这十几个人内斗,争那个副科长、副处长、副局长,你死我活!
 
然后加班、加点、喝酒、为领导喝酒、为领导找女人,全身是病!最后当然职务只有一个,都被玩死了。是部长玩副部长,副部长玩司局长,司局长玩局长,局长玩副局长,副局长玩处长,处长玩副处长。中国叫处长文化,跨过处长你就是领导了。
 
都往那放,一堆人,倒三角似的,互相欺骗。所以共产党这个干部啊,就拿着钱他不给你,他说:“你看这就党和领导的个性,拿着不给你,你想变成……”他说:“你把我照片挂天安门上去,我就变成人民币了。”——真牛!
 
昨天我跟他这个老领导说这一段的时候,老领导说你:“还记得这一段呢” ?我说:“那一天让我对共产党的领导和机制有更高的理解,你们不要以为你们聪明,老百姓心里都有数”。
 
一个说小品的,变魔术的小伙子就说出来:你把我人我像挂到天安门去,人民币就值钱了,签WTO骗美国钱,咱们的钱多得很,我这不需要我弄了,美金能变,因为咱现在骗了美国人钱了嘛。
 
33:09中美之间所有贸易的本质,必须是结构性的改革,和双方的利益进行平衡,贸易的本质是利益,利益的本质最后还是安全,双方政治都没安全
郭文贵先生:以呢,我昨天跟那位老领导也谈到中美贸易的问题,我说千万记住现在习主席是懵了,旁边骗他,给他一堆的数字,咱能PK美国人,而且重点的是川普要输掉这个中期大选,给他PK,他完全错了。
 
中美之间所有贸易的本质,必须是结构性的改革,和双方的利益进行平衡。另外一个根本的问题在政治上,特别是在——别以为人权不是,在政治上只有真正的一个沟通的管道,而不是光靠“蓝金黄”。这几个本质不改变,光靠蒙和骗、忽悠、威胁、偷,他是不可能的。
 
贸易的本质是利益,利益的本质最后还是安全,双方政治都没安全,怎么可能的?没一个好的沟通体制,双方傲慢,最后还是个利益的较量嘛。所以呢,我说中美贸易的往下走,比狠的结果,一定是中国输得很惨,我不希望中国人输,我也不希望中国企业家都倒。美国、中国应该是和平共处,利益共沾才有未来。
 
所以说,(念留言)我爱大家!我爱大家!哎呀,所以呢,这位领导呢,实际上我不能说,这位领导呢都是同意的,他由于担心电话被录音啊,他基本上有些观点不太直说,我能感觉到他是愿意的。
 
这个东北的讲魔术的这个,道出了我们中国人——这都十几年了。道出了他的真谛:人民币不值钱,因为它不属于人民的,它是榨取人民剩余价值的,它不是为人民服务的,人家美金是为美国人民服务的,是所谓的通行货币。
 
那么很简单,再一个共产党的官,就拿许诺骗取无限的人,为他们效命,包括站在马路上的警察。明天给你提提啊,提提工资!后天给你当个副队长啊……就为了这一个、一个的幻想,副队长、大队长、副处长、处长把你一生毁掉了。
 
别傻了,现在世界上都那么容易赚钱了,警察同志们别都得上肺癌了,赶快辞职吧,别镇压大卡车司机了,回家吧,别作孽了!家里也有儿子,也有女儿的,孝敬老人去吧,怎么都吃碗饭,别当人家工具啦。
 
还有一些人呐,女孩子不要往那个警察、公检法里钻,穿上制服,你就穿上了脚镣手铐,你就会成为了这些领导的玩具,你不听话?不听话你完了嘛! 你就脱了,脱了是不是?脱了制服你就成了专业妓女了,你到哪都被打击啊,干嘛去啊?啊、啊。是不是?
 
我说的都是发自内心的话,我给这警察兄弟姐妹说的,谁都有爹有妈很多人已经是爹妈,大家别那么查,怎么都混碗饭吃,干嘛啊?
 
(念战友名字)冰心、冰心,冰心来了 “将心比心”,冰心好,肺腑之言!哎呀,中国的体制内的女性是很可怜,很惨的,现在美国一闹,哎呦性骚扰,完蛋一个大人物!中国要说性骚扰算事,中国的共产党不用咱打了,不用再反了,直接就结束了啊。全部性骚扰,绝大多数。
 
那岳文海那时候,那啥时候一见面都领个几个小姑娘,岳文海那是一堆人给他找小姑娘,而且他投资了个学校,在河南有一个国际学校是他投资的。几千个学生啊,几千个学生啊,一年,几千!到哪都领着女学生,哪个领导不这样?
 
那时候去云南,当地接待都问:晚上给你准备两个处女吧?啊?这族、那族的都有!你想想多可怕,那个时候!后来很多领导啊,什么到北京来见面,跟你什么……,——这就他妈坏啊,太坏了!中国不改革谁都没有……我见着这些丑陋恨死了。
 
37:21同胞们、草根们不要当人家的工具,当人家的刀子,然后把自己的老婆、孩子、爹妈都坏了,这都作孽,宁可当妓女、强盗都不当警察。体制内有很多好警察
郭文贵先生:头一段时间我跟一个欧洲官员,我说: “我告诉你”——他从中国回来说中国变化特别大,然后讲了很多好的,讲了很多坏的。我说:“你无法想象中国有多大的机会,这个民族太勤奋了”,但是我说:“你也无法想象中国现在是受到什么样的残酷的折磨”。
 
这个另外一个,我说:“中国人这个民族的文化是伟大的,但是我们已经是走入了一个文化的断层的时代,被共产主义给彻彻底底给抹杀了,我们现在是最悲哀的时代,严格讲我们说过去悲哀300年,然后再后近70年是最大的悲剧”。
 
(念留言)“马来西亚员工。” 啊,找福安康,找福安康啊!
 
(念留言)“上海话没办法才当警察”,对,好这话说的好。
 
亲爱的兄弟们,我今天是父亲节,给老领导通话,我觉得我讲完以后我要跟大家分享、分享。我想说给所有的国内的当警察和公检法的干部朋友、兄弟姐妹们、同胞们、草根们,不要当人家的工具,当人家的刀子,然后把自己的老婆、孩子、爹妈都坏了。
 
另外一个,从任何角度来讲这都作孽,都作孽呀。宁可当妓女,都不当警察,知道了吗?宁可当强盗都不当警察,因为作孽,死了下9层地狱、18层地狱,不要去干那事去,因为你干的每件坏事,都是害人的。
 
当然有好警察、有好公检法,不是说绝对的。我还是说党员9000万党员绝大多数是好的,绝大多数是被人家利用的,绝大多数不是坏的。
 
我给你讲一个例子,我们有个员工给放回来,在这个大连,关他的这个人啊,看着他关了两三年,就也相处得不错了。他离开的时候,结果他们家人跟他说:“哎呀”他说“爸爸的病好了,这是个好事,你进去以后他瘫了,但是好了”。哎呦他就特别激动,就哭,然后他就抱着他太太哭的时候,然后他就说:“我再告诉你一个好消息,他说咱们添了一个孙女”,哎呦,他就更哭了。
 
然后旁边的警察也掉眼泪了——看他的警察,然后过来拍拍他的肩:“快回去吧,看孩子去”。然后这个人啊这个警察就最快的时间把他手续都办完,他本来第二天再回到北京,然后当天就坐上最晚班飞机回了北京。就这是很多,他们跟我说很多,看他们的警察特别好。
 
40:10女律师被关期间被警察善待关照,很多人是好的,包括审理曲龙案的很多警察
郭文贵先生:我们另外一个女律师在大连被关期间,她有皮肤过敏,真的是皮肤都烂了,因为她经常就审他们,打她,因为这个女孩子,这个女孩子很不幸,家庭条件不错,人家看管的人,真的出去给她买了一些防过敏的药; 最后因为她有个很小的孩子,还要吃奶的刚刚的吃奶的孩子,然后,就是她那个胸就胀嘛,(警察)帮她,就给她个东西让她挤她自己的奶出来。
 
关了将近两年时间,然后再离开的时候,这个看她的警察们都掉眼泪,都掉眼泪,因为她没罪嘛。就是刘彦平在纽约被警察给抓了以后,孙力军回去以后,就把我们这些律师全给抓了,公司律师、还有外部律师。所以说这些人回来,给我讲了很多,不都是坏人,包括看押他们人,很多人都其实挺好的。
 
比如说女士洗澡啊,这要求把灯关了,那有监视器,洗手间都有监视器都是。那些双规的点,她说能不能把监控器关了?好,关10分钟,把摄像头给拧了。你进去冲一下去。一星期让你淋一次浴,同意、同意把摄像头关了,要不然女孩子,你弄个大摄像头大灯亮着,你说一点隐私都没有了。
 
所以有些人还真的很多都是好的,很多人都是同情的。这个头两天,这个曲龙这个王八蛋到了那个承德,去什么进行扭转索赔的时候,有一个人给我们说:“说这小子,放他那一天开始起,他就注定了一生要死在监狱里”。
 
我们的人说为什么呀?他说放他是,完全是对国家机器的侮辱,他判了15年,公检法、公安部、最高法院、法院都有进行直转,竟然说他没罪,说他没罪的时候,那定他罪的当年的都应该有罪,为啥不抓?
 
所以他现在又到承德法院来申请这个,因为很多法院法官被河北政法委书记就要在这地方羞辱你,当年你判他有罪,让你再判他无罪,然后让你们再再去抢郭文贵的资产。
 
这位这个法警非常有正义感,他明确地说,还有好几个人跟我们讲,说:“你放心你们不用着急,他早晚一天,他会再走进承德的监狱,还会回来的,还会回来的”。所以说这个共产党的体制啊,说你黑,你就黑到了家;说你好,你就是雷锋;说你坏,你就是文强、周永康!
 
说这公检法的干部也都知道,你干不好你就变成文强了,你被杀了,你变成周永康了,你也变成李东生了,是不是?你只要是邪恶你变成傅政华了、变成孙力军了、你变成了傅政华、这个孟建柱了。
 
42:54和战友互动,祝大家父亲节快乐
郭文贵先生:(招呼小狗)SNOW,有人要看你,来、来、来,好多都想你知道呀,(抱SNOW到镜头前)SNOW、SNOW、SNOW,你看那想你了,不要害羞。哎呀呀,亲我呢!
 
亲爱的战友们啊,我得走了,我要马上,那边,我马上得吃饭、吃饭,我马上要去开会,虽然今天星期天,这个星期天我还得要工作啊,今天最起码11个小时的会,11个小时的会。(看留言)说我“郭跑跑”,好啊!“郭跑跑到处撒谎”,对呀,我都是撒谎,我说的全都是谎言,都是假话,你别听不就完了吗?
 
中国要出现1万个“郭跑跑”会什么样呢?“郭跑跑”,还会有亿万个“郭跑跑”!你们恐惧吧!颤抖吧!流泪吧!你这个小畜生!为这些这个盗国贼集团洗地,你是一定会得报应的,我告诉你。还“郭跑跑”谁跑跑,你想跑跑得了吗?
 
江泽民也好,中央委员、政治局委员,当了共产党的官,你出门都不可能自由了,那政治局委员去北四环都不行,都被双规了,都被边控了,因为啥?你为啥害怕?世界哪有一个党和组织把所有的党员,离开城市都是申请?不就是黑社会吗?——东邪西毒!(念留言)“郭跑跑到处撒谎”,我到处撒谎咋的?我就撒谎了,你咋的?这个世界上撒谎只有一个共产党,不会有别人。
 
(念留言)苏州的朋友,胡萝卜是吧?酒精肝,酒精中毒……
 
好了,亲爱的战友们,我要走了,再次祝天下好爹、好爸爸们——父亲节快乐!不包含那些盗国贼们,不包含干爹,不包含干爹!啊!
 
snow,这个是个小男snow,他还没当爸爸,没有女朋友,看谁能给介绍个女朋友吧。要战服的找Sara小姐,找Sara找Sara,拜托了请找Sara。好吧?谢谢了,亲爱的战友们,一切都是刚刚开始!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