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wins DataBase
     
  

2021年4月3日路德访谈直播 20210403_2


其他语言


2021年4月3日路德访谈直播 20210403_2HBO王牌脱口秀主持人Bill Maher节目都开始谈论的话题太重磅了意味着什么?

主播人物:
涉及人物:
涉及公司:
国家地区:
名词解释:
文字整理:茅屎坑 kimkim(文沙) 墨墨十七 
发布时间:20210403
视频链接:https://youtu.be/ert86J2HNU8
内容梗概:
路德:诸位观众大家好,欢迎收看路德时评之路博艾谈,今天是2021年4月3日,美国东部时间,现在是晚上8:30啊。我们今天大家看标题,HBO,大家知道HBO绝对是美国啊最著名的一个这个台啊,这个电视台,他的王牌的脱口秀的主持人Bill Maher在节目中也开始一起讨论病毒来自于实验室,哇,这个Bill Maher都开始讨论了。我们待会来告诉大家啊,这个HBO都已经到了,我们前两天话音刚落,是吧,还未落,是不是,都是全面推进啊,这个Bill Maher他都在讨论这个,这意味着啥?这非常啊,非常重要。好,首先啊,除此之外,还有更重要的信息啊,待会儿说不定说不定我们有有一个重磅嘉宾说不定来到咱们节目来给大家带来一些惊喜。首先啊,今天早上是叫做有个重磅的导播啊,今天晚上我们看哪个重磅嘉宾啊给大家带来这个一些啊惊喜。好,首先让博博士给大家分享其他相关资讯。博博士好。
 
路德:好的,大家好啊,今昨天到今天有几条比较重要的新闻跟大家分享啊,就是说,对不起。乌克兰和这个俄罗斯的这个区域的这个啊情况还在继续的这个持续发展之中啊,甚至现在在这个俄罗斯南部接近乌克兰的这个边境地区都有人都有这个啊网友们观测到大量的S-400防空导弹啊在往这个前线开进的过程中间还有各种各样的重型装备也都在往这个乌克兰前线啊,所以那个地方的这个啊情况现在是一触即发,所以说这个时候大家一定要看这个是俄罗斯对于这个拜登政府施压的一个非常显著的一个标志啊。第二,第2个新闻呢,就是说航母的消息,就是艾森豪威尔号航母已经穿过了这个,正在或者已经穿过了这个苏伊士运河进入红海,然后这个艾森豪威尔号航母航母打击群是要到这个啊波斯湾去执行这个在波斯湾的这个驻防任务啊,这是第2条。然后第3条,是更有意思的一个消息啊,就是说罗斯福号航母打击群今天穿过了这个马六甲海峡,又再一次进入了南中国海,但是很有意思的一件事情就是说,同时在还在南中国海的还有这个啊加拿大的海军的一艘护卫舰卡尔加里号,还有一艘日本的海军的这个村雨级护卫舰啊,所以说整还有这个啊法国海军的一些这个啊像这个核潜艇啊,像这样,所以现在这个南中国海啊是非常非常的热闹,但是最近我们又看到在一些争议岛礁,中共国又在开始就是说进一步的加强岛礁周围的这些这个武装渔船的这个聚集啊,像这样的一些事情,然后还有这个啊,当然像菲律宾这样的这个国家也已经开始在南海这个区域啊进行这个啊争议岛礁上空的这种这个啊宣示主权的飞行,就直接飞越这个争议岛礁上空啊,所以说在这个时候可以看出来这个真的是南海地区的这个紧张局势是越来越加剧啊,所以艾莉女士你怎么看?因为你可能对这个地区的这个情况比较熟悉啊。
 
艾丽:这个可以看到啊,就是前两天这所谓的外长,这个拍马屁,马来西亚的这个外长还这个包括菲律宾、印尼啊、新加坡外长在这个厦门所谓的搞的这样的一个活动呢,其实都只是为了哄住中共,我理解啊,就是哄住中共让他不要捣乱。现在到底是谁在这个蓝金黄谁?也不知道了,就是,其实事实上你看韩国的这个,早上不是讲到吗,韩国非常重磅啊,这个安全顾问在和日本、美国在开闭门会议啊,在商量战术问题,那么东南亚的这些国家刚才讲到的这个已经到了又穿过马六甲海峡,马六甲海峡过来以后这是一这就是百分之七十八十的,七十吧世界上的物资从这里走过啊,这个美国又在这边,大家可想这边地区的人他到底是不是欢迎美国来呢?那肯定啊,因为要知道,离得最近的是最难处理的,这个中共一直在声张,到这个菲律宾门口、到马来西亚门口、到越南门口去声张它的海面,那事实上这一次的这个动作,我相信就是演练啊,之前这个博博士有分享,已经到了战术层级的各个跨呃···盟军之···法国德国都已经在互相分享信息,在开始互相演练,所以我觉得这个动作这个下来是说给这个地区啊,等于呃··这个地区的国家其实心里是非常高兴的,要知道他这个,它是有这样的盟军过来,对于这个地区的维稳是非常有利的,而不仅仅是中共一个··以一国在这个地方主张,而他们自己的军力是绝对对抗不过。所以我我在想,其实这个才是真正的实际的动作,就是这些国家都都会欢迎,都会在某种程度上是欢迎他们来帮忙维持海面秩序,但同时他们也会派外交部长这样的啊这个使官所谓去安抚中共,那实际上这个实际的动作就是军事安排部署联盟,一分钟就是一天都不会啊这个停止,博博士。
 
博博士:对,就是说大家可以看到,最近这个尤其是北约国家,你像北约是在大西洋那边的,过来很远的,要穿要穿过大西洋,穿过地中海,穿过红海,穿过这个印度洋,然后才能到南海啊,这是一个绕过半个地球的这样的航程。但是北约的这个军队现在是越来越多的在南中国海这儿出现,为什么?就是说因为在这个本地的这个国家,首先它以前是北约的这个国家的前殖民地或者是友好国家啊,这是一;第二,就是说他是有这个盟友的这个性质;第二,就是说,北约的这个国家是在跟以美国为首的北约嘛,就是说这要在这个亚太地区、印太地区继续展现自己的这个武装的这个能力啊,这是二;第三,就是说因为南海这个海域应该是有自由通航的这样的一个权利啊,所以说这后面多国的这个部队前往这个南海时行使这个自由通航的这个权利将会是大概率事件啊。大家不要忘了,这个艾森豪威尔号航母到达海湾以后,然后这个啊现在在海湾,就是说带领这个第五十特温特温编队的法国航母戴高乐号啊,就要开始往这个南海这边走了,所以大概率也会在,可能在一两周之内要经过这个南中国海啊,所以说在这个里面可以看到北约国家在南海的巡航以及,就是说美日印澳这个新的这个跨度,就是四国四国联合的这个军演在这个南海以及周边印度洋这个周边进行举行啊也是水到渠成很快就要发生的事情。所以说在这个时候可以看到真正的世界正义力量,对于中共,对于南海的这个侵略,对于南海的这个岛礁的这个非法占领已经是到了非解决不可的地步了啊,好的,我先分享这么多。
 
路德:艾丽女士,分享一下。
 
艾丽:好的,我给大家分享一条,先说这个埃及的长荣呃··”长赐号“啊船东这个这个开始在,先说埃及长荣,它不是脱困了以后吗,仍在这个这个湖里边靠边,那么现在埃及政府呢打算提出10亿美元的这个赔偿,就是警告会扣留另外的这个长赐号,那么这个长长荣这个呃··这个公司呢现在就是受到了这样的一个停泊,那么现在就是对这样的一个作为,在公海上在公共的这个通道上你错误的操作,船长所谓错误操作已经全部都出来了啊,就是导致河··这个运河交通停滞的这个事情呢一定不会善罢甘休啊,埃及一定会给他一个高高的罚单啊,这也就是对这个这样的货运以及利用这样的大游轮,然后来进行围堵或者在这样重要的海峡的地方围堵或者造成事故,引发这个堵塞的这种行为呢一定会,不会··,啊,一定会为群起而攻之啊,要看到这个背后有中共的影子。那么另外一条信息呢,就是我想跟大家先分享一下,就是在马来西亚的外长拉希沙慕丁呢访问厦门的时候,要知道他的背景,稍微跟大家介绍一下,他就是纳吉的一个表弟啊,他是亲表弟啊,曾经做过马来西亚的国防部长,那一一度呢,因为新的政府上台以后呢,他就是下台了,他们这一派下台了,但是这个新的政府没有坐住,结果两年以后呢,他们又上台就把他推到了外交部长,一度曾经想让他来取代纳吉来接替整个的这个执政党联盟的这个主要负责人,曾经有过这样的考虑,那么现在看到他的这个嘴脸,能够明显的感觉到他和纳吉家族到底在背后有多少软肋和蛋蛋被中共捏住啊,所以才能够如此的谄媚啊,这个是一个补充。那另外呢,就是说我看,今天应该马上就要到啊这个在亚洲地区的这个啊清明节了应该看到,那么中共呢大肆的宣传,在各大媒体宣传就是从南海掉下来的这个飞行员的死伤,大家都要去,在这个时候,大家一定要知道,这个是家庭的团聚,家庭跟政府没有任何关系,而在这个时候中共都不余遗力的要把你对祖先和家人的这个祭祀那改成对所谓的中共的英雄的这个祭祀,那这件事情呢我们还是要继续抵制啊,他完全就是洗脑用中共的利益换取一个小宣传啊,丧事喜办,另外呢还要让大家更多的参军,所以大家一定要看清楚这个事情的本质,好,我就分享这些。我们这个路德。
 
路德:博博士啊,这个有没有需要点评的?没有是吧?
 
博博士:没有,没有需要点评的,。
 
路德:好,然后我们直接进入啊,首先,(博博士:好的)今天来看啊,这个HBO,大家看啊,HBO的王牌脱口秀主持人叫Bill Maher在节目中和嘉宾一起讨论病毒的实验室来源,两位嘉宾都是生物博士,并且女嘉宾说的非常到位,说跟路德社解读一致啊,这是火来2号说的。那就是:美国国内两党斗争,川普总统的任何说法,不论对错,都会遭到左派攻击,他不是推动推动病毒真相的真正人选。川普退下来病毒真相才能更快的推进啊。这个待会儿我们来说这个Bill Maher有多牛啊,这个在HBO里头。然后我们先看他内容,他说,Bill Maher说我们最近听到很多新冠病毒事实上来自实验室的说法,这是Bill Maher,事实上,我认为世界上只有唯一一个像武汉病毒所这样的实验室,认为病毒不是来自实验室几乎更像是阴谋论,对吗?一开始病毒来自实验室的说法被妖魔化,有人会说,得了吧,病毒来自实验室是阴谋论。看到没有。肯定有一半的可能病毒来自实验室。你觉得呢?问这个生物专家。哦,其实可能性远超过一半,我在去年六月曾说过病毒来自实验室的可能性大概90%,超过90%啊,这从来就不是阴谋论,阴谋论的说法只为了转移注意力,实验室来源是个明显的可能性,需要被调查、验证,直到现在一年以后我们才开始公开讨论,而不被污名化。看到没有?去年你讨论这个都被污名化,说你是阴谋论,但是在那个时候谁站出来啊?说实话我们去年就告诉大家了,真正的业内人士一看这玩意就是,但是有几个人敢站出来?咱闫博士站出来,是吧,冒着啥?各种风险,冒着职业生涯的风险,是不是,咱们不是搞病毒的,说白了随便什么说都,但是闫博士她说白了就是靠这个吃饭的,她。很多人为什么那个时候不敢站出来?因为他怕站出来就被人打,马上就被踢出去,你在这行业别干了,现在一看成气候了,个个都站出来,但是这种站出来这就是大反攻啊,在HBO。大家知道HBO绝对大左派,之前的权力的游戏就是HBO播出来的啊,是不是?当然一部分原因是我们过度政治化,国内两极分化严重,加上党派斗争,这个女士说的,如果一开始病毒实验室来源,有一个错误的人选提出,对一半美国人来说,这个人选错了,这一半美国人会说,不会的、不可能,这是阴谋论,可能我们再也不会回来讨论病毒的实验室来源,实际上科学不是这样的,这不科学,比如有一种现象我需要去观察,并且要考虑到所有可能的解释,是不是,病毒是实验室泄漏的吗?非常清楚,一开始就有这种可能性,这HBO这个Bill Maher啊,大家看啊,这绝对的是个大牌王牌啊,他做的大多数都是娱乐,娱乐性的,是不是,喜剧、娱乐喜剧的脱口秀,咱们在国内的话相当于很牛的这种啊这种这种主持人啊,他的节目是绝对很火的,因为他的节目是自己做完以后卖给HBO,HBO它是一个什么特点?HBO的节目和什么什么福克斯它不一样,他都是签约以后卖给HBO,等于说你的节目如果实力不够的话,影响力不够,没人签约他,你基本上没收入,因为HBO大家知道啊它的更多的是什么?更多的是这种像权力游戏这种大牌的这种著名的大制作,在大制作的HBO里头你能占一席,你的什么你的什么?你的这个叫啥?你的这个脱口秀可以在HBO里头都占一席,你就知道影响力多大,他在2010年9月在好莱坞星光大道上接受明星表演啊,他当时,所以他是政治新闻讽刺、观察性喜剧,侮辱性喜剧。可以说啊,这个是在HBO,就是这种正··这种脱口秀里头的绝对的王牌,绝对的顶级王牌,很多人说,啊,这里头为什么?就已经开始讨论、就已经了不得了,去年是讨论都不让讨论啊,这个博博士你怎么看?
 
博博士:这个在美国的各位可能都知道这个东西的重磅程度啊,这个Bill Maher这位大佬他他真的是美国这个政治评论界的大佬,他是以喜剧演员出身啊,大家可以,这个脸啊大家都可能都很认识,他是喜剧演员出身,但是他这个最著名的这个节目是一个政论节目,叫Real Time with Bill Maher,是吧,大家要知道,秀是在HBO,但大家要知道这这个秀从2003年开始一直到现在,18年了,有哪个政论节目可以一直做,一直做,做18年,所以可见他有多牛啊,就是说他可以以一种诙谐的方式来调侃政治人物,来评论政治性的东西,而且他这个人呢,他自己他自称了,他自己是一个是一个实用主义者,知道吧,就是说他既不左也不右。但是呢,他的这个很多的观点呢是偏左的,这个大家也都是公认的,但是他被公认是一个比较中间的啊,他不是就是说可能中间偏左一点,像这样的这个演员,但是他这张嘴是极其厉害的,是这种著名的这种这个talk show的主持人,这就是说美国人有超级名嘴之一啊,这位阿Bill Maher是非常非常著名的,在美国的这个啊,各位可能都都领教过都都是见过听过他的节目啊,所以说由他来出来来开始再重新来讲这个,代表HBO,那真的是一个,我们一直跟大家讲的,这真是左中右都开始在把这个整个的民众的注意力啊,引回到这个病毒的实验室来源上面来啊,所以说这个WHO最近的那篇那个啊报道啊呃····那个那个那个所谓的这个这个报告啊,真是功不可没啊,而且我们可以看到,真的就像这个这位这个女科学家说过的疑问一样,就是说因为去年为什么说病毒来源的这个追责一直推不动?一直推不动主要的原因就是说,川普总统他是一个特别有争议的人物就是对他的观点非常两极,知道吧,喜欢他的人喜欢得要死,恨他恨得要死,但这样的情况就造成,只要川普总统这么说了,那就有一半的人说说是假的,说是不行,说是阴谋论,对吧,说说讨厌,对吧,所以说这个时候对于这个真相的这个了解啊,因为大家都被一种这个啊这个呃··怎么说呢,一个就是说任就是角色的这种这个啊代入啊,把他给模糊了他的这种这个这个清醒的认识,所以说在这个时候的话,在在像那样的时候的话,你人是不能够真正的仔细的理性的去思考的,但是现在川普总统淡出视野以后,真正的这个病毒真相的这个追责在所有的左中右媒体的同时的这个啊就是进攻之下,很快我觉得就会有非常非常大的这个变化要出现,而且闫博士的第3份报告在这个时候非常,就是把握住这个时机出来了以后将会对这个有巨大的推动作用,路德。
 
路德:艾丽女士,你怎么看啊?
 
艾丽:是啊,这个,他,你看现在的这个,他谈论的问题啊,就是病毒实验室来源这件事情,它发酵到什么程度?现在大家在讨论,这个病毒实验室来源不是阴谋论,它当时是被打上阴谋论,完全是出于政治考量和引带风向的,而是转移视线的。那么大家在讨论,为什么我们当时没有发现或者没有去集中注意力发现这个病毒是来自实验室的?在讨论这个问题,这个这个太厉害了,就是等于病毒实验室来源这件事情不用讨论了,肯定是病毒实验室。问题是为什么我们现在才谈这件事情?他们在讨论深入的这个问题,那我觉得这个就是说,就像去年一年都被带风向,没有,说实在的没有新中国联邦爆料革命的这个往前推动,右派的像班农先生这样一直在往前推动啊,闫博士一篇一篇的每一天都在新的内容发现中共又出现什么了,又出现什么了?这样的一个追讨,那可能现在真的连实验室来源都没得讨论啊,那么实验室来源彻底变成阴谋论,而现在呢完全情况就不一样了,在我们所有的这个广大的战友的这个推动下,信息推动下,你看现在整个媒体特别是在这个美国的西方的主流媒体上啊,真的是,HBO啊HBO这是全世界最有名的这个网络电影啊,娱乐的这个(路德:对)非常大的这样的一个平台哦,就是它的这个主持人都在这个里面这样讲,这个确实我想这世界各个角落无人不看这个HBO,只要是能够接通网络,就大家很都是很自然的,就去到酒店里都有这个平台,在家里边有看电影也要看这个平台,所有有名的这电视剧电影很多都在他这里播放,所以要看到这个中年、青年、老年全面的都在啊,应该,都在这个平台上可以讲是有影响力的,在世界各地,所以我觉得接下来的这个讨论直接跨过了病毒是不是来自于实验室,而是说病毒来自实验室这件事情根本就不是阴谋论,根本就是基本的常识和事实,那这个时候,我们为什么当时不讨论?我觉得这个这个话题太好了,太能够引人深入了,这个就彻底的跳过了这个这个中共想把大家带入的这个坑里头去啊,就是真正的开始讨论的,所以我觉得这是西方媒体的,真的是大觉醒,就没有不谈这个问题的媒体了,现在左中右上下、前后全部都在谈这样的这个这个话题,而且病毒来源于实验室,为什么我们去年没有谈?那么这个时候我觉得更多的,除了他这个宣传力度广,所有人都已经,民众的觉醒已经毫无疑问了,那么就开始深挖到底谁在和中共联合在一起沆瀣一气?到底谁在帮中共掩埋?我觉得接下来就会有大量的这些人名单,包括像福奇这样子都不用说了,更多人像皮特达扎克这样的已经开始在说了,最后这些人都会跟中共绑的一样一个战车上、绑在一个耻辱柱上,一定的,所以我觉得他们的这个觉醒,今天讨论的这个话题太棒了,而且它是HBO这样的媒体来讨论啊,我觉得就是人民意识的觉醒的一个最好的这个证明的啊,路德。
 
路德:好,首先啊,这个刚才我们说到,你看啊,现在这个情况啊,这个HBO啊,那绝对是以娱乐为主,是不是,博博士,是吧,是以娱乐为主,(博博士:对)政论的很少,(博博士:对,很少)所以今天早上我们做节目,是福克斯的新闻的政论新闻类是全美收视率第一,一般都走在前面,是吧,然后CNN那左派的新闻,那排名第二,S··SMS、NBC,排名第三啊,这个这个政论新闻,这个所有的这个娱乐节目里头啊包括很多你像娱乐,就是就是所有的媒体的里面,包括很多个板块,新闻类的、政论的,那肯定是往前推,排头兵,那绝对是走在前面啊,这个娱乐的,HBO是绝对娱乐啊,是不是,之前我们昨天还看了ABC, ABC是啊是有电视连续剧啊这种东西啊放在一起,全国广播电台它经常还有一些NBA的比赛,是不是,在HBO是典型是娱乐为主,现在都谈论这个,是不是?涵盖,你看,这一次美国的全面的铺开,大家看明白没有?过两天NBA说不定也站出来在讨论这玩意儿,都有可能,是吧,橄榄球都会讨论,我告诉大家,并且这个这两位科学家明显是反川普的,说,啊当时如果是有一个错误的人,他说川普是错误的人,是不是,如果来说这个事情,那就会怎么怎么的,(博博士:对)是吧,因为你要知道在美国,这个娱乐娱乐行业基本上就是好莱坞行业基本上是反川普的,反反美国右派的,特别是反川普啊,是不是,大家看明白没有?就这都在开始推了,是全面在推进,是不是?这个不仅仅是左中右,更重要的是各个跨行业都在往前推,虽然有前后顺序,有前后顺序很正常,是不是,就像你一个石头啊,这个一个一个正圆的中心,它它最终啊受影响力,距离远,那自然你可能传导的时间要长一些,那所有的这一切,正源的中心是哪里?是吧,那就是闫博士的报告,咱们爆料革命,绝对的啊,告诉大家,为什么?我们接下来看下面一个,就什么呢?就是福克斯啊现在推的步骤,就Warroom那在英文的媒体那绝对是推得最快的,往前面走,那Warroom之前是哪?那毫无疑问,那肯定闫博士,那闫博士和Warroom中间有一个是哪里?我们来看啊,另外一个啊,大家看,这里,这是Sellin就是Sellin啊Sellin博士,这个绝对是啊,这个我们之前说他是美国军情部门前军情部门啊,就像现在国务卿,前蓬佩奥,前这个纳瓦罗总统助理阿,前什么什么,也是前,你看他的推,0Follow,就从来不Follow任何人,这个推纯粹就是传递信息的,他不Follow任何人,只发东西,发的什么东西?今天发的这个东西绝对重磅啊,他说COVID-19病毒很可能啊是通过什么呢,pre-adapted提前适应了让人类感染被一系列的什么呢叫做什么?Humanized就是就是人性化的动物模型,通过连续传代感染,然后具备传染人的这个能力,然后他打的这个标签是超限生物武器、超限战武器、COVID-19的来源。这是,我告诉大家啊,这个,然后他附两个图,一个是,大家去看这两个人,一个人叫做Deng Hong-kui,Deng Hong-kui啊,一个叫做Qin Chuan两个,这里头,我告诉大家啊,这是我们,我们看老外啊,老外,这个人绝对是美国军情部门的,他是生物专家、生物武器专家,第1次提到动物传代,这个动物传代,是我们告诉大家,告诉大家,是闫博士,我们在119、120的时候就告诉大家通过动物的传代,那个时候闫博士第一时间告诉我,她说动物传代打模,然后呢吸引人,然后她在第1份报告里头,闫博士的第1份报告里面就讲讲整一整页,19页啊,大家去,第5部分大家去看啊,就专门提到就是说humanized 的animal.的模型就是这个动物模型它是类人的,就是跟人的免疫,我们在去年我们就当时就说过记不记得,专门就是跟人类的免疫系统基本上,模仿人类免疫系统,然后再做一系列的动物传代serial passage,是吧,然后具备变异变异,变成模仿人的,这可是第1次,这,很多人这意味着啥?这意味着这就是那个当代基因武器里头写的很清楚啊,要把人工的如何变成自然的,就是动物传代,美国人总算有有人看明白了这一点,这是关键中的关键啊。这一点的提出,这个Sellin其实说白了,太猛了,这这个概念就是这一点提出,可见他们完全认可闫博士的重要的报告的重要的点,我先说到这啊,博博士。
 
博博士:对,大家可能就是说跟着我们节目的这个观众都知道,我们去年就已经给大家讲过这样的这个道理,要怎么弄的,就是说它是通过这个动物,但是这个动物就是通过,就因为这个生物学的东西,我也不是特别懂啊,我就是啊,可能讲错就是,但是我的理解是就是说这些动物比如小鼠它的这个啊就是免疫的这个系统或者是它的这个基因被被改造过之后,他能够有一些类人的这个特征啊,就像这样的这种这个动物模型,这种这个实验动物是非常非常贵的啊,就是说这个时候所以能看到的这个情况就是说,他是要通过这种这个几代的这种就是类人化的这样的这种动物来进行把它的这个变得适用于就是看上去像是这个啊在自然界经过长期的这个进化产生的,其实是非常快的一个过程,但是它是模拟了这个自然界的这种进化的这样的一个过程,所以看起来像是一个天然的,其实是一种人工的这种手段,但是它并不是通过基因的这种改造啊,而是通过这种这个动物传代而实现的,这个我们在节目里面跟大家说过,好的,路德。
 
路德:这个艾丽女士,这点你说说。
 
艾丽:是啊,我们我们以前讲过,我记得我最开始的时候经常说错,这个路德说说错了,不是完全通过基因改造,不是实验室完全改造,它是在实验室里通过人工的,我记得一直那个时候在讲人工,怎么人工?就是小鼠实验把它打模,其实通过这些哺乳动物小鼠就类人的,然后呢把它这个武器打造的更加的能够和人和类似人这样的动物能够结合,然后一代一代的传代,最后把它变成很像来自于自然的,当我们现在看这个这个基因武器这本书的时候,就是中共最近发出来,闫博士推出来的这本基因武器的这个教材的时候,我们就已经看到,完全是一种打模武器的手段,就是通过类人的这种小鼠啊哺乳动物在他们身上进行传代实验,一代一代的传,传到最后感觉非常像最后的这一个到人身上的这个冠状病毒的时候,那么你就可以把它全完全推给自然,就像果子狸当年的果子狸一样,所以这个在最早的时候去年二三月份,那个时候就是闫博士路德就,路德社就已经在讲了,一直在讲,因为俄罗斯讲,说这个是有这个基因啊,用的是重组、用的是基因重组、基因编辑这样的这个词汇当时就非常的警觉,路德社当时在2月份3月份的时候,去年就已经讲到说这个用的就是基因编辑,但是它不是直接编辑,它是自实验室里让你变成自然的编辑传代,就是这样的一个一个词汇,我记得非常非常的非常早就提出这个问题了,那就是闫博士给的这个信息应该讲,所以现在今天在讲这个今天的这个武器专家啊,就生物武器专家,美国的,可以看到他能够说出来,说明鉴定和在这个这个这是非常关键的一步,就是等于病毒是怎么来的?武器怎么在实验室里打造的?让他看似来自自然的,这个是极其关键,而且他提到这两个人Qin Chuan啊,还有这位这个这另外一位先生就两个人,他把这两个的照片都放进去,就说明其实这些技术和造技术的人不止这个,之前咱们博士团不是还讲过有李放啊,闫博士还讲过有一些其他的人都是在美国学成的技术,而这些技术最终用在了什么?就是这么高级的技术,最后就用在了这些跟中共的军方合作来打造他的武器,所以这个武器打造出来又看似非常像自然,所以今天当它的这个武器生物武器专家讲出这个问题的时候,可见就是所有的盟国在这个问题上已经达成一致,而且他是来发布消息的,他是来发布消息的,绝绝,就是告诉你,我知道你的病毒来源,你是怎么做的武器?这不仅仅是对闫博士这个论文的所有的和她爆料的所有的认证,而是经过认证以后,确认了,现在开始走向定罪和战略战术上对他进行打击的这个时候,所以我觉得他们站出来说,这绝不是,这这太重磅了啊,路德。
 
路德:你看闫博士的第19页第5步,看到没有,你看,serial passage就是叫做动物传代在实验室里头,看到没有,第4步第5步这里头serial,刚才,你看他的推也是写着serial passage,serial passage 啊,咱英语不行,但是我这这咱们对对字也总对的出来吧,是不是?然后后面就是有重要的步骤,就是这个serial passage就是快速的啊一个进化的过程,然后呢,找什么动物?找就是,他这里说的什么动物?类humanized的动物模型,闫博士的报告里,就是用的词都是闫博士报告里头的词啊,看到没有,就是这个动物是什么?人,就是类人模型的,类人模型的,这什么?首先,我们大家要告诉大家,就是Sellin他是可以说是,可以说是美国军情部门啊,现在的相当于发言人在这里一直往前推,推的什么?推到就是一定是越推越深,就是你深你最后能不能站得住脚,是不是?这是最关键的,告诉大家,你的所有的理论站不站得住脚,就是你说啊来自实验室啊什么什么,但是在科学界最终是讲验证,你不能说哗众取宠,回头闫博士说啊这个什么这个是来自实验室,问你,证据呢,有没有理论?没理论,啥都没有啊,就嘴巴上说,就来自实验室,你去找吧,那谁搭理你啊,是不是?就这,你要得到美国人做事,他,我们说美国二战之后,我们这个世界和之前二战之前一个巨大的区别就是什么?科学精神。科学精神最重要是什么?你必须得有科学素养,你的所有的东西你得要经得起验证,这个Sellin在这里提到的,这就是把中共这个最根本的这一个点给他揭露出来了,而这一点是闫博士的报告全世界第1个提出来的,就是啥啊?serial passage,就是什么?动物传代,然后变成人容易感染,看到没有,这个概念。我们再看啊,他里面两个人,里面两个人,是吧,他这个他推出的两个人,待会儿我们先说一下,这秦川呢是中国医学科学院、北京协和医院医学实验动物研究所所长,动物模型与实验医学的主编;领导实验室动物菌种资源数据库LasDB军民融合项目,通过百度CNKI和PubMed构建了一个包含全球所有实验室动物菌种、种群和突变胚胎干细胞系的在线数据库.这些数据和发现将会被用于这个超限生物武器的研发。这一串我都没法解释,所以我们今天专门有神秘嘉宾啊来解释这一串,这个咱们神级嘉宾来给我们观众们来解读一下这个秦川到底是干什么?这一系列百度我我搞不懂啊,咱们神秘嘉宾给大家来解释一下,神秘嘉宾出场啊。
 
闫博士:各位观众朋友晚上好,路德先生好,咱们的主持人们好,嗯,我是闫博士。
 
路德:哇,闫博士。
 
艾丽:鼓掌
 
路德:鼓掌
 
闫博士:那个路德先生让我来解释一下这两位(路德:对)这个背景是吧,先从秦川教授开始啊,秦川教授呢你看她这么多头衔,基本上可以说明的就是她在中国的动物实验动物界啊,她是一等一的大拿,然后她在全世界也绝对是排得上的,你们如果去查她的这个所有的这个简历呢,就是属于那种头衔都多的放不下的那种人,那你们想知道她究竟都干了哪些事情(路德:对,做什么的?)让她这么厉害吗?(路德:嗯,做什么的?)就是你看,当然了,她作为一个这样的大拿,她肯定掌管着很多资源啊什么合作啊,就像刚才列的这些,这个都可以先放到一边。首先秦川教授她是03年非典的抗疫英雄,在非典的时候她是应该是第1个还是,反正是首先这个作为引领了那个科研,然后找到动物模型实验动物模型的这个科研人员,全世界哦,然后接着在中东呼吸综合症MERS的时候,她是全球第1个用这个恒河猴,也就是说大型动物模型来做这个MERS感染,然后查看这个MERS在猴身上这个病理反应并且寻找这些治疗靶点啊这样的那个,不是她先发表他的团队发表的,那么我们说到新冠期间她做了什么呢?那个去年5月份的时候,在Nature杂志上秦川教授团队应用人源化转基因小鼠也就是我说的humanized,hACE2-mice就是我在那个第1份报告里明确指出的,最简便最好用,然后应该是他们,就是我们推断他们用的就是这种动物模型来去做新冠病毒的这个动物,然后他们发的这篇文章是应用,秦川团队应用hACE2转基因小鼠阐明新冠病毒的致病性鉴定了国际首个新冠动物模型,所以说当这个Sellin博士他追寻这个humanized mice人员化小鼠模型和人员和这个新冠动物模型在动物传代当中的应用的时候,他自然而然就会追寻到这一步,因为我已经在我的第1份报告里面把使用动物模型及为什么要使用这种模型,它的优缺点都列出来了。
 
路德:闫博士我想问一下啊,这个这个就是humanized的这个动物模型到底能不能给我们观众解释一下到底是什么意思?humanized的animal models,你的报告里专门讲了这一块啊。
 
闫博士:这个humanized的就是说把那个动物就是你可以理解成它,女人,怎么个女人法呢?就是因为我们以前不是也跟大家讲过吗,比如说都有血脑屏障的时候,人也有,老鼠也有,人和老鼠的就不一样,人有头、老鼠有头,人和老鼠的头不一样,除非有些人故意把它当成一样的,对吧,就这样子的,那么我们在这个做动物的时候,有很多东西我们虽然可以模拟它们,然后那个比如说差不多的环境,模拟人在动物身上做,但它终归不是人,那么在这里的话,她就是说通过把这个小老鼠用那种转基因基因编辑的方式呢把它体内的这个ACE2受体,就是咱们说的这个新冠模型新冠病毒它最喜欢的这个受体呢把老鼠的替换成人的了,那也就是说这个老鼠本来和人一样,全身都各个器官啊、血管里面都有这个受体,但是它是老鼠受体,多多少少和人有些不同,那为了让这个病毒更好的能够适应人的ACE2受体,那他就通过转基因让这些老鼠出生的时候,身体里面就没有老鼠的ACE2受体而全部都换成和人一样的了,那当然了它这个在分布啊、密度啊上面是有点点分别的,但是不管怎么说,这已经好过老鼠这个模型本身而且在你不能用人去做实验的时候,这是一个最好而且最方便的选择,那么他们就是在这个实验室里面把这个病毒用来感染这种有了人的受体的小鼠,那么这个病毒进去以后,因为它它一进去就跟磁铁那个吸铁石,铁遇到吸铁石一样,它就直奔这个受体而去,然后这个受体本身就已经是人的受体了,所以它这个病毒在通过连续传代,就是一匹老鼠感染了以后,我从里面找出最毒的,然后传给下一批,再下一批再传给第3批,各种,特别都像养蛊一样的方式(路德:养蛊)在做这个实验过程当中呢,这个病毒就已经被主动的选择为,被人这个强制性的选择成最喜欢人受体的,最喜欢人受体的,然后一代一代打模出来,我在第1份报告里面明确写出来,就是据我的经验推算的话,它应该不会超过10~15代老鼠,也就是说一代老鼠大概是3~4天、3~5天之内它就可以传给下一代,这个过程当中还有做一点其他实验,但是整个这个过程其实是一个非常密集而且非常快速就可以达到的,那么你就算它是15代老鼠,一代老鼠5天,对不对,这也就是两个月多一点两个半月的时间就可以搞定一个从本来它根本就不认识人的受体的病毒,然后转成一个特别特别喜欢人的受体,一见了以后就啪··就冲过去,然后死扒住不放的这样的一个病毒,这就是它这个动物传代最可怕的地方,然后这里面还涉及一个就是在动物传代过程当中:第一,它是模拟了自然进化,因为本身的话,这些老鼠如果在自然进化过程当中,那么它就代表着宿主,对吧,那这个病毒需要去找宿主,找到合适的宿主、合适的环境,然后再去找找找,最后再在一个适当的环境下病毒如果还活着然后又遇到了人,然后它再去进化,那么这是一个漫长的过程,几十年上百年甚至更久,至少目前我们没在自然界里见到过这种进化的病毒,对吧,新冠这个明显反常,但是她在实验室把它浓缩了,浓缩了,完全浓缩成一个类似自然进化的过程,就是高强度的,然后同时在这个过程当中因为病毒要经过老鼠体内一代一代的这种适应呢,它有一些在实验室里面开始修改过的一些这个基因密码呢,就是我们说的这个啊,我们说的这些核酸的那个序列,就在这个老鼠体内自然而然会发生一些小小小小的变异,那么这个就在一定程度上呢又可以掩盖掉之前在实验室里面人工编辑啊什么的一些痕迹,因为这就是我们所说的随机的一些改变,它也不大影响这个病毒的性能,但是它就是可以,就好像你涂改作业一样,他就可以涂改掉一些痕迹,所以这个是非常非常狡猾而且是在整个这个新冠病毒的实验过程设计制作过程当中极为重要的一步,然后这步是除了我以外,应该到现在为止都还没有报告公开敢说这个新冠病毒是做了动物传代实验的。
 
路德:那你觉得塞林教授塞林博士他作为美国军情前的重要的这种人士他发这个推,你觉得啊啥概念、意味着什么,你看到这个推特你第一反应啥感觉你感觉啊,因为你的动物传代的概念被他接受,是不是。
 
闫博士:首先那个你看,塞林博士他其实我个人感觉他上推啊,他并不是想跟别人联系或者怎么样的,因为他其实没有任何follow的,然后他之前不怎么发推,他最近开始密集发推,而且中间@过我,@过纳瓦罗博士,然后每一次几乎都是针对这个、他的主题全部都是现在针对中共的一些调查,然后其中最主要的就是针对新冠病毒来源调查,并且他几乎里面绝大部分的文章都会在特意提到我,然后这个所以我感觉就是说,而且他和我其实是有一定互动的,就是在推上公开的这个互动,你们会看到我转他或者他会转回我这边相关的东西,那也就是说我感觉塞林博士他是想通过这样的一个方法,来告诉大家就是通过他们那边独立的调查,那么在有资质有背景的这个军情人员的眼中,我的报告和我的这些提出来的这些观点呢,是在被他们逐渐验证并且推出来推给大众的,而且在这个过程当中,如果你们回去看他最一开始的时候,并没有加上超限生物武器的标签,他应该是上个月才开始加上的,然后现在他就是加超限生物武器和超限生物战的标签,那全部这个都是来源于我的第2篇报告,也就是说在这个过程当中,他通过一点一点的去给大家给一个那个外界讲明白这里面是怎么回事,通过他去挖掘这里面腐败的线索,挖掘人工制造的这个线索,然后一直到现在就是推到这一步,他要告诉大家你们要想到这个动物传代实验在这里面的意义,因为我说了除了我以外没有别的报告,目前为止正式发表的或者是运营版的文章,有从科学家嘴里面直接提到这个新冠病毒的这个来源和动物传代有关的,那塞林博士在这里就是告诉所有关注这个问题的人,尤其是能看懂这个问题的人,你们要去追踪这个问题啊,这个直接与超限生物武器有关,而且另外他要他暗含的一层意思就是大家都在讨论gain-of-function功能增强实验的时候,其实这个动物传代它并不是我们说的功能增强实验他们通常说的功能增强实验里面,就是特别常用的应该用到的,因为这个病就是这种做法呢,其实他其实目的就是为了得到一种特别特别针对人的东西,但是你要看到就是之前这个新冠状病毒他已经加了很多很多的功能啊,比如说这个福林酶切位点,比如说让它在这个那个受体结合域方面要去结合这个人的受体,那么它再加上一层这个,我不是说否认他这个能增强病毒的功能啊,我是说如果这些都加上以后,那么你们要想的就是,如果只是在研究一个或者两个功能的情况下,加上这么多功能,这是违反实验的基本原则的,你在一个功能或两个功能都没有解决情况下,就贸然加上第3个或者更多的功能,那这个就说明你本身并不是想研究某一个某两个功能再增减的情况下会造成病毒,比如说你要把它做成疫苗啊,或者比如说你只是想单纯的看一下病毒的特性,它已经违反这个原则,你加了这么多明显你就已经有恶意了,这就像我说的那个那个弗兰克斯坦那个怪兽一样,各种什么动物脚动物耳动物尾巴,动物蹄子都合到一个动物身上,肯定就是一个怪物,所以他是在用这种方法去告诉大家,并且他把他上一次把陈薇啊江世博啊,这些包括去世的周玉森教授啊这些人都列出来,还有高福,这次他又把这两位教授列出来,也就是说他们已经追踪到足够的线索能够让大家去重视,并且大家如果去核实的话也一定会发现问题的。
 
路德:那个邓宏魁是做什么的?能不能说一下?这个男的。
 
闫博士:邓宏魁啊,他是这个这方面的就是,怎么说呢,他,这么跟你说嘛,自然学术期刊公布2019年十大科学家,十大科学人物啊,他就是唯一入选的中国科学家,他是北京大学生物科学学院的教授,他被自然杂志评为这个科学家的时候是称之为CRISPR转化者,CRISPR就是我们说的最新的基因编辑技术,也就是说他是基因编辑方面的非常牛的人物,然后同时呢,他是从上世纪九十年代就开始研究这个艾滋病病毒的,包括免疫学的这些东西啊,还有干细胞啊这些都是他的研究专长,他在这方面应该说是研究做得很不错,然后并且那个和就是他是在美国,应该是UCLA加州大学,那个洛杉矶分校如果没记错的话,在那里读的博士或者做的博士后,他的海内外的关系是非常的丰富的,他就是在中国的这个科研团队这块当中,这是领军人物。
 
路德:他做艾滋病的都跟这个新冠有什么关系啊?啊,艾滋病的。
 
闫博士:我不希望大家觉得他是做艾滋病的就一定跟新冠有什么关系,我们想强调的就是说这里面其实包括塞林那个博士想强调的也是说就是这些人各有所长,然后他们的就是独家擅长也好,或者他们广泛合作也好的这些这个领域呢都被用在了这个新冠病毒的创造和设计过程当中,这里的话并不是说让大家单独去强调艾滋病啊,或者怎么样,就像我说的是这个啊,新冠病毒在设计过程当中是融入了很多不同的这个病毒的这种特性,这不能单说他现在就是用了,因为他研究艾滋病,所以就一定用艾滋病,你要知道病毒这个领域的研究是相通的,他有这方面的知识,他可能不是在研究这个的时候看到的,但是他可以理解到并运用它,这个所以这个方面我觉得更重要的是跟他的这个基因编辑啊,以及他在那个研究干细胞过程当中的一些经验有关。
 
路德:好,闫博士先休息一下啊,然后我们跟博博士,博博士你觉得这个啊,这个塞林啊这个博士,美国前军方啊,专门负责这个这个军情这块这个生物技术军情这块,他发这个推他又不follow任何人,你觉得这个传递什么信号。
 
博博士:我觉得他不follow任何人,而他通过这个推,就像闫博士说的刚才这个啊,他开始大量的发这个,关于这个啊推啊就是啊生物武器的就是超限生物武器的这样的,而且还特意加上#UnrestrictedBiowarfare#UnrestrictedBioweapon,这样的hashtag,这样的话就可以看出来,他真的是要开始,他主要的这个目的就是为了传播这个事情的真相以及他自己所观测的东西,而且大家要知道他是能看到很多很多就是说在这个普通的这个公众层面看不到的东西的啊,所以说从他这里发出来的话可以可以见到,就是说真正的美国的这个啊,怎么说呢就是局内人啊,真正的这个内部人士,对于这件事情其实是早就心知肚明,而且是对于中共怎么个搞法是非常非常清楚,而且这种方法是极端邪恶的,为什么呢,就是说它通过这种快速的这个传代啊,就是说让这个啊可以在自然界也可能需要几万年的进化,因为你要自然界里面两只老鼠对吧,要碰到一起才能够传染,还不一定是这种这个啊,特别能够有益于这个病毒的传染,对吧,这个时候他把大量的老鼠在一起进行进入这种人工的这种传染的话,他这种在实验室里那个很短时间就达到这种在自然界里面需要很长时间的这种这个很多这个机遇才能够达到这种效果,所以可见他就是说,为什么中共一直说这个病毒来源于自然的原因,因为他们所使用的这种这个制作的这种方式,其实是加速了这种自然的这种这个就是在自然界里面的这种病毒的这个进化过程啊,就是说那就是说等于是加速了这种进化过程一样,所以说在这个里面可以看出来,由他由Dr.Sellin他把这个情况给跟闫博士说的是一模一样的,就是跟闫博士的这个paper里面说的是一模一样的,这样的这样的连用词都一样吗,我们看到了对吧,所以说在这里可以看出来美国的这个真正的科学界在现在已经开始要把这个准备把这个真正的病毒真相开始要公诸于众啊,而且他们所掌握什么的,掌握了这个信息和情报可能也很快会浮出水面。路德。
 
路德:闫博士,就是有一点就是啊,就是啊,这个动物传代把自然啊,就把人工的伪装成自然的这种方式啊,这个在病毒界是一种啊,是一个就是你觉得美国的这些技术人员就是这种病毒学家,能不能想到?还是说之前根本想不到中国这么邪恶,因为你的报告最终让他们意识到这一点,你觉得他们之前就想到了,还是说因为你的报道才想到了才看到了这个真相,能不能给我们、你怎么看啊。
 
闫博士:我觉得这个根据我在美国接触的这些专家也好,根据我个人经验来说,中共这一点吧,就是非常的恶毒的一个想法放在大家常用的一个方式里面,但是这样就会显得非常隐蔽,因为人家一般人想不到你是这么恶毒的来使用这个方法,我这么跟你讲吧,首先这个动物传代实验,它本意并不是用来让这个东西更加攻击人的,它是就是像我在这个对这个约翰霍普金斯那个文章里面的那个回同行评议的回复当中呢,那里面的那个Gigi他们就是完全不懂这个,然后我就好好给他们讲了一课,我说你们不懂这个,看出来你们缺乏实验室经验,来我给你们讲讲课,你们好好听听你们犯了多少错误,你可以看到我第3份报告从57页开始就是大段的,然后包括后面第59页就去那个驳了他们对这个动物传代的一些指控,那其实这个动物传代呢,平时用于什么比如说啊,我在做实验的时候,我手里面有这个人的流感病毒,那我为了要让他这个能用在老鼠身上去做实验,然后并且能够反映出这个差不多水平的这种病理特性的时候,那我当时就拿这个人的这个病毒呢,去感染小老鼠,普通的小老鼠,那么这个方式就是让它传代以后,最后就比如说能够把这个小老鼠产生这个致死性的病毒,这就叫老鼠适应过的这个流感病毒,可以拿去做实验,那么这是一种实验室常用的方式,但是中共呢,就是他把人家常用的方式他换了一个反方向的去做,然后披上它这个就是动物实验的外衣,而且是这种就是看起来你就算做了别人也不会觉得有什么问题,因为这是实验室常用的这个技术,你不可能从他的这个购买动物的这个,这个什么出货单啊,发票呀,或者是它是生产了这个人源性动物你就去说你们这个实验是有问题,明白吗?就好像是用最普通的原料结果换成了毒品,那你从原料单上你是看不出来的,因为这些原料可能都是常用的,最后是你把它做成了毒品,那在这个情况下,当时我看出这个问题了以后呢,我一直就是想,我也想知道为什么没有人站出来说这个,而且包括在《柳叶刀》那个声明签名上有一位叫肯塔的这个教授,这位教授是我有个人接触的,那这位女教授呢,她是原来在美国的啊,应该是FDA还是NIH位置很高,后来她去了澳大利亚那边的诺贝尔奖得主的实验室,专门做流感病毒方面的这个研究,她本身就是这方面的很了解的专家,2015年的时候她还专门写过这个动物模型的文章,分析这个SARS病毒MERS病毒,包括这个当中用过的人源性小鼠的这些模型,但是就包括他这样的专家,在《柳叶刀》那个声明上签名,认为这个新冠来自于自然,并且一直就没有出来讲过任何关于动物传代的事儿,一直到后来去年大概是年终还是什么时候,她有一次在文章里面提到啊,我们可以用这个人源化小鼠来分析这个SARS病毒,SARS2这个病毒就是有点和那个秦川团队的那个呼应的意思,明白就说他们能看出来,但是他们不讲,这个事情一开始我很诧异,后来我也明白了,你们就是故意揣着明白装糊涂呗,然后等到我开始出第1份报告的时候呢,我那段时间有跟美国一些顶级的专家聊,其中包括一位顶级的生物武器专家,他就跟我说,他说看到我的第1份报告,他觉得最大的感受就是终于有人帮他解开这个答案了,为什么他作为一个他不是PHD他是一个MD医生背景的,为什么作为这个专业人士没有人站出来说这个传代的事情,而他和他的一些朋友其实私下都会去讨论,用这个动物传代这个事情有可能会被应用在这里啊,并且这个里面可能会有一些其他的东西,他们也没想明白,也没有人写,这一直到我这个报告出来的话,把这个点出来,我相信有很多科学家会像他一样,就是意识到这里面有问题,然后再有一点就是说,中共本身就是刻意要把这个伪装的像来自自然,然后他又在第一时间出了石正丽的那个假的那个科学信息。那么作为科学家来讲,就是绝大部分他是无辜的,他对基于科学家之间的信任,基于顶级杂志圈子的信任,那么他都会相信这个发出来的,尤其是像nature Science这种级别的杂志,或者石正丽这种大佬级别的文章,应该是没有什么问题,首先是基于信任,那么在这里面呢,石正丽和其他科学家又伪造了品相是来自自然来源,又有RaTG13蝙蝠病毒做祖先,又有一系列穿山甲在那倒霉的当宿主对吧,然后还东找西找,唉呀,中共还跟着配合发各种新闻说,唉呀,中国人吃蝙蝠,中国人各种乱吃野生动物又偷猎又干嘛,所以这个自然而然的就会模糊外界这些视线,尤其是不了解中共体系的这些科学家,那么整个的来讲呢,当这个动物传代实验被认真的对待,然后科学家看到这个东西,再加上看到它基因组序列里面那些明显的改动的证据的时候,这个自实验室来源就已经变得非常坚固,然后那个空洞的自然学说就不攻自破了已经。
 
路德:是,但是就说这么专业的咱不熟,对于我的话理工科思维就你看他的推里头说超限生物武器这个名词,第一提出的就是闫博士,因为这个在这个名词之前全世界没这个词啊,生物武器有啊大家都知道,还可以翻字典。但超限生物武器是闫博士面膜首提,所以他这个推的意思,其实我们就看到一个重要的信息,什么信息,就是生物武器往超限生物武器去推,我们之前说啊,如果是生物武器,美国对生物武器的认定是什么,你必须得用导弹打过来,那才叫生物武器,啊,美国没有被导弹攻击啊,是不是啊?所以说啊,在这一点上,只有是超限生物武器,而那本书《当代基因武器》里的说的很清楚,当代基因武器是什么?就是在和平时期,可以通过人传,然后把对方的经济崩溃政治崩溃,然后所有的社会崩溃,它是一个这样的概念,所以这个塞林啊,第1次提出这个当然了,这个他之前超限生物武器发过很多次啊,包括这个Maher也发过,我们现在看啊,这个Gordon Chang也在这里今天也说了,你看,说,中国政府啊,就是武器化DNA看见没有,明天将会建立更多的这个病毒,所以我们美国科学家还会允许他们来继续开发这些武器来伤害我们吗?所以啊,这个艾丽女士你怎么看?
 
艾丽:是啊,这个真的是要看到,刚才我听想听闫博士讲的这个关于这个传代的问题,我其实刚才听她一讲完,我也想问这个问题,就是说,等于他是把这个小老鼠正常的实验做实验的这个顺序呢,它倒过来做,专门感染用人感染了人的这个ace ii的小老鼠来去坐他的传代。这个是非常的邪恶,但是这个这样的技术提出来以后呢,我觉得很多,因为它在很按照闫博士讲,其实它是一个很多人都用的,但是没有人想到它会用这来基因武器,它倒着来做,用它来感染专门有目的的去感染这个小老鼠,然后把它的这个嗯冠状病毒打磨的更适合或者更具有毒性啊,居然来这样去做,这个是非常让人觉得这个发指。就说超出了大部分科学家的这个想象力,当然闫博士刚才也讲了,就是当人们的这个这么多的疑问啊,在这些关键的节点上,闫博士给出了这个答案就是她的解读,给出这些答案的时候才真正的解惑了,或者是说让这个逻辑链让更多的专家能够清晰的看到中共是怎么放毒的,这个逻辑链就连上了,所以呢,我觉得像今天的塞林博士,他出来谈这个了,特别是讲到这个生物武器和超限生物武器这个绝对是啊,闫博士首提啊,全世界首提,为什么?因为没有把它做成武器,或者它不是用来专门攻击人类,并且使用当作一个超限战的生物武器来进行,对美国和这个西方国家进行攻击的话,你就无法给他定罪,所以这个东西就会最后不了了之。(路德:对,艾丽女士说得太对了)对,就是就是这样,就是真正的把它就坐实,它就是生物武器,而是而且是通过超限站战的模式,超限战的概念也是中国提出来,超限生物武器的概念也是中国提出来的,谁把它揭露出来的?闫博士把它而且在她的两篇论文里面,第2篇论文里面已经明确定出来,所以我觉得,他要提这件事情绝不是说提着玩的,咱俩讨论讨论,他能够引用,能够说就是有目的的,有步骤的在稳步往前推进,哦,那个路德。
 
路德:艾丽女士刚才是说的太对了,我告诉大家,如果是只停留在生物武器这块,我告诉你,你真还没法给中共定罪,为什么?美国的生物武器什么?导弹打过来,美国,没有证明被导弹攻击啊,是不是,(博博士:要有武器投送)你这个泄漏,中共说、中共自己说没法泄露,泄露不了,是不是,所以啊,第一,确实我告诉大家,你如果是泄露,你真就没法给他定罪,并且你们没法证明他泄漏。但是超限生物武器是可以验证的。第一,他武汉关闭以后,他让这么多人跑到美国来跑到全世界,这就是当代基因武器那本书里写的很清楚的,其中一步。第二,最重要的一步就是今天塞林博士说的什么?动物传代,把人工变成伪装成自然,这就是那本书里说的很清楚的,最重要最邪恶的一步,这是完美犯罪最重要一步,之前什么基因编辑、什么功能增强所有的东西,那是必备,那叫做你既可以做生物武器,又可以做超限。但是超限两个字加上去,就是动物传代试验,没有,然后再加人员投放,这两步,就决定你就定罪必死,我们之前解释那本书的时候一直在说,我们要给美国人传递概念传递概念,你看果真现在有回应了,有第1个后面就有无数个0,有第1个就有10就有100 1000 、1万,所以美国人这里头第1个真正的明白这里头,塞林,他是一个圈子啊,我告诉大家这绝对军情圈的圈子,有人发这个,正儿八经真正明白了,这东西为什么我们一直啊闫博士一直在说这是超限生物武器,我知道我可以告诉大家,就连班农先生前几天做节目还说是生物武器,还觉得中共投毒不可能,基本上是泄露,包括啊,纳瓦罗先生,当然了,他们可能现在这一步骤还在这一步,但是有可能他们是真的以为这是啊,中共不可能,就是因为美国人的概念里头,他就觉得这不是生物武器,为什么?因为他们对生物武器的定义是不一样的,但是这个塞林发出来告诉大家,这就是他们就意识到了超限生物武器,再结合布林肯前几天说的,啊,要建立一个体系防止第2波第3波,就是防止第2波第3波所有的。塞林博士他说这个,他的背书,他这个级别人的背书是不是你想想那是啥意义?大家想想,对吧,就像那个说什么解释清楚什么叫啥意义,就相当于一个北朝鲜的人,来到咱中国,写个什么论文,但是如果说没有咱中国、如果博博士不背书,我们这个圈子估计都觉得半信半疑。但是你要知道啊,这个圈子的、塞林是它一个圈子,一个军情生物情报圈的全面的背书,这是意义不一样的,意义不一样的,因为很多人说啊,因为有些5毛砸闫博士说,闫博士是搞这个的,不是搞生物武器的,你没资格说是生物武器,对,不需要资格,但是有资格说是超限生物武器,因为别人军方的人现在来背书,他有资格吧,问你啊,这个5毛,他有资格吧,别人是专门搞军情部门专门搞生物技术的,他站出来背书。你看倒到没有?看明白没有,这是一个突破,我告诉大家绝对是突破,前天纳瓦罗评闫博士,提到闫博士工作做得很棒,这绝对是突破,啊,HBO、CNN都提实验室来源,这是突破,塞林等于说现在是走的最早前面在国内啊,在美国的,美国的这个重要的部门里头,他应该是现在走在最前面的,闫博士有个问题啊,你觉得纳瓦罗先生啊,这个专门节目说啊,闫博士的工作做得太杰出了,你是怎么看的啊?你是怎么看的?
 
闫博士:我蛮高兴的呀,而且他说的那天是3月31号,这个可能有的人会觉得,那他说这话的时候还没来得及看我的报告,但是因为我的报告已经提前给了内部一些想看的人,所以呢,我相信在他这个位置上,他说我的评价我的工作的时候呢,肯定不可能说明知道Dr.Yan有第3份报告发出来,他不看他只说前两份,然后不去评价第3份,所以我觉得这个听到他在warroom这样讲呢,就是那天心情蛮好的吧。
 
路德:我问你啊,就现在啊,纳瓦罗现在已经不在白宫了是吧,很多事情也可以解密了。当时以前纳瓦罗先生说,纳瓦罗对你是啥感觉啊,能不能方便说一下方不方便,不方便就算了啊。
 
闫博士:嗯,我说几点吧,就是啊,纳瓦罗博士见到我的时候,那个感觉就肯定不是第1次见我的感觉,其实,当然我不是说我们之前见过,而是说他见到我的时候明显就认识我,然后那个而且并且态度非常客气,嗯,然后呢,嗯他就是对这篇报告你知道,他当时我给他看的时候其实是两份报告,前两份报告都给他一起看,那个时候两份的草稿嘛,基本都完工了,然后没等,他大概看了一下就迫不及待的问,嗯生物武器专家就是问,您的评价是什么?我觉得很好玩,那生物武器专家,就表现的特别激动,你知道吗?超出我想象的,就是brilliant brilliant she has done brilliant work, 然后然后我还在那里,莫名其妙的时候就发现他们俩特别激动。两个人就哦,她很brilliant,哇,这么brilliant,是的,她非常brilliant,真的brilliant。哦,然后纳瓦罗说了一句,那么这是生物武器是吧,然后我点头,然后生物武器专家也点头,然后班农先生也看着他。纳瓦罗前几天采访的时候说的就是brilliant,啊,是不是?对,他的原话,原话就是用的那个词,我当时在想,诶,美国人的词词汇量这么简单,就只用brilliant。
 
博博士:这个词比较准确,对。
 
路德:博博士,你来解读一下brilliant到底级别到哪个级别,excellent什么。
 
博博士:非常非常高,属于天才的这个迸发出这种奇思妙想感觉啊,太牛了这个。他们都没有想到才会用这个brilliant这个词,知道吧,就比方说哦,我出了一个点子,我跟我一起的朋友们,他们都没有想到,只有我想到只有我想到,他们就说哦,你这个点子非常牛,知道吧,brilliant,这才是brilliant。
 
路德:博博士,到底是博士,其实这个词就是意思就是说,你闫博士的这个报告里头给的线索太牛了,就是超出我们美国政府的这种现有的认知,是不是这个概念,啊,博博士,是不是这个词,能不能这样理解。
 
博博士:他说这种思维的方式是跳出他们已经有了这个框架的,所以说就是给他们有一种这种醍醐灌顶的这种感觉,知道吗?
 
路德:醍醐灌顶,艾丽女士你对英文理解也很高,你怎么看这个词到底啥,因为前两天。
 
艾丽:醍醐灌顶,天外来音就感觉就是说,这是天才啊,一般讲的就说,哇,brilliant就说你这个太棒了,就是确实像博博士解释的那样。天外来音,突然间一下解开了他们的这个问题,而且如此的言论,开光了,就是天外来的,这样的一个一个神来之笔,说到这个工作太棒了!路德。
 
路德:有网友说太神奇了,能不能这样翻译是吧,因为在英文在中文里面可能找不到,像这样的一个特定的一个意思,就是说因为我们自己我们这个平时也有这个技术工作,对吧,当某一个比方说一个工程师,他想出了一个解决东西的一个办法,别人都没有想到,而且是不在这种传统的这个解决问题的框架之内的,属于这种神来之笔,这种恰到好处这种神来之笔,这才能用这个词,知道吧,它不是说单词这个词意匮乏,而是这个词修饰这个状况是最好的一种方式,所以说是这样的一个意思,哦,这个词特别恰当,所以大家都用这个词,应该没错的,我觉得。
 
路德:所以,所以这种评价啊这个可见,就是整个的他们当时完全就是给他们打开了,就是把这所有的解读了,并且是绝了绝了,就是是不是啊值得他们膜拜啊,是不是这概念啊?好,你看这个,纳瓦罗那天采访还是用brilliant,词都没换,所以那天大家就知道这所有的推动,就是说美国就是你有科学素养,你写的东西,你的所有的东西,别人是认实力,是不是实力,你实力强就说白了,别人根本都没有想到闫博士居然能出一个这么牛的东西出来,是不是啊?闫博士,你觉得是不是啊?我的理解,因为那天我也在现场,但是因为我没意识到啊,你能不能给我们观众再说一下啊,闫博士,那个打到静音了,你把静音解开一下。
 
闫博士:我想多说一句,其实纳瓦罗博士,首先他见到我,他那个表情一点都不陌生,他见到路德先生的时候表情也不陌生啊,路德先生当时是坐在另一间屋里的吗,因为路德先生没有参与我这边和生物武器专家所有讨论,他坐在那边对吧,纳瓦罗过来以后跟路德先生也是一开始打个招呼,走的时候也专门打了招呼。我觉得路德先生你不觉得他见到你的时候,他是明显认识你的那个状态吗,我当时是那样感觉的,(路德;肯定呀,是呀)然后,我想说其实那天如果不是生物武器专家再看了我,并且不止一位生化武器专家在看了我的那两份报告以后就分别看的,如果不是他们对这个有背书的话,纳瓦罗博士应该是不会出现的,因为当时那天你也知道我们在那里呆了是多少个小时啊,5、6个小时,他是最后一个小时才来的,应该前面至少是6个小时都是在跟生物武器专家,就是给他们看我的两份报告,一个看完了再来一个就这个状态,然后到最后的时候呢,那个就是像我们之前不是讲过吗,生物武器专家那么用班农先生话说就是极度具有质疑精神的,一般人这个他不问了,他做的预想就是如果这人不问我100个问题,他都觉得这不正常,对吧100个问题能问完,那个他都觉得这个都是一个好事儿的这个专家看完了以后,高呼brilliant然后接着没多久这个,纳瓦罗博士呢就过来,那个时候班农先生一直在发信息啊,打电话这样的,所以其实我个人感觉就是如果前面没有过审核的关的话,那么纳瓦罗博士其实根本就不会出现,他根本就不需要过来看这个报告,而他过来的时候,他其实心里面就是基本有数,就是自己再过来看一下,然后再来问我一下,这个到底是不是,你到底是怎么看的,然后其实他当时知道这个是食物武器后,他的表情真的也是很震惊的那种感觉,就是当然了,他这个人是比较内敛的,不会说像路德先生表现的这么夸张,但是他能看出他也是很震惊的,就是说包括那几个生物武器专家其实之前有人是明着在媒体上就说了,我不是I am not the fan of Dr.Yan我不买Dr.Yan的帐的,我认为这个是来自自然的,结果看完了以后就直接180度转到brilliant上面了,搞得我都有点这个,莫名其妙的。
 
路德:是啊,现在啊你看,所有的这个塞林啊这个博士,我就觉得他们,你觉得他们是不是一体的全面的在推动这件事情,包括你现在啊,有没有想象到现在这个推动的速度如此惊人啊,有没有感觉到啊?
 
闫博士:知道他们要推动,而且呢,其实就像我说的,我做得几份报告,这三份到现在为止,我自己是非常有信心的,这也就是为什么当时我刚推出第1份报告以后就是接踵而至的,什么Gallo啊,约翰霍普金斯啊,包括后面《纽约时报》CNN《国家地理》来打我,我都没当回事,甚至我觉得那个回应都不急着推。因为在我看来,这个真正懂的人,看到他们那些东西都会觉得不屑一顾,然后我这里面的实打实的证据,能看懂的人都会明白的,所以其实当时我觉得这个就是一个时间问题,你要给别人时间去验证,要给别人时间去单独核实,对,以我对美国这个体系了解,因为毕竟我们做这个生物方面的医学方面的它是跟西方这个体系接轨的吗,以我对他们的了解,他们甚至不是一个团队呀去做,他们肯定是分多个系统,然后同步去验证的,这是最基本的这种科学素养,那所以你要给他们时间对吧,包括看包括讨论,但是并不是说他们就那个像中共说的,啊,美国体系反应慢呀,不是这样,他们其实更多的像是一个点触发,接下来多个点,然后产生一种基点反应,就好像看一个电脑屏幕,你按了一个键之后,他啪啪啪下面一个网格状的结构就开始依次闪灯,然后它的每一个节点都是一些精英来组成的,因为美国这个体系,它是在一个正向选择的过程当中,他们之间平行比较可能有好有坏,但是整体来讲这些人还都是经过层层选择,经过层层的这个努力被挑出来的能够胜任这个位置的人,那么这个体系它之所以耗时间,是因为首先它精密它复杂,其次它严谨,不是说你中国这样的一个报告堆给领导,领导一看,唉,我名写的对,我的名字在那个人之前在第2个人之后,这个好,我又没有犯上,我也压住下面,那行,那我就可以签字对吧,中国领导是这个概念。然后你的报告是废纸,你啥,你上次跟我说过那个,哦,就是喝酒那天说的对吧,喝茅台那天说的,这个报告我记起来了,你在说那份报告,对对对对,晚上看晚会,那天之前签字的。哎,你早说,你要不说我不记得,对吧。(博博士:闫博士说得太对了,中共的官都是这样)(路德:那个说哦唱卡拉OK,哪个歌,唱哪首歌的时候签的)它不是唱哪首歌,是去我最喜欢的夜总会那天说的,你带我去我不喜欢的,我还说你这小子不尊重我,你都不了解我喜好,对吧,早知道不给你签那个字了,等我找补回来,这个这个中国体系是这样子的,但是西方体系不是,他们是看到以后回去认真做研究,然后再回来大家要讨论的,但这个过程它必然要耗时间,而且不可能一个人就做一个事,他必定是同时多线程的处理任务,那么你不可能说大家每天都只在一件事上只关注这一个对不对?但是它这个周期他不会特别长的,尤其是在这样一个就是全球危机过程当中,人家做的是严谨,就每一步他们要去核实,每一步他们要互相验证,甚至像纳瓦罗博士他们说超过1万种可能性,说实话他那句话让我很震惊,他又不是一个满嘴跑火车的人,今天啊108000啊,明天又上亿,他说这个1万种,虽然不是说这是具体的1万,但他绝对是说他们做了超级超级多的可能性,接近这个可能性或者甚至超过他说的是over对吧,那当然他们有不同的方法去验证,但是你们想想这是需要时间的,虽然机器可以去做,还是需要人来汇总,人来筛选,我们现在的这个层次上人总归是要比机器在最后一层要负责任的,要更懂得怎么去利用这些信息去处理它的,所以这些东西当他们全部做完的时候,他们才能站出来说,而正好在这个时候WHO又出了一份,就是叫人看了以后简直就是有辱咱们全体中国人全体华人脸面的这么一份报告啊,当然它也打脸WHO那些人,当然我们华人也不用太在意,WHO那些人他们在这件事情上表现的更丢人,然后加上我拿出我的报告,又一条一条把之前反驳我们的报告里面的所有看似有科学性的东西全部都给打回去,并且补充提供了更多其他的观点和证据以后,这件事情其实到现在为止就已经推进到可以往下一个阶段去走了,就说这个时间的验证,基本上来讲说各方已经达成一致了。
 
路德:对,好的,这个博博士啊,最后再分享一下啊,博博士。
 
博博士:应该这个闫博士能够来节目来跟大家见面这非常,我是非常非常高兴听闫博士的声音啊,这个里面我觉得这个Dr.Sellin他能够用这样的hashtag以及他今天发出了这个信号,就是说美国的真正的研究人员军情成员已经真正的被爆料革命影响,而认识到了中共的邪恶,就是说他们以前觉得中共这件事情作为一个人作为人类社会的一份子他们做不出来,但是他们现在已经认识到中共的邪恶,这一点其实我觉得是非常非常重要的,就是说如果你要如果是美国的这些政客和美国的这些这个情报人员,他们以自己的文化和自己的底线去估计中共的话,他们就会完全错判形势,因为我们要知道中共这个组织,它是人类最邪恶的组织,它是没有底线,而且没有任何的这种像什么这个啊,就是传统的,这种什么人文价值的根本就没有,只要能够赢,只要能够把这个西方拖下水,用什么办法都可以啊,所以说他们还会打这个什么啊这个啊,就打这一个就是所谓的这个什么啊,就是啊,共产主义的这个幌子来就是说来就是把一切都给抹过去啊,所以说从这点上面来看的话,闫博士的论文以及闫博士和爆料革命路德节目,路德社节目对这个一致推动已经让美国的这个主流的这个不管是媒体还是情报界还是军情界,他们都已经意识到了中共的这个邪恶和无底线啊,这点其实是非常重要的,其次今天我们这个里面可以看出来,像Dr.Sellin他们也想清楚了,中共是怎么样做这个病毒,让它看起来像自然一样,其实大家想一想是不是就像中共国的那些人做假的这个古董是一样的,大家想想这个道理其实差不多的,对吧,就把一个东西看起来弄得像自然的,其实都是经过奇思妙想的这个中共所谓的奇思妙想的这种人工手段啊,所以说从这里面可以看出来中共,它真的是把一些能够用来造福人类的这些技术,都用来与他的这种邪恶的这个统治和邪恶的这个目的,所以说这就是为什么大家一定要灭的这个原因。路德。
 
路德:好,最后闫博士你再给大家啊这个点评一下,分享一下好吗?我们就结束啊。
 
闫博士:其实我就是想说,我们从推出这个报告来说,到现在已经超过半年了,第3份报告也已经出来了,逐条把之前那你们中共那边请来的大佬还有所谓的专家都已经给驳回去了,这个大家如果有空看一看我们这里面的原文呢,就是基本上是一个非常有趣的这个相当于范文性质的,告诉大家如何能够写好一篇科学论文,如何不要用假信息,然后以免以后被我们这样的文章来驳倒,这是一件很丢人的事情,啊,在这个过程当中呢,我们其实一直也在等待中共的科学家,包括武毒所的,包括军科院的,甚至包括塞林博士今天提出的,这几位教授都非常希望他们能够站出来告诉我们,你们对于来自自然的看法,你们坚定不移的认为这个是非实验室的产物啊,你们认为这件事情甚至不发生在中国而是被什么,倒霉的三文鱼呀,倒霉的奔驰车配件呀携带到中国的,你们请你们站出来认真的回应一下这个问题,而不要只让外交部的人站出来说好吗?因为这个事情用外交部的话来讲是科学的事情,那么你外交部在那里掺和什么呢?我们来讲科学跟你外交部有什么关系呢?你们现在继续这样说话,拿再多的钱,你们能买到更多的科学家来帮你们干这么丢人的事情吗?连谭德赛都已经反水了,Peter Daszak现金流和他的所作所为,现在都已经被美国政府正式开始追踪,然后开始查了,你们觉得你们还能够找到帮助你们的小伙伴吗?所以我觉得吧,在这件事情上,中共那边也没有必要再抵赖了是吧,反正那个现在就是明晃晃的放在这里,基本上呢,这个全球灭共的这个潮呢,我们也都看到了,势不可挡,想吃点啥好的,吃点啥,想喝点儿啥好的,喝点儿啥,这就是我送给他们最后的话,咱们拭目以待。
 
路德:好,谢谢闫博士啊,谢谢这个博博士谢谢艾丽女士,谢谢诸位观众观看,别忘了点赞分享,今天节目就到此结束,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