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wins DataBase
     
  

2021年4月2日路德访谈直播 20210402_2


其他语言


2021年4月2日路德访谈直播 20210402_2美前负责东亚的助理副国务卿在NPR采访中曝光前总统川普等在内许多人都认可闫博士报告结论意味着什么?美报告揭秘中共一带一路放贷骗局

主播人物:
涉及人物:
涉及公司:
国家地区:
名词解释:
文字整理:茅屎坑 kimkim(文沙) 墨墨十七 
发布时间:20210402
视频链接:https://youtu.be/75GIDM2QWNo
内容梗概:
 路德:诸位观众大家好,欢迎收看路德时评之路博冠谈,今天是2021年4月2日美国东部时间,现在是晚上8:30啊。我们今天给大家,除了这个博博士和冠博士分享的之外,我们重点来看啊,这个美国一个这个叫NPR,全国公共广播电台啊,最近啊有一个重磅的采访,这个采访是这届的助理国务卿啊,专门负责东亚事务的助理国务卿,他,说了一句重磅的话,绝对重磅,说什么?他说川普总统包括川普总统在内的很多人,实际上都相信都知道这个是来自武汉实验室的,都认可来自武汉实验室。好,,大家知道NPR是什么?是一个绝对的左媒啊,绝对左媒。然后我们之前说啊CNN也在这里啊,这些人都跑到左媒啊去说这个话,你看看这全面的行动开始,我们待会儿来,具体意味着什么?我们节目中跟大家来分享。好,首先这个博博士给大家分享其他相关资讯,博博士好。
 
博博士:好的,大家好啊,这两天有不少很重磅的新闻跟大家分享啊。首先我们可以看到这个苏伊士运河啊又重新通了啊,堵了大概一个星期以后重新通了以后,然后今天啊这个艾森豪威尔号航母打击群开始穿过苏伊士运河啊,它本来就是要从地中海东地中海穿过苏伊士运河穿过红海然后到那个波斯湾去执行这个战备任务啊,但是因为这个苏伊士运河堵上了以后啊,这个艾森豪威尔号航母是一直在东地中海,就是然后派飞机出去执行对对ISIS的这个打击和这个空袭啊还有这个巡航这些任务啊,大家知道,你看它的这个作战半径有超过1000海里啊,所以说它的这个位置是也可以的啊,在东地中海也够得着,在波斯湾也够得着啊,好,现在它又开始要开始穿过苏伊士运河了啊进入这个红海要前往这个波斯湾,这是第1条;第2条,就是说乌克兰东部啊这个顿涅茨克州这个紧张形势开始越来越高了啊,就是乌克兰的这个武装部队,还有这个当地的就顿涅茨克州的一些就是说反···就是俄罗斯族的这个反对就是说反动力量反对力量啊,然后还有包括俄罗斯在这个边境另外一边的这个增兵啊,所以是让这个整个地区的这个局势越来越火药味为越来越浓啊,所以说这个也是一个非常非常牛的一个事情啊,所以说大家一定要注意啊,这个这一块真的是有可能爆发冲突的啊,这是第二;第3条,就是说昨天有一个很重要的一个消息啊,就是说Microsoft微软拿到了这个陆军的美国陆军219亿美元啊,219亿美元的一个巨大的一个订单,将在未来10年之内啊为陆军提供增强虚拟现实的这个眼镜儿就是头盔,它是一种头戴式的这种这个增强虚拟现实的这样的一种这个装备,然后呢,它是可以说在这个它那个微软的这个云服务平台上面,他可以是用有一个军用版的然后为这个在战场上的士兵和在他们的训练甚至在实战过程中间直接在这个头盔上面,这个就是头盔和这个啊这个眼镜上面啊分享数据,甚至可以做到连数据链都可以直接到前线单兵啊,这是以前只有在战斗机战斗机飞行员和比方说坦克坦克驾驶员像这样的一些关键岗位上的这个士兵才会有这样的这个服务,现在现在美国陆军的这个在陆··地面上的这种单兵也都会有这种这个实时的情报的分享和实时的命令的这个啊更新啊,所以说这一点来说的话,美国的这个这个陆军已经快速进入了这种信息时代啊,这就看出来为什么芯片是这么重要的一个战略资源啊?如果你没有这种非····可靠度非常高的军用级别的5纳米或者2纳米的这样的这个芯片的话,像这么高端的这么小型的这么密集的这种啊这个芯片所能够带来的这样的这种这个这个效果你是达不到的,这就是为什么说芯片是一种战略资源的原因啊,所以说可见这一次啊,这个美国陆军的这个大单就非常清楚的证··证明了这一点,啊,这个冠博士有没有什么要评论的?
 
冠博士:我想问问博博士像这种技术呢像微软有没有可能卖给中国或者中共中共呢自己有没有办法去也去做出这样类似的东西呢?
 
博博士:中共其实有相似的,就是那个远程可以控制这个士兵自爆的那个装置啊,我们开玩笑啊。所以说在这个里面中共因为它首先它这个微软的这个东西肯定是要和这个美国的国防部陆军要签署这个保密协议的,这是一;第二,就是说就算中共获取了这里面的一些技术或怎么样,它没有办法达到这个美国陆军和美国整个的这个军情部门的情报分享的这样的一个平台,比方说他的那个Link16这个数据链啊像这样子的东西的话,他是没有办法能达到美国的这样的一个效果,大家说白了,因为美国的这个军事所方面,它对于这个前···对于俄罗斯和对于这个中共的这个优势这个最大的一个优势啊,但是在这个属于是在这个电子方面啊,所以说在这个里面大家可以看到他的这个电子战。呃····断了吗?喂···
 
路德:没有断吧?
 
冠博士:没有,没有
 
博博士:Ok,好,好,那我们就我们继续说啊,他就是说在在电子战方面的话对于相对于中共是有和这个俄罗斯是有着巨大的优势的,所以说美军就要大力的发扬这个优势,要把这个所有的战争都打成电子战啊,所以说从这上面可以看出来这就是美国陆军未来的方向啊,大家一定要一定要看清楚,这是一个非常非常重要的信号啊,这就是说美国的陆军和中共和俄罗斯拉开代差的这样的一个一个非常强烈的一个信号啊。所以说这是非常重要的一点;好,还有一条跟大家分享就是说,我上···,星期三上节目的时候跟大家分享了一条啊,就是说就是CGTN说有一个法国记者对吧,他们有一个法国籍的一个记者在新疆生活多年,然后说这个啊这个西方最新的抹黑啊都是假的怎样怎样怎样,然后因为法国《世界报》查出了这个记者在法国查无此人啊,但是今天这个事情开始升级了啊,就是说啊,他说今天这个《世界报》向这个发放记者证的这个法国职业记者委员会查证,发现根本没有这个记者存在啊,对吧,然后然后这个法国新闻台呢也说,这个Beaumond啊,比如说Laurene Bearumond的这个推特账号呢创建于今年3月,大头照用的是网络照片,但是华春莹在昨天我们华大妈在昨天举行的例行记者会上说啊,说他已经向CGTN核对了这个Beaumond的身份啊,她说这位法记人士是一位独立撰稿人,在中国生活了多年,多次到访新疆,说说啊,说他的这个有关观点啊客观且公允啊,然后她说,说这个西方啊,只要一些欧美国家只要有人对中国说句公道话,就会遭到恶意攻击啊,然后说,华春莹还说这种乱扣帽子乱打棍子的这种思维非常不健康啊,所以说在这个里面在这个里面外交部华春莹华大妈跳出来来淌这趟浑水,这是什么意思啊?冠博士你觉得这什么意思?
 
冠博士:我觉得这个就是中共他现在这些搅浑水的人级别越来越高,那么因为这是中共现在从体制上它有这种需求,就是说对于外国记者的这些质疑或者这真相的挖掘,那我之前只要说过话的,不管怎么样我死扛到底,因为我这个共产党永远是正确的,我永远要展示对外强势的这种形象。所以说你在这些上面呢,原来可以看一些中共会派出一些这个水军去说这件事情,但是现在呢,外交部他这个发言人也公然代表中共来公然撒谎,就可见中共的现在这样的一个地步,他在这种炒作民族情绪的这种大的政治氛围下是越来越low的。因为这件事情本身嘛我们就说CGTN,他非要编一个法国记者,那意思本身就是中共他一直是崇洋媚外的,只要是好像外国人说的,它就是正确的,好像一个洋人一个洋人记者去了这个中国或者去了新疆,他说的话就是真理,这个和中共他的这样一直在内部包括他对中国百姓洗脑的这种本质上的这种崇洋媚外的心理是完全匹配的,也是符合中共一向的做法的,那么现在的这样的一个事情,华春莹她站出来,她可以说,比如说我没有听说过这件事情、她甚至都不用直接回答、我就说我没有听说过或者我不了解来龙去脉,但是她在这硬着这个还要回去说谎,而且她这说谎的过程中呢,这用的逻辑也特别有意思,他说关于这Beaumond的细节她不便透露,原因是现在一些欧美国家但凡有人对中国说道公句话··公道话就会遭到恶意攻击,那问题是他招不招到恶意攻击和你知不知道他这Beaumond的细节的关系是在哪儿呢?那他招不招到恶意攻击和你编造这Beaumond是是是什么人有关系吗?那如果说你说他说句公道话就遭到恶意攻击,那你是不是更应该把他信息这个公布出来,站在他背后说没关系,我们中共支持他,我们共产党认为他说的是真的,这是因为什么中国的英雄··额····不是啊,中共的英雄,共产主义的英雄,那你中共不是应该这么说吗?但结果她就不这么说,就完完全全是把话题给叉开了,这种这个思维逻辑思维模式和这个以前中共攻击文贵先生攻击爆料革命的这些战友的这种逻辑是一模一样的,他永远都不说事情的本质,那用这种战狼外交的口吻口吻去渲染这种民族情绪的气氛,那到最后呢只能是显得中共现在这个政权越来越蠢、越来越滑稽,博博士。
 
博博士:对,这个里面大家一定要知道啊,世界上世界上有两种逻辑啊,一种是叫逻辑啊,还有一种叫中共逻辑啊,所以说这个中共逻辑它就是非常搞笑的一点就是说,因为大家知道这个这个这个谎是CGTN说的,对吧,这个假是CGTN造的,大家都说了嘛,这个里面你看连这个法国电··法国新闻台啊,这很大的台啊,它都报道说这个这个这个这个这个Laurene Beaumond他的这个推特账号今年3月创建,刚刚创建,而且他的那个大头照照片用的是网络图库的照片,这里面有非常大的一个一个一个疑惑疑问在里面啊,然后这个里面华春莹说我向CGTN求证啊,说已经核对他的身份,造假的就是CGTN,然后你向CGTN求证,你这是什么意思?是不是,就比方说啊,有个小偷偷了东西,然后你去问小偷,你你偷东西没有?他肯定说没有嘛,是吧,所以说这个逻辑真的是我,她,我是不知道她是怎么样以为这样就能够服众的啊,居然敢拿出来这样说啊,所以说可见这是一;第二就是说,她不把这个Beaumond的这个什么具体什么情况什么说给大家,对吧,他本来就是假的嘛,她没有办法没有办法说,然后就开始强词夺理说,啊,你们都是坏人,对吧,你们一看到这个说什么什么什么什么啊中国不好啦,啊,说中国说中国好的你们就会攻击怎样怎样,就把就是说作为一种这个啊受害者心里,知道,就说只要你攻击中国,不管你说的是真的假的,我们就要反击,这是什么东西?这就是习近平习总加速师的底线思维啊,所以大家可以看到外交部现在因为这个习总加速师这种底线思维的话,已经被绑上了这个战狼的这个战车啊,由由这个1万匹战狼拉着的战车,所以它是没有办法停的现在是,因为外交部大家大家要知道如果是CGTN或者是某一个比方说什么《环球时报》,你要是说了个谎或者是让你要做这个假的这个新闻或怎么样的话,你说,外交部说我不知道,这个事情我查证不了,这这这个东西我会进行查证也就算了,但是华春莹跳出来站台这个事情就立刻升级啊,就从一个假新闻的问题就升级到了中国的外交部是否有诚信的问题啊?这个里面大家一定要知道这个里面的这个细节在什么地方?它已经外交部是一个政府机关啊,CGTN说到底也就是一个电视台,对吧.所以说从这个里面可以看出来中共他是在他他没有办法,他所有东西他都要去,他所有东西都要由像这个外交部像由这个政府机关去给他背书去给他保底,不管他这个CGTN这个一屁股的屎到底有没有擦干净,他都要去给它去给把它给啊保护住啊,就自己弄了一身脏,弄了一身大便,他也觉得无所谓,知道吧,但是这个战狼的这个面子不能丢,中国的面子不能丢啊,这就是习总加速师的底线思维。所以说外交部落到这步田地,真的是作为一个呃··怎么说呢,是一个思维正常的一个人类来说的话真的是这个底线已经破··突破的不能再突破了。好的啊,冠博士,我先分享这么多啊。
 
冠博士:对,我再多说两句,外交部的这种诚信问题,那我想西方国家都能看清楚了,因为这个是可以用数据来计算和衡量,那么数据来自于哪儿呢?就来自于耿爽他这个皱眉的频率、华春莹眨眼的频率和赵立坚低头看稿的频率,那这几个频率这个速度呢就能反应出这些中共外交部他说的到底是真的还是假的?呃,中共他这个搞成现在这个样子这个外交部,那确实是呃··是因为这个大的政治氛围,因为如果说中共他现在想要去和西方重心相向而行想要对这些制裁解套的话,他的做法应该是软化,像这样的问题呢他应该呃··降温或者是避而不答,但是他在这种问题上反而还是这个更加战狼的这样的一种回击,甚至不惜造假,公然说谎也要战狼,那说明他知道现在这个新疆种族灭绝的事情、这制裁的事情完完全全已经翻不过来了,那翻不过来这种情况下既然外面没有希望了,那我只能就顺着是把这些外面的压力全变成内部的这样的一个泄压出口去利用这个以外打内,这是他没有办法的办法,也造成了现在这一种中共现在好像一个党内全是战狼,都在乱咬人,那这个就是中共内斗的一个最好的这个符号,也是中共现在这情况他和西方完完全全改善不了的一个最好的反应。呃,那么我接下来给大家说几条比较··新闻和比较有意思的事情啊。这个第一个呢,就是拜登和日本首相菅义伟是在4月16日呢会会面,那是菅义伟会前往美国,那么这个日本媒体呢已经获悉到说里面的某些这个要商谈的内容,其中一个就是美国和日本政府呢他们将合作确保半导体等战略技术元件这个供应链,那么希望呢美日元首在4月中旬会面时达成供应链的协议,那这是一个;第二个呢,是说美国也继续将寻求与日本合作限制对中共的这样的一个出口。那具体来说双方将成立一个工作小组,他说要确定在美日之间进行研发和生产任务分工,那么争取呢在4月16日双方元首会面的时候给这个该项这个项目达成一致。那同时呢这两···拜登和菅义伟呢将会这个正实建立分散化供应网络的这重要性,也就说他们建立一个这个供应链的这个系统,那这系统生产不依赖于第一个,像台湾这样的地缘政治风险高的地区;和第二个,与美国冲突加深的中共国。所以我觉得这里面的内涵这些信息还是不少的。首先第一个,就是对于和中共的脱钩,这个就是很明显的一个意思,虽然说拜登政府表面上他说话比较少,但背地里就是或者说行动上他和这些盟友和日本啊或者这些澳大利亚这些国家还是一直在和呃···推进一些,稳定供应链,也就是供应链的重组,把中共国扔出去,那这就是实质上的和中共的这样的一个科技脱钩;那第二个呢,他说也要把台湾这地缘政治风险高的地区排除。所以这里面他们就在这个时候已经把中共打台湾的这件事情预计在内了,所以他们在准备的时候呢,我要把这个中共打台湾这件事情考虑在内,所以他是在这里面也有一个自己的供应链的考虑,但是呢我们说另一方面美国他和这些盟友在在军事上和美韩这2+2的这个会谈上都是,目标就是从第一岛链上彻底封死中共。所以呢美国和盟友现在站在一方面我是防守你攻打台湾,另外一方面呢做最坏的准备,那一旦你攻打台湾了,我也会保证我们这些供应链不依赖于像台湾这样政治风险高的地方,那么这样我就不会被你的这样的一个超限战或者是武力战所威胁。第二个要说的事情是美国的国务卿和国防部长不是刚刚访问了日本或韩国吗,这个是2+2会谈在阿拉斯加这个双方演戏对骂这会谈之前,那现在也就过去大概两个星期的时间,现在美国再次邀请日本和韩国国安最高官员赴美国,那么举行这个三方会谈。那么这个三方会谈呢是已经是在这个今天也就是4月2日举行的了,那么这会谈,昨天呢白宫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说这会谈中会谈到朝鲜、中共国、南海等等这样的议题,也会关注这中共疫苗呃···中共病毒疫情对朝鲜领导层产生的影响。因为之前拜登政府不是和日本啊、印度,澳大利亚这举行四方峰会吗,这峰会里面提到了很多很多事情,包括就是供应链的重组和疫苗这方面。那当时疫苗的方面是说四国同意美国、日本提供资金,印度制造,澳大利亚进行物流配送,为东南亚地区提供中共病毒疫苗。所以这个当时这个美日印澳的这个联盟呢,它也是针对着中共的这种用疫苗进行的这样的一个数字货币推进和灭白计划,它是点对点对中共进行回击,点对点的去从这个疫苗上去挤压中共。那么在在这个星期五的这个会谈之前呢,有记者就问说,你不是这美日印澳四方已经进行这合作吗?那美国会不会邀请韩国参与这项疫苗计划?那美国这官员就说呢,欢迎韩国在各方面与四方对话机制国家合作。所以这个对于盟友方面这美日印澳可能是一个基础,那在这基础上像韩国呀或者其他一些这样的愿意和后面和美国继续站队的国家,那美国都会慢慢的去拉进去,所以这个还是在强化美国在印太亚太地区的这样一个遏制中共的同盟,那核心就是:第一个,和中共脱钩,重组供应链;第二个,就是在这个第一岛链上的印太安全上彻底封死或者说防堵中共对台湾进行动武的这样的一系列计划和正在实施的动作。第三个,要说的事情和博博士和大家讨论的事情呢是德州通过了一项法案,那这个法案是参议院通过通过的,是直击社交媒体公司,那他说呢要求每月拥有1亿名以上用户的社交媒体公司不得因政治观点而封锁、禁止、停用或者歧视任何用户,那这是参议院的一个法案已经被通过了,那这个通过之后呢,接下来就会送往众议院,那预计呢在众议院也会得到通过,那同时呢,这个德州的这样的参议员休斯呢还在网络上接受这个自媒体在这个自媒体上发布视频说,希望州长能尽快签署为法律。所以说看起来呢这项建制社交媒体公司权利的法律会在德州进行,首先进行通过,那我想问问博博士,那您觉得说这项法案现在参议院过了,如果众议院和州长签字了,正式过了之后,会对于美国接下来的政治有什么影响呢?
 
博博士:哦,这个其实影响其实非常之大,大家大家要知道这个Texas这个州,德州是美国最大的一个州啊,而且他是保守派的这个大本营啊,这是记不记得当时在这个川普总统在这个大选的这个啊就是上诉期间啊,德州曾经控告过甚至那几个啊摇摆州,是吧,这个这个大选大选欺诈啊,所以说这个里面,德州这次又出来为当这个先锋的话,这这个标志性的意义非常的明显,为什么?就是说在这个社交媒体这个里面啊,因为大家也知道这个230法案啊,啊,230案的这个这个啊还没有得到这个在联邦层面去被取消的这样的这个啊时候,在各州的这个层面的这个立法其实非常非常好的一个推动啊,就是说作为用户达到一定数量的社交媒体,你就要作为一个公众平台来看,而不是作为一个私营公司啊,所以说按照私营公司的这样的这种处理的话,就可以在这个州的这个层面被清除掉,而且这会给很多州造成一个这个啊有一个指针性的一个意义,会有很多州的这个州的这个啊议员和这个州的民众会跟进啊,所以说这很容易在美国的这个保守派所在的州形成一个共识。所以说这点来看的话,这可以说是怎么说呢?就是说推动雪崩的第一个小雪球啊,所以说这个里面我我觉得是非常非常重要的一点,而且是非常非常及时的一项法案啊,好的,这是我的想法。
 
冠博士:是的,因为美国它每个州呢都有自己的这个法律,那虽然现在是民主党上台,左派上台,但是不代表他们就可以在美国国家就像共产党一样把这个共和党保守派势力全部清缴干净,你死我活,这不是美国政治。那美国政治呢本质呢就是两党他这个或者说保守派和左派呢他们都有这个自己的地盘呢,在地盘的这个州内呢他们也有自己去这个运作的独立性,独立性,所以这个法案的背后呢,我想这个背后绝对是巨大的保守派力量,那保守派通过共共和党这个政治实体呢特别是经过改组之后的共和党这政治实体去把这个法律进行推进,因为社交媒体的问题,我们在120之前,11月3日之前都可以看的看到非常明显的这样的问题了,那甚至在更早之前爆料革命文贵先生推特被封,然后那么多战友推特被封,闫博士的这个推特被封包括后面路德的推特也都被封。所以说这一系列的这样的事情就可以看到社交媒体在美国他现在是完完全全的是掌控这个发布声音的这权利的,他是已经是由这种科技平台变成了一个巨大的权力掌握者,而这个权利呢在在之前这个过程中是被中共被外国势力滥用了,那么最开始是病毒的事情,大家都看到了,这病毒很多事情都被删除啊,包括呃··什么羟氯喹的事情,这病毒来源的事情,那后面呢又到大选的事情,所以这里面虽然说这1月20号民主党上来了,但是这民主党上来这所有背后美国的问题他一定是要最终去得到解决的,因为美国不能撕裂,美国美国保守派这一边的民意也必须去这个得到平息,问题去得到解决。那么现在我们就可以看到如果说德州这法律通过的话,那么像推特、YouTube、Facebook这些在接下来的过程中就一定不能再去像之前随便的删账号,而我想这样的一系列的法案,一个是就像刚才博博士说的在其他的共和党的州都被通过之后,它会形成一个这种巨大的圈子,那另一个呢川普总统在后面的这样这样的一个这种政治运作过程中,他肯定还是要更多的出来发声,要更多的去这个用自己的影响力去这个为保守派位真相为解决美国的问题去出力,而在这样的一个法律的保障下呢,这这接下来的社交媒体将会重新成为一个真相传播的平台。那第三个就是说在接下来这个病毒推动的过程中,现在不是两,虽然说两边都在推动嘛,但是右派保守派他推动的过程是要比左派明显是要快的,那在接下来的这样的,如果说这法案进行通过的话,那很多病毒真相的内容也是会更加有力的在这些平台上传播,那么当这种真相通过民意通过政治势力最后形成了一股力量的时候,那这个就是真正改变美国政治的时候了,因为说美国他自己的问题也需要解决,但是呢在这个解决问题的过程中,美国也希望软着陆。所以我觉得现在美国这些情况,虽然让你这民主党上来,但是另一方面这共和党在这自己的各个州去通过立法去慢慢的推动这件事情。我想这最后的结果呢看起来也是能让美国达成一个软着陆的。当然了,这软着陆路上最重要的就是以毒灭共,那病毒的事情解决、中共的事情解决你才有可能会着陆,否则的话美国他永远都不可能着陆。所以我觉得那这个法案呢它是是在这个一系列后面这些推动过程中保障发声渠道的过程中是非常非常重要的第一步,那后面在这个保守派在其他州引起的这个巨大的效应,他还会继续发酵,好的,路德,我就分享到这儿。
 
路德:好,我们看啊,这个今天我们,你看这是NPR啊,这是News Max啊援引的,原原原文在这里啊,原文在这,原采访,NPR采访了谁呢?采访了这个前前特朗普政府国务院啊的亚洲前助理国务卿,前助理国务卿。叫做David Feith,他表示,我认为很有很多人,把在武汉爆发的事实汇总在一起啊,毕竟你很快就在武汉拥有这些实验室,这个翻译的不好啊。好,我们在这个News Max里他把他这个东西啊就是写了一篇报道啊,就很多专家现在就是说都认为这个病毒都起源于可能起源中共的实验室,主要的引用的除了这个前CDC啊在CNN的爆料啊谈到的,更重要的是,NPR也采访了美国常务副国务卿,叫做David Feith说我认为有很多人,这个英文不知道怎么啊,怎么把你在武汉这个爆发的事实汇总在一起,而且你很快就在武汉有了这些实验室,流行病爆发特朗普政府的东亚和太平洋事务。这个翻译的不对,待会儿我们让我们博博士给大家翻译一下,他关键是这句话,他Feith说有关病毒起源的证据在疫情爆发之初是粗略的。但是据NPR称包括前总统啊川普在内,川普在内的许多人都认为罪魁祸首祸首来自武汉的一个实验室。啊,这个这一段啊,这个这一段是重重磅啊,绝对重磅,这个博博士你你给大家说一下好吗?
 
博博士:是,这个新闻其实看上去啊是像那个NPR采访的一个新闻,然后呢啊轻描淡写的说了一些这个关于实验室泄露的这个理论的一些问题啊,但是这个里面他他采访的这个人很关键啊,David Feith, David Feith大家知不知道是谁?是这个负责东亚和太平洋地区的助理国···助理副··就是说副国务卿啊,所以说从这个里面新闻开始可以看出来,他是专门在就是说在疫情开始流行的时候,他是专门分管东亚这一块儿的这个助理副国务卿,大家要知道,这个CIA都是替他们就是说有这个情报服务的啊,所以说这个里面那个意味就非常明显,这是一;第二,就是说第二就是说它这里面说啊,说到连川普总统都认为这个culprit就是这个啊英文英文原版里面,里原文他说culprit就是说罪魁祸首就是是从来自于武汉实验··(路德:对)细节是魔鬼的,一定要知道,这里面说的是川普总统从一开始就相信这个是来自武汉实验室啊,这是非常非常重磅的一个新闻,而且他不是说哪一个记者说的或者是哪个无关紧要的说到,他是David Feith说,他是分管东亚的助理国务卿说的啊,这个他是真正管这个事儿的人啊,(路德:对),所以说可见现在美国的前政府的官员,当时在疫情暴发,疫情流行的时候,真正的收集信、收集情报、分析情报,能够得到情报的这些大佬们都开始出来说话了啊,所以这个变化非常非常的让人感觉到这个情况有点有有意思啊,非常非常这个深的意味意味在里面,这就是深层力量开始要开始推动真正的病毒追责,以及很多情报的这个情报圈儿的这个啊的信息要浮出水面了啊,所以说这个采访是非常有意思,而且就像路德说的,NPR,NPR是美国公众广播网啊,(路德:对)大家一定要知道,当年杨澜还说她在NPR实习过,其实都没有啊,她就说他要,连杨澜当时在中共国的那个红的程度都要蹭NPR的热度啊,所以可见NPR的这个水平是在哪里,所以这个里面真的是非常非常重要的一个消息啊,路德。
 
路德:对,这NPR的影响力很大,是美国的全国公共广播电台啊,它这个收音,收音机这块就是radio这块绝对是最大的,全美,更重要,他是左派啊,也是左派大本营,关键我们看这CDC的前主任跑到CNN啊去说这话,然后这个啊国务院啊国务院的助理国务卿,主管亚洲事务的跑到NPR去说这个,是不是。你看他说,就是说啊川普政府和他们的,川普总统和他们政府的人都都意识到这个就是来自武汉实验室啊,一早他们就就是在疫情凯爆发的初始阶段包括很多人啊,很多人包括川普总统,看到没有,这句话,相信这个武汉病毒实验室就是那个罪魁祸首,这个冠博士你你怎么看?你怎么看这个采访啊,这个采访他所透露的这个信息非常重磅啊。
 
冠博士:是,首先这就像刚才路德、博博士都说了这是一个左派的这NPR相当于是这个左派的这个媒体吧,它是一个电电台,那么他在这里面说这话很明显就是有指向性的,那就是说在为这个接下来这病毒推进来做铺垫,那只不过在铺垫的时候呢,他引的是这个川普总统的这个前任政府的官员,那说川普总统的看法,因为他说这个如果你把在武汉发生的这个事情和这个武汉实验室的这些事情都综合起来组合起来一起看的话,那这个就是来自实验室,那包括川普总统都这么认为,因为左派提川普总统无非就是两个目的,那第一个目的他肯定如果说是以前的话,他提就一定是要打川普总统;第二个呢,就是说用川普总统这个前政府的这样的一个名号去为他现在的事情做铺垫,那其实他本··就是这两种可能,那现在他左派这这通篇里面,如果他要打川普总统的话,他就说,啊,这个病毒川··就川普总统这样的人认为是来自实验室,其他人都认为是来自自然,那他要这么说的话,他是在打川普总统,但这现在他这说法很明显和打川普总统没关系,他就是在说这川普政府,包括川普总统作为一个这个团队,基于事实和证据,那在最早就认为这病毒是来自武汉实验室,那当然因为我们知道川普总统实际上是在第一时间就得知了这个闫博士的重磅的爆料内容,那就是通过当时爆料革命这条线,闫博士、路德这和这个班农先生这条渠道去告诉川普总统,而川普总统后面呢也这个做了封···旅行禁令,那包括后面也有这一系列的这样的措施,那即使川普总统一开始他还是半信半疑的话,那么后面的所有的这个情报的内容证据的内容,包括美国社交媒体和大媒体的反应都都一定会让他很清楚,很明白这个病毒就是来自武汉实验室,所以说现在这个时候左媒他把这个内容去说出来,那我想他的这样的目的就很明确了,而且呢他在这里面呢还引用了这个之前的CDC的这个主任的话,那他是,我们大家都记得他在CNN接受采访的时候这个个所谓的个人观点是病毒来自武汉实验室,那么还引用了这个拜登之前他在参议参议院的这个手下,也就是这个Jamie Metzl 这个人(路德:对)的话,所以说呢这通篇呢他把这几个人所有的观点都组装在一起,那特别还说川普总统,川普政府认为是病毒来自,所以我想他的意思已经很明显了,路德。
 
路德:所以其实这里头它整个文章里头别的啊基本上我们都已经说过了,CDC的主任啊前主任Robert Redfield,然后还包括啊就是以前前Metzl, Metzl 就是克林顿时代啊,克林顿时代的这个当时的国家安全委的,也是世卫组织国际人类基因编辑小组成员,Metzl ,是吧?然后更重要的啊除了这些人以外还有什么什么哈佛大学啊这些,最主要的这个信息我们发现的就是,他说川普在内的很多人都认为来自武汉的一个实验室。这就是我们验证了啊,前两天啊我们说纳瓦罗纳瓦罗啊是在节目里头说啊大家去看闫博士的报告啊,是不是,那川普总统,这就是,因为纳瓦罗是川普总统的这个助理呀,是不是,所以说纳瓦罗所说的东西,他对外所说的东西肯定很多啊都是要经过认可的。所以这就是验证了我们去年,大家可以看到,一直以来这就是川普总统为什么啊在1月29号就迅速的这个旅行禁令,他的信息的来源我们当时说了,就是来自于,当时开会的时候,纳瓦罗说的,纳瓦罗就是班农啊,班农跟他,班农就是1月23号咱们的法制基金的会议,这个验证了,是吧?然后接着阿纳瓦罗说看闫博士的报告啊,这里头那川普总统肯定也是认可的,是吧,这里头你看别人已经啊,这个助理国务卿说了,所以很多人说很多人说啊,这个有些啊,不叫很多人,中共的五毛在这里推上搅浑水,把什么闫博士报告没有什么,美国这边也没有认,没人啊引用,然后WHO也没有。纳瓦罗说完以后,加上今天这个前助理国务卿说,你看看,这不就是实锤证据,因为这个来自实验室的这个事情,全世界啊第一个站出来说的啊,出报告的就是闫博士,是吧。因为然后并且全面在推动这个的都是咱们爆料革命,是吧。所以你就知道在这个事情上这个爆料革命新中国联邦啊,咱们路德社在起起到的重要的作用。我们接下来更重要的要看什么呢?这个助理国务卿专门跑的NPR去做这个采访,大家知道这NPR,你看,是一家获公众赞助及部分政府资助的非商业性媒体机构,它在2009年时听众数目已超过2000万啊,1970年成立的,所以它是全国公共广播电台啊,那当然啦,是一··比较中立啊,中偏左一个这样的一个性质的。我们说CDC啊前主任跑到这个CNN,然后这个他又跑到这个NPR来说这个事情,这就是全面啊,全面啊,因为我们现在可以说是咱们的这个咱们,我们的这个信息渠道挖的就这几个地方,那肯定还有很多地方很多州啊,甚至这个共和党的前什么什么都在节目里头,我们挖不过来,都在全面的在做这个,在行动啊,在推这个事情,博博士你怎么看?
 
博博士:是啊,大家可以看到这个有,这个趋势啊,这个趋势是由美国的川普政府的前官员都是共和党官员开始全面占领左媒啊,这个是非常非常有意思的一个现象,(路德:对),就是说中媒,中···就是说中···呃··中间的这个媒体和偏左的那些,大家都知道福克斯这样的这种右翼媒体的话,早就已经占领了,连福克斯的这个听众的话,早就知道这些病毒是来自于武汉实验室了,连,因为闫博士都已经上过节目都上了不止一次了嘛,是吧,所以说这个时候在现在病毒追责进正式进入了这个啊就是主流,然后WHO又出了一篇那种这个看上去惨不忍睹的这个报告以后啊,所以说美国的这个前政府的官员,因为他们因为上一任政府是是川普政府的共和党政府,他里面都是共和党的这个官员而且都是保守派的人士啊,然后他们开始进入大量进入,上次CNN,对吧,这次又有很多像那个NBC啊这些也都有,然后这次是NPR啊,(路德:对)所以说这个里面可以看出来这个信号非常不一般,为什么?就是说在右翼的媒体已经覆盖了以后,现在整个的这个推动开始在中呃···中立的媒体和偏左的媒体上面要占领他们的观众,占领他们的这个时间,占领他们的这个观众群的这样的一个一个一个一个视角啊。所以说这个里面就是说要把这整个的民意,因为你要知道,如果是只有右翼右翼的话,它只能是说偏右倾的这部分观众是认可了病毒来源于武汉实验室这点,但是这个时候要往中间和左媒进行进一步的推广,让左、偏左的这一部分美国的民众也是端正这个认识,就是说让让他们了解到这个病毒是来自于武汉实验室的这样的一个事实啊,所以说从这上面可以看出来,整个的这个病毒追责正在进入全面的左中右一起向中共追责,以及左中右一起来影响他们的这个啊听众群这样的一个使··这样的一个现象啊,所以说真的是真的大灭共时代已经是如火如荼,现在可以看到这个形势已经完全形成啊,路德。
 
路德:对啊,冠博士怎么看?
 
冠博士:呃,对,这个我可以先说一下我这两天一个经历,(路德:对,你可以)那么我前两天的时候是拜访了我这个以前的一位朋友啊,也是美国人,那当然了他是这个也是科学生物科技圈子里的。呃,他当时我们就聊天嘛,聊天,她就问我说,诶,说你怎么看现在这个美国和中国之间的这种紧张啊?我觉得,他说他觉得好像闹翻了。我说啊这里面这核心的原因,你去看看这个病毒的基因组是什么你就知道了。然后他说那你是说这病毒来自实验室吗?那到现在为止呢只有一个人说病毒来自实验室,就是这个前CDC的主任,他一说到这儿我就知道这个左媒的推动是有用了,因为他,很明显从他话里面可以看出他只看左媒,那如果说是在11月3日之前呢?他绝对不会说这话的,因为当时左媒都说来自自然,是绝对是来自自然,实验室是阴谋论,然后一说实验室,就说借着实验室说这个把川普总统打成阴谋论,就这样的话,那之前说这个他们都不信的。那现在呢我觉得就是已经有点火候了,因为他看左媒呢,那他看CNN看的已经看出来,现在有人开始说这个是来自实验室了。然后他就说,那他这么说我也不确定啊,那我觉得现在是不是这个证据不够啊,还需要更多的证据去判定它是不是来自实验室?所以这个已经可以看到美国这舆论风向的转向了,那么他如果是在之前的话一定是说阴谋论,那现在呢是按照基本上是按照这个左媒的观点说,有可能来自实验室,是不是证据还不够,是不是还差一点火候?那如果说照这推进速度的话,接下来再请几个人再说一些推进的内容,那他们慢慢地向这个方向再往前走的话,那这些人也就会都慢慢看清楚了。所以我们就可以看到现在1月20号到现在短短的这两个多月,当中共自己主动把这个战场拉回到病毒战场,推出WHO报告的时候,这个时候已经注定了美国左派现在拜登政府他不能在这件事情上再拖下去了,他一定要选边站,要么就是自然,要么就是推进病毒来自实验室,否则的话他自己就被撕裂了。但是如果说他要选自然的话呢,那他肯定是死,所以他怎么他也知道该怎么选。那么我们就说在接下来的这样的一个推进过程中,当美国的这个左派和右派达成一致的话,那么这个就是一种民意的统一,而特别我们说这左派里面有很多是有这个科学背景的,是科学家,大部分都是左派。所以说呢如果按照这种推进的方式,如果左派真的他要下决心想推进这个病毒真相的话,那它的速度呢是我觉得可能是比右派还要去快一点的,因为他们如果真正把他们代言的这些科学家一个个都拿出来说的话,当然了这背后他无论是怎么说最后也绕不开闫博士。所以我觉得在接下来的这样的一个过程中呢,很快也许就有左媒啊或者是左偏中中间一点的来去找闫博士去采访,去推进这件事情。路德。
 
路德:所以大家看啊,这个这个大家想想,如果你像这所有的NPR以前都是对川普啊这个政府的时候,川普政府在任的时候基本上上叫逢川必反啊逢政府啊必反啊,绝对的啊,基本上你如果说川普说是来自实验室,那第一时间啊。所以说所有人都会所有的媒体都会说川普总统又在这里啊阴谋论,又在这里为了大选,是吧,自己在这里啊转移视线,又在这里为了大选,为了自己的连任什么什么想方设法来编造谎言就是这样,但川普总统一直搂着不说,不说,但是心里很清楚这句话,你看这是国务卿常务副国务卿费思说的,心里很清楚,现在我们发现很多事儿真的搂的时间太久,但是就什么?他真正的搂的目的是什么?就是要推进这个事情,因为他知道他当时说羟氯喹的时候,他其实本来没事的,就是因为他说所以导致啊这个羟氯喹没法那个,因为所有的都在攻击,这就是他发现美国的事情的解决啊真不能这么鲁莽的简单的啊用这种方式,就你总统说啥反而不是有力去推动,反而变成一个巨大的阻力,现在川普总统下来了是吧?这些前任的都到各地方去说,说完以后,唉,老百姓反而相信。因为你现在他们就觉得,唉,你现在说这个就是客观的,不是为了川普总统什么什么连任了。所以包括CDC说完以后,刚才这个冠博士一说啊,他健身认识的什么教授之前根本都不看福克斯的,现在这个呃这个数量级啊就是增加的这个数量级啊,一定啊是成指数的往上升,是不是你看啊,NPR这个副国务卿我相信啊,接下来这个左派的媒体啊就全面的会更往前推进更加往前推进啊,这个一步一步啊,现在只是把这个东西给他话题给他提出来。慢慢的左派的媒体可能都全部都在讨论,到底是不是?很多人说啊在讨论论坛去一看果真是,慢慢的就让别人相信啊这个事情不是政府啊,美国政府就像之前小布什一样啊,为了什么什么灭啊,所以找了两袋洗衣粉。所以中共在这个事情上,现在啊我们可以看到,现在已经啊由于由于什么呢?川普总统是不是他不是总统,现在没法利用两党之争来撬动这个,大家知道这左媒在推动,实际上啊这个这个记者就这篇文章的这个记者他是一个牛人啊,大家看啊,我待会儿给搜一下,我待会儿给大家搜一下,是一个很牛的人,这不是一般人啊,我待会儿给大家搜一下,我搜完以后再给大家分享。哦,博博士,你先说两句啊。
 
博博士:是的,大家一定要知道啊,这现在今天看了一个报道啊,自从拜登上台以后,川普总统和拜登的这个选战结束以后,像美国CNN这样的是个大型的这个电视网络的这个收视率都降了百分之二三十、三四十啊,所以说为什么?就是说新闻热点没有啦,新闻热点没有了,所以各个大的电视台都在集中搜寻新闻热点啊,现在你看这个病毒的追责将会是一个非常重要的一个新闻热点。还有一点就是说为什么现在前任政府的官员都开始出来说这个事儿,为什么呢?就是因为这个第一,这个能带来非常大的这个关注度和流量。第二,现在说这个已经跟川普总统连不连任没关系了,这个已经跟政治没关系了,这现在是一个追寻事实的问题啊。所以说这一点也是把这个病毒的这个来源去政治化,这是一个非常非常重要的一点。为什么呢?就是说就像刚才路德说的一样,以前美国的这个左派和因为媒体大家都知道,90%的媒体都掌握在左派手上的,对吧?他左派,因为搞媒体的人,他的这个思维比较的思想比较激进,他比较偏左。所以这是一个自然现象啊,所以说你要是中国如果媒体放开的话,你会发现一样一样的状态,但是这个里面左派的激进分子对于川普总统的言论是逢川必反,不管是真的还是假的还是对还是错的,逢川必反。然后在中共的这个帮助下把川普总统给弄下去了,好,这下热闹了,是吧?本来川普总统在上面当靶子的话,逢川必反这四个字的话还能够再work四年,所以估计这个病毒追责啊什么这些东西的话还可能会有一些麻烦。但是现在川普总统淡出视野以后,真正的病毒真相就成为了一个舆论的焦点啊,这等于是总加速师把自己的这个速度又加快了一码。现在是左中右都在讲病毒是哪来的,病毒追责,WHO为什么要干这个事情,WHO为什么出一篇像屎一样的报告,对吧?这些东西都是巨大的问号,这些问号都要选择都要就是说期待有答案,所有的民众都会选择能够提供这些答案的这样的这些媒体啊,所以说这后面啊抢真抢这个知情人在自己的这个新闻上面进行这个报这个川普时期的这个病毒来源的这个料啊,将会成为各个大媒体争抢这个收视率的一个非常重要的一点啊,所以可见这个风气已经形成,所以在这种情况下面的话,病毒追责病毒真相的这个就是让老百姓真正的接触或真正的这个啊了解和接受这个病毒真相将会是一个水到渠成的事情啊,而且这是左中右的所有民众不是仅仅的是偏右的民众而已。所以这个时候真的是,那到那个时候的话,整个民意一旦形成的话,那对中共该干什么就干什么了啊。所以这个后面大家可以看整个事情是这样走的,啊,路德。
 
路德:好,冠博士。就这再总结分享一下啊,这个话题啊这个话题啊。
 
冠博士:是,因为这个美国左右分裂的问题,左右两边的问题现在是怎么说呢?1月20号之后呢,好像表面上看上去是按下去了,因为你好像看不到在街上游行,在这个呃很多在这个支持川普总统人在这个街上在表达他们的政治观点。但是呢美国分裂问题还是没有解决,比如说这个之前拜登政府不是说要禁枪吗?那这个其实保守派有很多州他们的买枪的这个数量都是这个历史新高,所以说这里面这个社会问题没有解决,那这没有解决它背后的核心内容,或者说是最重要的原因,就是因为中共对于这美国的整个的超限战的这样一个渗透,那病毒呢是相当于是中共把这些超限战打到了极致,所以现在就说呃拜登上来那沼泽地主人他们想要这个国家愈合,也是他们想要拜登去做的。所以说现在这种情况下,当你美国的经济被这病毒打成这样的时候,当你美国这个社会问题,因为这中共的病毒配合超限战被无限放大的时候,你想把这个国家去重新这个整合在一起,左右的分裂重新粘修复在一起的话,你只有去通过这个病毒这件事情去灭共。因为之前川普总统当总统的时候,我们说呃川普总统是一位这个有情怀很善良的一位总统,那么正是因为这一点呢,他在利益上,他想去把这个国家去为美国人民的利益服务,结果这样就得罪了一些沼泽地的主人,那得罪了一些这个民主党或者左派和共和党建制派。所以在这种情况下呢,这个美国的政治这个圈子呢,那很多人就非常无耻的把川普总统当做一个释放美国压力、释放美国问题的出口,去通过丑化妖魔化川普总统来去把这个把美国的问题好像都暂时的压下去。但是呢呃现在不管怎么说吧,1月20号川普总统下来了,那么也就是说呃拜登上来,他要真正的为沼泽地主人解决这个愈合的问题,那就只有中共病毒这一个选项。而我们现在看到的这个左派媒体的推动,包括这个右派的人,共和党的人,上左派媒体去接受采访啊,这里面背后反映的是沼泽地主人就这个以毒灭共这件事情上已经是在大方向上达成了一致,那这个呢也是会最后慢慢的让美国这重新愈合。所以说作为川普总统,他在任四年是做了非常非常多的事情。那现在他不当总统,那到最后这个最后一步呢就说收尸这一步让这个拜登政府去做,那川普总统可以在底下看戏。那看完了这个收尸这一出戏之后呢,在这个不管是以后自己回来也好,或者是呃这个呃平民主义的这个代言人其他人回来也好的话,我想川普总统他也是完成了自己的这样的一个使命。所以说呢呃也未必是一件对他来说也未必是一件坏事。那么现在的这样的结果,1月20号很多人看不清楚,好像觉得这个川普总统下来之后,拜登上来就一定这病毒事情全抹回去,全说成自然。那今天两个多月一点我们就可以看到是恰好相反的,因为这个背后反映的就是美国的定海神针的意思。路德。
 
路德:好的,我们再来看啊,美国又一份报告,3月31号美国研究机构公布的一份77页的报告显示,中国与发展中国家签订的贷款协议都要求清一色保密,同时还规定中方优于其它贷款方取得债务偿还。这个是威廉玛丽学院啊历时三年时间编列资料库,纳入100笔中国与24个中低收入国家签订的贷款合约。多个研究机构参与这项研究,报告于周三首次对外公布。是不是?然后我们首先啊这些东西说实话我们在2018年,2019年当时做节目做一带一路的时候就已经啊我们当时路德社的节目就已经跟大家说了,中共的这种贷款协议完全都是保密的,保密的项里头有哪些?一个重要的一个就是说白了中间啊这个回扣啊。第二个就是这里面的利息超高啊,更重要的这里面就是它的是不是就是什么呢?就是这里面说的就优先还贷啊,是给中共国。好,这是一个,更重要的我们看看啊,你看这又是一个报告啊,所以现在中共一听报告估计吓死了,这就是什么呢?现在就是美国,就是对于你看这里只要是研究机构啊,这叫科学报告,这种报告的话语权通过这里头你就可以看到,这一份报告,他们是多个研究机构参与,但这种报告对啊对美国的影响,对美国的政策的影响是极高的,这就是为什么闫博士是以报告的形式,如果你写个文章没人看,我告诉你,你给美国啊写一个报道。因为美国的报道现在已经不值钱了啊,你用什么哪怕什么报道,说实话只叫做媒体,但是报告那就不一样了。我记得啊啊中共可多什么什么参与美国什么智库的,很多欺民贼搞什么?呃,拿智库的钱,然后去搞这个有没有这么牛的报告出来?我看他们英文估计都写不清楚,是不是啊?写个十几页估计都顶天了,闫博士报告七十多页,你看这别人历经三年才77页。闫博士报告也是70页,这他这里头77页,大多数估计是引用的合同啊,这个东西什么东西。闫博士报告70页啊,是接近70页是吧?全部是一个个字打出来。我们更重要的,它是多个研究机构参与写这份报告,更重要的是对美国政策的影响。就你只要是以报告形式我告诉你啊,美国政策他美国各个官方他必然看啊,因为这是研究,这就是话语权,我就告诉大家这就是话语权,我们之前是吧?做节目说啊,啊,说中共一带一路有这些骗局啊这些东西。啊,最多你叫什么就是喊一嗓子,但是你通过这喊一嗓子,美国白宫就根据你喊一嗓子来写个东西?啊,来调整政策,那是不可能的。所以就必须得有报告,通过这里头啊大家可以看清楚啊,这就是咱们这个灭共过程中,为什么说闫博士的报告很重要,对美国的政策的影响非常关键,因为美国是靠报告说了算,因为你啊,咱们119可以说啊只能说往前面翻的时候,说闫博士119就已经说出来了,就通过咱们节目说出来了,但是如果说之后没有这几个报告,我告诉你,那真的你119随着时间的那个最后也基本上没人记得了,我告诉大家啊,但是这个报告就相对于这个研究机构的报告一样,它是永远不能磨灭的。这玩意为啥?是影响政策的,别人是要引用的,你的报告这所有的东西啊,就别人就会引用,政策就会通过这个引用,因为别人研究机构研究出来的一个结论,结论性的东西啊,中共通过一带一路合同骗钱来压榨这些,这就叫经济侵略。因为你所有的报告是有个结论的,你除非有一个反向的别人出个报告说啊中共在这个事情上没有这样做,啊,中共在这个事情上是学雷锋做好事,除非除非这报告,否则这个报告它就是结论,我告诉大家啊,就是闫博士的报告,除非谁出一份报告啊,在美国不管谁,说这个已经真正的找到了中间宿主啊。这个病毒就不是来自、是来自中间宿主已经找到了,我告诉你,否则闫博士的报告就是结论,中共还不明白,是吧?他不明白这一点,一样的概念,我今天引用这个就是第一,就告诉大家啊中共在一带一路上这个骗局,更重要的是告诉大家什么?美国一个研究报告的重要程度重要性有多大,是不是?所以这就是告诉大家啊,你没有反向的报告来啊证伪,我告诉你,这份报告就是真相。这个博博士,你可以给大家解释一下嘛,我说的你认可吗?
 
博博士:对,对,这个路德说的这个是非常非常这个到位的这个呃说法啊解释啊,为什么呢?就是说这个报告它就是一个成文的一篇东西了,这是一。第一它是成文,你可以发表,你可以印刷,你可以传递,你可以就是说大家可以传阅这些东西,这是一。第二就是说它这里面有详细的这个推理过程,收集这个信息的过程以及信息的来源啊,信息来源非常非常重要,就是他比方说你在这个报纸这儿有一个小括号,然后说3,然后这个后面就这个3号就是引用的什么地方的一个来源,哪年哪月哪日哪一篇论文里面写到这个东西啊,你看像纳瓦罗先生他连那个什么,他对于这个呃大选舞弊的那个研究都写成了报告啊,为什么?就是说第一,是他自己把这个东西给收集信息收集信息,把它给整理以后的这样的一个成果,这是一。对他自己来说他是一个呃收集整理的一个过程,这是一。第二就是说方便别人去查阅,为什么?就是说这些东西都是事实,他只要说有人愿意去查阅的话,它可以把整个的呃的这个像闫博士她整个的这个思维过程,整个这个推理过程都可以清楚地复制出来啊,这一点就是说为什么科学报告科研报告是非常非常重要的一个东西啊,所以说从这个里面也可以看出来,你看像这个这些这个美国的这个呃AI data,它这个数据分析的这个报告也都是说啊,数据是哪儿来的,是怎么分析的?然后整个推理过程是怎么样?然后得出了什么结论啊?这些东西都是一个非常严谨的一个过程啊,如果中共可以说啊这个呃新冠病毒就是来自比方说貉然后他有一个严谨的推理过程,所有的信息都可以都可以查的到,然后他所有的这个叫什么引用也都可以查得到。那好,发出来那没问题,但是这中共到现在为止只有口炮啊,所以说这个里面就是差距,这就是为什么闫博士要出报告的原因,并不是说啊你到什么呃电视台上去讲到这个什么呃媒体上去讲,然后到处去发,然后什么做节目或怎么样,就能够让别人相信的,真正的别人说你拿出东西来呀,对吧?这就是东西,对吧?这就是证据,这就是她的整个的过程。如果你觉得别人说好,你觉得闫博士讲的,她不对对吧?那你指出来她哪一条引用讲的不对,她哪一个地方推理逻辑有漏洞,你可以去指摘,知道吧?这些是没问题的。但是这个里面大家你一定要知道,所有这些报告它都是经过一个详细的这样的一个过程,然后才达到这样的一个呃成文的这样的一个结果。闫博士,第一篇第二篇报告到现在为止根本没有人可以来有一个形成一个有威胁的这样的一个真正的这个反击啊,所以这就非常非常说明问题,这就是为什么说纳瓦罗先生他对于闫博士的这个报告是大加赞赏的,因为为什么,它真的是完完全全无懈可击啊。因为再说一遍,我为什么有一次节目里面又跟大家讲,真相只有一个,其实在这个科学这个东西上面来说的话,说谎更难,为什么?你说谎你说假的,你要证明你这个假的是真的知道吧?这才是问题,你说假的都OK,中共说啊,来自三文鱼来自冷链,来自蝙蝠,来自果子狸来自貉没问题,但是你要必须能够有严肃的科学证据证明你这些东西说的是真的,这才可以知道吧?问题是在这个地方,为什么WHO的那个报告就跟屎一样,所有的这个新闻人美国的这个媒体看到都觉得是在侮辱老百姓的智商,对吧?为什么?就是因为他这个整篇这个逻辑推理以及他这些引用都有着巨大的问题,他没有去真正地揭示这个病毒来源的真相这样的一个问题,他都在讲什么什么传播学的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所以说在这个里面就可以看到真正闫博士的报告,它厉害厉害在什么地方?这三篇报告出去了以后,真的是在历史上可以说是一个奠基石的这样的一个重磅程度这样的一个影响力啊。所以说它在那个zenodo上面的这个下载量就是一个非常说明问题的东西。很多这个观众就说啊,你花了时间写那些东西干嘛,还不如多做点节目去宣扬,宣扬是当然是一部分,但是把这一个东西做出一个无懈可击的这样一篇成文的东西来说的话,其实更加重要啊,这篇这个对于数据的这个分析报告一样说明了这一点啊,路德。
 
路德:对,这个这就是啊,你看这个我们叫报告叫文章也叫做论文,是吧?就是名词都是属于一种东西,什么?就是逻辑详细啊,罗列在里面,然后引用啊有证据啊,就是科学证据,它这个里头,因为你搞研究,那有研究的各种引用的证据。因为有经济有经济学,经济学的证据,有金融学的证据,是吧?有科学的证据。就美国在二战以后,我们现在为什么整个全球的科学技术,为什么如此100年啊发展速度这么快,就是最源头所有事物的源头就是来自于报告。对中共种族灭绝的BCI欧盟就是来自于那个著名的郑恩国他写的报告,因为那个报告欧盟定了,对吧?然后BCI就因为那个报告,然后对新疆棉花进行制裁,是不是?对,当时,这是什么?这所以我们做事你要知道,就美国他是跟着什么走的?所有的都跟着报告走的,跟着文章走的,跟着论文走的,中共呢一直想方设法占领这个领域,你如果这个领域不占领,我告诉你,我们说白了,我告诉大家啊,咱们天天再喊嗓子就是这样直播下去啊,就跟这个欺民贼当时啊在这个搞各方面,我们再直播30年,我告诉你,我至少我啊我觉得我估计都很难,因为你打不到这个七寸,你如果这个话语权被中共占领了,我们119再怎么说没用,我告诉大家讲啊,所以虽然啊这个119咱们中国人啊很多咱们战友,是比较认可,但是其实在国际社会,没人会因为你119的一个节目有啥那个,我告诉大家,但是闫博士的报告就相当于这个报告一样啊,它里头它起到的重要的作用,别人必须得看,必须得严肃对待,是不是?因为你做媒体人,今天说一下,明天说啊我口误,后天啊又什么,别人不会严肃对待,它只是起了一个推波助澜的作用。但是这个报告性的东西它是话语权,别人就得严肃对待啊,就相当于你的律师写的一个诉状一样,那就必须得严肃对待,是不是?啊,这个福尔摩斯写的任何的东西,你说在这个形式这个行业那必须得严肃对待,对吧?这么严谨,那这个事情必须得立案,是吧?那所有的媒体必须得认真对待,所以这就是这个重要性啊,这个冠博士,你是搞科学研究的,你知道很多很牛的报告都发表了,很牛的地方,你怎么看啊,说说你怎么看,你搞科学研究的。
 
冠博士:美国的,对,美国的,他的这个社会习惯就是严谨,这个我们是从美国的这个社会,从各个方面都可以看到,我们去看这个美国的一些科学家,美国一些这个政治家,像蓬佩奥先生,班农先生,他们说话这个字里行间都是非常严谨的。那什么话能说,什么话不能说,什么话有证据,什么话确实的都是非常非常基于证据和事实,那其实在美国接受过这个科学训练或者说是社会科学也好,还是这自然科学也好,那么在写东西的时候,我想都会有这样的一个这个思维的转换。那么毕竟呢实际上在这个中共国呢,他们就是说我自己的经验来看,我自己在中共国接受这教育来看呢,在写东西上或者说在思维上并不是那么严谨的,但是到了美国之后,当时做这个转换或者说思维的转换对我来说还是比较这个震撼的,因为他们在写东西的时候,那很多话都是要严丝合缝的,每一个字它什么意思?你在这说,比如说说不可能,或者说极其可能极其不可能,每一个字它都是有自己的这个意思在里面的。而美国这个社会呢,无论从科学到政治都是基于这样的严谨的书面上的东西去做决策的。为什么美国有那么多智库,他这些智库会定期出文章,这些文章会影响政府的政策,这些都是一系列的这个美国做事严谨的做法。而这个闫博士中共病毒真相的这件事情上,其实中共在一开始他们就去抢占了这个呃科学的这个话语权的制高点,他们用的是杂志的这个渠道,也就是科学杂志,像这个nature啊,自然还有《柳叶刀》这样的杂志,中共发表的这些东西比如如说RTG13这个造假的论文,比如说穿山甲造假的论文,比如说这个云南发现的这个好像一个类似福林酶切位点的这个病毒这假的论文,那么到《柳叶刀》这个科学家去写一封联名信,说这病毒来自自然,以及到后面一系列的和这中共配合,像那篇nature medicine至今好像被引用量还不少的,在很早就说这个病毒来自自然,这个都是中共在争他话语权的这样的一个动作。而确实是我们不否认中共在大爆发的一开始确实用这种方式把全世界骗住了一段时间。那么在后面的推动中,我们说随着闫博士这个报告的两篇报告出来,那这个趋势呢就是一开始是慢慢的,后面是越来越快的被扭转,这也是为什么中共要拿什么JHU啊,要拿Gallo这些人去打闫博士报告,因为他们还是想在这个方面去争一个话语权,如果你要争话语权,你不能只口头上说,你也需要出一个文字的东西。所以看起来呢,好像这个Gallo和JHU像模像样得是一个这个所谓的同行评议,然后又有这个挂着名声的这些教授来给你写的这样的一个东西,那外面人一看呢,可能觉得说好像像模像样的,但是实际上这里面就相当于我们说比喻闫博士的这个报告就像一部特别漂亮的跑车,那中共呢这一看无懈可击,那也没办法,这个造比你这个跑和快的跑车,那怎么办呢?就找几个人,他们从这个粪坑里拿了一个盆,装了一盆的大粪,然后就照着你这跑车就往上一泼,泼上去之后,你说把这跑车破坏了吗?并没有,你这车还可以开,你这个车呢还是可以上下。但是呢别人看到你这跑车外面有这个粪的时候呢,那他当然会这个保持距离了。所以说说呢闫这个第三篇报告,这里面的核心就是相当于是把这个中共泼上去的粪全给洗干净了,那不但洗干净了,还把这原来跑车可能有些地方漆刷的稍微没有那么亮的地方又重新刷了一遍,就再次展示给了这个全世界,再次展示给了全世界的这样的科学界。所以说中共他这出的招一来一回呢,每次是都被这个闫博士这边爆料革命这边借力打力,因为闫博士这边是真相,是科学是证据,你中共在这一点上是无可辩驳的。如果说中共真的想要去把闫博士的报告去这个打掉的话,当然打掉画个引号,就好像你得再造一辆比闫博士跑车还漂亮的跑车,但是做不到,因为中共它是假的,它永远是造假,他只会泼大粪。所以说就现在中共他在这里面失去了这个话语权,在病毒真相上失去话语权的核心原因就是因为闫博士的这个真相证据,这个科学严谨的报告,当然在这后面那更多的就是这个勇气善良和这个唯真不破。路德。
 
路德:嗯,大家想想这个其实你像中共为做了多少时间,第一,所有的啊这个智库他们基本上都买通,你要出报告无非就这几个地方。第二个,大学,谁敢去、谁敢站出来。第三个,就这个知名杂志啊要同行评议的全部买通,全部,你没有出口。第四,中共他就赌,就算你啊嘴巴上说啊做节目说没用,因为你那不叫做正儿八经的官方的东西。说白了就相当于啊,这个《秋菊打官司》怎么打,你嘴巴上说没用,你得有个诉状,最起码你得有一个是不是像样的一个诉状这种东西。你不可能说啊,冤就写一个字填到这面前,谁看呢?是不是,你得把这个所有的工程,很详细的,你如果就一页纸啊,我受冤了,然后啥都说不出来,没人搭理,是不是?你得要很严谨的,就是要如果如果那样的话你得有一个其实类似于一个律师,懂这方面,就是你得就科学界就叫有科学素养,懂得美国在科学界的科学训练最基本的啊,最重要的这个就相当于造一辆车,你知道别人的标准是什么?你的科学的报告的标准你得要知道,对吧?别人一看哦,至少标准一看没问题。你给我送的这个货没问题,然后才去看你的内容,才看你的逻辑,才看才去拿你这个东西,去检验我们说半年时时间,他检测检验你这个到底是真是假,慢慢的越挖就越深,然后才考虑说啊你这个人到底有没有问题。半年时间,所以纳瓦罗他会轻易站台嘛?不可能,我告诉大家啊,这别人的声誉是要获诺贝尔经济学奖的人,他会轻易给随便一个人站台吗?他一定是经过一系列的检验,病毒学家各方面生物武器专家所有的检验,所以他3月31号,他才敢啊说闫博士做的很棒,报告写的太杰出了,说白了就是你这个所有的中共的路全给你堵死了,中共也想着你中国人搞不出这玩意,没这水平,他一想着你闫博士搞不出来,就算你出去喊一嗓子没用,知道吗?你必须得有东西,有东西你才可以影响美国的政策。否则是不是,说白了咱们天天直播,我们只是叫做真的,是不是我觉得就是推波助澜,推波助澜,就是在这个事情上啊不断的放大起放大效应,包括哪怕福克斯啊,包括刚才说NPR,包括news max他其实是起放大作用。但是啊你要知道一点,核心的都是依据,要么就是智库,要么就研究机构的这个报告,这美国它是形成了这一套的规则啊。他形成了一整套的这种游戏规则,你如果不懂这个游戏规则,很多人他就抓瞎,说白了你就算拿着证据你也没法,很多人就是在美国很多上访的,你看是不是他就不懂,说白了无法影响到美国。嗯,你说啊,这个某功是不是为什么一直无法影响到美国,他就是在这个点上,他没有人出真正的科学报告,科学论证的报告,说啊,要么就是被迫害,要么就是什么活摘器官等。都是在媒体界啊,虽然媒体他们做的很好啊,绝对的,但是你毕竟上不了影响政策这个层面。所以这里头这就是啊这就为什么说文贵先生的爆料革命的巨大的,为什么短短几年他就可以超越别人几十年都做不到的事,几年可以做到,因为你不但得对中共了解,你还得对美国的这个生态圈你得了解,知道在哪个点上发力,说白了,你不知道在这个点发力,你天天跑到白宫面前静坐啊,再那个都没用,我告诉大家啊,咱们之前是吗白宫请愿10万没用,为什么这报告就管用?纳瓦罗是不是直接说这就是啥,因为这是进入了的他们的这个流程的程序,这个流程里头进去了,你只要是你的东西是实锤的,事实不是捏造的啊,第二,然后经得起他们检验,就是有的人就是检验这个环节都进不了。你说就是说白了你怎么去检验你,你这个东西一看不符合它的游戏规则,说白了你进入他检验的这个,他都没资格,你现在检验你都得有资格,你得有一个东西,这就是论文报告文章。好,那接下来就是检验,检验了半年没问题。就往前推进,他是一个这样的逻辑啊,和咱中国不一样,中共国的规矩是啥?找关系是不是?谁找的关系越大,然后在这个基础上写报告,所谓的报告想怎么编就怎么编啊,反正有几页纸就行了,是不是啊?啊,这所用的不要证据,最后得出啊,最后接着做,我们检查了所有的这个动物都呈阴性,所以这个就来自于自然这种逻辑他都可以搞得搞得定,就中共国不需要,就两套完全不一样的逻辑。所以中共国是吧,很多上访的跑到美国也是就想着中共国的思维跑到联合国去那个,他觉得只要我找到关系就行,没用,说实话,你就得有,就我们说这么多意思就是说,我们中国人就是被中共的洗脑,剥夺了你的这种科学思维,科学素养,科学训练。你剥夺科学思维,科学素养和科学训练,最重要的是你无法适应国际的游戏规则。当你受到冤屈,你跑到海外,没办法,你没有这个素养。说白了,你根本就永远无法啊改变规则,改变政策,影响政策是吧?我们之前说美国很多有钱人,就钱多的啊上百亿美金,他为什么要去学历史,学历史就是要从政,为什么有的人就是要进入这个,你像这个哈德逊研究所,像蓬佩奥,就是你是可以影响政策的,用什么东西影响,就是报告影响。哈德逊研究所这些胡佛研究所,这所以知名,他不是胡佛这两个字,而是靠什么?他的报告最后一个个都验证了它的正确性,所以他才知名,绝对不是因为说啊叫胡佛研究所,所以他的报告就管用。而是什么?因为他的报告管用,所以在几十年不断的沉淀,最后这个研究所才有名气。反过来的不是像中共啊,只要叫国字头啊,国家科工委一定大于什么?底下一个省的,一个省一定大于市,市什么研究机构一定大于县,县一定大于个人,他直接美国正好相反,你只要你的东西经得起,你像爱因斯坦25岁写六篇论文,这六篇论文个人最后改变世界,这不就是报告吗?这就是论文。大过所有的美国的所有的机构的东西,它改变世界。这就是我们要告诉大家,美国之所以先进,美国之所以赢得了二战,美国之所以赢得了冷战,最重要的根本原因就在这里。都来自于哪里?你可以去影响政策,但是你有没有,你会不会?你有没有这个科学素养,科学的?你能不能做出任何人都可以,你像比如说就像这个啊一带一路的研究报告,中国人都可以写,核心是你得要具备这个。你如果写出来了,说白了啊,你就可以各个场合都可以影响美国的政策。很多人说我今天说这么什么意思,我告诉大家,咱爆料革命很多战友因为跟我联系,很多都是科学家,都是博士。但是他们不知道使力,他不知道,唉,我在这个事情上我能,难道我只是转个推点个赞?我要告诉大家,你们每一个人都可以做更重要的事情。你如果是学经济的,你如果学金融的,一样可以出报告,我们来给你推动。这是不是文贵先生又是朱利安尼又是纳瓦罗,又是班农先生,能不让你,你只要揭露中共的是通过这种报告形式,我告诉大家一定速度远大过,所以很多科学家都不知道,唉,我们的很多博士啊不是咱博士军团的,有很多咱们的战友都是这样,就觉得我又没钱,是吧?我也没法那个去资助议员,我也没法,是不是我又没有影响力,我又不敢露脸站出来,那怎么办?你得你如果经过了美国的这种科学训练的话,你可以做这个事,这绝对的我告诉你啊。有个战友说啊,捅破了窗户纸,说的太对,就是我们不仅仅说发推啊,点赞,转推,你能做的还很多还很多。这个博博士你怎么看。
 
博博士:对,这个里面其实是这个路德说的是非常非常正确的一点啊,就是说只要是就是说有基本的这种这个数据就是来源的这些战友都是可以做这方面的工作的啊,比方说啊中共比方说中共某省某市这个统计数据造假的对吧?这都是可以的。比方说啊,这本地的本市GDP应该是多少?实际是多少?中共写的是多少,知道吧?像类似这样的东西的话都是可以的,因为为什么?这就是反映了反映了中共他整个的体制里面的一些假骗偷像这样的行为的都是可以,只要你有实锤的证据,只要你有准信,合适的信息来源的话都是可以写成成文的东西的,中文都可以啊,就是说所以说从这个里面我们有很多战友应该可以做出更大的这个贡献,就说在各行各业只要是对于灭共有这个帮助的真实的数据,以及中共如何欺骗中国人,中共如何欺骗世界,像这样的东西都是可以写成成文的东西来影响这个进程的啊。所以说我觉得路德这个说的是非常非常的这个,(路德:我纠正一下你啊,一定是英文的,不要写中文的,因为你必须得是按美国的这个标准来,我们是影响美国,不是影响中共,中共不需要报告,说白了找个关系,英文的。继续,博博士。)嗯,所以说这个这里面大家就可以就可以做的这个事情就非常多啊,因为我们很多战友都是在比方说体制内,都是接触到了很多这方面的一些关键的数据这些东西的话,都是可以提供出来来写成对于灭共非常有用的这个啊真正的成文的这个报告这样的东西的啊,所以说这一点其实是路德提醒的是非常非常对的,而且今天的这个节目里面,我们所跟大家说的还有一点,就是我想表表达一下,就是说这个闫博士这个能够站出来,能够成功地到美国,能够成功的在世界上产生这么大的影响,真的是上帝概率呀,太不容易了。如果当时闫博士一念之差没有站出来,或者是整个里面出了什么问题,这真的是想后果不堪设想啊。所以说从这个时候可以看见真是冥冥中啊有一股力量在推动啊,中国人对于在这件事情上面有闫博士来站出来,为所有的中国人来洗脱这样的罪名,真的是非常非常不容易的一件事情,大家一定要就是说啊体会到像这样的一个小概率极小概率事件它为什么会发生?真是冥冥中是有力量在推动的。路德。
 
路德:对,有个人说以科学报告灭共,对呀,你像像这种报告,一带一路的这种报告,它所有的资料历时三年编列资料库,这种资料都是网上都是有可有序可以查得到的,我告诉大家,他们所有的报告都是公开的报告,我告诉大家公开的资料,然后做研究,做数据分析,做所有的这里,经济学有经济学报告的这个训练方式啊,金融学有金融学的啊,甚至什么军事有军事的,所有的都能写。不要以为啊所有人全去做节目,咱们需要的是更高水平的,比路德水平高很多的啊,希望就像各个都像闫博士这样啊,70页,70页,80页往那一放,你想想,中共不吓死了啊,是不是,每一个都会,就美国,说白了现在这个说白了,你指望美国人去,美国人全部被他买通,我告诉你,这些研究机构,他回头写完,得出一个结论,中共是活雷锋啊,这个《东北人都是活雷锋》,这会中共都是活雷锋,回头,咱怎么灭?你说是不是啊,你任何人这都是机会啊,都是机会告诉大家啊。
 
路德:好,我们今天节目啊就到此结束啊,谢谢啊,谢谢博博士,谢谢冠博士,谢谢诸位观众观看,别忘了点赞分享,再见!哦,结束了啊。嗯。(博博士:OK,等一下你看,你看咱们能出多少报告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