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wins DataBase
      高级搜索
  

郭文贵2020年12月25日音频聊天 20201225_2


其他语言


郭文贵2020年12月25日音频聊天 20201225_2 郭先生喜马拉雅大使馆discord群答疑录音

主播人物:
涉及人物:
公司组织:
国家地区:
名词解释:
文字整理:巴比龙 兰草(文泉) OnePunchD Bruce(文远) 酸酸乳(文少) 杯酒渐浓 shangshang SCELF (文正) 
发布时间:20201225
视频链接:
相关图书:
内容梗概:
00:01:47
 
文贵先生:这样吧,你们先说说,我在这块听听,好不好?你们先有啥想法先说说,我听着,完后我集体给你们回答一下好吗,兄弟姐妹们?你们现在开始说吧。
 
主持人(文真 【REAL战友文真】):好的好的,那大家一个一个来啊,按顺序先报名字然后说,谢谢。
 
00:02:10
 
战友(天藍色 獨角色(文廣)):那个今天那个,我先讲一下,我是那个#天藍色 獨角色(文廣),我想就是想跟郭先生说一下,这个事情其实应该不是在这个时间点说出来的。因为我是原凤凰农场四区的管理,因为被人举报到联盟那边,那个然后,咱那个长岛伟哥——联盟秘书长和老班长,就给我就是定了一个性,说我们那个四区文广就是联合四区战友对抗联盟。因为什么事呢?因为有一个战友在我们的,他是那个八区的负责人,他在第一时间就那个丢下八区的战友,自己跑了,完全没有就是说协助战友就是到,到联盟、或者到其它农场。但是我们就是基本都是按部就班做,就是我们想把他就是说,把战友安排好,就是说,然后我不知道怎么说。就是说他在我们公告区,因为我们这个公告区不是对外的,然后就是发……连续发了十几个联盟的链接。我们当时都知道这个事情,但是心里都挺烦的,然后他就打着这个,就是我删除联盟公告这个,这个旗号说,说我那个对抗联盟。就是我觉得这个时间点那个提出来,真的有点不太适宜。然后,然后那个咱们那个老班长在联盟那边文字区、就是语音房,也对着三四百号战友说了这个事情,说这个四区文广就是说那个联合四区战友对抗联盟。这个帽子可是扣大了,我这个最近哎哟,挺焦心的,真的不好意思,应该谢谢,over。
 
文贵先生:文广,你说的我听到了。被举报联合文广我知道,不要着急,真战友这一定要挺住,不怕冤枉,不怕蓝金黄,不怕人家挖陷阱,因为那是真战友。放心吧,都会过去,真的假不了,假的真不了。
 
战友(天藍色 獨角色(文廣)):谢谢,我想那个再补充一下。我们区原是原来十四个区当中就是人数,人最多的,就是整个凝结度就是怎么说呢,就是最有凝结度的吧。我们是第一时间安排战友到那个联盟,然后开了一次聚会,当时有,大概有一百多人。我们想因为这个事情联盟应该是知道这个事情。
 
我们想表达什么?我们想表达就是说,我们就是原来的原四区管理团队能够就是说,服从联盟安排,能够就是把战友带过去。我们在那边就是举行了一次就是讲述个人经历,就是唱唱歌啊啥的,能够让联盟就是说看到我们已经执行了联盟的决定。并不是像他们举报的那样。但是事实那个长岛伟哥发了公告,老班长也在语音房就是说,那个对于我们这个事情,就好像就是我们对抗联盟。对,我们……我个人私下和就是那个在我们原四区就是跟大家讨论了,讨论了以后就是说那个,大家就是说愿意就是说,我们自己是没有批准,没有批准是他们的事,我个人认为我们每个战友都有权利申请农场。但是他们就认为,就是我拉的战友一起举事对抗联盟,都不愿意接受联盟的这个,这个决议吧。但是我觉得就是说,这有点太……(卡断)。
 
文贵先生:我后边听不见了,文广。
 
战友(天藍色 獨角色(文廣)):我认为这个事情真……但是我个人认为……
 
文贵先生:你卡了,我根本听不见了,文广。听不见了。
 
战友(天藍色 獨角色(文廣)):谢谢,我因为最近这段时间比较乱,那个所以说……谢谢啊,over。
 
文贵先生:下面谁说话,还有谁说话,文广,刚才我回复过了,不要担心,不要担心。
 
00:07:45
 
主持人(文真 【REAL战友文真】):还有哪位战友发言,请开麦,报名字,然后说话一个一个来,谢谢。
 
战友1:我可不可以问?听得到我声音么?
 
主持人(文真 【REAL战友文真】):听得到
 
战友1:好谢谢!郭先生您好!
 
主持人(文真 【REAL战友文真】):有声音,您直接说。
 
战友1:ok,这次在vog里边,已经对到账了,也签了合同了,但是没有回执,像这个情况,我是加农的,加农现在又是这个,款项呢又是被冻结,也不想转入到加农,这样的情况,应该怎么办?over。
 
文贵先生:我不知道您叫什么名字,这位女战友加农的啊,所有这些事情都按照我在直播中说的。你和你不愿意跟加农联系,就跟喜马拉雅大使馆这个群联系,或跟喜马拉雅联盟委员会联系,好吧?如果这两个地方谁给你解决不好,你跟我说,这个没有任何问题,你可以直接给我发信息,好吧?他们必须给你回复,谢谢。
 
战友1:好的,谢谢,郭先生!
 
战友(喜马拉雅):大家好,我可以问问题么?
 
主持人(文真 【REAL战友文真】):您说,您说,报名然后就说,就可以了,谢谢!
 
战友(喜马拉雅):我现在是在郭先生在的群么?我现在不太熟悉用这个东西,谢谢!
 
主持人(文真 【REAL战友文真】):郭先生现在在,您说话报名字,报名字就可以了。
 
战友(喜马拉雅):我叫喜马拉雅,我叫喜马拉雅。我可以报名吗?
 
主持人(文真 【REAL战友文真】):您请说,喜马拉雅请讲!
 
战友(喜马拉雅):哦好!我快快讲。是这样子的,就是说我听了郭先生爆料革命已经三年了,也是郭先生的就是说崇拜者吧。然后我呢在六/五月份的时候跟我的朋友,我是在美国的。我跟我的朋友然后就是投资那个,当时是参加什么私募嘛,投资这个gtv。然后因为我们是十万以下的,所以我们呢就,就寄钱给那个Sara的那个vog,就寄到她那个公司的账号。然后后来呢,就是就再没有下文了。然后我们在想,她也反正也忙嘛,也完全能够理解。
 
到后来,再到以后呢又是漫长的对账,对好账以后呢,那投资就是说失败了,就是因为这个豆豆的这个破坏呀什么的,特务的破坏。那我们就想那我们就算了吧,没投资上我们就选择退款好了。那到现在呢也都没有退款,所以大家就人心惶惶,就现在这个vog又出了这个问题,那我们的问题是:什么时候我们才能拿到我们的退款?这是我们最关心的问题。因为很多妈妈的话,她们也不富裕,她们的钱等于说也是为了投资拿到回报,结果就是说这个,不能让它打水漂了呀,也不是说一个小数字。如果当时大家想,如果是几百块钱就算我们捐献革命了,但问题是大家都是上千块,甚至上万块的。我的问题是,什么时候我们能拿到,拿到退款?好,over,谢谢。
 
文贵先生:你的名字够大的,喜马拉雅。真够大的啊!
 
战友(喜马拉雅):不好意思!
 
文贵先生:你说的这些所有的事情啊,我听起来这个是退款什么的,这都是这个vog的事情。现在我们现在目前发现vog可能是,这个打着投资gtv的名字在外边行使诈骗之实啊!这个我们正在把这些东西在整理出来。希望你把你的信息给喜马拉雅农场发过去,喜马拉雅农场。或者你可以通过这个咱这个喜马拉雅大使馆群,信息转发给喜马拉雅大使馆,这个喜马拉雅委员会都可以。我们核实以后,会给你回复的。
 
战友(喜马拉雅):这个我已经给喜马拉雅有一个那个hotmail.com都已经都发信了。那我个人是觉得啊——可能你们不爱听,当初我们是就是说,郭先生说这个要相信Sara,然后就是说十万以上的就是,一个什么账户,十万以下的去找那个vog,什么Sara。然后又说不落下,不落下一个战友。那你怎么能代表郭先生这样说呢?哦,跟她切割了,然后就不管我们了,什么都是vog的一推了事,这样是不负责任的吧。我觉得你这样是太……我不是搅局的,我是一个牙医,我不是搅局的,请你不要代表郭先生说话。
 
文贵先生:喜马拉雅你给我放出来,什么时候说过十万以下到这个凤凰的,到这个vog。什么时候说的,你给我说说,我听听。你把你的所有的付款票据都发过来,我看看。
 
战友(喜马拉雅):请问您是哪位,我可以发给您啊,您叫什么名字啊。
 
主持人(文真 【REAL战友文真】):您现在是在跟郭先生说话,喜马拉雅。
 
战友(喜马拉雅):哦是么?刚才就是郭先生啊?听着不像哎。
 
主持人(文真 【REAL战友文真】):现在是郭先生在给你回答,好吗?
 
战友(喜马拉雅):郭先生,对不起。我还以为是其他的人呢。郭先生,我是一位牙医,我不是什么特务、什么之类的,我怎么发给您呢,我又没有您的那个叫什么,就是直接的,直接的账号什么的。
 
文贵先生:喜马拉雅这个战友,请出去吧,不要在这块儿了,请出去吧。
 
战友(喜马拉雅):哇,请出去,你这是……郭先生要请我出去吗?
 
管理(Wood(文斌)):好,已经请出去了。
 
文贵先生:这个就是派来在这儿搅局捣乱的,神经病,这甭搭理她,这种人一张嘴就该把她请出去,文斌。
 
管理(Wood(文斌)):好的,收到。
 
00:13:50
 
主持人(文真 【REAL战友文真】):麻烦大家问问题的时候就是,因为郭先生时间就是很短嘛,就是大家如果重复性的就不要问,然后如果是在公告区已经发布答案的,请大家也不要问。节省一下时间好吗?谢谢。
 
文贵先生:刚才这个一听叫喜马拉雅,这就是神经病啊。然后在这块说的话,都是在这给大家设局呢,让咱们承认Sara的钱是好像是我们批准了。这是胡说八道这是,但凡有脑子都听得出来。这种人一听,像文斌你们这就不要天真,立马就给她拉出去,给她踢出去的。
 
战友2:您好,郭先生,文斌好,然后我想就是说一下我的事。就是我那个买Gclub的那个钱早就汇到那个凤凰农场了,是买五万的。然后呢我给Sara打了几次电话,她总说答应给我买,然后一直到现在也没买。所以说,现在那个我也不知道找谁买,因为那个就是喜马拉雅那个联盟那个呢,就是好像是不接受我吧,我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所以说我也不能委托他们,我只我现在就是有点不知道找谁了,所以说请问一下,谢谢。都是对到账的我这些。
 
文贵先生:文斌啊,像这样的战友你跟她保持联系,然后对一下怎么回事。然后跟喜马拉雅联盟委员会说一下,好不好?特别是,这个最快的时间把战友的信息传达给喜马拉雅联盟,好吧?谢谢。
 
管理(Wood(文斌)):好的,好的,她的情况我会反映给长岛秘书长。
 
战友2:那好的,谢谢你,文斌。要不然老班长可以解决问题吗?要转到老班长那儿也可以。因为这个长岛的话,我真的不太了解,然后那个香草山那边的农场我加进去了,后来给我踢出来了。所以说我现在,我觉得我有点不放心找他。
 
管理(Wood(文斌)):那你是为什么被踢出来呢?
 
战友2:没有任何解释,这也是我一直想找的原因,我也希望他能给我个说法。因为已经通过验证,我的东西都给他了,他需要的东西。相关的标签也有了加上,然后就是我这儿有很多凭证啊,其他的都给他了,已经合格了嘛。但是第二天的时候我就找不到了,我本来以为是我自己的情况,误删了,但后来一看一调查这个事儿,还不是这么回事,没有那么简单。
 
00:17:10
 
文贵先生:兄弟姐妹们,还有谁有话要说的?谁有话要说的,兄弟姐妹们?
 
战友(G先生):七哥你好,我提几个意见,我是墙内的,我是G先生。我直接说了,现在墙内时间七点十分,我给爆料革命一个总结啊,就是目前的一个总结。就是它在一个文化方面的,目前爆料革命它是有点偏帮派文化管理,它缺少一个系统化的,一个企业化的运作,包括像VOG出的问题,以及它的整个系列流程,以及整个司法监管这方面,都是一个帮派管理的一个结果。
 
然后我提以下几点:第一个,就是我们G-TV的discord的服务器需要一个……它是一个互联网产品的一个定位,它需要一位专业的产品经理,或者一个产品经理的一个团队来管理。这样我们各个版块功能就可以细化,产品经理他的逻辑思维是很强的,整个产品处理规划是很强的,所以我们这个服务器需要一个专业的产品经理来运营。然后爆料革命我们,因为我们都是草根嘛,然后爆料革命会出现很多草根的一些大咖,一些比较专业的、懂政治的、懂各方面,这样我们爆料革命就需要一位专业的人力资源总监来管理。因为我看到很多有才能的人,他们散布在各处,就没有办法聚集。然后我个人也想作一个栏目去聚集,聚集这样的有才能的人,但是我个人资源非常有限,而且现在农场有各种各样的问题,就项目很难开展。第三个,就是农场因为各种各样的渗透,它官僚化比较严重,能否我们的那个大使馆,或者说喜马拉雅联盟,能否对其进行监督,杜绝这样的现象。因为这样长期进行下去,会对我们的信心、我们的能量、我们的积极性会是一个严重的打击。然后第四个,大使馆需要设立一个智嚢团队、包括我们像律师团队,经常入驻我们喜马拉雅服务器。然后智嚢团队它有各方面的,然后比如你像最基础的,你填表格,你这个表格需要优化吧,你需要尽量简单吧。因为你涉及到八千个人,八千个人他重复填,然后又填那些复杂的东西,它就是一个非常浪费时间的一个动作。然后最后一个就是,喜马拉雅联盟委员会他能否相对的去中心化?就是说,能否不要让农场主来担任?因为农场主他既要管农场、又要维护自己的农场,又要担任喜马拉雅农场委员会,他可能会某方面会进行偏袒。然后就是最重要的一个,就是有官僚化作风的这种作风、这种义工不要在我们这里存在,会非常影响爆料革命一个氛围,我们战友的积极性,我的发言完了,OVER。
 
文贵先生:G先生,谢谢你的建议。这个世界上还没有一种制度是完美的,要完美的话美国的大选就不会出现这种情况了。我们现在追求的是:第一先灭共,第二个就是我们追求法治、民主、信仰的自由。这个你说的这些管理,我们现在太多的问题缺漏,我们需要改,好吧,谢谢你的建议。
 
战友(G先生):收到,OVER。
 
00:21:08
 
战友(长乐未央):文贵先生你好,我是长乐未央。我有一个困惑,法治基金是非盈利组织,那它下面设置的农场呢又鼓励大家去搞一些盈利的、创收的好像这种项目,那这之间的矛盾是怎么样一个关系,可不可以解释一下?谢谢。
 
文贵先生:我不知道你什么时候参加爆料革命的?这位战友,这个长乐未央这个,我们法治基金、法治社会是在美国C3、C4的监管下完全独立运作,跟任何经营没半毛钱的关系,跟农场没半毛钱的关系。如果你是真是爆料革命一直以来(跟随)的话,你听过我三次以上的爆料,你都不会问这样的问题。这个问题根本就不存在。农场系列是农场系列的问题,跟那个法治基金、法治社会没半毛钱的关系,我不知道你这个问题从哪儿来的?
 
主持人(文真 【REAL战友文真】):很滑稽的问题。
 
00:22:16
 
战友(Teddy):七哥你好,我是Teddy。我想问你一下,现在那个G-Club汇款的那个账号现在没有了。我汇了一次,那个汇到那个叫P2那个,就是博洛尼亚,然后他给我退回来了。那个,我又过了一个星期之后呢,银行来了一次电话,然后问了下我的情况,我当时那个让我汇款到这个地方的那个,那个就是农场给我说,当时可以回答就是服务费或者是咨询费,然后我也跟他说是那个G-Club那个会员费, 我也跟他讲。后来这个钱退回来了。我的问题是现在咱们这个不可以汇款了,就是没有汇款账号了。然后我问了G-Club的那个服务,他说可以(支付)寄那个支票,但是寄支票的地址呢也是我上次汇款被退回来的那个银行。所以我,我很困惑,我不想汇支票,那个他说现在还没有就是汇款的这个账号,可能会马上有,但是不清楚什么时间有。我请问您一下,什么时候会有这个汇款账号,谢谢您。
 
文贵先生:谢谢Teddy,这个G-Club的事情呢现在这样,你寄出来支票是没有任何问题的,因为任何支票被诈骗都是不可能的,这个是基本上是很难的。另外一个,现在这个账号因为很多,现在共产党的攻击呢,我们没有公开。但是各农场之间,合法的被核准的农场是可以代收的,这是可以的。那么你可以跟所在的农场联系,好吧?谢谢Teddy。
 
战友(Teddy):好的,谢谢您,七哥,谢谢!
 
00:24:35
 
主持人(文真 【REAL战友文真】):还有其他战友要问问题吗?
 
战友(文领):郭叔你好,我是文领战友。就是我想问点轻松的话题,就是说,就是我们如何寻找,就是自己的快乐呢?Over。
 
文贵先生:文领,谢谢你!这些问题都挺轻松的。这个寻找快乐,那首先要有信仰。这个,再一个利他吧,这老想着得到就没有快乐,老想着什么都是得到,然后看谁都不顺眼。真正的心中的大快乐大愉悦来自你对这个信仰,对信仰的认知,和你真正的内心世界,而不是那些人就是天天打着上帝的名义……解决掉贪、嗔、痴、慢、疑,这很泛广,我在这儿就不浪费大家的时间了。我是来回答大家战友这个关键的问题的。
 
00:25:46
 
战友(简先生):我有个问题,可以问吗,先生?
 
主持人(文真 【REAL战友文真】):请先报名字,战友,谢谢!
 
战友(简先生):我是国内战友简先生。
 
主持人(文真 【REAL战友文真】):您请说,您请说!
 
战友(简先生):好的,郭先生。2018年9月19日,Sara给了我一个电子邮箱,是四个K字母开头的,她告诉我说是您的邮箱,但是我知道您从来不用电子邮件的。我花了半年的时间去想办法绕开中共的监控去和您联系,最后通过Sara拿到了您的邮箱。我向那个邮箱发送了一封电子邮件,标题是6个数字,320961,我只想和你核实这件事情,这(邮)件,这个邮件您是否收到了?或者是说Sara给我的电子邮箱是不是假冒的?谢谢。
 
文贵先生:谢谢简先生,我从来不用邮箱,所以也从来也不会收到你的邮件。
 
战友(简先生):那么这件事,我有另外一个身份,那个Jennifer Mercury律师有我另外一个电子邮件,我可以把这件事情用她的邮件发给您吗?
 
文贵先生:我再说一遍,简先生,我从来不用邮箱。你也不要给我发东西,你有啥就在这儿说就行了,或者跟咱们现在这整个喜马拉雅大使馆的这些负责管理的人说就可以了,谢谢。
 
战友(简先生):好的。在,大约在2017年年底,我意外地得知了一件事,但是我没有去核实,我没有办法去核实。中共应该是有能力看到Gmail的邮件,而且我后来又在2018年稍晚的时候又确认了一件事,就是他们读取邮件的能力应该不受服务器地理位置的限制。我发送的那份邮件就是这件事,我曾经后来通过,想通过路德去核实您是否收到了邮件,也联系过瑞安平大姐,但是都没有得到核实,所以我一直非常担心这件事情。
 
文贵先生:我从来不记得有这种事情,从来不记得。简先生,谢谢。
 
00:28:27
 
主持人(文真 【REAL战友文真】):好,下一位战友请发言,谢谢!
 
战友(文彩):郭先生你好,我是文彩,我也有一个问题。
 
主持人(文真 【REAL战友文真】):您请说,声音很好。
 
战友(文彩):能听见么?我就想确认一下就VOG的投资那个钱,后来因为,本来是投资那边G-TV的,后来因为……(语音中断)。
 
管理(Wood(文斌)):她是不是滑麦了?
 
主持人(文真 【REAL战友文真】):听不到了,要不然换下一位战友吧。
 
战友3:我是这个时间段的义工,我想请问郭先生,什么时候我们能够买到G-Fashion上的一些商品呀?帽子呀,还有您推荐的那些服装啊。我们就是想问一下什么时间可以上市,谢谢!
 
文贵先生:上一次的前面正在更新中,我们从这个未来的两三天以后吧,会逐渐的开始全面进行更新,很快很快,谢谢!
 
战友3:好的,谢谢!
 
00:30:12
 
义门重开(文悟):你好,郭先生,我是那个义门重开(文悟)。我想说一下我自己的一点小事。那个,我是原VOG和那个凤凰农场的对账义工,后来呢在后期就是凤凰农场对账的一个具体负责人吧。然后,还是那个VOG字幕组的一个组长,那么这几天呢,发生什么事呢?后来我又加入了这个农场联盟的对账组。那么前几天农场联盟的对账组(语音中断),现在的字幕组把我的组长标签也给拿掉了。然后今天我又发现我的G-TV竟然不能发盖特,所以呢我就觉得这些事情有点很奇怪,我就问了一下那个木兰组长,我说:“为什么把我移出这个对账组?”木兰组长给我回复是,我有不安全的因素。然后,这个字幕组我问了一下文亮亮,我说:“我这个情况是个什么情况?”文亮亮说,我造谣,所以呢把我这个,这个组长标签什么都去掉了。
 
所以整个事情下来,我就觉得很可怕。你看这个,他们做这些决定之前,没有一个人跟我聊过,没有一个人跟我,跟我说过这个事,然后他们就做了决定。做了决定之后也没有跟我聊过,还是我发的信息问他们什么原因,然后呢他们才告诉我这些原因。像木兰组长说的那个原因——不安全的因素,都不知道什么意思。从这个信息上看可能就是文亮亮说我造谣,所以结果导致那个对账组说我有不安全因素,然后我们字幕组这边我的组长标签被拿掉。
 
所以整个过程真的就是一个人治的一个管理,这个制度的,制度的管理的制衡的一个现象它真的没有,不存在啊它。而且这些操作在我,就是在做了决定之后我才知道这件事情。所以我觉得这整个事情啊,从我个人一个这些事情的现象反应出来这整个一个管理上面,真的是人治的管理,也还还真的就是占一个主要作用,没有制度的一个这个制衡。所以呢我就想就我个人的这几天,可能4、5天吧这些遭遇,跟您反馈一下这个现象。Over。
 
管理(Wood(文斌)):郭先生,我插一下,郭先生。亮亮从来没有跟我说过他的事情。
 
文贵先生:这个战友叫亮亮,不是叫文悟么?
 
文斌:对,这个战友是文悟。他说亮亮说了他的事情,导致了这一系列后果。我是刚刚跟您说的是,亮亮从来没有跟我说过有关于这个文悟的事情。
 
文贵先生:好,文悟啊,刚才你说了很多的,我先我也请教一下,你说你是对账的义工,你都对哪部分帐啊?我请教你几个问题。
 
战友(义门重开(文悟)):好,您说
 
文贵先生:您负责对哪一部分帐?哪一个公司的你能简单说一下么?
 
战友(义门重开(文悟)):我首先,我从VOG开始对账,我就在里面。从VOG开始对账我就在里面,后来我就一直对凤凰农场的帐。在凤凰农场后期的时候,我还是凤凰农场的这个对账的具体的负责人,那么文斌是负责人,铅笔小元是总负责人,over。
 
文贵先生:好,文悟,那我请教一个问题。VOG现在账上有多少投资战友的钱?VOG有多少钱所谓的给了所谓的她所口称的总部和G-TV,你知道么?你快速回答我。
 
义门重开(文悟):不知道。我们这些对账的这些义工就只知道,这个他们那个对账单给我们。我们只知道这个,他们那个对账单上面来了多少钱。但是我们不知道他们账上,不知道这个银行那边具体情况,我们一点不知道。Over
 
文贵先生:文悟你的事情啊,文斌你一定要开始这个了解一下,你不要就一下就给否过去,文悟说的话。如果他说的都是事实的话,这是不对的。为什么不能跟这样的战友去沟通一下呢?如果是他文悟说的谎话,他就不是我们战友了;如果他不是说的谎话,任何人做出这样的决定是绝对不对的,他说的是有道理的。好吧,谢谢!
 
管理(Wood(文斌)):好的,好的,这个事情我会找亮亮了解一下。
 
文贵先生:所有相关人都要了解完,要给他回复的,必须要回复。这战友那么长时间,在凤凰农场、VOG干那么长时间,你不给回复这是说不过去的,好吧。关于他批评什么人治法治的问题,这是荒唐的。我们是在美国的法律范围下,谁做错了事情,美国法律惩罚你。什么叫法治?我们现在还没有立法的能力,千万不要搞错了,文悟啊。
 
义门重开(文悟):好的,我希望这个,就是有正常的程序能走这些事情,好吧,over。
 
00:35:16
 
战友4:咱们这是郭先生在这里么?
 
主持人(文真 【REAL战友文真】):对!郭先生在,我们请下一位战友发言,然后先报您的名字,然后直接发言,谢谢!
 
战友(盘古开天2020):你好,我是盘古开天2020,我可以问一个问题么?
 
主持人(文真 【REAL战友文真】):您的声音很好,请您直接说,谢谢!
 
战友(盘古开天2020):我以前那个G1是在VOG登记的,那现在怎么办呢 ?
 
文贵先生:我没有听清楚这位战友的名字、还有问的问题,可否再说一遍?
 
战友(盘古开天2020):嗯好,我是盘古开天2020。我想问一下,我的G1是在VOG登记的,因为当初在Sara那边登记那个VOG投资的时候,她说你可以跟那个G1一起登记,所以我就把G1也登记到那边了,那现在怎么办呢?
 
文贵先生:VOG G1是什么?VOG是什么登记的?麻烦你再说一遍,盘古。
 
战友(盘古开天2020):我说G1,就是G-Coin,G-Coin,G1。
 
主持人(文真 【REAL战友文真】):我打扰一下啊,那个G1就是之前在那个苹果商店购买的那个G币。
 
盘古开天2020:对对对!我是在……
 
文贵先生:所有的这块你这样,你呢就所有的就现在开始,一个是跟喜马拉雅联盟委员会直接联系,再一个就是通过这块儿直接反应过去,他会给你带给你,然后一定会给你回复。这个问题现在不用跟任何关系,咱们现在所有的G-TV会给你负责,会给你回复,你要钱给你钱,要怎么解决给你解决,好吧?跟其他不要再有任何联系,谢谢。
 
盘古开天2020:哦好,谢谢。
 
00:37:16
 
战友(林夕阿迪):我可以问个问题么?
 
主持人(文真 【REAL战友文真】):您请报名字,然后直接问就可以了,谢谢!
 
战友5:好的,我是林夕阿迪,郭先生您好,是这样,我刚进来。然后之前可能有人问了这个问题,那我没有听见,可能我这个问题会重复,我先抱歉一下。就是我们在G-TV有一个防疫药品邮寄地址,让我们登记,后来我就登记了要这个羟氯喹,然后把自己家里地址给了以后,后来就没有消息了。就是想问一下,这个会有什么?我不知道该怎么问,就是说要我们的地址有什么用么?这样。over。
 
文贵先生:这个问题说实在话,你真不应该问我。这个问题,地址它不是多大的事情。大家你们上的所有现在你们的地址,共产党想得到都是很容易的。包括你们也看到了,太多的渠道可以获得的地址。当时的这个登记这个羟氯喹的事情,你根据哪个具体背景我不知道,但是这个不是什么问题,这个没有什么,我也没法回答你这个问题。
 
00:38:30
 
战友(二丫):郭先生您好,我是二丫。有个问题想问您可以么?今天我刚刚看了您今天的圣诞节的视频,你说过真正的男人,第一条是勇气。然后说到女人,你就没有继续往下说,那你这,那您可以今天现在告诉我说,真正的女人最重要的是什么吗?谢谢郭先生。
 
文贵先生:善良,最重要的就是善良,最重要的就是善良!现在给你说了,咱现在谈的是解决问题,不是谈这个的,好不好,二丫。
 
战友(二丫):好,谢谢郭先生,不好意思,打扰大家了。
 
00:39:15
 
战友(知心姐姐):郭先生我有一个问题,我叫知心姐姐。我想问一下就是,VOG以前答应大家的,就是VOG的一把大椅子,我不知道现在是一个什么情况。我不是说非常在意这个事情,我是觉得这个事情需要给大家有一个明确的说法,如果说这个,这个投资借款将来还是要转到农场,我也没有意见。但是我需要有一个明确的答复,我不知道您是怎么考虑这个问题的,谢谢您。
 
文贵先生:现在目前,因为是这个事情没有爆发之前,我们真的不知道,都是听Sara一家之言,从未听过第二个人说过VOG呀,包括她后来的凤凰基地、凤凰农场的事情。包括刚才咱们这文悟战友,包括对账啊。我们从现在这两三天,我们通过这个我们的法律渠道了解的情况,是让我很震惊的。震惊之余就是,现在我们过去知道的事情完全跟我们知道的事情事实是对不上的。例如我们现在发现这个VOG完全是打着G-TV的名义,Sara一个人她在上面说的话,这都是我们绝对,完全没有争得我们同意,也没有任何文字性的文件。包括她所谓这个投资的现在很多款,都发现绝大多数钱都在Sara的私人账上和VOG她的账上,没有汇到所谓的她眼中说的总部,也没代表战友做任何事情。
 
到目前为止,G-TV没有和Sara签署任何一纸协议。所以说你说的这个大椅子事情,她是怎么说的我都不知道,怎么叫大椅子,如何是大椅子,我都不懂,我听不懂。这是我们最危险的,我这感觉到,竟然是太多事情就是她一个人说的话,我们完全是不知道的。接下来我们会根据这些事情,根据这些事实,我们会追究法律责任。
 
战友(知心姐姐):谢谢您,郭先生。那我稍微给您解释一下这个大椅子,她当时是跟我们这样说的,就是说有很多小的投资者,那没有那么多钱,那我们大家可以挤在一把椅子上。那也就是说,我理解的意思就是说,她以VOG的名义,在这个GTV占一把大椅子,然后她把这个椅子上边她给这些战友一起来,就是说一起来享用这把椅子吧,享用这把大椅子。这个我,我想听到现在,我想可能您真的是不知道,那我们当时就以为这个Sara是跟您都有过很好的沟通以后。那我不知道她确实……都是被蒙蔽的,谢谢。
 
文贵先生:知心姐姐,我今天用语音说的话,你们都录下来,我现在负法律责任告诉你,我从来没有跟Sara说过一次有文字或语音,或者当面,或者咬耳朵说,说你什么大椅子,从来没有!她这样说和这样做,100%是违规、违法、犯罪!这是为什么到现在我们才明白,VOG收到的钱很多钱在她私人的账上,在VOG账上。根本就没有给我们说过,我们也完全不知道。这是为什么没有签署任何一个有效的文件,这是这几天我才发现的,所以上天给了我们机会,感谢上天,让我们知道真相。
 
不过战友们你们记住,你们这个所有的钱,我来给你们负责任,我会一定把这个钱,尽全力通过美国的法律,给你们维护好,大家一定要记住,七哥在这说的话,谁犯法,谁犯罪,按照美国法律来对付他。我们没有制定法律的权力,但这件事情,我要告诉你的事实是,你说的大椅子我真的第一次听说。大椅子,你可以,我所有的手机都备份了,给了美国的SEC所有政府部门,从来没有说过大椅子,这是我平生第一次听说还有大椅子!谢谢知心姐姐!
 
战友(知心姐姐):郭先生,我是相信您的。那这个所谓大椅子的事是所有的VOG的投资者都是知道的。你随便问一个人,大家都是知道的,而且都是冲着这个,冲着您,冲着爆料革命,大家一起加入进来的。所以我,我是相信您的能力,肯定能够解决这个问题,但是我觉得这个,这中间,就是现在让我们很寒心的就是,Sara真的胆子是太大了,她有点无法无天了,拿着这么多几千人的这个身家性命。当然我们不是了,但是有很多墙内的朋友冒着生命的危险,全家的这个性命都压在这上面。所以我觉得,真的她应该是给大家一个交代,谢谢您,谢谢您这么耐心的答复我,非常感谢。
 
文贵先生:我听,我听你声音很像文仪呀,很像文怡呀!
 
战友(知心姐姐):我就是知心姐姐,不是文仪,谢谢您。
 
文贵先生:我再告诉她这个椅子的事情,一个基本的逻辑。你所谓的大椅子,首先在G-TV结束私募前,你得签合同。你没有签。后来很清楚,我跟Sara当时这个是,她说她要作为一个要继续VOG要作为投资。我说你可以作为借款,投资是肯定不可以的。而且你资金来源是,我们不一定说就是说能符合我们的规定,可以作为借款的。这是在五月底的时候已经发生,五月二十几号的时候。五月二十几号,大家知道我们推迟了两次时间。那么在这种情况下,Sara所做的这些事情,你去想想:一、你没有签合同;二、你没有付钱;三、谁跟你说的大椅子?大椅子和小椅子由什么来法律界定?谁说的?谢谢文仪了,谢谢知心姐姐文仪了!你问的问题非常好!
 
00:45:27
 
战友(茶和咖啡):郭先生,我是茶和咖啡,能听到么?
 
主持人(文真 【REAL战友文真】):可以,茶和咖啡,您请说,谢谢!
 
战友(茶和咖啡):Sara说的是8000多名战友,就是投资VOG的共同拥有一把“长椅子”,我们共同拥有一把“长椅子”,她是这样说的。而且Sara好几次在语音房里面就告诉VOG的战友们,就说:“投资VOG的钱是最安全的!”这是Sara的话,在VOG的语音房里面,她回答战友们的提问的时候说的,over!
 
战友(义门重开(文悟)):郭先生,我是义门重开(文悟)。就是刚才这个投资的事,这个借款这个事,我们这个对账义工从头开始都知道这些事。而且后期包括铅笔小元做的很多事,我们也知道。我们想,一个战友还给您亲自写了信,把这边铅笔小元的很多情况都写信告诉你了。但是呢?您如果,如果说您有人专门来组织一个东西来调查这个东西,我们这些义工都是可以把这些情况说出来的。这个情况我们原来不知道是会这样,我们当时也有……这些对账义工也起了一个很不好的作用,有时候这个在答疑的过程中也按照Sara说的,或者按照铅笔小元说的这个东西来回答这个战友们的问题。但是,这些情况我们都掌握,所以如果您说要我们这个,这方面做一些什么事的话,或者说需要我们把这些情况汇总一下的话,我们都可以做一些事情,Over!
 
文贵先生:文悟,这就是为什么刚才我的感觉你绝对不是坏人,就是你是有良知的。对铅笔小元,对Sara说的话。这你又冒出来一个“长椅子”。“长椅子”,还有“大椅子”!天呐!我再告诉大家,刚才查查哪位说的话,这“长椅子”真吓死人了。我来告诉就是刚才知心姐姐文仪说的话,我再告诉大家,你们是对着爆料革命、七哥来的,不管任何人的钱,不管她说啥,你放心,七哥拼尽老命,也不会让你们失掉一分钱。如果你们钱丢了,七哥赔你们!记住我今天说的话,我承担责任,但这个中间,谁涉及到犯罪和诈骗,那一个也不会放过。
 
战友6:郭先生,我有一个建议,就是说关于这个“大椅子”也好,“长椅子”也好,可能准确的说法还是“长椅子”。那就是真的这几千名,是不是8000名我不确定,就是这些战友是全部都可以站出来证明的,因为当时也是都有签合同,但是这个合同从来没有返给我们。我记得是反复的签了两次还是三次合同,最后都是让我们等等等,就是这样的,谢谢您!
 
战友(茶和咖啡):我是茶和咖啡,VOG签过两次合同,五月份,五月份的时候签过一次,最近又签过一次,总共签了两次合同。
 
00:48:37
 
战友(十月):我是十月,我是十月,我也是VOG投资的,当时还是文悟给我对的账。的确,Sara说我们VOG这些小额投资的是Share一把椅子,签了两次合同。我还记得当时有很多我们在国外的还好,当时有,我们那天晚上让Sara给我们就是做这些事情,很多很多是可能有上百个战友, 是从国内来的,在国内的,当时我等了好像五个多小时,国内的战友都是一晚上都没睡觉,然后等着Sara做这件事情。唉,这现在闹成这个样子,真的是很伤心!谢谢。
 
文贵先生:我收到,我特别理解您的伤心,我先给你抱歉一下。记得六月一号,当时这个私募完,我就说过么?没有包含VOG的任何GTV投资,GTV没有任何被接受VOG的投资。确实当时我告诉过大家,我一再直播中说,没有任何VOG的投资,VOG没有椅子。所有VOG包括这个拿战友的钱,我催促过Sara:“你必须给战友们多次马上签合同,马上回复、马上对账!”
 
这里面必须客观的说,她也不是Sara的错,就是当时Sara,据她所说是一天内收到了几千笔的钱,账号也关了。她也不知道多少人来,她也不知道多少钱,她直到最近的一个多月、两个多月前,才知道多少钱、来自于谁。
 
那么这些情况当中,当然大家都知道她不可能拿到GTV投资,也不可能拿到GTV什么大椅子、长椅子、扁椅子,不可能的!你去看看我,我所有的说话的点和直播当中都是对这个问题,公开说的。如果大家以为现在还,那个时候还认为什么大椅子、长椅子,那绝对是灾难的、是错误的,那本身你们就错误的。但是不管如何,我告诉过Sara,战友收到的钱,由于被银行查封了、被扣住了、被冻结了,给战友要有有回复,签署合同,然后呢转入到未来,就是我们战友的钱汇不回去,汇到会被杀掉、被威胁。我们保护战友的原则上,接受它作为借款,这个不存在大椅子、扁椅子,也不存在大借款、小借款的问题。但愿我理解的,现在获得的信息,足够回答你们的。
 
所以说,我们现在很震惊的事情,现在发现VOG和所谓的凤凰基地跟我们说的话,跟我们提供的信息,几乎大多数都是假的,都是欺骗的,瞒我们的。包括刚才你们所说的,签合同签了两次,我最多催Sara:“赶快给回复,赶快给大家承诺,赶快签东西,你不能让战友们没有信用。这个钱我可以想办法协调GTV和GTV的投资者,作为一个借款进来,然后保证大家的利益。”这是肯定的,但不存在什么大椅子、扁椅子、长椅子,这是胡扯的。
 
另外一个,我再重申一遍,战友们不管如何,七哥要承担这个所有的责任和后果,因为这个事情是我被Sara蒙骗了,我被VOG欺骗了,让美国的法院来决定。GTV没有跟她签任何一个合同,没有签一个椅子的合同,椅子截止期大家都知道的,这是法律规定的。没有一把椅子给了GTV(口误应该是VOG)或Sara,对吧?这是清楚的。但是现在很多战友的钱是在Sara和GTV账上,不是,VOG账上,在VOG账上,在Sara账上的。到现在,绝大部分在她自己那呢,知道了吗?这才是核心。
 
所以说,她才搞了一个什么现在,他们联合起来搞了一个让战友们写签遗书,最后是合同没签,收款没签,扁椅子、长椅子没有,然后让战友们开始写遗书了。你写完遗书还告诉你说,遗书上没有法律效力。没法律效力你让他签干什么呢?没有法律效力你签了以后,为什么要写给你个人呢?这个没有法律的,为什么把遗书签给资产留给Sara、留给VOG呢,这不是荒唐到了极点吗?大家整个来看这问题,就明白了。到现在Sara不站出来说一句话,一说就是把上帝抬出来了,又是什么理想啊、信仰啊、自由的。我们现在只要她给战友一句话:战友的钱你给战友,或者你给战友有法律保障的商业关系。不要谈任何上帝,不要谈什么任何过去,不要谈你做了什么,我们为战友要求这个过分吗?
 
你七哥现在说的是,一切你七哥承担。她敢站出来说这话吗?她说过一句这话吗?她想过VOG的钱现在还给大家吗?她想过这些钱给大家吗?没有!可悲啊!兄弟姐妹们!七哥不管什么情况下,圣诞节我要回复大家问题,是不是?我连吃饭的空都没有,还要回答这问题。竟然还有人冒充在那块来扰乱、颠倒黑白,你这不得到……这真会被神报应的,一定会得神报应的,还穿着马甲。
 
战友7:不好意思。
 
00:53:40
 
战友(文海):七哥您好!
 
主持人(文真 【REAL战友文真】):战友们一个一个来!
 
战友(文海):七哥,我是文海。我就是想问一个问题,关于G-Club的问题。你G-Club那个会员制,购买会员最后一项:只不允许爱荷华州的居民购买。我,我有咨询有个朋友,他说:“怎么会呢?我们州也可以做会员呢。”我说:“这,我买这个,它上面写了不可以爱荷华州去,不可以。我就问到,七哥,你这个G-Club会员单独是针对每个州,还是说这个州的法律规定了不可以购买。因为我很想买这个G-Club会员,Over!
 
文贵先生:谢谢文海,谢谢文海,我说实话,我也不知道。因为G-Club的律师团队,还有投资者他不可能都听我的。我真不知道,我真不知道。这个你得看看那法律文件,我也可以回头可以让文斌问一问,可以给你回复,文海。文斌到时候给她回复,谢谢!
 
战友(文海):好,谢谢你啊!七哥打扰你宝贵时间,因为我特特想买这个,从你公布那天起,我就想买。然后呢,我见到那,就告诉我不可以。我就一直在想,我因为在美国很多年了,我知道绝对不可以说谎,绝不可以作假。那这个真的我不能因为,七哥,不能因为买了G-Club我要搬家呀,而且我在这头住了10多年,我就想这个怎么做呢?好,谢谢七哥!
 
文贵先生:当然,当然,当然,文海,谢谢谢谢!太多战友要买,太多不是战友的人要买了,现在事实已经证明了,当然这是我认为是个非常非常好的这个,这个会员卡——G-Club,我相信你是懂的,但是会后会给你回复。谢谢!
 
战友(文海):好!相信你啊,谢谢七哥!七哥还有一个问题,那么美国人他不是会员,不是战友,可不可以买?
 
文贵先生:任何人都是可以买的,在我在直播中说过,看来你没有天天看七哥直播。
 
战友(文海):有看,七哥!我是,七哥,我有看。
 
文贵先生:这个不买,不让任何人买,是歧视、是犯法的,在美国这么多年不知道吗?
 
战友(文海):七哥,我有看你直播,我都有看,甚至都看每个直播不下一遍。但是呢,我的同事他们是美国人,我有的就是说,已经就是跟他们也不断地灌输说,他们说的:“可以买吗?”我说:“可以!”我说我再跟你确认一下吧,我觉得这样还是比较好一些。
 
文贵先生:可!当然谁都可以买,这谁都可以买啊!这个,接下来的一两周内,你看到不断地更新的产品和上线的,你再自己看一下,你会更加的明白什么是G-Fashion、G-Club。
 
战友(文海):七哥,你的歌曲Take down the ccp,我所有的美国人同事都会唱了,郎郎上口,他们非常喜欢。然后圣诞的那个前一天,放假的时候,我们同事就有说,take down the ccp ,他们都在唱这首歌。还有那个酒(灭中共)酒歌,特别好,他们特爱听,谢谢七哥!
 
文贵先生:谢谢文海!谢谢文海!谢谢!谢谢!圣诞快乐!圣诞快乐!
 
00:56:55
 
战友(矿泉水):文贵先生好!七哥,我想请问一下,五月份有一个capital one的投资,那个capital one的那个账号。
 
主持人(文真 【REAL战友文真】):战友,您请先报一下名字,好么?能先报一下名字么?谢谢!
 
战友(矿泉水):是说我么?
 
主持人(文真 【REAL战友文真】):麻烦您报一下名字,再说问题好么?谢谢!
 
战友(矿泉水):我是矿泉水,问一下,就是五月份的时候,文斌也知道我,我一直也在跟他问这笔钱,但是文斌不清楚,说是就在VOG,我也不确定。五月份capital one的那个账户有个收款,收钱的那个账号,钱是打在那里的。然后找了他们对账,都没有人答复,都是说让我等,那个文斌他们是不知道的,然后Sara指定了好几个对账的人。我问他们,他们也是不知道。所以,我不知道这笔钱在哪里,其实冻结了也没关系,相信有七哥,就是怕这笔钱就被冒领了,或者说她也没有签协议,也没有回执,什么都没有。就是想问这件事,我已经追了几个月了问她Sara,一直都没回我,谢谢!
 
文贵先生:好,兄弟,文斌啊,你记下来这位战友,刚才她说的不清楚,我还没记住她名字,你一定要是跟长岛哥他们核实一下这,和老班长,给她尽快回复,一定要给她回复解决这个问题。但是这位战友你放心,只要是对着我们来的,我从来没听说过你说的这家公司,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这个如果你因为我把钱丢了,我会赔你的,放心吧。
 
00:58:37
 
战友(木木ANNA):文贵先生,我是木木ANNA,我想提个问题。
 
主持人(文真 【REAL战友文真】):您请说!您声音非常好
 
战友(木木ANNA):好的,是这样的,那我想请问一下,就是这一次统计遗书的事情,那么包不包括因为Sara在语音房的时候,她讲说:“在借款合同的最后一页,可以让我们写上,如果你要出现意外的话,那么你想把谁做为受益人,或者你有什么嘱托?”我觉得这个好像很类似于这个遗书的事情,虽然它是写在借款合同里面。那么VOG的借款合同和农场的借款合同,我相信很多战友都在最后一页有写这方面的东西。那么我想就是这一次的统计,是不是我们也应该把这个借款合同的原件,然后也上传给,上传给那个链接呢?谢谢!
 
文贵先生:木木ANNA,谢谢你啊,今天你说的,我是第一次听说这还有合同,合同下面签署受益人,天哪!我完全,这又是把我给震住,我真的不知道!真的不知道!这吓死人了,还有什么遗书受益人。天呐,太疯狂了!我真的是被,彻底叫VOG和Sara给隔离了,完全不知道,你又是爆冷门了。
 
现在这个,文斌呐,你要跟战友保持联系,我们要把所有签署过遗书的人和签署过合同的人,请传给喜马拉雅农场或全通过这里喜马拉雅Discord转过去。我再告诉大家的事情,如果你们晚啦,你们不传、或者假传、漏传这个所谓遗书和合同,那后果就7哥是绝对不管不负责的,如果你给我提供了虚假信息,你所有的钱我是不负责的。告诉大家啊,希望大家一定互相传阅,谢谢。
 
战友(木木ANNA):所以说文贵先生,我们是把这个合同的这个原件,我们就是传给上传给那个链接就对了,是吗?因为昨天好像战友紧急发了公告,就是让我们传到那个链接,那我也一样传,对不对?不是遗书也没关系,对吗?
 
文贵先生:这个应该传的,也应该,但你要注明这是合同中涉及到实际受益人,这情况。我再告诉大家,木木ANNA,所有的签署的遗书都是有法律效力的,可不是他们说的没有法律效力,这才是7哥恼火的原因,知道了吗?这才,这比抢劫还可怕!
 
战友(飞虎队):我是飞虎队,我发现刚才那个战友讲的应该不对,因为我们这个VOG的借款的合同肯定是没有那个什么遗书那部分的,我很明确,因为……
 
战友(木木ANNA):这位战友,没有遗书的部分,但Sara说可以在后面最后一夜空白的地方写。
 
战友(飞虎队):OK,明白。
 
01:01:31
 
战友8:郭先生您好。
 
主持人(文真 【REAL战友文真】):请一个一个来,战友。
 
战友(简先生):我现在要在频道中发送一张图片,是Sara拦截国内情报沟通您的这个证据。
 
主持人(文真 【REAL战友文真】):请先报名字,这位战友。
 
战友(简先生):您可以看一下,我是简先生,我是简先生,刚才我跟郭先生提了这个Sara冒充郭先生给我发送假邮件地址,并且拦截国内情报的这么一件事情,我现在在,在这个主文字室里边我要发送一张图片,是她冒充郭先生发假邮件地址拦截情报的证据。我现在要发送了,郭先生,您可以看一眼。
 
文贵先生:好了,木木ANNA,收到了,还有大家谁要说的,我一会要离开了。
 
战友(茶和咖啡):郭先生,我是茶和咖啡,我遇到的情况跟木木ANNA的情况一样哈。我是在上传VOG的合同那个表单的时候,在那个备注栏里面也写了类似遗书的这样的情况。
 
01:02:48
 
战友(洋葱头):郭先生,您好,我是洋葱头,我想问一下就是,原VOG的投款,那个借贷嘛,还有这个凤凰农场的借贷可不可以转成那个G-Club?还有第二个问题是,这个,因为说你提到这个有那个H-Coin、G-Coin这个份额嘛,这个份额因为有这个你这个20号,这个直播之前有一个,开一个直播,直播之前一天有一个战友是被喝茶了。这个喝茶战友就想问一下,就是他可能下一次就是不是那么好方便这个参加这个这个看这个直播嘛,各种这个消息嘛,他可能会看直播可能就会被喝茶了。然后他想问您的问题就是这个,这个,这个G-Coin这个这个份额能不能给他们这个墙内的战友能不能预留下,就是如果要能预留的话,能预留多长时间,我就这两个问题,Over。
 
文贵先生:刚才这位战友的名字我没听详细呀,这个G-Coin的事情今天在这我们不谈这个事情,好吧,受法律法规的约束,在这不能谈。跟各农场联系去,好吗,兄弟姐妹们,谢谢,请大家继续说话。
 
01:03:48
 
战友(榨菜):文贵先生,我是榨菜,我是榨菜。我想,我想问一下,我好奇那个G-Club的卡长的什么样子?我就想问一下这个东西,很期待。
 
文贵先生:回头这个有卡都会寄给你本人的,都会寄给你本人,我们会考虑到时候把那个卡也会挂到盖特上去,好吧,非常的漂亮,非常的漂亮!
 
01:04:28
 
战友(喜马拉雅):郭先生,郭先生,我是喜马拉雅,刚才是误会,今天是圣诞节,先祝您圣诞快乐,我不想让这个误会给您……
 
战友(文無):郭先生,您好,我是文無,我想问一下就是说,这个VOG的借款它是在VOG那边,战友之家那边,有就是在那个填表里面是有算这个VOG借款那个投资,有算进那个喜币里面的,就配额里面的,现在喜币跟VOG、战友之家也是没关系了,那个表是全部作废,Over。
 
文贵先生:所有的跟VOG的事情全都没关系,而且VOG现在把大量战友的钱据为私有,据为私有!没和G-TV签,签署一个字的法律合同,大家要记住,我再说一遍,谢谢。
 
战友(文洋):郭先生,您好,我是文洋,我想问一个关于交接的问题。
 
主持人(文真 【REAL战友文真】):这位战友,您再报一下名字好么?刚才漏掉了。
 
战友(文洋):嗯,好的,我是文洋。我想问一个关于交接的问题。我是当时参加我们夏威夷惩贼活动的领队,然后当时Sara现场的话,她给我打了两次钱,说这次的话我们就是财务报销尽量在活动结束以后就全部报销。然后呢,我基本上也已经报销了将近100%,但现在95%左右的战友都已经报销,后来还有一些额外的费用,然后我也报销了我们关于DC的这些活动,大概30位左右战友的钱。最后一天呢,我们缴了所有的房费,还有车费,然后报销了最后两位战友所有的费用,然后我就回来了。
 
回来了以后呢,我和Sara姐后来有一个就是在郭先生那天直播完以后,我也向她汇报了一下我这边就是报销的这个工作。然后我也当时听完以后,我也非常……内心非常……深刻地感受,我简单的和她进行了一个短暂的通话。然后呢,后来我就联系不到她了。所以现在呢,就是我手上有关于报销的这些所有的这些原始票据、费用、总额,还有人的名单,还有就是所有的这些信息都在我这里。
 
现在的话,我不知道,我要交接的话,我找谁?我曾经试着联系过啸天,然后也联系过文斌,然后他们都没有对我特别明确的回复,我就想现在这个工作,我现在我要怎么办?我要找谁交接,应该怎么交接,这是我的问题,谢谢。
 
文贵先生:像这个问题呢,我真的不是很清楚,我完全不了解。我觉得你这事,你跟文斌,跟长岛哥,这老班长,你们再去沟通一下吧,好吧,谢谢。
 
01:07:21
 
战友(木木ANNA):文贵先生,我还是木木ANNA。
 
战友(茶和咖啡):这是茶和咖啡。
 
战友10:我能不能建议一下,就是大家尽量,就是给别的战友也留一下机会,好吗?谢谢,我个人的一点想法,谢谢。
 
战友(木木ANNA):文贵先生,我还是木木安娜,我就刚才那个就是借款合同里边,写了,写了一些什么受益人的问题,我再说一下。这个问题,我在24号的时候也就是说前天,我已经反应过了,那么我有发给文随,发给老班长和这个Wood(文斌)。呃,那么,可能他们比较忙。所以这个信息呢,没有及时反馈到给这边。
 
所以我就在想,以后比如说,战友有紧急的事情要尽快地反应到您这的话,那么怎么样才能是有一个快速的通道?那我,我就是这个问题。
 
另外,还有一个事情就是,那么刚才我,我因为进来的比较晚,也就是说,Sara之前的G-TV(实际为VOG)的那个借款,那些事情,就是到三年的时候,她承诺说:“到时候,比如说每年3%,那么借款和利息,回头我们都是G-TV的股票。”这些事情其实是错的,是吗?我们得到的是错误的信息,对吗?Over。
 
文贵先生:木木ANNA,就这些问题,我现在不能,由于法律问题,我不能一一回复你。因为Sara做的太多的事情让我太震惊了。这个,律师让我在这个,在你问的这些问题上不能做任何澄清,不能有任何,希望你谅解。希望你和你所在的农场联系,好吧。关于渠道的问题,现在有喜马拉雅大使馆,直接跟文斌,还有所有的文潇、文家、啸天,等所有的文真都待这儿呢,是吧,亮亮都在这儿呢,可以直接联系,没有问题。但是,像你想象跟在家里客厅说话及时有反馈是不可能的,因为太多战友了,好吧?但是会改变的。
 
01:09:17
 
战友(知心姐姐):文贵先生,我还是知心姐姐。我想给您提供一个信息,其实,当时所有有VAA这个号码的战友,都应该是冲着这个爆料革命和郭先生去投资的,那把这个钱汇到了VOG。那我们得到的这个编号,就是以VAA打头的编号,那我不知道这个到底有多少人,我想是很多人。这些,这些人都是可以证明的,谢谢您。
 
文贵先生:谢谢,谢谢文仪,完全不了解这个,这个VAA,不知道什么,我完全不知道,我们会核实的,谢谢。
 
01:10:02
 
主持人(文真 【REAL战友文真】):还有没有就是没有发言的战友也可以发言一下,谢谢,直接报名。
 
战友(金刚石):(我想)反映一下啊
 
主持人(文真 【REAL战友文真】):好,您说,您直接报名。
 
战友(金刚石):您好郭先生,我是金刚石。那我有一个问题是那个VOG就是私募的。就是那个钱的话呢,她VOG公司还是她个人账户,这个是有一部分冻结?还是说整个这个在冻结?反正是在她的私人账户里。那这是第一个问题。
 
第二呢,就是如果说我们想现在就我个人,想把钱呢想拿回来,通过自己找律师,这样可不可以,还是等大家的这个就是一起,因为8000人还是蛮多的。
 
文贵先生:金刚石啊,首先一点,现在目前从表面上看,Sara有将近一个4600万的支票存到个人和她的公司私下名下。那么另外一个呢,就是所有现在这个钱呢,属于,也不是,没……从来没有SEC 或监管部门正确地说,正式地说:“诶!你这钱不能动啦,给你冻结了。”是由于,我当时我们的律师,还有Sara的律师都互相通知了我们,这个建议我们自我冻结,现在属于自我冻结状态。Sara呢这个钱呢,她再动了以后她就是绝对是刑事犯罪了,跟……那就很可怕的事情。
 
那么我们现在正在就是核实大家这个数,Sara账上这个肯定不止不低于6000万吧,不低于6000万,甚至是更多,这个,也可能是6000万到9000万之间在她账上。那么我们现在正在,就是这是为什么让她交接,交接完以后,我们为战友承担责任,还是怎么……大家退款呐,还回大家啊,或给大家这个补助一些利息还回去,或者说变成借款呐,都是……都在想这个对账。她就迟迟不对账,这又冒出了遗书事件。那么现在呢,我建议战友们,稍微等一等,我们现在这两天把账先对好,对好以后,我最后可能是啊,我们要是采取了行动,和大家战友们及时通报,咱们再决定,好不好?再等一等,谢谢,金刚石。
 
战友(金刚石):好的,谢谢郭先生,第一次和你通话很开心。
 
01:12:36
 
战友(Sarita):郭先生好,我是Sarita。
 
文贵先生:圣诞快乐!
 
战友(Sarita):我是台湾农场,请问。我是台湾农场,请问台湾还没有正式农场,那我们的对账是要找谁?
 
主持人(文真 【REAL战友文真】):战友您先报一下名字,好么?谢谢!
 
战友(Sarita):我是Sarita。
 
文贵先生:Sarita,请你直接给在这里跟这个我们这里的管理群人员的或者喜马拉雅联盟委员会联系,都好,好不好?
 
战友(Sarita) :所以台湾的农场还没有正式,那就是也是要找农委会那边就是?
 
文贵先生:没错,没错,是的,找农委会,是的,谢谢。
 
战友(Sarita):那他们是说要找一个农场进入,那我们现在是要在台湾还是另外找农场进?
 
文贵先生:你最好找一个农场进去,最好找一个农场,好不好?谢谢!
 
战友(Sarita):谢谢!
 
01:13:32
 
战友(文言):郭先生,您好,我是文言,首先祝您圣诞节快乐,然后我有一个问题呢,就是说,比如说是那种农场代买G-Club会员的,就是说比如说像凤凰农场或是任何一个农场,他们一直就说,这个款项一直没有汇到G-Club,他们算不算做1月20号之前呢?
 
文贵先生:这个钱,只要你交给农场了,给农场了,或代购代买了,由于共产党疯狂的打压,不能及时进行商业行动。只要你钱到农场以后,这个就是算入这个时间的,好不好?文言,谢谢啊。
 
战友(文言):好的,好的,谢谢您!
 
01:14:11
 
战友(郁金香):郭先生您好,我是郁金香。好,您先讲。
 
战友(文熙):好,谢谢啊,郭先生,您好,我是文熙那个之前VOG,前VOG里的视频组的义工,我们组长是那个冰扬。我们制作的视频是关于这个CCP病毒大流行和这个电视台节目,之前我有一直关注这个整个VOG这个节目点击率,连秘密翻译组单个节目的点击率都达不到啊。其实这个并不是我们战友没有才能,其实是很多战友义工在做无用功啊!很多好的作品看不到在G-News和G-TV推送,包括很多义工做了很久的任务,连名字都不知道,以后我们如何避免这类的情况?谢谢。
 
文贵先生:文熙,首先你代表七哥,对咱所有的付出的义工衷心地感谢,并祝圣诞快乐。这个所有的你这个事情,请现在咱们现在值班的文斌统计好。这个,然后统计好以后,我们给,会给你一个统一的管理。这个,这个费用我们是每个月都支付的,大家费用从来没少过。但是你们,你们一定要记住,这费用都是给你们付了的。那么现在呢,这个你们的,你们视频做的质量确实没有这个秘密翻译组做的(好),差距太远了!那么希望现在你通过喜马拉雅联盟农场统一的管理,和还有喜马拉雅Discord统一的管理,这两个你可以选一个,然后呢我们还要继续支付费用,继续让你们去做,而且一定同等待遇。那如果是大家不愿意做的话,也可以解散。但是必须保持绝对地感谢你们,非常地感激,文熙!圣诞快乐!
 
战友(文熙):谢谢郭先生,我是文熙。
 
01:16:03
 
主持人(文真 【REAL战友文真】):好,下一位战友。
 
战友(郁金香):郭先生,郭先生您好,我是郁金香。就是说我今天提个问题,是代表就是说国内的很多战友,就是大家商榷之下,就有个疑處。因为当时我们当初投资VOG的最先得到的信息肯定是与GTV的股票是有关系的。那么之后您在直播中也澄清了这个关系,我们大家都清楚。但是因为我们的信息堵塞,只能跟Sara联系。那么Sara给我们的信息呢,肯定目前来看是错误的。那么现在直切主题。就是说,我们所有这些,应该说是拼了命把家底,仅有的那小点儿家底可以拿出来的,已经投到了VOG。那么未来我们是不想要退款,我们未来是希望能获得更大的利益价值。就像郭先生您说的,不能把共灭了,结果我们也变成穷光蛋,对吧。所以是这个顾虑我代表很多战友提出来,它未来,我们投资VOG的这些钱,它未来是否能够获得相应的好的利益保障?谢谢。
 
文贵先生:郁金香啊,这个你可以说你,你不能代表所有其他战友啊,拜托了。这个首先祝你这个圣诞快乐。这个,关于投资,你说投资VOG,投资VOG跟GTV半毛关系没有,半毛关系没有。我再告诉大家啊,一点儿关系都没有!我在直播中无数次说过。
 
那么现在呢,你这个所有的钱,七哥要承担责任,因为你们是对着七哥来的。变成什么样的项目,保证你们未来资金安全和你们初期的这个回报,这是七哥现在在做的事情。好吧,你等七哥给你回复,希望你配合保持联系。现在你最重要的就是为你承担责任,喜马拉雅农场整个来和你联系,好吧!非常非常地感谢。
 
VOG已经说出来,它是一个独立的实体。VOG说出来它是独立的法人。今天Sara不发信息了嘛?她已经承认了,对为了这句话,我们等了好久了。她也说出来了,非常好的,然后让她自己啊,让她自己让这个把自己事实说出来。VOG跟你们任何人,收你们的钱,没跟你们签合同,这是犯罪违法的行为。如果虚假的构陷和投资行为,那也是犯罪的行为。她和VOG之间,完全和G-TV没半毛钱关系。我已经无数次说过,今天你也来,你也明白。
 
但是七哥是为了你们,一定会来想办法来解决这个问题的。保持联系,好吧,郁金香,谢谢。告诉墙內的战友,这是你可以做的,但你不能代表墙内的战友,谢谢,郁金香,圣诞快乐。
 
战友(郁金香):谢谢郭先生,我不是说是代表他们,就说我们有一个,就是说相对的安全的那么一个群体,就是大家就都有这个顾虑。也许我用词不当,但是至少我们这个小群体,还是有不少的国内战友。就是说,说白了,大家也不都是可以豁出去一切的人,毕竟每个人是要现实地生活,是有利益的考虑。请郭先生谅解我用词不当,也祝郭先生圣诞快乐,非常感谢你的回复。
 
文贵先生:好了,谢谢郁金香,你代表我一定要给大家带去问候,但是你在这种,语音语音聊天群不要这么说,这是你们要学会保护战友,好吧。要保护战友。这个这种信息常识一定要有,郁金香。这不是咱们两个在律师前面说话,你要记住,谢谢。
 
战友(郁金香):好的,谨记!谢谢!
 
01:19:50
 
战友(文琪):郭先生,您好!我是文琪,想提一个问题。
 
主持人(文真 【REAL战友文真】):文齐,是您请说,您声音挺好的,谢谢。
 
战友(文琪):好的,郭先生,我是文琪,是这样的,我是第一批参加VOG小额私募的战友。也就是在今年五月份的时候,那个时候Sara的那个账户被冻结了,还是怎么样。所以她在开新账户的时候,那段时间就没有账户可以完成汇款。那个时候因为我是在加拿大,所以是问了老江那边要了汇款的账号。然后汇的话,就汇到了Himalaya Dollar那个账号的账户那个里面,最后VOG在统计的时候呢,不光是完成了对账,也同时做了这个汇到Himalaya Dollar的这部分人的统计。
 
因为那个时候可能,因为她的账号被停用的原因,有不少的战友咨询了当地的农场主,汇到了那个叫Himalaya Dollar的那个账户。所以这个是,是一个集体的一个问题,不是个人的问题。所以她VOG登记的时候也专门登记了这一笔。所以现在的话,我当然不知道这些钱是有没有……是,当时Sara是说这笔钱的话,会转为在她VOG的投资。但是我们现在不清楚啊,因为现在VOG的情况乱成这样,所以我把这个情况说出来,然后看后续可能会需要怎么处理。谢谢!
 
文贵先生:Himalaya Dollar是所有账号跟VOG没有半点关系,不要冤枉了Sara。这个钱所有的,都由这边来负责,一分不会少,好吧。就是我在直播中告诉大家的。未来你们有那几个选择,好吧,这你放心,你直接跟喜马拉雅这个联盟委员会,那块咱们的工作中心对账就可以了,放心吧,啊。
 
战友(文琪):好的,谢谢郭先生!祝你圣诞节快乐。
 
文贵先生:圣诞快乐,圣诞快乐,谢谢!
 
01:21:47
 
战友(二丫):郭先生你好,我是二丫。
 
主持人(文真 【REAL战友文真】):二丫,您请说,二丫。谢谢您木兰姐姐!我想刚才就是(接着)你好陌生人(文熙)那个话题说。郭先生您刚刚提到说,该给大家的钱一分都不会少。然后这个钱我们,我收到过一次,我有Paypal的那个Sara的转账截图,然后之后就再也没有收到过。就是现在这样的情况,谢谢。我不是贪财的人,我补一句。只是说一下这个情况。
 
战友(文熙):你好,郭先生,我只想澄清一下,就是关于费用这个,我们从来不是为了费用,但是我们从来没有听说过费用,谢谢。
 
主持人(文真 【REAL战友文真】):刚才的战友能报一下名字吗?刚才那位男战友。
 
战友(文熙):我是文熙,就刚刚郭先生有提到费用这一块啊。就是我们从来没有听说过,也不知道这个事情。谢谢!
 
文贵先生:文熙,我现在负责(任告诉)你,每一集都是付钱的,每一集付了一年了。包括这个上天造都是付钱的啊。这都是付钱的。你们没有(收到)付钱,这今天又对我又是个震撼,又是个震撼!
 
战友(文熙):我们是从来没有听说过这个事情。就压根跟那个钱,没有,就从来没有听说过。我们必须要澄清一点,这一点,我们压根没有这个关于这个钱方面,没有。over。
 
战友(二丫):我补一句,不好意思,我是二丫。我收到这个钱的时候是,是折合到paypal的账户是15000日币左右。然后特意通知我们说,是郭先生心疼战友,特意給的钱,不要往外说。Over。
 
文贵先生:二丫也好,文熙也好,又让我震撼啦!这给你们付的钱,你们竟然一年没收到,这Sara弄哪去?再个,这Sara Paypal我们从来不知道,又来了,又来了,我的天啊!到底Sara VOG有多少秘密?
 
义门重开(文悟):郭先生,我是义门重开(文悟)。就是你刚才说的这个事也是震撼了我,我也是在这个武汉疫情的这个视频组。然后呢,有一次就问我,她说:“郭先生要给我们一点儿钱。”让我们告诉PayPal。我就说:“我一分钱不收。”我说郭先生,我说,“我参加爆料革命,我对自己一个要求,我说‘没有任何的金钱关系跟郭先生。’”所以我当时也没收这个钱。他们就告诉我说:“这个钱退回去比校难,那个什么,也不收也没办法。”我说:“不要这个钱,退不退回去,你们怎么弄,不是我的事。”所以也,也是那么有一次。说起这个事,但是我没收。所以今天说起这个事儿,我也觉得很震撼。Over。
 
文贵先生:义门重开(文悟),文熙。文斌呐,你要赶快登记下来。真实的,还有这个视频组员,我们一定要知道,这个,这就是诈骗了,绝对诈骗了。每月都付钱,每月都付钱。我在这负法律责任告诉你们,兄弟姐妹们。啊,天啊,还有PayPal,OH MY GOD!
 
01:24:55
 
战友(我心飞扬):郭先生,你好,我是墙內的,我心飞扬,我可以问个问题嘛?
 
主持人(文真 【REAL战友文真】):我心飞扬您请说。
 
战友(我心飞扬):是这样子的。我呢,早期投资啊,因为我知道这不仅仅是个投资。我也非常清楚啊,CCP的邪恶,所以我是很早就写了遗嘱了,那么我这个遗嘱现在也可以登记吗?谢谢,over。
 
文贵先生:我心飞扬,谢谢兄弟姐妹们,我知道你是真心灭共的好战友,首先祝你和家人圣诞快乐。你写遗嘱的事情是你个人的事情,法治基金、法治社会,无数次战友要写遗嘱,我们通通拒绝。我在直播中说过,我们不接受任何人写遗嘱,绝对不可以。你不能写遗嘱,我们绝对不同意!而且坚决反对!好吧,谢谢我心飞扬。你写不写遗嘱我们都灭共,你写不写遗嘱我们都灭共。你写遗嘱,我们就灭共,我们是假灭共就会真灭共了吗?我……你写遗嘱,我没这个能力我就有能力了吗?你不要这样,我心飞扬。这是灾难的错误,千万不要啦!
 
战友(我心飞扬):那个,郭先生,您好。是的,我也承认自己的错误,我当时也写了一个给Sara了,我就是说,我现在也要登记的吧,对吧?谢谢,over。
 
文贵先生:你这,哎呀,我的天啊,这原来,这又惊骇又震撼了我。原来Sara在很早以前就搞遗嘱的事儿了。你把资产是不是留给Sara了呢?当然要登记了,是不是你把资产写给Sara了呢,我心飞扬? 
 
战友(我心飞扬):是这样的,这并不是Sara她要求我的,是我主动的,是我主动的委托身后事的,谢谢。
 
文贵先生:钱给谁啊,你身后事,钱、利益,受益人是谁?能给七哥简单说一句,别说出具体的。
 
战友(我心飞扬):我就把我的身后事,所有的决定权就给Sara姐,当时是给Sara的,让她决定我身后的利益分配的。
 
文贵先生:什么时间?什么时间?你说说你写的东西。
 
战友(我心飞扬):是应该是七月下旬左右吧。
 
文贵先生:天呐,我心飞扬,你们真的是,把七哥真的是,你们是拿板斧子开七哥的脑门呢,你们太疯狂了,简直是!这个Sara太疯狂了,一定要登记的,谢谢,我心飞扬。你让七哥的心真的在流血。
 
战友(我心飞扬):七哥,七哥……
 
01:27:30
 
战友(简先生):郭先生,还有G-News稿费的事情,我有投稿。
 
战友11:那个政庇的问题么?
 
主持人(文真 【REAL战友文真】):大家有序发言啊,麻烦一下先报名字,然后再说话,谢谢大家?
 
战友(简先生):我是简先生,郭先生,还有G-News稿费的问题,因为我有多次投稿,所以说我知道这件事,好像也没有发放。当然我给G-News编辑部门发过信息,因为我在国内,所以说,这些东西我说我这边全都放弃。其他人据我了解是没有发放的。
 
文贵先生:好,G-News稿费的事情,我要了解一下,我再了解一下,很多战友反映,我们会给大家回复的,好吧,谢谢。
 
01:28:20
 
战友(二丫):郭先生,您好,我是二丫。我问这个问题绝对不是为了钱。就是想了解一下,我们做班农的Warroom也做了有一段时间了,请问这个有发放过就是费用之类的吗?我没有贪钱的意思,就是很好奇想问一下。
 
文贵先生:没有,给班农的这个Warroom,从来没有。这个事不能冤枉了,绝对没有啊,和我们没有任何关系,这个没有。
 
二丫:好的,谢谢郭先生。
 
01:28:50
 
战友(一米阳光):郭先生,你好。我是一米阳光,我可以发言了吗?
 
主持人(文真 【REAL战友文真】):一米阳光,您请说。
 
战友(一米阳光):郭先生您好,我是被那个加拿大农场踢出来的。那我踢出来的原因的话,是当时我们不是填那个H-coin那个申验表格。我就发现农场的那个表格跟VOG那里就是有矛盾。VOG说,所有的农场叫我们填VOG的时候,就完全要忽略,但是农场就要我们填,而且要我们填编号。所以到后面的话,我再三追问。第二天的话,他们只是换个了表格,但是我还是发现,还是有矛盾的地方,因此我就要求回答。因为这个也是比较急,我也希望就是农场主能够跟Sara这边,跟联盟这边尽快,尽快沟通,这是一个比较高效、比较快捷的一个途径。
 
但是的话呢,就是被别人误解啦。我本身是很尊重那个老江的。老江的话是个元老嘛,也是很多人眼里边的大咖。也是农场有些人就喊他是精神领袖,个别人啊。然后的话呢,就是因为这件事情,我被定为胡搅蛮缠,我就被踢出了那个,踢出了那个加拿大农场。那么我就问一下,有几件事情。
 
第一件事情,就像江先生所说的,“一脚踢出去!那就是,上百万。”那么请问,你有没有定性了吗?我就是纠缠一个表格,我要闹清楚怎么回事。我要你们去,去回去,就去,去调查这个表格,然后给我们一个正确的表格。因为不单是我有疑虑,其他人也有疑虑,我错了吗?那么接下来的话,后续的事情要怎么办,因为我在加拿大也有被冻结的借款,不能一踢出去就了事了。 然后的话,现在我在其他农场也没有看到说,有加拿大冻结借款的那个,那个登记的情况,它只是有一个凤凰农场的登记,这是第二点。 
 
第三点的话呢,就是我被踢出去了以后,那锦绣中华跟老江在农场的那个,在农场的培训当中,在加拿大农场的培训当中,多次点名或不点名地又批评了我。然后,就是也……也就是说到伪类之类的事情。当时踢我出去的时候,没有说是伪类, 
 
文贵先生:这位战友,这位战友,这位战友你说的太长了,你跟我说一下你什么名字,再跟我说一下。我一会儿马上(下线),太长了。 
 
战友(一米阳光):Sorry,我叫一米阳光。 
 
文贵先生:一米阳光,一米阳光,还有什么其他名儿吗?其他名么? 
 
战友(一米阳光):就是这个,就叫一米阳光。我的 GTV 的名字叫作一米。 
 
文贵先生:你这个,给这个你借款,什么这加拿大,我从来我都不知道,是借多少钱呐?这又是一个爆炸性的信息,多少钱? 
 
战友(一米阳光):是加拿大那个借款项目啊!有啊…… 
 
文贵先生:多少?多少钱?你借多少钱,我听听,这又是加拿大农场。加拿大农场我从来不承认的,我们从来不承认的。把话先撂在这儿。你借多少钱?说说,你所谓的借款。 
 
战友(一米阳光):四万! 
 
文贵先生:四万还是七万? 
 
战友(一米阳光):四万! 
 
文贵先生:好! 
 
战友(一米阳光):四万 USD。 
 
文贵先生:四万 USD。你叫一米阳光。这个,我再说一遍,加拿大农场我们是不认可的。刚才你说这事情,我现在我不能给你任何回复,好吧?但是呢,我们这个喜马拉雅联盟委员会会去核实,好吧,谢谢! 
 
战友(一米阳光):好的,谢谢!谢谢,郭先生!圣诞快乐!Over! 
 
战友(Em(文艾)):郭先生,我是 EM 文艾,我可以问个问题么?就是刚才有一个战友说,除了那些写了遗嘱的要上传那个遗嘱的那个合同、那个遗嘱以外,还有那些签,两次签过VOG 合同、借款合同的也要上传这个合同。我想问一下,就是那个,这个喜马拉雅……喜马拉雅大使馆群,这个群公告可以发个正式的公告么?我们想上传,但是又怕上传错了地方,造成第二次更大的麻烦。谢谢!同时祝郭先生圣诞快乐! 
 
文贵先生:这个是没问题的,文斌他们会处理的,好吧?文真他都在线上,都在这块儿,还有这个亮亮,她都会处理的,谢谢您!好吧,谢谢您,圣诞快乐! 
 
文贵先生:我还有 4 分钟我必须要离开了,好吧?文真,我还有 4 分钟 。
 
战友(Isabella111):郭先生好!郭先生好!郭先生好,我是 Lisa Bella 111。我现在在七星会农场, 是这样的,我有一个问题。因为我五月初呢,我也是,就是小额的 VOG 的投资者。然后当 时呢就是 Sara 给我们提供的账号是她个人的账号,就是我当时是转到她的那个富国银行个人账号的。我就现在想有个问题,就是我不知道当时她这个个人账号提供给我们大家的时候,她有没有告诉过郭先生您?还有个问题呢就是说,如果说她当时没告诉过您,那么是不是现在当初就是汇到她个人帐上的这个,就是所有的这个战友可以一起来起诉这个 Sara,她是属于这个金融诈骗呢?Over。 
 
文贵先生:Isabella,我从来没有允许往她私人账户汇款,这绝对是不可能的!这些事让我很震撼的,包括这今天得到的信息,真的你们都感受到了。这在美国过说谎话是犯罪的,这是让我很震撼的!这个,至于说集体起诉她、还是刑事报案,和战友们还是集体行动,咱们稍微等等。 
 
我们希望这个 Sara,不要再让我们战友把她送到监狱去,这是我们绝对不希望看到的!而且我们战友们一定要记住,不管如何都要想到 Sara 曾经为我们爆料革命做过很多事情!Sara今天走到这一步,既有战友们的天真和不懂法,也有 Sara 的贪婪和被旁边人蛊惑,和这种这个私欲的结果。这个包括这个不了(解),她不懂美国法律,有些事情是客观的大家形成的,有些确实是她个人的贪欲。特别这种造假,这些今天我完全不知道,这是很可怕的!没有任何法律观念。
 
那么接下来我想说,大家最要做的事情,就是要把所有的这几个方面信息和喜马拉雅联盟委员会对账、提供信息,喜马拉雅联盟委员会是义务的,不是有必要的责任,是义务地在为大家帮忙。不要把喜马拉雅联盟当成一个大家承担的法定单位,它不是地。它是真正为战友服务的义工组织、义工组织。它不是注册地法人机构。它需要战友们真心地配合,绝对地配合,及时地提供准确的信息。然后根据大家提供的所有的汇款和个人信息,我们会跟这个美国地律师团队商量出来。 我们的处理方案目前暂定的是:
 
一、让 Sara 合法地把战友地钱退给战友,解除她和战友控制财富的关系。 
 
二,根据美国法律,我们相关政府部门的决定,如实地告诉人家这些情况之后,我们听从政府部门这些钱去向哪里,该怎么办。这是我们第二个(方案)。 
 
第三个,如果 Sara 不配合,继续造假,继续去蒙蔽,这样给战友造成损失。那我们没办法,只能是民事、刑事报案,和战友们集体来报案,这是肯定要走的。到那一会儿就是转那个时候,就是战友们也麻烦事。Sara 肯定她就麻烦了,那肯定她进监狱。战友们的钱可能是要经过很长时间,才能被解冻,而且会产生大量的这个成本费用。 
 
最后,我今天要跟大家来聊天的事情,我希望咱们多谈最近敏感事儿,咱就别风花雪月了。 这大圣诞的,七哥在这儿跟你们聊天,好吧,兄弟姐妹们!直接说问题,不要说一些其他的问题,跟(投资借款)没关的问题。 那么我再说一遍,只要是你们配合了,那边为了七哥来的,七哥想尽一切办法承担责任。但跟 G-TV和 G-Fashion、Gclub,和其他商业法律机构没半毛钱关系。 
 
七哥的承担责任,是个人的承担责任。现在这个喜马拉雅联盟,包括这个喜马拉雅大使馆discord 群的所有的说话,都是义务说话,都不是代表任何组织、任何公司、任何法人。就希望大家能够理解。大家一定要这时候,不要天真,你们跟随的是爆料革命,跟随的是目标灭共、新中国联邦,还有跟随是七哥,七哥个人会给你们一个交代! 好吧,兄弟姐妹们,大家千万别再傻了,一定要讲法律,一定要讲法律,一定要快速行动, 一定要学会保护自己,一定不要随便签东西。剩下的事情,就交给喜马拉雅联盟委员会和你七哥,还有咱喜马拉雅大使馆群的这个沟通平台,作为一个沟通平台,大家高效地真实地沟通。 
 
好吧,兄弟姐妹们。文贵在此衷心地再次感谢喜马拉雅大使馆群 discord 所有服务的兄弟姐妹们,和今天参与对话地这个兄弟姐妹们。 希望今天文斌、还有真真,这是文真吧,亮亮你们……(主持人(文真 【REAL战友文真】):我录音了,我录音了。)马上将录音一个字儿不能改地中英文翻译出来。这个,这个这些说过的话都具备法律效力啊! 我再次今天告诉战友们,今天你们说过的话,可能会成为未来在庭上地证据。所以说,今天所说的话,我们要负法律责任,不能说假话。说假话后果自负。七哥不为任何说假话,提供 假材料的人,和不提供材料的人负任何责任。 所以说,你们说的每句话,咱们这块儿都去负法律责任的,请兄弟姐妹们一定要记住。唔该谢!圣诞快乐!兄弟姐妹们! 
 
战友们:唔该谢!圣诞快乐!谢谢七哥,文贵先生!圣诞快乐!圣诞快乐! 
 
文贵先生:七哥需要在里边儿给你们的说话的时候,让你们真正的了解法律、学会法律,学会什么叫唯真不破。七哥拿命、拿时间不陪家人圣诞节,跟你们聊天,希望你们真的能懂! 亲爱的兄弟姐妹们,七哥爱你们,祝你们圣诞快乐,好好照顾家人!唔该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