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wins DataBase
     
  

2021年4月29日路德访谈直播 20210429_2


其他语言


2021年4月29日路德访谈直播 20210429_2中共外交部发言人公开声称美国是唯一违反谈判公约核查协定书的国家;习反垄断开始砍向腾讯意味着什么?

主播人物:
涉及人物:
涉及公司:
国家地区:
名词解释:
文字整理:茅屎坑 青桐 kimkim(文沙) 墨墨十七 
发布时间:20210429
视频链接:https://youtu.be/jgBMQWGCAeo
内容梗概:
路德:诸位观众大家好,欢迎收看路德时评之路博艾冠谈,今天是2021年4月29日,美国东部时间现在是晚上8:30。我们今天还有嘉宾安娜女士啊在一起。我们今天首先来看啊,这个外交部的发言人汪文斌啊今天回应记者,在这个发布会的时候里面提到了啊说美国是唯一违反禁止生物武器公约核查议定书的唯一国家,这里头有意思啊,这里面包含很多重要信息在里头啊,因为美国刚刚发布了一个军控防扩散和裁军的遵约报告,里面对中共啊禁止生物武器公约的履行状况提出质疑,这里头一连串的结合这个朝鲜生物武器等等啊,我们待会儿来看看,这到底意味着啥?第二个我们再来看看啊这个腾讯的约谈,习的反垄断的大刀要砍向腾讯啊,说至少要罚100亿。这里面结合今天早上咱们说的啊李强和这个、马云拖拉出了李强,腾讯的总部在哪里?在深圳,啊,咱们中国有两大证券上市的交易所,一个在上海,一个在深圳。腾讯背后一定会拉出更多的啊、这里面有意思啊,我们待会来仔细分析,首先让我们的冠博士给大家分享其他相关资讯,冠博士好。
 
冠博士:大家好,今天给大家分享几条新闻,第一个就是布林肯他在昨天说尽管中共官媒在海外宣传啊,造谣并且尝试破坏民主。那么、但是将其列为外国使团,像美国已经把它列为外国使团,现在目前呢暂时不是为了封禁这些媒体,而是让美国民众知道这些媒体实际上掌握在中共手中,那么这是这个布林肯在昨天的线上会议中说的。那么实际上,这里面他还说到说真正令人关切的是中共通过国有媒体平台在海外宣传造谣,一定程度上目的是为了干预或者破坏民主,那么现在呢,实际上美国把他们的这个背后的背景全都列出来,那本质就让美国人民知道这些人到底是谁给的钱,这些人背后的金主他们的政治目的到底是什么。就是把中共所有的这一切都晾晒在阳光下让美国人民知道,所以这个直接针对的就是中共超限战里面对于美国的信息战、媒体战、宣传战的这一部分,实际上中共这些所谓的国有媒体根本不能叫媒体,它就是宣传窗口,宣传机构,那说什么讲什么当然都是和中共全面配合的,所以说这里面尤其是美国在之前的意识形态,有一些这个偏左的部分的意识形态和中共是走的比较近的,那也带走了一些美国人民,但是现在这部分美国人民他们在这个拜登政府现在全面继承川普政府的政策下,慢慢也会醒过来看清楚中共的本质。第二个要说的是松下将会关闭在上海的干电池工厂,那这个是松下在大陆的唯一一家干电池工厂,未来的松下将会集中投资中南美和东南亚地区,那这个是由日本经济新闻中文网报道的,那么松下将在2022年的时候清算上海当地的法人工厂用地,将会返还给这个中共国的政府。所以另一方面松下将在2022年扩建中美洲哥斯达黎加的工厂,以这个5号电池和7号电池为中心,产品将供应墨西哥,哥伦比亚和阿根廷等等周边国家。所以这个就可以看到日本的这个企业呢,在日本和美国全面的形成盟友站队之后,在这灭共大潮的时候也开始了和中共进行、这个就是事实上的一种脱钩,因为中共国现在政局和经济的不稳定性,再加上台海、南海的不稳定性,以及美国,日本和这些北约这些价值观相近的民主国家和中共之间的这样的全面的对垒和对抗,都使得这些企业从自身的利益出发,为了自身的安全也要提前开始部署全面撤出中共国。第三条呢想跟大家讨论一下,实际上就是拜登昨天晚上在国会的讲话,那这个讲话本身内容上主要是针对内政,那外面提了一些中共,提了一些俄罗斯,提的都不算特别多,但是我觉得有一个比较有意思的事情,就是在这里面拜登他在演讲中提到,就把自己和习近平之间的这个私交就完全说出来,他说布林肯可以告诉你,我和习近平主席一起度过了很多时光,我与习近平一起旅行了75,000英里,跟他进行了24小时的私下谈话,我打电话祝贺他,就是中国新年的时候呢我们谈了两个小时,那他另一方面说习近平非常急切的让中共成为世界上老大,那么他和其他这个独裁者认为呢民主制度无法和专制制度在21世纪竞争,意味着民主要花太多时间才能达成共识等等。那么他最后就是想说我正在与中共和其他国家竞争以赢得21是世纪。所以说这里面我觉得、当然了他对习近平这个说法呢一直以来都是这样的,那么和他现在这个强硬灭共继承川普总统的政策也是相匹配的。但是拜登和习近平他们两个人的个人关系,实际上在拜登上来之后都是一个非常敏感的话题,在对于中共国的部分或者习近平的部分,拜登在一段时间内也都是这个很避讳的,也都不处理,很多事情也都交给贺锦丽副总统来处理,但是现在他在这个演讲中,他敢直接提到自己和习近平这样的关系,那我想问问艾丽女士,我想问问您怎么看这拜登现在敢把这个直接拿到桌面上来说?
 
艾丽:对,我觉得拜登其实这100天的报告呢释放了很多很多的信息,因为大家知道他上台的时候争议非常的大,那就100天里边呢,他的这个政绩基本上是延续了之前的,中共媒体都已经这个爆出来延续了川普总统时代的这个政策。那么这个时候呢,就是备受争议的他和习近平个人、包括我们看班农战斗室班农先生还有很多很多人都在说,你能不能把你跟习近平24小时没有记录的这些,就是单独的会面的这个事能够公开出来?很多很多的质疑,那么多质疑他是被中共勾兑的,那么这个时候他到100天能够把这件事情主动的说出来,说我们有过7万多公里的这个旅行、一起旅行坐在同一架飞机上,那可以有很多的内容可以交流啊很多个小时,而且他讲到这个私下的谈话有这么多小时,特别是又谈到了在这个拜习会啊,就是拜习的新年除夕夜的这个电话讲了两个小时,讲的是什么内容呢?他这次能够把这些东西揭示出来,其实主要谈到的就是一个意识形态的问题,到底民主、他其实这次释放的最重要就是我们看之前蓬佩奥先生讲的是文明的挑战,中共是对21世纪整个世界的文明秩序的挑战,能不能在21世纪里把中共灭掉?那么拜登的主张呢?就他一定要有自己的主张,我觉得他谈出来的是通过民主这个角度,当然我觉得大同小异,但是他的角度是不一样的,他说这个民主制度能不能战胜独裁制度这是他认为最大的挑战,是吧?然后习近平就跟他讲肯定不行,我们集中力量能办大事,是吧?我们集中力量才能办大事情,我们共产党这个已经证明了,尤其是在过去20多年30多年里边,美国一扶持我们,给我们一点点这个好处看的时候呢,我们就马上抓住这一点机会玩命的、疯狂的生产啊,这个制作了这么多、在世界上让外部看上去好像中国突然间大爆发这样的发展,他认为这才是这个优势。那么应该讲他用这个来解释过去这么长时间里进行的讨论,他用自己的亲身和习的接触来讨论证明一定是不行的,而这个是美国的主要任务,要保持民主制度的先进性,而且民主制度在和独裁制度进行全方位的竞争的时候还依然能够领先,这是我觉得他要释放的这个信息,所以他讲了,他能够敢于说出来,也相信是经过了这100天真正的最后接管了川普的政府以后,接管新政府以后看到了所有的情报和过去的政策的分析,以及对未来的一个定向后,真正做出了最后的决定,就是一定要延续川普的政策,另外要提出一个新的主张,就是这个民主不可以被打败,那么美国在这场竞争中一定要赢,我觉得这是他释放的非常明显的、就说明他已经最后就是和习一定要分开、要决裂,用共产党的话说,那不可能再走在一起,一定要竞争,而这个是不可调和的,这一定会公然的站在各自的对立面上来迎接中共的所有的挑战,冠博士。
 
冠博士:是的,我非常同意艾丽的看法,因为这里面呢,实际上他和习近平之前的一系列的共度时间啊这些交流等等,只要这个政治反着说都可以说,如果说美国这国家想要和中共国保持一个良好的关系,要友好了,那就说我跟他一起去谈了这么长时间,那这些达成共识很友好。如果说现在要这个反共灭共了,他可以说我就是因为和他度过了这么长时间,进行24小时谈话我才非常了解他的骨子里就没有民主,就是一个独裁者,所以说我告诉你们一定要和中共竞争到底。所以这个他正反是都可以说的,但是他现在既然敢把这个拿到桌面上来说呢,实际上就是因为他目前对于自己的政策,对于目前两党达成共识和对自己对外交的政策这一块还是比较有自信的,因为之前,尤其是他刚上台在试探的时候呢,共和党的这些人,美国内部的竞争对手,就他和习近平这个关系的事情对拜登穷追猛打,所以基本上、特别是他打两个小时电话的时候,特别是他说什么文化常态、种族灭绝文化常态的时候,都遭到了这个共和党的猛烈的攻击,所以在这那个之后,拜登他的政策就全面的定下来,就是把川普总统的这一桌子菜全都给吃了,把川普总统的板砖全部都给拿来用了。所以在现在的这样一个时刻,他就已经是不用再避嫌,因为没什么好避的了,现在你能看出来我的政策任何一条显示我和习近平在勾兑吗?那他觉得别人看不出来,所以他才敢这么说。那么另外一方面呢,如果我们去看川普总统对拜登的讲话的这个回应,川普总统在对拜登讲话的回应的时候呢,当然了,美国两党政治肯定是互相批评,这个是完完全全可以预见到的,那川普总统在批评拜登的时候他说了几个内容,基本上全部都是内政,比如说什么边境危机啊,这个难民的移民政策啊,还有这个能源政策,包括还有这个基建,加税啊要摧毁经济啊等等,所以我们可以看到这个川普总统这一系列的讲话,当然,美国有两党政治这个演戏的这样一个成分,但是反过来他在这里面并没有说批评拜登和拜登现代政府对中共不够强硬。因为对中共的政策是川普总统实际上最大的政治遗产之一,那他既然没有拿这个来说拜登政府,那就表明他对于拜登政府现在对中共政策是认可的,因为本来嘛拜登政府现在的政策全是继承了川普总统的这些政策,所以说从这一点也可以看出来,现在这个灭共已经成为了两党的一个共识,那么包括其他的一些共和党议员在说这个拜登的时候也没有把最大的重点说到他中共的政策里面,所以说这就可以看到,现在的这样的一个灭共的形势,特别是在美国内部的各种压力像什么边境啊,能源啊,这个基建啊经济吵来吵去,吵得不停的时候,那中共这个外部敌人正好又成为了美国社会,美国经济压力的泄压口,所以这就是现在这个两党灭共达成共识的一个这个根本原因。我就先分享到这儿。
 
路德:好,艾丽女士分享一下。
 
艾丽:今天的消息啊,要在海南,又在在海南啊,我们看到星期四上午要在海南的这个文昌航天发射基地啊,就是说中共的对于外太空的探索它是越来越加紧步伐,拉开了中共国所谓的建设太空站的序幕啊,雄心勃勃的航天计划中的一个里程碑,这是中共的电电文啊,就是说一定要在外太空上和美国进行竞争。那么这个习近平也发出贺电,建造太空站是怎么样强国,科技强国的重要这个、我们还要拭目以待看看他接下来的要怎么样用俄国技术还是用美国偷来的技术,不管哪个国家的技术,它的这个技术呢都是现在要宣示在外太空,要和美国进行进一步的竞争,这个计划现在什么天宫2号,天宫1号等等都在这个之前发射过程中有一些是成功的,有一些是不太成功的,那么这一次是计划2024年还要搞登月计划啊,人工登月计划,就是说人要登上去等等这些都在新闻联播上又开始进行大肆的宣传。但我们知道啊这个宣传,中宣部的力量是非常大的一直在进行宣传,具体能够做到什么样我们拭目以待,这是一个消息。另外呢,今天另外一个消息就是李克强总理和欧盟和德国进行第6轮的谈判这件事情,这件事情我们看是挺有意思的,因为这个默克尔呢、我们知道第6轮的这个中德政府协商,这个协商主要是有很多很多的内容进行谈判,接下来这个网易新闻就做了一个特约评论员的文章对这个事情进行了解读,因为默克尔在整个的谈判中还说到了一句话,说这是我个人最后一次主持中德政府间协商,但不希望这是中德两国的最后一次。这是默克尔说的啊,我们都知道默克尔之前是什么样的,跟中共走的非常非常的近啊,在很多重大的会议中,西方都不来了啊,在过去一年中这个默克尔都是屁颠儿屁颠儿的去跟中共这边站台,那么我们看到这一次的会议她说出了这样的一句话。另外呢整个的大背景,这一次会谈当中她不仅是对香港问题,新疆问题,台湾问题进行严重的质疑啊,在中德两国的谈判中,而且还质疑中共国在整个疫苗问题上可能是掩盖了很多的信息,而且对欧洲的疫苗进行抹黑,这是她提出来的,另外在南海问题上也对中国提出了很强大的、强烈的这种抗议的声音,这和以往都是有很大的区别啊。非常大的这个背景,就是说欧盟内部的这个、刘和平分析啊说这个欧盟内部的政治生态发生了、先于德国发生变化,那么德国也得跟着欧洲的整个的政治生态跟它发生变化,必须得统一这些所有对中国的这个价值观,在贸易战上,在所有的这个问题上,要在人权领域产生这个激烈的对抗,那么在这些大背景下,他认为这个发生的变化,而且这个德国必须得跟着美国走,美国现在挑动等等等等如何,这是他的分析。但是呢我们看到这一次的变化呢,默克尔说的这句话还想跟冠博士分享一下,就是说你觉得这是不是默克尔即将下台之后会产生新的政府,那么新的这个总理和领导人呢取代默克尔,将会是严重的啊和她的这个政治观点不一样,是严重的对抗中共的这样一个趋势,那么是不是也证明她本人想力挽狂澜啊,想继续跟中国勾兑已经是绝望了,完全无望,说明背后这个势力是不是已经非常大了啊,要对抗中共的势力,你怎么看?
 
冠博士:默克尔和马克龙这两个人很有意思,因为一旦中共面临危机的时候,一旦面临是在没有牌可以打的时候,就把这俩人拿出来和习近平开会、见面,就基本上成了套餐了。那当时是在这个12月底的时候,当时这个大选的事情炒得很热嘛,那个时候突然的这个习近平又把马克龙和默克尔拿出来说中欧投资协议的事情。那前一段时间不是这个40国的领导人开着气候大会嘛和拜登一起,那开大会之前呢习近平也是把默克尔和马克龙这个套餐拿出来会面一下,谈一下气候,实际上他每次都把这两个人弄出来的意思,就是你美国不是要弄盟友嘛,美国不是要和我中共进行脱钩打造什么脱共生态圈吗?但是我对于这个欧盟最重要的两个国家一个德国一个法国,这两个国家我还有强烈的这个控制权,强有力的控制权,那也就是告诉世界说我们这样的一个所谓的经济和蓝金黄建立起来的圈子还没有散。但是呢,我们可以看到默克尔刚才说的一系列话,这个表态是来和、本身嘛你现在这个时候和中共见面本身就是一种勾兑了,因为之前王毅不是半夜都要建智库了嘛,说明真的是没人了。但默克尔在这个时候还在开会,但是她在这个见面勾兑站台的时候呢,她表面的功夫也要做足,也要批评说这个什么香港的问题,人权的问题等等目前在这里面一系列的问题,这就表明这是一个世界的灭共的这样一个大潮,特别是欧洲这样的大潮已经不可逆了啊这个欧洲灭共的大潮,所以说默克尔和中共蓝金黄也就只能这个所谓的帮中共站好自己这班岗,因为她之后9月的时候不是就要自然下台嘛,她应该宣布不再参选了,所以说这里面她只不过也是把表面功夫做足,那在接下来上来的政府,在中共和美国之间选边站一定是占美国,那欧洲的情况其实我们也分析过了,只有说接下来全球的这个政治右转的大局面下,灭共的大局面下,那只有你这种真正的去灭共的政权你才能站得稳,否则的话你肯定是夹在中共和美国之间被绞死。所以默克尔现在自己就面临这些情况,但是好在马上就要下台了,下台之后,中共对于德国的控制力肯定也会这个大幅减弱,艾丽。
 
艾丽:确实能看到她的下台、这个默克尔16年啊坐在总理的这个位置上,那最后她下台以后呢,可能就是新的一届政府和新的政策的出台将会有很大的变化,因为德国我们也知道,之前讲到特别是病毒来源的追责问题上,德国的这个大学啊教授啊,我们之前讲过的是吧?就是专门讲到了支持闫博士的病毒来源的这个文章啊,非常鲜明的在德国,算是比较早的一批大学,所以德国的这个思想特别是对科研方面啊,在病毒问题上可以讲在欧洲是站在前列的,那么在这一点上呢,我想问一问安娜女士,就是说在病毒问题上以及在欧洲的对病毒追责问题上,您在欧洲怎么看?就像德国会不会在未来会走得更快一些?或者更具有这个独立的意识在后默克尔时代。
 
安娜:好的,谢谢艾丽女士,德国的话首先就是在生物医学这方面它是很发达的,那在技术层面上,还有就是之前分享那个汉堡大学那个教授,就是他们在这个科研上他们对病毒的认识是很深刻的,我们现在的话就是从这个民意还有从这次在政治圈内,就是他们的意识也是在慢慢的苏醒,我想在以后的话,在默克尔后时代的话,病毒追查的这个速度一定会加快。
 
艾丽:好,我也觉得是啊,就是说这一次默克尔下台的这种发言和她的一些无奈,虽然她在呼吁5G还继续合作,但是欧洲整体上来讲已经有几个国家,像英国都已经脱离了这个中共的5G,而很多方面都、特别是整体的欧洲,在这个刘和平的评论里都认为德国是被欧洲的对中共的抵抗的意识推着走的,所以我觉得接下来如果在病毒问题上能够像汉堡大学的这些独立的文章这些研究,如果能够更加引起社会的关注,更多的报纸报道的话,我相信它也一样会站在这个反共的、因为这个对生命来讲,真正的意识到认识到中共的特性啊它就是独裁,就是一个纳粹的话,真正意识到这一点,我相信它的反抗的这个能力和它的这个决心会完全不一样,好,这就是我的分享。
 
路德:好,我们进入咱们今天这个话题啊,大家来看看,首先我们看看啊,这个外交部发言人汪文斌在这里,4月29号的外交部例行记者会上,有记者问出了一个非常尖锐的问题,中国日报记者问,这个不叫尖锐啊,肯定是这个打配合的啊,中国日报记者嘛,说美国近日发布的2021年军控防扩散和裁军的遵约报告指责中国未遵守暂停核试验导弹 防扩散承诺,并对中国对禁止生物公约的履约状况提出质疑,中方对此有和评论?这里头每一个点都是很敏感的啊,我们待会深入来说,看看汪文斌怎么评论的,说近年来美国每年都泡制所谓的军控遵约报告,摆出一副教师爷的姿态对他国军控和防扩散政策指手画脚,并把自己标榜为所谓的模范,不过是美国转移国际视线,污蔑抹黑他国的惯用伎俩。你看这一上来就、是不是啊?就什么抹黑污蔑这种词,这外交部发言人你看这水平啊,美方对中国的指责纯属捕风捉影,子虚乌有,这个翻译成英文怎么翻译啊?我现在还没想到,待会咱们请咱们这个博士来翻译一下,我天哪啊,中方对此坚决反对,中国始终本着负责任的态度认真履行自身承认的国际义务和承诺,坚定致力于多边主义,积极开展国际合作,为维护国际军控与防扩散体系,维护国际和平与安全,维护全球战略稳定作出重要贡献。就这一段话你看多么流氓啊,无论啥都摆出一个我们坚决什么,一定是守约的、负责任的啊,我们是代表正义,我们啊,这个中共啊就代表、对吧?这个正义、负责任的,坚决履约的啊,至于具体不谈,具体做了啥事?把这个所有的证据摆在面前,他说你是抹黑,这是你的惯用伎俩,你是转移国际视线啊,是不是?然后他说反观美国近年来在军控和防扩散领域奉行美国优先,一再毁约退群,先后退出中导条约,开放天空条约,撤销签署武器贸易条约,独家阻挡禁止生物公约核查协定书谈判,至今没有完成库存化学武器销毁,美方还全方位提升军力,酝酿研发新型核弹头,推进外空和网络军事计划,竭力谋求单方面军事和战略优势,严重冲击全球和地区和平稳定,阻碍国际军控与裁军进程,对于自己的这些斑斑劣迹美方闭口不谈,也不反躬自省,反而不断的向其他国家泼脏水。这里他说、他说啊这里我想特别强调的是,美方在报告中声称其所有活动都符合禁止生物武器公约规定,但对国际社会严重关切的美国得克里克堡基地问题却讳莫如深,对美国在境外大量生物实验室问题也是轻描淡写。我天哪,这句话怎么感觉跟俄罗斯那个杜马啊说美国境外支持的武汉实验室啊,这个怎么对上了,是吧?美国境外大量生物实验室问题也是轻描淡写,我们待会深入来说啊,他说我们再次敦促美方作出澄清,美国军方在德特里尔克堡基地以及美国境外的生物实验室到底开展了什么活动?这境外实验室那不就包括武汉实验室吗?看样子他们要把这个锅、武汉实验室的锅彻底甩给美国啊,说美国为什么满世界建这么多生物实验室?美方如何证明这些活动都符合公约的规定?实际上他说只要在禁止生物武器公约框架下建立核查机制,谁遵约谁违约就一目了然,一切问题也都会迎刃而解,而美方恰恰是唯一反对谈判公约核查议定书的国家,我们再次呼吁美方本着负责任态度,切实回应国际社会的关切,对美国境内外的生物军事化活动作出全面澄清,并停止独家阻挡建立禁止生物武器公约的核查机制。这里面啊每一句话,说实话,绝对的啊包含重要信息,都是中国日报记者一问一答,他所说的这所有东西,汪文斌哪有这么多知识?这什么禁止生物武器公约都是提前准备好的啊,这里头,但是,提前准备好,可见这里他们啊想传递的信号很明显,就是看中共啊这个习神要准备打另外一张牌出来了,这个牌、就打这个牌这个信号可以看出,之前说什么啊实验室泄露啊,实验室这个已经打不了了啊,就是来自自然这张牌已经打不了了,现在准备推什么?就是和俄罗斯杜马那一句话、你看结合在一起,很多信号啊,我们看看冠博士你怎么看?
 
冠博士:这件事情我们就可以看到,本来呢就是、美国说什么军控啊,核防扩散、裁军指责中共未遵守暂停核试验的同时,对这个中共国的禁止生物武器公约的这个履约状况提出质疑,那实际上这里面本身、如果说外交部他不想提病毒这事情的话,他可以不提,就事论事对这个禁止生物武器公约的事情来说一些咱们先不提病毒,不提美国实验室其实都可以的。但是他这里面故意呢说什么美国是阻挡禁止生物武器的核查议定书谈判的唯一国家,那意思就是你美国心里有鬼,所以你阻止。但实际上这我们都可以看到美国做很多事情,如果它加一个公约它就要做就要履行,不加的话它这个阻挡这个谈判那就是、很多时候这里面的东西呢需要再斟酌,需要再修改等等,但是中共呢?中共反正是好的公约一定加,加了呢凡是符合我利益的可以履行,不符合我利益的就不履行,比如说三个联合公报这里面看上去符合中共利益就每次都提,中英联合声明那不符合利益就是历史文件,实际上三个联合公报比中英联合声明还历史,但中共从来不提这一点,所以这就是中共的这个流氓逻辑。但是他这里面又扯到美国的什么德特里克堡基地的这个问题,这个之前实际上墙内就有一定的声音来说这个东西,说中共病毒是美国什么生物武器,那之前就是俄罗斯杜马的这个人也出来说过这件事情,现在他在这里面特意提到美国军方在德特里克堡基地以及美国境外的生物实验室里到底开展什么活动?这个就像刚才路德说的,中共的这几条防线,来自自然的防线已经守不住了,如果能守住的话,它一定把WHO的报告拿出来说,WHO这个专家已经说了病毒来自自然,那它没有说,这张牌就基本上已经废了,因为这个世界上所有人包括一些中共自以为能控制的国家,也都不认识WHO的报告。所以说它这里面就是在打第2张牌,就是境外实验室,因为之前不是爆出来过吗?福奇这些人,NIH他们是和这些中共像是石正丽啊包括一些其他的科学家都有资助的,甚至中共有一些参与病毒的比较外围的可能是在美国,那比较内部的有些是在美国留学啊或者说工作能回得去,也是在美国有科研工作的。所以在这里面中共确实想打的牌就是最后如果说病毒来自实验室的话,那我起码对内的时候我说这些科学家比如说石正丽或者一些其他的人,他们是在这个境外势力的资助下,他们都是什么间谍,就是所谓的什么第5纵队,那这些人在这里面就是为了给美国一个抓手去攻击中共国,给美国一个抓手去彻底抢劫中国人民,所以这个放出来一个病毒自己立靶子自己打,所以这个是接下来中共的一个大的算盘。那么这里面我们就说实际上为中共站台的这些科学家最后就已经被中共准备拿出去背锅了。那另一个方面呢,习近平和现在这个上海帮的斗争,习近平来打上海帮一贯也是你们和这个外国势力勾结,和外国金融势力的勾结卖国啊等等,所以这个实验室的事情和习近平打上海帮的事情,这两个最后也能打包打成一个,因为你这都是勾结外国势力嘛,一个是这个卖国和钱勾结外国势力,一个是外国的间谍放这个病毒,所以说在这个时候习近平就用这个做政治制高点,把这些人一网打尽,同时在内部还可以把病毒的事情说清楚,也把这张牌彻底的甩出去,所以我觉得这里面就是中共在为接下来的某几个人为病毒背锅来做一个铺垫。
 
路德:我们来深入的谈谈啊,首先啊你看这一段,这一段里头王文彬的回复啊只有1/3,就两句话是谈到什么导弹啊,核试验啊等等这些,对吧?这个进行核试验,这5个常任理事国的国家进行核试验包括试射导弹,这些东西说白了几十年了,但是美方只是指责中国未遵守暂停核试验,导弹防扩散的承诺,指责啊,第一指责,中共干了几十年,说白了一直都在干这事,对不对?美方也只是指责。但是,对一句话这是最关键的,美国是说对中共禁止生物公约的履约状况提出质疑,这只是提出一个质疑,中共你看就这么紧张啊,他基本上2/3的篇幅都是谈这个生物武器公约,这不是此地无银三百两吗?是不是?这只是说啊,你家、我怀疑你家是不是有啊、你家是不是最近啊这里面有一些啥东西我们提出质疑,这就敏感成这样了,是不是?你真正每一年你都在做什么核试验啊什么你不提,并且别人指责你,你就是干了这,你不回应,反而一个质疑的,别人还没指责,只是质疑,你这么紧张,整个一大段都是提这个,你这不是此地无银三百两太明显了嘛,反应过激啊。你看他这一大段啊,都是说什么生物、说美方报告中声称什么什么禁止生物武器公约所有的东西,然后就开始反应过激,是不是?这恰恰表明心虚啊,这就是心虚的反应,这第一是心虚啊。第二,他建立的、他首先要建立一个逻辑,什么逻辑链?意思说你美国,第一,你没有签订这个禁止生物武器公约,你没有参加。他说美国是独家阻挡建立生物武器公约核查机制,意思说美国是没有签订这个禁止生物武器公约核查机制,中共国签订了。美国没有签订是吧?那美国、这个核查机制就对它不起作用,但是你中国已经签订了核查机制,说白了这就是一个坑,你自己掉到坑里去了,你现在怪别人没有掉到坑里去,你就不认,你这不是脑子进水了?就美国没有签这个核查机制,你没有,就是国际社会对美国的所有实验室没有资格去核查,因为美国没有签订这个核查机制,但是你中国已经签了,那就啥意思?任何的国家,美国可以要求来对你进行核查,这个逻辑搞明白没有啊?说白了就是什么意思啊,美国的比如说白宫,没有签订说任何条件任何人都可以去白宫检查,没有签这个约,但是你、你自己签了,你比如说你普通老百姓,你签订了啊,你只要什么什么有法庭的什么什么审查令啊,就是搜查令就可以去进去搜查,这是两个不同的约,白宫没有签订那些,你法庭你就进不去白宫,你家里已经签了,那法庭只要有一纸令,那就必须得进入,就有权利进入你家,你如果不让,对不起,别人就是暴力破门进去,这是这个逻辑,这就是法律的逻辑,中共自己没搞明白这个法律逻辑,你不能去责怪别人没有签这个约,核心是你签了,明白吗?你就必须得遵守,你不得能怪啊、你没签啊所以你没资格来查我,这个逻辑不建立。所以啊,这个中共现在、你看他说美方恰恰是唯一反对核查议定书的国家,对,美方是,这就是别人厉害的地方,比你水平高,别人就是不签约,但是你签了,那你就必须的、为什么美方它不签你必须得签?大家要知道一点啊,很多、比如说p4实验室的建立,我告诉大家啊,建立一个p4实验室、p3实验室、p2实验室只要带p的啊,这个所有的实验室,这都是美国的类似于p3、P4以上,NIH直接管的,你要去建这个实验室,首先你得签一个东西啊,签一系列纸承诺,你第一要遵守禁止生物武器公约。第二,要随时核查议定书,你得签这个约。说白了就你去买一把枪,你得先签约,你这个枪随时啊遵守什么什么条约,遵守遵守遵守,别人能造枪卖给你,你要用这个枪你就得签这个约,除非你这个P4不需要美国,不需要国际社会你自己就会建起来。别人能造枪的不需要去签这个约,因为别人能造,你这造不了,你用别人的枪就是你必须得签这个约,所以现在这个p3、p4就这意思,你必然要签这个禁止生物武器公约。你已经签了告诉你啊,你这个国家已经签了,因为你当时求别人给你来造个P3、P4实验室,好,美国就给你签了,是不是?美国造这玩意,建个p3、P4不需要别人来建,自己建就可以了,它不需要签这些约明白吗?这就是科技,这就是我们、所以大家啊,所以咱们为什么要灭共?你的智商,你中国人不灭共你的智商永远停留在那个游击战啊,那游击队之歌啊,什么什么说什么啊,没有枪没有炮敌人给我们造。现在是这样,中共还以为、老是以为没有枪没有炮没问题,p3、P4别人给我们造,但是造之前是要签约的,明白吗?这就是别人的水平比你高,考虑的永远比你厉害,早就挖了个大坑来等着你,所以你看汪文斌真的、外交部中共的这种水平真的是太LOW了,这最基本的逻辑都没搞清楚,当然看咱们节目他一定回去马上、马上改逻辑啊,明白吗?这个艾丽女士你怎么看?
 
艾丽:是啊,这个可以看到,这完全是外交部指定的某中国日报的这个记者啊来提问,然后他就是要讲这一段话,所以找一个记者来提问。第一,这件事肯定是安排的非常明显,第二就是我觉得他肯定是看了,特别是在这个路德社爆料革命爆出来的这些新闻里,包括赛林博士啊包括美国现在对它调查等等等等,他一定要找一个口子来把这个东西反扔给美国,因为他在最后的时候自己说我们都在遵守,你凭什么不遵守啊?这是他的逻辑,刚才路德已经分析了,你建这个实验室你就要签,这是游戏规则,你有本事你不要签,你不要用美国的技术是吧?那你就不用签,你既然要签,你要别人的技术要知道怎么造,怎么把这个生物武器造出来,就是生物的这个分离等等等等各种技术,怎么增强实验,你需要人家的技术,怎么样保护自己的试验员不受这个病毒感染,最后还能够安全的把病毒做好分离,所有的这些东西你没有这一套方法,你只要一做,你就自己先自伤800,最后还能剩200个科研人员都不知道,所以这个时候你就得需要人家,你是求人家,所以你要跟人签约,人家告诉你造了我教你了,你不能用这个做武器,你是先签约在先,你现在反过来咬,凭什么你让我签,那你凭什么要去别的国家买呢?那不是一样的道理吗?就是说你想发展你就必须这个承诺,承诺啊要达致成的,就像刚才路德分析的,另外一点呢,就是说,他在最后还提到,就是他真的是害怕了,他搞不清楚,就说现在整个美国为首的盟国都在对这个生物武器,对中共在进行制约,总是要在法律上找到这个突破点,然后把他打死是吧,你那这个签约这就是其中的一个很重要的一部分,另外呢,他呢想反制,你看他的反制的几个问题很很有意思,他说我们再次敦促美方作出澄清。让美方作出澄清,说你这个德特里克堡这个和美国近来的实验室干了什么活动?美国为什么满世界建?这些全部都没有数据作为支撑的,大家知道,就是说人家没跟你签约要向你公布,所以你当你去质疑的时候,你的这种质疑完全就是一个就是这个逻辑不在这个点上,刚才就像路德刚才讲的,人家给你,你,我就说我卖你这把手枪的时候呢你应该签什么约,这个时候你说,欸,那你为什么还造这个大炮呢?你们为什么还造这个各种各样的这种先进武器,你告诉告诉我,你为什么把这些武器卖给别人?这个没有没有合同关系,没有这个逻辑关系在这里,所以这个时候你当看到这个问题的时候,我觉得这就是中共现在想把他甩锅到美国,但是又没有找到这个比较好的合理合法的这个法条能够制约住美国的,所以这个时候他就要通过媒体的这种反制然后来泼粪的这种方法来进行引导舆论方向来进行打击,我觉得他是这样是打乱仗打混仗的这种做法,你看,然后他说你怎么证明你这些活动都符合公约的规定?他没有签这个禁止武器,那你怎么让他去公布他是否做呢?这些东西从法条上来讲呢,它都不符合这个逻辑,所以当汪文斌提出这些问题的时候,就证明他真的是慌了,就是说你签了以后你摆脱不了,你最简单的问题,你当别人质疑你的时候,你就拿出证据来说我没做就完了,你的这个外交部这些所有的相关人员,你就把这个证据拿出来证明我没做,这就是最简单的一个,当别人质疑你,你应该做什么,而不是别人质疑你的时候,你说,欸,你还干什么,你还干什么,你就说你自己没有做就行了,他拿不出证据。所以他这个时候要用这样的一种混账的逻辑来进行这个专门的新闻发言人来进行说这样一段话,路德。
 
路德:这个你看这个他这个他们的,你看中共啊这个外交部的水平真的太Low,他们现在啊说美国境外的生物实验室到底开展什么活动?大家知道,只要P系列啊P3、P4,因为闫博士之前跟我们说过,说P3实验室每年美国的NIH定期来检查,不打招呼的就过去检查,检查你的日志,检查你的每个试管,所有的东西,NIH说,说白了最终检查完以后才能确定,你这个到底是不是P3?符不符合P3、 P4的管理标准?这,那你就是因为这,你就说是叫做美国的实验室,啊,是不是,这个逻辑,那你说美元你还天天用呢,那你的意思说,是不是啊,这所有的你你用的美元,那所有的你你中共杀的人都是美国人杀的,是不是都美国杀的?这个逻辑上是不成立的,就这所有的实验室它的建立,我告诉大家,实验室的建立就跟买一把把刀,就跟美国每个人家里都可以买枪一样,他买枪给你,这个人拿了买了枪的人去杀人,你不能怪卖枪的人,我告诉你啊,明白不?中共现在就是怪你卖枪的人,谁让你在我们武汉要建个P4实验室啊,就就说白了就这逻辑,这是第一;第二,中共现在这一段话已经彻底意识到了,美国将会应用禁止生物武器公约的核查机制对这个武汉实验室进行核查,这是必须的,这是必须。因为你签了约,并且你这里所有的资金有些都是来自于美国NIH的,是吧,来自于NIH,说白就是美国给钱的,只要美国给钱就必须得,因为你建这个实验室包括每一笔资金从NIH他都要签订签也要签约,你承诺你这笔资金不能用于什么什么,比如说你哪怕去搞****,你也不能用于被军事用途,你不能用于什么违反伦理,你也不能,说白了你去美国买枪,肯定说你不能去杀人,你不能违法,违了法那是你的事情,知道吗?美国就这样,一纸合约,你做到承诺,中共国老是钻空子,觉得,欸,你看你买枪太容易了,这个实验室美国人太容易忽悠了,只要签几个字,他把所有东西全给我们了,把技术全部开放给我们了,唉,美国人太容易忽悠了。但是你要知道一点,这种忽悠这种漏洞,你觉得是个漏洞的背后,其实对你就是灭顶之灾,因为你已经签了,你只要签了这个约,哦这美国,它是用美国庞大的国家机器来对着你,用法律全球的所有的法律来对着你,跑不掉,中共,我告诉你,他已经签了这个核查机制的约,武汉实验室,包括这一系列的,都会必须的那个彻查,彻查啊,他如果不配合啊,接下来说白了,你想想是什么结局啊?那肯定就像那个萨达姆一样,萨达姆那化学武器一样的,他也是签约了,禁止武器生物,禁止生化武器公约,他也签约了,签约了不配合,不被查,不被查那直接24小时,所以这里头中共意识到这个问题的严重性,意识到美国军方作出的这个啊,作出的这个报告这一句话意味着什么啊?是不是啊?指责中国未遵守“暂停核实验”,导弹防扩散承诺。但是你要知道啊,中共国的核试验它不是来自于美国的技术,所以说指责你未遵守,但是我没资格查你,我没资格对你那个,比如说就是你家里的枪,你自己的枪是土枪,你自己造的,是不是?那他只能负责指责,你看就像俄罗斯一样,所有的核包括导弹它自己的技术,但是你这个生物武器所有的实验室你是,是吧,美国的技术你就必须得遵守,所以对于就这一句话,他们意识到问题有多严重,后面接下来将会怎么办,一步一步就是等着,所以他们啊,但是他们这个逻辑非常混乱,混乱的逻辑的背后可见中共真的已经慌神了,没人了,真的没人了。这个安娜女士分享一下。
 
安娜:好的,路德先生。就是关于这个汪文斌为什么这么紧张这个《禁止生物武器公约》的话?我之前有查到一个数据可以和大家分享一下,就是这个《禁止生物武器公约》是在1972年的时候,是联合国发起了之后,然后又有一百多183个国家一起去,就是一起去来签约,然后它是分成两个状态,一个是缔约国,然后另外一个是签约国,然后再根据最新的应该是2020年11月的数据来看的话,中共现在还只是一个,中共国现在还只是一个缔约国,而不是签约国,为什···,它缔约国和签约国的有一个差距就是缔约国的话他只是一个对内的一个认定,然后那个签约国的话是对外,就比如说用美国的这个体制来举例的话,就是这个美国总统他只有啊签这个缔约国的权利,然后如果是签··,只有缔约国的权利,如果是想签约的话,就必须要有参众两院来通过,那么这个汪文斌他这么紧张的话,他会不会就是怕大家就是质疑,就是为什么他不愿意和就是全世界来一个签约呢?如果是签约国的话就需要向全世界所有这些就是参与这个《禁止生物武器公约》的这些国家公布他自己要在国内进行的生物武器的研发,还有它有哪些已经研发出来的成品,它这些是需要进行公布的,那么现在美国又要进行核查,他就会更紧张了,他就怕美国来查,然后会查到什么?是不是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如果现在如果他拒绝美国来查,来查这个是否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那美国是不是会给他一个比如说最后24个小时?那么24个小时他不公布,那下一步又是什么呢?这个是一步一步的在往前推进,现在中共已经没有再再一次拒绝调查的机会了,好。
 
路德:好的啊,这个,刚才我们说啊这个核心的逻辑啊,这不是说在缔约国还是签约国,就是这个公约已经放在这里,你不管你是缔约国还是签约国,就你这个国家哪怕你有没有签都无所谓,但是你只要建武汉P4实验室,你就必须得承诺,你是要遵守《禁止生物武器公约》的这样一个条款,就里面的所有的东西,这是一个约定,这个约定啊《禁止生物武器公约》它不一定说只是对国家有效,他很多机构也有效啊,明白吗?就是说白了,你去买这个东西你就得按这个来约定,这是一个这样的概念,是不是,这是,所以逻辑是这个逻辑,就是中共哪怕中共国他没有去啊这个参与,但是武汉实验室他在建的时候他一定要签这个,因为所有的美国NIH的资金、美国NIH在海外这个他们技术支持建立的包括管理的这些实验室都必须得承诺,包括啊就相当于这个医生一样,你做医生在美国你拿执照,第1点你得承诺是吧,伦理伦理啊第1位,就是你不能去做违反伦理的事情,是不是,生命是神创造的,大家知道我们之前啊,医学伦理这个,专门就这这就是你像你做律师,你这第1项承诺什么东西,你做会计师你先得承诺你是要诚实,因为你的所有的条约里头有很多东西概不防,如果说最后最后无法全面涵盖的话,因为很多人钻空子嘛,他最后有一点是什么?这就是美国的宪法,这个权力来自于上帝啊,是吧,这是最关键的。所以说啊,这里头,所以啊,大家知道啊,这个这里面这个《禁止生物武器公约》,它在国家层面你可以加入,在机构层面也可以加入,在各个层面都可以。它是一个约定,是签约,是一个约定,这这这个约定的话,它,这个啊国家加入那说白了那就是什么意思呢?可能美国才考虑在你这个国家这里头跟他们之间建立某种联系,什么是NIH一系列的联系,包括你发文章Nature才认,是吧,你来自中国的科学家,什么什么病毒学家啊等等,然后这些技术才可以才会卖给你,就美国的直接一个条款,参众两院说所有的实验室的技术必须得卖给签什么《禁止生物武器公约》的框架下的这样的组织和机构和国家,欸,中共他必须得签,不签的话说白了他其实他就买不到这些技术,你要知道在实验室所有的技术,我们来说啊,实验室哪几大技术啊?哪几大?设备,是吧,空调、环境、环境设备、仪器环境,包括做实验的事的那种各种配方的这种液体啊或者这种东西全都是美国的,我告诉大家啊,基本上,然后还有啥?还有管理规则,所有的一整套的管理规则,就像相当于我们走红灯啊,绿灯这所有的这些东西都是美国制定标准,大家知道啊,这些东西很关键的,管理的规则,就相当于我们的这个飞机,大家知道买一架飞机没啥用,关键是飞机的啊进入这个机场跑道以及在飞机在天上飞的时候,它的航线都是有标准的,这些标准,这些规则都是美国制定的,所以一个实验室,你要加入这个,对,就像加盟店,对对对,经营权、合约,说的太对了,是不是,这所有的其实说白就是你加入了麦当劳的加盟店,你就得承诺是吧,因为里面所有的东西不管是鸡腿、汉堡全都是美国供应,里面的什么什么这个炉子啊,那个那个炉子的包括规则全都是一个体系,他现在实验室也是一样,你必须得承诺,你汉堡不能,是不是,卖过期的,你如果卖过期的,那就是你你这一个店有问题,直接对你这个店,那不会影响整个美国的这个所有的啊全世界所有的这个麦当劳的,明白吧,声誉,这就是逻辑是在这里。中贡现在啊这个已经进入了这个巨大无比的几十年前美国就设的坑里头,跑不掉的,我告诉你啊,这个冠博士,这方面再分享一下。
 
冠博士:是,如果我们去看这个武汉的P4实验室的话,这个实验室其实最早是法国这个巴斯德(路德:对)帮助这个中共国建的,也就是实验室就是法国出口过去的,那本来是双方有一个协议的,就是法国帮忙建造,那里面的这个法国专家也派过来会参加一些这个合作、实验啊等等一系列的。但是呢,后面呢中共在实验室建好之后就把法国专家踢走了,就没有让他过来,那反而呢是把这个P4实验室和这个中共军方连在一起,也就是P4实验室里做的东西完全是给军方来服务的,所以这就是典型的西方的这个帮你建实验室呢,本身是出于一个(路德:科学)这个科学的发展啊,或者是这个治病救人啊等等这样的一个角度来出发,但是呢,你把这个来用作这个生化武器啊,研发的这样和制造生产生产的这样一个机构,完全是把这个民用的东西去军用了,实际上这个和中共他所有的做法都是一致的,军民融合嘛,这就是军民融合,这就是军学融合,那中共在其他方面包括这个偷美国的技术用在这个军方等等都是这样的战术,所以说现在呢,这个武汉实验室的这个部分啊,包括这个美国的NIH的资金,因为NIH资金在资助的时候呢,你确实是绝对不能把这些东西啊这个胡乱的这个商用呢,更不用说军用啊,但是现在呢目前来看呢,中共全是都有这样的行为的,所以说这一系列的这种违反原来本质初衷的这样的行为是绝对不可能被西方接受的,因为现在的调查,他还是停留在目前呢我们看官方是这中共找的WHO进行调查,那现在没有人认,美国也不认、欧洲也不认、日本也不认等等,那接下来的这样的随着生物武器这件事情上,病毒来自实验室一步一步的推进,那么接下来呢这个参与调查的人呢也就不会是WHO这么简单了,那就是会像一些,比如说更加高级别的这个生化武器专家或者NIH或者是某些方面里面的这种核心小组去从这个来自实验室生化武器这个角度要去核查了,所以说真正到那个时候的话,那就是对中共扣动扳机的时候,因为因为如果说中共不查的话,那就像之前班农先生说给你72小时让我们进去查,不查的话那就直接停你的美元,就这个直接把你所有的这个经济战、金融战全部的招数都甩出去,所以说这就是为什么现在这个中共对这件事情也非常的惧怕,当然了,这个中共他越惧怕越惧怕越狗急跳墙,他这个越提这个生物武器的事情,反而会加速美国和西方国家对这件事情上的一个回应,路德。
 
路德:我们看啊,大家看看,这里头,你看塞林博士发的推,这一系列的推里头都是来自于各种各样的文章,这所有的文章里头,你看,很多都是中国军事科学研究院,是不是,然后军民医,然后都是军人,我告诉大家啊,这个美国就是他们做实验,哪怕从80年代开始,美国所有的这些做实验用的仪器设备,他们在进口的时候,我告诉你,都会签一个约,这就跟那个叫啥?孟晚舟一样,就是华为为什么被制裁?一个最重要的就是你华为从美国采购的东西一定先要签一个月约,你不能卖给美国制裁的这些恐怖主义、支持恐怖主义的国家,美国只要一写,这里头包括伊朗,好,华为说,这东西我悄悄的卖,好,你悄悄的卖,对,你卖一次没事,她觉得挺爽啊,你这个利润太高了,是不是,伊朗不能直接从美国采购,我们转手这翻几倍呀,太爽了,这钱赚的,美国只要有情报,你拿到你就死定了,华为永远买不了美国东西,就对你直接封杀。中共国,我告诉大家,实验室哪怕从2000年可能就是90年代开始啊,所有实验室里面的仪器仪表,所有的设备都是来自于美国,买这些设备进口的时候都要签这个约,你不能啊是不是?最早可能是另外一个约,后来在《禁止生物武器公约》之后,按《禁止生物武器公约》来签,这之前肯定也要签订,你买这个设备,你不能什么什么被和这个军队和军方用,和军费来开发什么什么东西,现在他们都违反了,你看,都违反了,并且违反还明··堂而皇之的是在Nature各种各样的文···这个这个杂志里头明明写出来就是来自于军事科学医学研究院,而这个军事科学研究院说白了就是中共军方的嘛,就你这个,你签约的时候写的很清楚,实验室所有设备你不能什么?被军方被政府,如果你是政府的,你只能政府或者是军方政府啊什么什么使用,你只能私人使用,那肯定是这样,我告诉大家啊,美国它就这样,它条款是很那个的啊,就相当于你去美国买枪啊,你买一支枪,你一他一定要写,说你买枪的时候你这个枪,你不能再销售,你不能替别人去买,不能替别人代持啊,所谓的代持就不能替别人买,你啊然后你你的枪不能被别人用,我告诉你啊,我之前一个朋友他就拿了别人的枪去吓唬,然后被别人一告,被别人一告,直接警察抓人,你这个枪不是你的,谁的枪,另外一个人,另外一个人也说的清楚,你这个枪不能被别人使用,一样的,你的所有的仪器仪表,你就是你这个实验使用你不能被什么什么政府或者被别人,这里头都管的很严的,美国这个体系,我告诉你啊,中共傻傻不拉叽的是不是?所有的Nature杂志还生怕自己不知道,军事科学研究院、军事这个科学院、那个科学研究院,全部把名字写上去,美国情报部门只要一查出来,你这就是违反了,太多了,我告诉你,已经多得数不胜数,中共国进口了多少仪器仪表?是不是?进口了多少实验室设备,包括空调,那都是有约定了,因为实验室的独立通风的空调,这都是有规定的,包括里面还有很多系统,说白了中共全部违反,分分钟啊,所以动不动啊中共说,欸,你那个这里啊觉得好像这个漏洞很容易钻,实际上美国是一个巨大的坑。因为你不管怎么钻,你都在它坑里头啊,是不是?这个艾丽女士。
 
艾丽:就是说以真实啊,以承诺,这个承诺的这个代价啊,这因为中共国没有这个信仰,就是所有的合同都可以是一纸废文,所以他认为这些东西都是签了糊弄你老外呢,(路德:对)糊弄洋鬼子,我们把它买进来怎么用,你可不知道,是不是?这个就是他最开始的这个初心,就是没有就是真实的,而另外呢不遵守协议,这个协议的这个一张纸,它的力量有多大呢?我们看看华为就已经看得很清楚,你明明承诺了美国,是你做的这些东西不应该销售给给这个伊朗等等,那么你违反它,你你觉得把它拆成零部件美国就可以不知道了,(路德:对)可以一次两不知道,两次不知道,日子多了以后一旦找到这个信息,一旦被抓到一次,你付出的代价是你整个的企业多少年经营的一切付诸一炬就是这样的一个感觉,就是说你能不能承受这违反协议的代价,你能不能承受?那中共国也是一样,到最后你所有的这些东西这些生物实验室,你买来你错误使用,你看这个《禁止生物武器公约》里边的最后一条就是前面都是不能使用,不能做,以和平为目的,不能去拥有生物武器,是吧,然后还要还要这个,绝对不可以做任何关于这个要以和平的方式使用这些生物科技技术,以和平的方式,你一定会签这个,你,我这个东西绝对不能用于做什么,那现在你全部都违反了,而且你明目张胆在做的过程当中,当时完全忘记了还要遵约这件事情,就是这个最后付出的代价就是连窝端,你所有的一切都要为这个付出代价,这个就是说这个协议的作用,当这当这个眼前利益,只顾眼前利益只顾说,唉呀,这美国人太傻了啊,你说卖给我们一张纸就算了,我们这张纸早不知道扔到哪里去了,但是你这张纸的被,这个美国可是留着这个备件的,你买的时候你承诺了,你承诺了你就得做到,你做不到你就用你的··拿命来就是来来为这个付出代价一定是这样的,就像刚才路德讲,你你就警察马上上门去抓你,那这个抓可不是那么简简单单抓,这个抓是这个政府向下的这些研究室,你就要找到最后负责任的人,不仅仅单单是这些生物研究室和这些科研人员而是生物研究室背后它能够和军方合作,那么这个生物研究室的背后也是有大部分都是国有的,政府参股的,或者是政府持有的这些生物研究室,那最后谁来负责?就是你背后的老板,那就是政府。所以这个时候这些这种连联系关系和逻辑关系指向政府的时候,这个时候这个汪文斌跳出来说这个我们不能承认,你不能承认,你已经··你的作案的双手已经完全是被这个铐住了啊,就是被手铐铐住的时候,你是没有办法就是逃脱你的承诺的,而这个中共最擅长的撕毁协议的这种做法(路德:对)其实就是决定了它最终就是政府的非法性,因为他从一开始就是在骗,毛泽东从一开始骗,这个所有的协议都是在骗,那么这个协议照样骗,最后就一定会把他们的这个这个整个政权就是非法性会跟他连在一起,路德。
 
路德:你看塞林博士最后的这个真正的,他在这吸烟枪的意思就是真正的啊实锤的证据,毫无疑问,COVID-19是实验室制造的CCPVirus, 中共科学家早在2005年就通过动物模型对基因工程病毒进行了叫做,就是这个翻译错了,就是【动物传代实验】使其更加致命。这里有文章啊,文章已经是 05年的文章啊。他们就开始,你看,这个里头,我说一个最重要的,我,记不记得去年我们说过,这个里面的动物模型,这4个字,大家,你要知道这个就是Animal models这4个字,咱们中文4个字,英文两个字,太关键了,你知道这个所有的动物模型都是来自于哪里吗?最早啊,全部来自于美国,我们之前做节目,去年专门说过美国一个公司,闫博士跟我们说的,他们都是动物模型,就比如说一个仓鼠,你可不是咱们市场上买的那种老鼠,或者随便抓的老鼠,是专门的动物模型,这个模型只有美国最早他们做的,就你去买这个动物模型的时候,那个模型很贵啊,一个动物模型,说一个小老鼠养一一个月都得花很多钱啊,因为他是根据你的要求来做的这个动物,转基因的类似于,你说啊要把这个动物模型做成什么什么人类的什么什么啊S蛋白什么什么,它就给你做出来,做成这样,但是你去买这个动物模型一样都要签约,我告诉你,都要签约的啊,这些约定里面就会写到你用这个动物模型不能做什么,你得遵守什么《禁止生物武器公约》等等一系列的,我告诉大家啊,所以中共用的这些动物模型,因为中共国自己做不了动物模型,管轶之前从台湾啊,前两天闫博士告诉我,说台湾搞了一个叫什么什么动物模型那个,是不是,引到引到什么国内去做,是吧,这些东西,然后呢,最后啊,不知道搞成没有?就是中共想方设法啊去搞这个动物模型这一块,就是说白了就是copy粘贴嘛,又想把这个动物模型的技术掌握,然后咧然后呢但是呢又搞不定,搞不定了又是想方设法啊,因为这块很重要很关键,你看这个这个动物模型公司,这就是啊,最厉害的Jackson实验室啊,大家看看啊,人性化小鼠,NSG代表了一种创新且具有成本效益的平台,可以模拟实验单独或组合评估多种药物并产生预测性数据,下单看见没有,人源化小鼠,各种各样的CD34小鼠,PBMC人源化小鼠,看见没有啊,你看CD34人源化小鼠治疗领域:传染性疾病,免疫肿瘤学,就你要模拟人的那个适合做肿瘤的,然后PBMC,是不是,移植物抗宿主病,免疫肿瘤学。好处你看长期使用寿命,功能性免疫系统,就是模仿人体的免疫,特别是有的时候肯定模仿这个人得了肿瘤,这种环境会怎么样,细胞,这里头各种各样的,各种各样的模型,肿瘤模型,变体产品组合,大家看明白没有,这是一个高科技啊,你千万不要以为那个小老鼠啊仓鼠是呀,这个就中共说的啊,这个随随便便就这个养仓鼠就可以养的出来,它是正儿八经高科技,是一种解决方案看见没有,人性化小鼠。这个管轶从台湾搞了一个雪貂养殖,在苏州有个养殖场,就是想准备搞这玩意,不知道有没有搞成,所以这所有的你去订单下订单啊,你看见没有?你去下订单是很贵啊,这玩意啊,其实就跟我们的手机每一次开机的时候,是不是第1次它要你签约,各种各样约你点点你都不看,这个约定你仔细看你就会发现,这个手机里头的约定基本上都是要遵守美国法律,美国各种各样的法律,就是你去买这个小老鼠啊,告诉你讲人性化的小鼠,各种约定就已经带上了,你用了它去做塞林博士所说的这个啊,是不是动物传代用来什么?功能增强,并且让病毒越来越强,你就已经违约了,这个事情太多了,就是美国手上掌控的东西太多了,我告诉大家啊,这个你像雪貂啊,实验雪貂的养殖和卖毛皮的雪貂不一样的概念啊,不一样的概念,这就是啊,这就是真正的高科技,这所有的你实验室我告诉大家就P3P4你每一步都离不开美国的技术,这些技术你在应用在使用的时候,实际上都要签约,这些约定我告诉你啊,这个每一个只要有违法,美国就有权利上去干你说白了,这个安娜女士分享一下。
 
安娜:是的,路德先生,就是这个人源化小鼠的话这个产业链是很大,而且这个人源化小鼠,就是刚才您说它是很贵的,也有些小鼠就是,比如说像一些治疗癌症的这种人源化小鼠这些产品的话,就是一只小鼠或者是大鼠的话,它可能会上万美金一只,仅仅只是一只,所以说要做一个整套的一个实验下来的话,这个实验的成本会有多大,这个是可以想象的,那么的话就是在中共中共它在国内成立了很多的像这样的就是实验外包公司,然后这些公司的话也是在海外有分支的,通过这些分支,然后去和美国的这些本地的这些像这个就是刚才您这个屏幕上这个公司进行合作,然后把他们的技术偷回来,然后复制也好还是进行合作,然后用他们的技术来在国内进行这种生物武器的研发,这个就已经违反了,就是美国的这个法律。好的。
 
路德:所以大家你看,中共的5毛你看中共的外宣水平真的很烂啊,说闫博士养仓鼠的,他其实不知道这所有的最关键最贵的,就中共这一套里头最贵最贵的就是人源化小鼠这个环节,最难的也是这一点,闫博士就是专门干这的是不是,专门做动物传代,因为你别的东西你最多买个细胞,是不是,有的血库里头搞点细胞是吧,搞点血液是不是,但是光一个小鼠刚才说都1万多美金,你看你配什么方案,是吧?你配什么方案?你买回来还要养,闫博士说养老鼠养这小鼠更贵,我跟你说啊,专人、闫博士不是养小鼠的啊,专人来专门负责,这里头成本最高就是这些玩意啊,是不是,最高之一啊。然后动物实验是最烧钱的,知道吧啊?动物实验,最烧钱,所以你看这个中共的这些所有的东西都是违反美国的技术,美国的技术,违反了美国技术的协议,协议啊。我们最后啊这个再来看一下,腾讯啊中共即将对腾讯啊动手啊,前两天是美团,腾讯说要开至少100亿人民的罚单啊,人民币的,说也是反垄断,我们来谈谈啊这个话题,这个话题里也是传递很多信号,首先腾讯是总部在深圳,之前啊,这个阿里巴巴总部在哪?浙江杭州,对准了上海,腾讯对准了哪里,深圳是不是,腾讯也在啊这个美国,它的一些子公司它都在深交所上市。这里面我们之前说了啊,这个腾讯那100%那毫无疑问,那肯定是江家的也是江的人啊,只要是搞互联网这一块,因为互联网是可以说是最早整个行业啊,就是江搞起来的,江绵恒,不管是防火墙,还是说整个电信网通啊联通等等都是在他手上。不管是拆分合并啊,包括北方网通南方电信啊,什么都是江主导,然后在这个基础上做运营啊做网络铺设,然后再到互联网,整个互联网全部都是他们家族全面控制,这腾讯肯定也是江家的是吧,那阿里巴巴收拾了,现在腾讯的这种收拾,是不是?难道只是针对100亿人民币的罚单吗?这个冠博士你怎么看?
 
冠博士:是,腾讯的这个问题,实际上我记得当时文贵先生在说这个张首晟有一次直接说出了11个这个可以说中国最大的是军民融合的这样的企业啊,那么这里面呢,除了同方威视是胡锦涛家的,海航是王岐山家的,王岐山也可以算上海帮,那其他9家包括腾讯都是这个上海帮的,也就是以江家为主的控制的,那这里面的腾讯它实际上绝对是一个这个支柱产业,也就是盗国贼他盗国的通道和管道,那因为你说盗国吗,钱不是说直接从银行里拿,那你需要一些这个表面上企业,像腾讯这样的企业来去把这个钱盗走,那比如说腾讯,涉及了这个信息安全,信息安全啊,包括这个微信支付啊,这后面其实都是可以是可以说是中共比较核心的这些产业和内容,也是可以说涉及到国家安全的,那另外一方面的,腾讯它自己负责了很多投资的这样一个项目呢,就是通过这样的投资来去把这个整个的产业通过资本来控制起来,所以这就是像这个腾讯阿里巴巴这些公司包括文贵先生说的之前的一些,比如说像什么这个平安集团啊,什么北方工业集团等等,这些都是这个中共军民融合,也就是中共它真正的实力所在,也是最早的上海帮,可以用这个南普的计划绑架这个全党全中国的核心,所以说现在这个情况呢,嗯,习近平他动了之前不是动了阿里巴巴吗?又把这个党委要进驻要约谈要罚款,现在也动到腾讯上,所以这已经是动到这个上海帮的一个核心的资产,上海帮的这个核心的实力上了,所以这个就是习近平接下来呢,他要集权,他要保证这个钱都在手上才能有自己的安全。那以前上海帮这玩法呢,他们是把这些这个所谓的这个集体领导呢,集体领导的这个核心就是说这个蛋糕够大够分,但是现在这个内忧外患的情况下,经济在一直在下滑,那之前的这样一种分蛋糕的这个形式已经不够分了,所以再加上更加重要的习近平他自己要进行集权,他自己才能保证自己的安全,两个加起来才是导致现在这个局面就是蛋糕不够分,那我就直接抢,所以说最后呢,你所有的东西都要被这个中共现在政权给抢过来,那之前不是杨雄已经弄死了吗?又说要血战到底,这两个都是已经是要向上海帮立威的讯号,所以说接下来你这些嗯,这些企业呢,先给你罚款,那罚款就给你一个站队的机会,你都把队站过来,如果你不站的话,那收拾你的办法多了去了,比如说这个说你是间谍啊,说你是和这个外国勾兑啊,等等这样的都会扣上,所以说现在的这个中共绞肉机已经是完全动起来,它这个是它的体制决定的,所以说这个习近平他现在这个灭的上海帮的这些企业呢,我觉得这个才是以共灭共的一个核心,那现在已经看到以共灭共已经灭到核心中的核心了的,路德。
 
路德:艾丽女士你怎么看啊?
 
艾丽:嗯,就是这个我觉得首先要先说腾讯啊,腾讯它在它这个,基本上所有的中国的互联网企业里边它都有占大股,要看到这个腾讯它可不是自己是一个互联网企业,它还是一个互联网企业的大股东,所以就是说这也对它进行这个惩罚,就是这个刀呢,就是挥向了深圳,深圳当然还有,不要忘了有平安银行啊,等等,这些它们都是都是一串儿的啊,对它的这个惩罚那是100亿呢,第1先说明就是上次的180亿对阿里巴巴的这个钱的阿里巴巴是没有反抗的,直接交钱了,而且是现金,而且是罚单,罚这个政府行政还款的这个反垄断行政罚款的这个罚单呢,它是这个现金,我们上次讲了这个说明这个缺现金啊,然后这一次也是同样的照方抓药啊,一模一样的,然后美团也是一样,所以这是什么呢,就是说现在缺钱了,就你们的钱是最多的,流水是最多的,那首先先从你这拿,但是为什么从你这拿?为什么现在这次是看上腾讯了,其实腾讯大家知道,你看一看它持有的这些股这些什么美团,很多大的这个美团,其实也它也是有股份的,更多的这个企业里边互联网企业基本上它都是大佬,它只要一投钱,这个这些企业就可以做起来,所以它对这个惩罚其实就是一串的惩罚,那么这些的资本的背后,我觉得就是砍向它背后,我觉得这个是很明显的一个就是内部斗争升级,我们之前也讲过这个习近平是要嗯学习是吧,要学习党内的其他派帮,那么学习你之前的话,先从你的这个割肉开始,我觉得这个割肉肯定是不会不会停止的这样的一个动作,就是各家都来一刀啊,各家都来一刀,那这个先给我来一点,但是这个只是一个开始的东西啊,后边还会有什么更大的,我觉得就是看腾讯和阿里巴巴两家,它可能真的是抓进去,然后放开来继续让你在合作,然后让你把跟这些企业断开,跟你的这个说白了…
 
路德:至于说什么100亿呀,都是意向性的啊,第2步,它就要拆分,流量拆分,说白了你腾讯,你控制了中国微信的多少亿人?它就是让你拆分,一定要拆分,就跟之前啊,怎么卡了?因为你垄断了是吧,所以它就是要把它拆分,拆分完以后,拆分完以后,那具体谁控制那就不是江家控制了,就不是江家控制,就是有一部分可能留给你江控制,但是还有一部分,至少习的人去控制,说到关键地方就卡了啊,所以核心,之前记不记得什么叫龙脉?龙脉就是流量,流量后面是什么?是数据,流量后面就是资金。你像腾讯这样的,阿里巴巴这样的,我之前在2018年做节目就说了,流量为王,像腾讯阿里巴巴这样的啊,它搞任何一个互联网企业,三天马上可以下载量,什么APP啊过千万,过5000万一个亿分分钟,它只要在所有的微信用户里头打个广告,在QQ上打个广告,在它的邮箱里头打广告,马上按这个百分比,你都多少,这就是流量控制。我在2018年专门做了节目,就讲这个流量控制,流量为王,谁抓住流量谁就抓住了这个龙脉啊,之前有个大舌头就说过什么叫龙脉,因为流量后面就是数据,数据后面就是资金,你所有的这些所有的什么数字货币,区块链货币,所有的都是建立在这个流量的基础上。就在抢流量,抢的什么?这才是最关键的,阿里巴巴,腾讯所有有流量的企业现在习全部要查,全部要,至少你要分一半给我,让他的人来控制。这是很关键,就跟美国这个Facebook,推特一样的也是流量,也是说白了就是背后的数据,背后的谁控制了这个谁就控制了大选,中共国也一样,习很清楚,是不是啊,你这所有的谁控制了,你哪怕控制军队没控制这个,你啥都没有,因为军队是要靠钱养活,是不是,这就是当你哪怕控制了宣传,你现在发现你没控制住所有的流量,你也没也不管用,哪怕你控制《人民日报》控制新华社,我告你根本没用,因为它网页都可以给你改,你新华社今天出一个东西,我告诉你直接腾讯控制的啊所有的,因为腾讯控制了新浪吗?是不是,腾讯自己还有QQ那个,是不是,直接网页都可以给你改掉,你新华社发的是a它改成b前面加几个字就行了,是不是,你所有的什么什么数字人民币或者是所有东西,所有的东西都跟这个流量有关,一切一切都跟这,这是最关键的,没钱你啥都没有,你没钱哪有军队,是不是,那军队的这个首长,军队,还控制民意,对,民意也控制了,流量控制民意,对,流量控制军队的军意,也控制了韭菜的韭菜心,所有的东西,都跟这个流量有关系,就是要控制流量,控制所有的这个,他知道江,他们对江发现,你去打他的金融不管用,打这个也不管那也不管用,发现就是因为就是流量,这个东西它必须得控制住,所以这个这是啊,最最根源的,可以说是,但是这个流量又跟什么东西?又跟基础的电信啊,移动啊,这个东西有关系,所以他还得去控制移动电信,我告诉你,你就算把腾讯阿里巴巴控制了,我告诉你啊,咱们给习啊这个给他们加把火啊,让你知道你该怎么打仗,说白了他毕竟小学文化不懂,你现在控制阿里巴巴都没用,你得控制什么?控制每一根光缆,你得控制每一个电信,说白了,每一个移动、移动电信你必须得控制,这就是江厉害的地方,为什么江绵恒,他毕竟还是从海外搞这玩意回去的,他知道基础网络运营商才是最关键的,控制基础网络运营商,才在这个基础上你才能控制这个腾讯阿里巴巴,知道吧,所以你看江早就已经在几十年前就布局就把这个基础网络运营商早就给瓜分了,早就控制住了,每一个节点的控制才是关键,这个安娜女士啊,分享一下。
 
安娜:好的,路德先生,我听了看了这个新闻,然后听了大家分享之后我有一种感觉,就是这个就是习和江这个现在开始做的就是一个龙脉之争,谁能争到这个阿里巴巴,争到这个流量,谁就能当谁就能当皇帝,那么这个为了这个龙脉之争,不知道会有多么惨烈的事情或者多么惊人的事情会发生,那么在以后的话,可能除了阿里系的阿里巴巴,那么以后还有更多的公司会卷入到他们这个龙脉之争当中。路德先生。
 
路德:对,龙脉之争,是的,这里头啊习呢,现在习神,就是没人可用,因为你知道这个科技这个行业,刚才说控制基础运营商,控制基础运营商又跟啥东西有关?你跟人有关,你绝对不可能说找一帮小学毕业的去控制,控制不了啊,是不是,你去搞什么?这个石油啊或者那些东西你可以,因为那些东西,经常是外行控制内行是可以,一些基础产业,但是这个科技IT这一块,说实话真的得有些真正的牛人你才可以,因为为什么,就咱们啊比如说,做个做个网络运营的工程,网络啊网络工程,你外行底下的说白了,底下一个工程师都可以把一个小工程师都可以给你骗的一愣一愣的,在服务器里头加个后门,啥东西你控制啥?你啥都控制不了,表面上你控制,实际上被这个工程师给控制走了,是不是,所以这里头这里头,这就是为什么江厉害就厉害在这里,江绵恒,你看他啊,是一个官,实际上,他在某些方面真的是还踏踏实实去做,搞一些要不然他在中科院他立不了足的做副院长,是不是,如果天天说格萨尔王、萨格尔王,我天哪,我看过《格萨尔王》这本书,我都读了,这世界上没这本书,你你怎么去管这个科学院这里头,虽然一帮科学家都是伪科学家啊,但是毕竟这帮人也要装逼的,你说是不是,你看天天说的啊,这个书也读过,那个书也读过啊,你没法去控制,因为这些人还是要点脸的,哪怕是这帮伪科学家,他也有一这么一点点尊严,知道吧,你这老是外行话天天说着是不是,怎么去控制啊,怎么去真正影响他们,所以咱们就说江绵恒那水平,那至少在这方面他还是毕竟和这帮人还是有一些共同语言,所以他可以去控制,所以防火墙啊什么东西做,很多事情建防火墙这些东西啊,是表面上说起来容易,实际上做起来是还是挺难的啊,所以这些核心都在这里,所以这个出的点子去打什么啊,当然这必须流量,但是你实际上表面上你控制了,最终你还是控制不了,因为你只是控制着这个壳,这就是江派厉害的地方,他知道,不管哪个谁上台,不管你腾讯怎么换来换去,你只是控制个壳,你只是资本控制而已,真正的流量是什么?是在他们的技术工程师的手上,而这个技术工程师是每一个服务器的密码,每一个服务器具体哪个端口,哪个端口是后门,这个东西才是最核心的,最关键的,就跟那个写那个病毒代码一样,具体第多少行里头哪一行断码,哪个代码的这个写的这个逻辑是只有几个人才知道,这就跟搞这个病毒一样,是不是,你再牛的人,你具体做实验的才是最牛中之牛、王中之王,这就是这个概念,所以啊这个但是咱们给他们加把火,让他们知道怎么打仗,仗怎么打内部啊,你这个血战湘江你该怎么打。这个冠博士最后总结分享一下啊,最后分享一下,结束。
 
冠博士:好的,这个我们今天说了几件事情啊,第1个是这个中共的这个发言人汪文斌他说,在回应记者问题的时候,那就直接说这个美国违反这个生物武器公约这个核查谈判,所以这里面呢就可以看到好几层意思啊,因为他这首先是提到了,说什么美国德特里克堡基地啊境外生物实验室,特别提到了境外生物实验室,那这个就看到中共现在这个对内的这种舆论宣传上,它已经意识到WHO的这条防线已经守不住了,病毒来自自然守不住,那么它开始啊这个准备病毒来自实验室怎么办?那它其中的这个办法就是要甩锅,就是要把这个锅都甩给这些什么所谓的在前排的科学家,这些科学家呢,把他们打成是美国境外的这个生物实验室渗透在中共国内部的间谍,然后再把他们推出去,再配合这个民族主义的这个大背景,再配合这个内斗,需要的这个把这个上海帮党内的所谓的什么知美派都打成这个间谍打成这个,这个勾连外国的敌对势力,所以在这样的一个大背景下呢,是要符合他的这个政治斗争的。那么另外一个方面呢,我们就可以看到这个中共对于这个生物武器的核查是有多么的惧怕,因为中共无论从生物实验室P4实验室还是技术人员,这里面都是有来自包括法国和美国的这个技术支持和资金的,那么这些的本意是用于民用或者是学用,但是中共呢全部把它用来军用,这个就和中共在其他领域包括像华为,像一些其他的这个科技公司搞的军民融合是一模一样的,所以现在这个西方已经慢慢意识到这个问题了,那么在接下来的这个过程中呢,如果说最后这个上升到这个来自实验室,最后一定是从这个生物武器这个角度对中共进行去核查的。那么第2件事情我们说的这个腾讯对这个反垄断法的这个罚单的事情啊,这个实际上是反映了中共一个全面的内斗,也就是说习近平为首的现在这个中共政权和以前的中共,真正的内部的沼泽地就是之前南普陀计划这全面布局科技等等的这个上海帮进行了一个全面斗争,因为腾讯呢是这个中共的最主要的11个这个军工企业之一,所以说呢,在现在的这样一个背景下,那么除了说要这个抢背后的资本,那还要更加要抢的是这个后面的科技和流量等等这样的问题,只有这样把这个钱和技术全面拿在手中之后呢,那才是真正的完成了对于这个上海帮的这个之前布的这么大的一个科技局的控制,因为习近平现在这个政权他只有把这个上海帮的核心实力都拿在手上,核心的钱都拿在手上,它才能保证自己的这个安全,所以从这里可以看到现在的内斗已经进入到这个核心阶段,好,路德。
 
路德:好,谢谢啊冠博士,谢谢艾丽女士,谢谢安娜女士啊,今天节目就到结束,谢谢诸位观众观看,别忘了点赞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