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wins DataBase
     
  

郭文贵2018年3月4日第二次直播 20180304_2



郭文贵2018年3月4日第二次直播 20180304_2 这是3月4号的视频!

主播人物:郭文贵 
涉及人物:雾亭 
公司组织:盘古大观 
国家地区:塞班岛 天安门 加拿大 澳大利亚 纽约 洛杉矶 日本 欧洲 美国 中国 
名词解释:盗国贼 挺郭 三部 
文字整理:SHI HONGLEI 文晓 杯酒渐浓 山川异域 
发布时间:20180304
视频链接:https://youtu.be/Kh_p7e6hpzA
相关图书:
内容梗概:
尊敬的战友们好。昨天因为这个大家游行,昨天我的团队呢一直问我,说:你不能下去呀。我说,我不下去,不下去。说:你也不能在阳台上跟他们挥手,人家“乓”来一枪,怎么办!我说:不挥手,不挥手。
 
大家看到我昨天录的视频了,10:40我才锻炼完。锻炼完以后,我再热热身,大概就快11点了。这时候小庄和雾亭他们给我的助手发信息:说他们 12 点半才来呢。
 
然后我就马上把很多律师,昨天是周末,今天是周一,我们递到法庭很多文件要做公证,要签好多。我在那儿bang,bang,bang,签半天。这个时候呢就已经将近 11:40 了,然后我就回去冲个凉,洗个澡。我一冲个凉洗个澡。然后这个出来以后,我还穿了休闲装。我就问我的助手,他们现在都来了吗?他说,都来了。
 
我们是六个保镖一组,楼上两个,门口一个,另外三个都是在外围的。这个时候他们就给我报告,人到哪儿了,到哪儿了。他们在推特上看,然后他们连着看。这时候我知道,人已经在逐渐聚集了,我也上推特上看了看。
 
这时候说实在话,我就跟他们商量:我还是下去打个招呼,到门口去。然后他说:绝对不行。因为外围的团队,我没有出去的计划,你这么一来,他说那外面的四个人没来,我们几个是负责你这个的,那你让我们负这个责任,我们肯定不行。所以就在那块儿讲。
 
在讲的时候,我就在那儿想,我得下去。我越看越不行。我们那个小伙子啊,小胖,谭小胖,在那块儿贴的镜头,还有那老大姐出去腿脚不方便上车的感觉,还有全世界各地都说准备上街,准备上街那种感觉。我觉得我不上这个街,不去和他们见个面,我不能飞去加拿大,但我这门口经过,我要不去,我这不是太贪生怕死嘛?
 
一个贪生怕死的人,怎么可能说去挑战盗国贼集团呢?一个贪生怕死的人,怎么可能去给全中国人民说,要去追求法治,民主,自由哪,怎么可能!
 
所以我跟他们商量:这样,我不让你负责任,我要下去,我就是挥挥手。
 
不行,绝对不行,就跟我急,你要下去,我们就怎么着,怎么着。
 
确实,他们美国人很认真。更重要的是说,就我们这人不能~~~~我们跟你签了合同,我们不能让你离开。离开我们就负责任。我说,那我现在签字不让你负责任,不就完了吗?
 
就这说道半天。这时候啊,因为门口我们备用了三部车,平常都有。我说我下楼,我说我下楼,那这样,我就在门里面跟他们挥挥手。
 
他们说,这样也行。咱先说着就往下走吧。这时候我们就下去了。12 点 10 分,我就进屋随便弄了双鞋,我就蹬上了,然后因为不用打领带,穿衬衣了,我就拿了个长袍,我就给套上了。
 
我就在门口给招招手。他们就在门里面,我们就下去了。这时候,另外一个在外面观察的人说,他们已经到 61 街,我这块儿是 59 街,他们在 61街,61 街跨过一街 63 街,他们一说 63,还有一些人在那儿聚集,61 街了。
 
噢,我说是吗,我就下去了。这时候就三个人在旁边,我说,你到那个街头上看看,都是几个人,给我查一查啊。我就把这个人给支出去了。这时候,实际上就剩了俩保镖,在我旁边。
 
另外的哪,外面的人和里面出去的俩,去看去了。我另外这个保镖,我说,这样,你到这门口看看,有没有什么可疑行动。
 
因为他到那个街去了。他们就出去了。车在门口,车上司机。我说这样,你下来,你也去看一看旁边的事儿,我把他支走了。就这小伙子上去时,我坐上车,我从来没开过防弹车, 我bangji就给发动着,他”嗷嗷“ 喊着,我就转过去了。
 
因为我太熟了,我直接就转到 61 街。就顶着了咱们那个 61拨的纽约挺郭的后面的车队的后面了。
 
我这车门下来,车还没熄火,我就过去了。结果他们看到我了。下来的时候就慌了,郭先生怎么来了。结果一慌,他们车自己车胎没踩刹车,就”Duang “的给撞到车上,车屁股给撞开花了。就是太激动了。大家“哎呦”,你怎么来了。
 
跟每个人拥抱啊,拥抱完以后,结果这时候,我们老陈告诉我说,我说小庄还有雾亭他们哪?那些人在哪儿?
 
他们说在 63 街,我这没办法啦,我就走过去,单行道嘛,我就走过去,走到 63 街,这时候大家赶快拥抱,这时候小庄就过来了,大家看到视频,然后被发现,雾亭,又找雾亭。
 
这个时候这保镖就傻眼了。这会儿走到街口的时候,我就看不行了!这旁边就告诉我,快走!我就赶快就走到Lazente 那边,到街口碰见了保镖。
 
保镖就不高兴了。哎呀,跟我急大发了,嗷嗷叫,说你这是完全是背信合约,你会把我们杀了的。再一个说是,我们原来说是不出镜头,所以说我们也没办法到这儿来,然后你跑出大街来。就差把我给架回去了。护着我走到 61 街的时候,我的车还在那儿还着着火儿哪,这保镖气疯了,气疯了!最后把我从地下室带上来。然后直接带到我们旁边的一个办公室。
 
哎呦,我的妈呀,这折腾的我,哎呀跟训孩子,石母训子一样。说:你看你,衣冠不整,因为我刚从这个家Palm Beach 回来,脸上晒T得倍儿黑。说,你这脸晒得倍儿黑,你说你穿这么个鞋,这么个旗袍就跑出去了。
 
形象完全糟糕,你哪配当领导人!你怎么可能搞政治,完全胡来!你知道这多危险吗?你这出去了,怎么样怎么样!完后,这保镖外围人都没来啊,哇,这时候人都逐渐过来了。然后人家提出辞职。不干了,坚决不干啦!
 
我说,那我再抱歉,我赔偿,那我说,我必须见。我说我不见我怎么可能,我说我不想搞政治,我也不想当名人,我也不想伤害你们,但是我得对得起我良心,我不能贪生怕死。那么多人都上街,要冒着家庭、国内的自由、安全的危险、进监狱的危险,我不出去怎么可能?
 
跟他们解释,哎呀,最后他们,这样吧,郭先生,今天先别说了,我们周一我们再研究,团队研究,我们和公司再研究。还有一个其他团队再研究,法律团队研究,你先回去睡觉。
 
就昨天我到 10 点多时候,最后一个发信息的时候,把我手机给抢过去了。强迫我到安全屋睡觉。所以,昨天我就睡得特别好。现在心情一下子,特别安静,全身特别安静。我一会又要开会,还有午餐。我就刚才呢,今天不锻炼,休息。给大家汇报一下。昨天是实在太美好了。我不后悔。我不那样做,我一辈子难受。
 
昨天我下去以后,我跟大家拥抱了,我心里踏实,我希望未来能到加拿大,塞班岛,日本,洛杉矶,澳大利亚,纽西兰,欧洲,到各地去和所有的支持我的战友们,各个拥抱,并和你们一起走上街,最后和大家一起走上我们盘古大观,龙头,天安门。我们一起拥抱,高唱凯旋之歌!
 
谢谢昨天所有的兄弟战友们,真是太美好了的一天了,这是伟大的一天,历史的一天。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