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wins DataBase
     
  

2021年2月20日路德访谈直播 20210220_2


其他语言


2021年2月20日路德访谈直播 20210220_2德国最大报纸图片报关于病毒来源让中共必须回答五个问题;中共外交部立马表明严正立场回应

主播人物:
涉及人物:
涉及公司:
国家地区:
名词解释:
文字整理:茅屎坑 青桐 kimkim(文沙) 墨墨十七 
发布时间:20210220
视频链接:https://youtu.be/-HucSkjWxjs
内容梗概:
路德:诸位观众大家好,迎收看路德时评之路博艾冠谈,今天是2021年2月20日,美国东部时间现在是晚上8:30。这个德国啊今天有这个欧洲最大的报纸,欧洲最大的也是德国最大报纸图片报,就BILD啊,今天在头版可以说最重要的位置,让中共国中共必须回答关于冠状病毒的来源的5个问题,非常激烈啊。然后外交部马上驻德使馆,外交部马上立马回应啊,说严正回应,我们待会看看到底、这里头很多信号在里头啊,德国的汉堡大学的这位科学家,绝对是德国的最有良心良知的并且是非常有影响力啊,在军方说不定都有影响力,站出来。今天又这个德国的最大的媒体啊,最大的报纸就像美国的纽约时报,突然这样发问,这里头信号量很大,我们待会深入啊,来看看这背后暗藏着什么信息。首先博博士给大家分享其他的相关资讯。
 
博博士:大家好,今天先给大家分享两条台湾的消息啊,首先是今天这个共军的军机又大举的这个入侵这个台湾防空识别区,它除了这个运八反潜机一直是跑一个角路路线以外,其他还有歼10啊,歼16、轰六,歼轰七,它都是在这个防空识别区的角落里面啊,进去了以后立刻就出去像这样的一个线路。就是说在台湾本岛和东沙岛之间的这个区域啊,所以说从这个里面可以看出来,中共在台湾的这个区域还是在大量的试探性的这个活动,这是一。然后今天还有一个台湾的消息,就是说台湾军情局有4名退役的这个军官,台湾的军情局啊,被控为中国从事间谍活动遭到起诉,所以可见台湾的这个国内也是在进行这个大面积的对于共谍的这样的甄别和清除,所以说这对于台湾自身的安危也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然后给大家播一条消息,就是说中共国从2020年以来啊,这个芯片实际自给率只有5.9%,然后他说因为在芯片自产率是15.9%,但是其中自产中有10%是像三星和台积电这样的公司在中国的厂生产的啊,所以那应该不算。就是中共国的自己的这个所属的这个工厂和这个企业生产给自己使用芯片,只占中共整个消耗芯片的5.9%,但是当年这个中国制造2025的这个计划吹出来的时候,要在2020年实现中共的芯片自给率达到40%,所以可见这里面的差距有多大,这个里面就可以看出来,因为中共它的这个一直用这种假骗偷的这种方式去侵害西方的这个技术产权、技术的这个层面,所以导致了美国和欧洲对中国的禁运,像这样的情况下的话,因为像今天这种产业的全球化非常非常的这个完善,所以说中共它完全靠自己自给的话,这是几乎是完成不可能的任务。而且尤其是这种全国大炼芯片的这种状态投了无数的钱啊,但是几乎没有达到任何的效果,所以说这种骗取国家补贴的这个模式如果不改变的话,只会浪费更多的钱在里面。然后一个刚刚出来的消息,今天从丹佛飞往那个夏威夷的这个联航的航班777飞机刚起飞以后,一架引擎、右引擎起火出事,然后呢零件掉了,然后所幸的是飞机返回的这个丹弗机场安全的迫降没有问题,所以这个事故的原因正在调查中啊。好的,艾丽女士请您分享一下谢谢。
 
艾丽:好,我们看美国的伊利号登陆火星,18号成功登陆以后呢,太空总署NASA在19号开始公布了一些彩色照片,然后接下来我们要知道伊利号有25个镜头和两个收音机啊,会有收音的麦克,会收到很多的音像和图片的照片在火星表面,然后都会陆续的发布。那么在这个同时呢,不要忘了,中共国的火星探测也很快就要着陆啊,那么这个时候呢我们看看中宣部发布什么样的照片,是不是能够跟美国的类似啊?这是一点啊,这个另外呢,我们也看到最近在中共媒体上在微信朋友圈里边大量的播放致敬系列,所谓的像这些在中印边境西藏高山上5千米以上,很多这样的视频开始大面积的散播啊,很多人在朋友圈里都是发两个字致敬,所谓无论怎样寸土必争啊,大家要反问一个问题,问中共就是为什么在苏联的几百万平方公里却拱手让给外国,想问一下中共到底是什么样的目的?在这一轮的新的洗脑中,是不是让更多的人去当兵呢?让更多的年轻的孩子去送命呢?这个我们要反问它啊,就分享这两条,冠博士。
 
冠博士:大家好,今天第1条说的是,那么德国警方今天说有一名95岁的前纳粹集中营看守,遭到美国驱逐之后呢已经于当天抵达德国,那么这个人呢,实际上他有德国国籍,他是从1959年一直生活在美国的田纳西州,那但是呢,现在美国就说发现他之前在当年作为纳粹的时候关押过大量的俄罗斯,荷兰和波兰的平民,那么在残酷的冬季的条件下,要求囚犯在户外工作,直到精疲力尽和死亡为止,这是美国一家法院去年3月下令驱逐他,那么今天呢就是彻底完成了驱逐,所以这就可以看到这是美国对纳粹的这种追缴呢直到今天还在一直进行,如果说中共以后也是在总加速师的这种带领下走到那一步的话,那么所有中共体制内的人他一辈子可能真的就是一样的结局,所以说中共体制内的人如果想自救只有灭共一条路。第2个要说的是川普总统和共和党众议院党鞭在海湖山山庄见面,这是这个共和党党鞭斯卡利斯她在正式的这周和川普总统见面,所以这就是川普总统自这个和麦卡锡之前已经见过面之后呢,现在这是共和党的这个众议院1号人物,那么现在和党鞭共和党众议院2号人物也进行会面了,所以说接下来这个看起来是和共和党众议院这边已经有比较好的商谈结果。那参议院那边呢,我们继续观察这个麦康纳会不会辞职。那么第3条也是关于川普总统的,他说川普总统将出席这个本月下旬也就是2月25日开始的举行的保守党政治行动会议,并且发表演讲,这个是相当于川普总统卸任之后的首次公开露面,那么川普总统的演讲定于2月28日下午,也就是会议的最后一天,那么这个会议实际上是有很多之前川普政府的官员,包括蓬佩奥先生也会去演讲的。那么参加会议的还有一些国会议员,包括这个霍利议员啊和这个众议员巴德等等这一系列的这个比较重要的共和党人物,所以这是一个比较重要的会议,川普总统在卸任之后第1次公开露面,那么我们外界也在期待他到底会说一些什么。
 
路德:好的,我们看这个德国的啊最大的报纸,欧洲最大报纸,叫BILD这个报纸啊,大家看看,这个在它的BILD叫图片报,在这个板块、这个板块,这可是这个头版啊,头版的最重要的显著位置,写了12345啊,5个专门用中文写的,说您同意新冠病毒是从实验室传到世界上这种说法吗?它让中共国必须得回答这个5个问题,必须回答啊,然后还说您为什么没有早一点警告这个世界?问中共国,为什么中共国要试验?直接说实验新冠病毒,它说中共国你觉得应该什么时候让外界专家进住武汉?第5个中国应该怎么补偿这个世界?对了,这个啊,它这个您啊不是说中国,是问它所有的这个观众啊,所有的这个读者,您同意新冠病毒是实验室传的这种说法吗?啊不是,您,这个您应该指的是中共国。因为为什么说没有早一点警告这个世界啊,所以说,它说中国为什么没有早一点警告这个世界。大家可以看这个链接啊,这个推特里头,你看中国现在必须回答这5个问题,刚才我解读错了啊,中国必须回答这5个问题啊,寻求真理的人在发现真理的时候一定不会受到恐吓啊。然后来自汉堡纳米科学家维森丹格于周四发表他们在中国的爆炸性研究,这个问题比以往任何时候都出现了,从他的角度上可以肯定是病毒并非像往常一样起源于武汉野生动物市场,相反,该病毒来自病毒学研究所附近的这个p4实验室,600名这个推荐人表示严重的啊是来自实验室,所以啊提出了5个问题。所以它这个是这个汉堡科学家发表这个论文以后,研究报告以后,这个有底气了,有底气了。因为他也知道这个汉堡科学家他不是自己,他不是搞病毒的,但是他知道这样的科学家在整个德国的影响力,什么地位?就相当于啊虽然到不了这爱因斯坦这个影响力,但是至少也是准诺贝尔级别的,就这种人他不会随随便便乱发话的,是不是?所以这个报纸,你看,德国最大的报纸,很多人说为什么它是德国最大报纸?我上网搜了一下,中共自己知乎说能见到德国主要媒体吗?有的人说我来介绍德国的报纸,第一就是图片报BILD啊,这个发行量是整个最大的,你看占整个45%啊,第二才是什么、第三什么明镜周刊等等,所以这个图片报是德国发行量最大的,也是欧洲发行量最大的报纸。我们上网查了一天啊,它至少是500万、500万份啊,影响力非常大,待会我们再说。中共马上啊,这个中国致德大使馆啊严正立场表明,我们待会说这个,先说说这个德国的图片报啊,这个既德国汉堡大学科学家,这个著名的科学家之后,这意味着什么啊?博博士你怎么看这个事情?
 
博博士:首先,那天这个德国汉堡大学的这个官方的这个新闻发布的时候,在讲到这个他们哈佛大学这个教授在讲到了这个中共新冠病毒的来源的时候,他就说了,这个问题的提出主要是为了让全世界的人都参与到这个新冠病毒溯源这样的一个讨论中间来啊,这应该是一个非常广泛非常深入的这样的一个讨论,到底是怎么回事?我们要搞清楚啊。所以说这个时候你看立刻这个图片报这个大报纸就开始来把这个问题引入主流了。首先就说要求中国回答的几个问题,而且这几个问题我们来看啊,都是一个非常非常,怎么说呢?实际的问题,就是关于病毒的来源,病毒溯源,这真的是非常非常实际的问题,这个时候可以看出来德国的它的这个整个的动作,它其实并不是一个单一的这样的一个事件啊,所以说我觉得这是在欧洲、德国也是欧洲的这个领导国家啊,整个的这个欧盟是绕着德国转起来的像这样的一个国家,整个的欧洲现在已经开始了,开始对这个中共进行这个病毒溯源以及病毒追责的这样的一个动作,毕竟欧洲被这个病毒伤害的非常之深。所以说在这个里面可以看到,你看,为什么中共应该怎么补偿这个世界啊,还有中共为什么要实验新冠病毒啊,所以说在这个里面可以看到有很多很多的这个信息都指向整个的欧洲已经开始觉醒,要在中共这个病毒来源上面要对中共进行声讨。而且大家可以知道这个报纸出来了以后这绝对只是第1枪,就是大报的第1枪,一旦这个出来了以后,很多很多其他的报纸以及很多其他的媒体啊都会跟进,今天就是说在欧洲的这个自媒体和这个社交媒体里面,这个已经开始传播得非常广泛了,所以看出来真的这个声音是压制不了的,在这个美国大选的这个大消息过去了以后啊,这个病毒溯源和病毒追责将会是下面一个最大的消息啊,所以说可见这个中共又一次把川普总统这个大的新闻热点给搞下去了以后,然后把自己搞到了这个世界的关注这个焦点上,所以说可见又是一次加速行动。
 
路德:大家知道德国啊是一个非常独特的一个地方,第一之前有过纳粹是吧,惨无人道啊,这个种族灭绝。第二,后来又有东德,东德经历的大家知道啊,他们最了解,经历东德他们了解苏联、前苏联共产主义国家有多邪恶,是吧?经历了纳粹他知道啊这个独裁有多邪恶。因为中共宣传独裁加什么?加共产是不是?所以他们知道人类有多邪恶。像美国很多科学家都不相信,你像班农先生都不相信,1月23号去年开法制基金会的时候,我跟他说他都不相信,因为,他们说实话见得邪恶的东西经历的太少,他们日子过得太好了,这几百年啊,只是永远是在电影里头见到,觉得啊这个世界都已经差不多了,不会再有这么那个了。但是德国这些人他们心里很清楚,他们时刻时刻这个弦拧得很紧,他们知道这种共产加独裁的这种社会、这种体制有多邪恶,这个艾丽女士你怎么看?
 
艾丽:大家要知道纳粹以及宣扬纳粹,在公开场合宣扬纳粹主义以及这样的讲话,你都在德国是违法的啊,是彻底被列为违法。就是说德国人深受这样的纳粹主义的这个侵害,真的是可以讲过去的将近100年啊,就从三几年从纳粹主义开始流行,到后来的这个东德、东西德分开也是因为共产主义思潮占领了这个东德,然后打开柏林墙,大家想一想打开柏林墙,这是多么具有历史意义的这样的一个动作。而这个其实就是和现在对中共的治下的整个中国的一个反应,那么大家看到第1个站出来的国家报纸,站出来这样来质问,这个就是意义非同凡响,可以看到就是德国人对纳粹的痛恨以及纳粹主义,共产主义对人民的这种戕害杀戮无情,残忍,所有的这些东西是可以想象痛苦的源泉,德国人都体验过,所以今天德国站起来。当然我们也看到这是继前天星期四这个德国的科学家、汉堡科学家的提问而继续发出的这样的声音,我相信这应该是一系列的动作,一旦他开始质问这个问题的时候,这个事情就已经填不住了。大家不要忘了,他问的这个问的5个问题都是至关重要的,你为什么?你是不是中共治下的中国政府你来回答,你们为什么要在实验室研究这个病毒?然后就是你为什么要去做这种所谓的这个病毒啊,要试验这个病毒?要把它增强,你为什么?这就是涉及到人类的伦理,然后,当然你已经给世界做成了这么大的戕害,这对世界造成这么多人员的死亡,那么好了,你什么时候外国专家真正能够进入武汉实验室开始调查?马上就是追责的问题。当然前面还有一个问题,就是为什么你不警告世界?为什么你要隐瞒疫情?大家看到这5个问题真是刀刀见血,最后你怎么补偿?那就是追责,100年都说不完的这个事。只要有中共这些人相关的人,在世界各地的存储的人员以及他的钱财,这个事儿都没完,大家知道规则是什么,就是你怎么补偿这个世界?你想一想,你要不然用命,要不然用钱,就这么简单的事情。你拿什么来割让?你中共的什么资产来割让?所以我觉得这些问题问的都是非常非常尖锐的,非常简单但是非常尖锐,所以我觉得这才是一个重要的动作。那么德国一旦开始了,大家知道欧洲经济的中心也位于欧洲的中心,也位于欧洲,西欧和东欧的中心,那么也是在社会主义、整个东欧面向这个还残留着这个社会主义的这样的一个前沿,所以我们看接下来的讨论和这个舆论上的讨论,当他按不住的时候,那么这真的是中共就一定会慌,所以他一定会跳起脚来,这个各种的胡骂,中共一定会是这样的。所以我们看到正戳到它的肺管子。
 
路德:那个德国物理学家物你看他得出结论,他说我99.9%确信,新冠病毒来自实验室,虽然被人说他的研究来源多为网络文章缺乏科学性,大家知道,这个汉堡科学家他就是以科学家的这个角度,严谨的角度,但是他不是病毒学家的角度来看这个,就是意思说,你只要稍微有基本的科学的一个这种训练,你看完这所有的证据以后,就闫博士证据99.9%确认,就这个意思,明白了嘛是这个意思。就是我都看出来是99%。我用我的名誉担保99.9%,那意思就是说,这些政客什么东西能看不出来吗?非得要这个病毒学家才看得出来吗?明白不?就这意思。所以他没说他是搞研究,他就是得出这个结论的前提条件,就是你看这所有、我把这所有的东西,所有的这闫博士的这个报告,然后牵涉到所有的文章,我全看完以后,99.9%确信,这就是一个表态,非常重要的啊。这个报纸,这个图片报站出来,要知道这个背后暗藏着什么信息,重要的信号啊,这个冠博士你怎么看啊,这个背后怎么说?
 
冠博士:是的,首先如果我们看这个图片报的话,它实际上说这个中共冠状病毒的这个事情不是第1次了,最早一次是在2020年的3月的时候,就说这个中共隐瞒疫情的事情,那么就大概说了几个事实,就说中共隐瞒疫情,然后说李文亮被迫害,那说数据造假,那么第4个就是中共说冠状病毒来自国外。那这是3月份,4月份的时候呢它实际上又发了一篇,然后这一篇呢是针对习近平的,就是说这个习近平在国家监视每个公民,那么说你这个国家因为你的这种残酷统治没有创造力,那么说你早就知道冠状病毒人传人,你却隐瞒。第4个说你的这个武汉病毒的研究所研究了冠状病毒,没有达到安全标准。那当时呢这个图片报的主编在去年4月接受采访的时候,他说的很明确,意思是现在没有这个证据说明,是去年的时候中共故意释放了病毒,那时候他们说中共只有隐瞒疫情的问题,但是现在的这几个问题就是直指这个问题的核心,就是中共你这个是实验室里造的这个冠状病毒,故意传到实验室,实际上他这几个问题都是用问题的方式来把这个事情的本质点出来,或者说你中共敢不敢回答这个问题?如果你要不敢回答的话那就是心里有问题。所以如果这几个连在一起看的话,这就是说明这个爆料革命的推动,闫博士的爆料到闫博士上福克斯新闻的事情,在这一点上,这个逻辑链上已经完全的把这个事情说清楚了。这个就像汉堡大学的这位教授说的一样,就是说你从本身的这种逻辑上、基本的科学逻辑就可以把这个事情看出来。那么这几件事情连续起来看的话,这背后肯定是有一股政治势力在推动的,首先这位汉堡的科学家,之前我们已经给大家分析过了,背后也不是一个人,那他背后也是代表着一个圈子,就是真正的就是各种各样科学家的圈子,包括一些懂并病毒懂生物的科学家,那么最后这种对于真相的愤怒的这种表达的意愿由他来代表表达出来,那么马上在他出来之后,这个图片报就进行跟进去报到,很明显这是一连串的行为。因为欧洲这种政治,虽然说你中共可以控制默克尔,中共可以控制这个德国的经济啊或者一些方面等等,但是呢,这种民主政治、民主国家它有一个好处,就是说当你这个有一定的民意起来之后,但是政府却试图掩盖的时候,那总有政治力量,即使是为了自己的利益,也要去把这一块的真相去抓住,然后去拿住来去把事情说出来,因为这就是民主政治决定的这样的一个事情。另外一方面呢,这个德国包括欧洲它内部、病毒给它内部带来的压力,那么一方面是民众这么多人的觉醒,另一方面又是这种经济的这种全面的下滑,这个压力必须有一个地方来去给释放,所以现在就是德国内部或者是欧洲的一些政治势力,看到这个必须释放的压力,为了这个国家利益,同时呢也看到这个民意带来的给自己的这种政党、政治利益的这样的一种机会,现在在全面的去运作这件事情的真相。而这件事情的真相,我们不说被哪个国家政府正式接受或者怎么样,只要有这种政治力量在拉扯这种掩盖病毒真相的力量,像中共这种WHO和一些西方国家领导人这种不敢提病毒,只要有现在这股真相的力量去拉扯他们的话,这个事情就永远不可能按照中共的所谓的自然说去把这事儿了了,他一定是最后就像这问题5说的,中共最后你到底怎么补偿这个世界。
 
路德:是的,这里头我们看中共怎么回应啊,今天啊你看21号,马上立马回应,环球时报说德媒用炒作所谓武汉实验室泄露的阴谋论,中方表明严正立场。动不动就贴上阴谋论?傻叉啊天啊,然后怎么说的啊?他说二十日德国图片报再次发表消息和评论,散布和炒作所谓的武汉实验室泄露的阴谋论,中国责任论啊,赔偿论,对此,驻德使馆表示强烈不满和愤慨。之前那个捷克大主教他们也是强烈不满啊,也强烈不满和愤慨,并表明以下严正立场。图片报引用的所谓报告并非严谨科学的研究报告,引用的闫博士的报告不是严谨科学的研究报告,你们回击啊,很简单,怎么不严谨了?是不是?它一发布即受到科学界、媒体和民众广泛质疑和批评,哪里质疑了啊?这么多人肯定你没看到,是不是?至少别人让讨论,你讨论都不让讨论,你有本事赶紧回答这5个问题啊,是不是?然后在这里说武汉病毒研究所P4实验室有严格的防护设施和措施,在2019年12月30日接收新冠肺患者的手续一样,检测样品前完全没有接触过、研究过或保留过相关病毒啊,声明有啥用?所有的杀人犯,逢人都是说自己绝对是无辜的,是不是?应该是你让别人去查是不是?很简单,就是就这么简单,所有的病毒样本你为什么早期要毁掉?你为什么要把这个要隐瞒?隐瞒这个疫情这么长时间,为什么要不承认是人传人,是不是啊?然后为什么啊,这所有的科学家去查的时候,你不让他们进驻然后查所有的样本?所有的日志?这是最基本的,你骗谁呀?骗三岁小孩,三岁小孩都知道了,现在可以说你随便就问几个人,问病毒哪来的?小孩一定说,这个美国的小朋友说来自实验室,你去问啊。他说世卫组织派出国际专家于2021年什么什么啊这个调查,这个专家什么调查,什么说认为新冠病毒比较可能经中间宿主引入人,也可能直接极不可能,什么时候得出这个啊这个结论了?是不是啊?在已经被世界上几乎所有顶级科学家和疾控专家公开否认的情况下,几乎所有顶级科学家什么否认?疾控专家啊?说什么散布,说什么实在令人不齿啊等等咱不扯,最后他说中方始终认为,新冠病毒溯源是个复杂的科学问题,应该由科学家严谨的开展国际研究、科学研究合作,中国将继续同国际社会共同推进抗疫合作,共同为早日彻底战胜一些等等啊,说什么谎言重复1000遍就成为真理,这是他说他自己啊,这句话你看,殷鉴不远,我们刚说完果真殷鉴不远。这句话其实意思就是说你们德国之前有这个叫什么,那个纳粹是谎言重复1000遍就成为真理,他的意思说,你们德国没资格说这个事,因为你们以前啊是纳粹,用谎言重复1000遍就成真理,殷鉴不远,这句话啥意思?这不明显就是说你们德国以前啊这样杀人,现在不要再说我们杀人了啊,你们之前杀人我没找你,你现在不要说我怎么怎么,就这个意思,看到没有?中方奉劝什么有关媒体不要一错再错,你看现在啊,他不提你美国说的他就要查美国,说是病毒来源于美国,现在德国说了,德国又是大左派大本营啊,绝对反川普的啊,因为德国基本是反川普的媒体,然后也是反这个反这个右翼啊,班农这些的,居然、这个图片报一定是左派的报纸啊,为什么?因为大家知道右派的报纸基本在德国也无法活下去啊,现在他们傻眼了啊,这个对这个回复,博博士,你怎么看啊?你怎么回击?
 
博博士:那,大家要看到这个殷鉴不远这4个字是不是听着特别耳熟啊,当时我们华大妈说啥911殷鉴不远。(路德:对)所以可见他这个中共的这些媒体有多么的嚣张,中共的这个官从官方到这个媒体都是极度的嚣张啊,为什么?就是说他们觉得,噢,这这个科学家都是啊我们都买通了,皮特达扎克我们都已经搞定了是吧,所以说这些东西只要是我们掌握了话语权我们就无所谓,对吧?爱怎么样就怎么样,反正谎言重复1000遍就成为真理啊,是不是?所以在这个里面啊,中共他真的是这次是,我觉得这次真的是玩儿玩儿脱了啊。因为这玩意儿从从去年119开始,就一直看见中共在到处的把各种各样的这个这个原因往这个病毒上扯,对吧,我们甚至做过一期节目,我在里面说什么?真相只有一个嘛,我们从一开始坚持就是那一个真相,而中共到现在已经换了多少个了,对吧?最近又有新东西出来,所以在这个里面明显就是说只要是个明眼人就能看到,到底是谁在掩盖真相,到底是谁在揭露真相是吧,所以说从这个时候开始,很多的这个西方媒体,很多这个主流的这个西方媒体啊都开始质问中共,你到底这是怎么回事,你到底要怎么样补偿这个世界啊?然后这个时候中共就开始放出战狼到处咬啊,说啊,怎么怎么样啊,我们,反正讲了讲了一大堆的这些东西都是这种强词夺理啊,这就是强词夺理,用很强硬的这个语言来试图把这个这个这个啊这个歪理也说成正的啊,这就是中共正在做的这次事情,强词夺理这4个字啊,然后呢,还很威胁人家,是吧,殷鉴不远是什么意思?就明显的就是赤裸裸的这种威胁,就是说你如果你再不这样的话,我就要使用言语暴力,我就要使用别的方面的暴力手段了啊,所以说在这个里面可以看到中共,他的这个回应是有多么的嚣张啊,所以说可见在这个时候,如果这样继续走下去的话,世界孤立中共国是一个是一个铁板钉钉的事情,已经形成这样的一个一个局面啊,所以说从这个里面真正的吃亏的真正的担负这个啊这个啊这个买单的啊是广大的这个墙内的中国人民啊,所以大家一定要看清楚这一点,大家一定要看清楚,看清楚这一点,不能再让让由着这种中共像这样继续下去了,因为这是一条不归路,因为像这样每天扯出去的谎,每天所造出去的谣,以及每天派出去的战狼咬出去的东西都要一步一步走回来,都要一个一个去道歉的啊,所以说从这个时候可以看到中共他现在就是说要裹挟着14 亿韭菜继续在这条路上绝路狂奔,所以我们一定要深刻的揭露他们所做的这件事情,而且我们已经欣喜的看到很多很多的这个西方的媒体和西方的民众都已经觉醒过来了,大家你看,图片报这样一出的话,整个德国的这个民意立刻就会有非常大的转变啊,因为这个里面最好的一个方法就是提问题,就是说,因为为什么?问题可以让读者产生想法、问题可以让读者自己去探究真相,而且最近你像德国的这个新闻里面出了多少关于这个病毒来源和和这个追责的事情呢,所以说从这里面可以看出来,真正的让民众产生这种思考,真正的就是激发民众的思考去探究真相,我觉得这才是最重要的一个一个一个方法啊,路德。
 
路德:好,你看,华春莹啊怎么回应的?他说我们看到疫情发生以来,西方社交媒体上充斥着大量的疫情阴谋论,有些官员,议员、媒体机构在拿不出任何证据的情况下,炮制和散布了大量对中国的虚假信息,无视基本事实,对中国进行“有罪推定”式的抹黑和攻击,一个简单的例子,在已经被世界上几乎所有顶级专家和疾控专家公开否定的情况下,任频频散布所谓的武汉病毒所泄露病毒的谣言谎言,对此大家看的都非常清楚。然后她就说之所以出现这样的炒作,根本原因在于,在溯源问题上,西方一些人不愿意听到中方客观真实的声音,害怕更多人了解事实真相,以至于他们不能再肆无忌惮地散布虚假信息,为所欲为的误导和垄断国际舆论,艾丽女士,你怎么看啊?
 
艾丽:我先说刚才的那一段啊,刚才那一段里边其实她,我我可以讲,我我是感觉到一种危机,就是当她又说殷鉴不远的时候,他说的是什么?他说的是谎言说1000次就是真理,这是戈培尔说的,她在把德国现在做的事情和纳粹又要去划等号,(路德:划在一起)又要去接德国人(路德:对)的伤疤,不要忘了这句话是戈培尔说的,然后他说你现在德国做的事情就是替所谓的溯源的这件事情的是一个纳粹的行为,你等于把所有的德国人变成了敌人,这就像上次说911这个(路德:对)美国的伤疤一样,是一样的啊,那中国这个中共威胁太厉害了,所以只有我们中国人都站出来说这只有中共说的,否则将来的仇恨可真的不只是打到中共头上,你所有为中共说话的,所有沉默的人都是全球人追责的这样目的,因为中共会一个一个国家的去搞你的殷鉴不远,就把你的这个这个东西揭出来,这是第1点;这是另外呢,就是华春莹说的话,华春莹这是最擅长,这话估计都是华春莹说的,她说的这些话你看完全是就是就是完全是在这种胡搅蛮缠啊,我们要说这真的是不能代表中国人这样的外交发言人员,什么是事实?事实就是WHO去了武汉病毒所,你没交出原始数据,这就是事实,你所有的原始病毒怎么可能不留呢,作为一个实验室基本的常识,你都必须要留下原始数据,NI 为什么不交出来?为什么不交出来?这就是一直在问的,哪里有这个对中国这个什么垄断过,谁垄断过国际舆论了,大家是公开的讨论,所以这个华春莹,就像昨天华春莹说,为什么我们中国人不能够上推特,我们也可以上推特,华春莹也可以上推特,这个所有的外交部发言人都可以上推特来跟你们辩论吗?这不是放狗屁吗?全中国人都不可以上,就你们那几个人上,(路德:对)那你说什么是什么?你想代表中国人可以吗?当然不可以,这是同样的流氓逻辑啊,他就是在这样的这样的胡说,说别人是阴谋,那你拿出数据来证明你自己没有阴谋,为什么第一开始爆发是在武汉?你拿出原因来说呀,你可以说呀,没有。所以就是说在科学问题上完全是用政治言论和批斗式的语言去说1000次,真正她才是那个说1000次谎言要把它变成真正的这个来源,而且她说,刚才这个文章里边的邪恶之处就说病毒是天灾,多缺德呀,这是天灾。当然这是人祸,这是根本的中共的祸,中共病毒的祸,所以她就要把所有的一上来的逻辑的预判,就是我们讨论问题的基点都放在是天灾,看到了她这个所有的回复上所有的一切的逻辑都是要把这个推的一干二净,一推62··625,让他最终的结果不了了之。就像那本书,非典非自然起源的这本书里写的一切的这种病毒最好的结果就是不了了之,让他找不到源头,这就是中共一直在推行,好的,路德。
 
路德:这个,你看这个,她说被世界上几乎所有的顶级科学家和疾控专家公开否定,这么大的事啊,就靠你这几个顶级科学家就可以把这个东西确定啊,就可以了吗?是不是,别的科学家都不管用,咱闫博士这些这个报告都不管用啊,你的意思就是当年这个爱因斯坦25岁发布发表的这这所有的论文都没用,因为他不是顶级科学家,他只是一个技术员,是不是,一个专利局的技术员,那你这个居里夫人发···做实验得出的都不管用,因为他就连进实验室的资格都没有,因为她是女的,是不是?你这个站的这个脚,你看你这个中共啊,就是你去,你看他们逻辑有多么的脆弱啊,是不是?意思说现在科学界啊就只能靠顶级科学家说了算,说是,他们说来自然就是自然,哪有这么简单,你觉得这个世界就这么容易被你哄骗吗?是不是?所以说啊,这个他们自己的那本书那本这本啊这个教材写的很清楚,如何狡辩啊,如何抵赖、如何,这个都有办法说做成伪装成自然,用动物传代的方式,人工制造但是动物传代变成让人看出来自然,然后再在西方给他抵赖怎么狡辩,最终啊,然后甚至有些什么民主人士或者人权人士,正义人士站出来,可能傻乎乎的还帮他们说话,这就是中共现在在做的这些事情,但是你要知道啊,这个里面,他说有罪听··,有罪推论,对中国····,就中共进行有罪推论,你中共现在的所有的司法都是有罪推论,我告诉你,这是第一;第二,北约30个国家并不是所有的国家都是海洋法系,我告诉你啊,中共自己记住啊,是不是,有的国家一样是有罪推论的啊,明白吗?有罪推论在你中国是合法的,别的国家就不能有罪推论,是不是?就不能让你自证,你在中国就是有罪推论,大陆法系和海洋法系巨大区别就是这一点。但是这30个国家里头大家知道捷克以前是属于前苏联的,它的法律体系是怎么样?中共自己心里清楚,还有一些东欧的一些国家,说白了,接下来,你看德国、捷克还有这几个以前东欧的这些国家,他们都是用可以用这个方式来对中共来定罪的啊,北约只要有一个国家定罪了,那中共,就北约一起上,你现在虽然你中共可以买通美国,让美国,因为美国是无罪推论,所以很难证明你的这个罪,因为你所有见到你行凶的人都死了,是不是?就是见到你所谓的证据吧,他要的是这个证据,是不是?但是从科学角度包括很多情报,他一样也会抵赖啊,包括告诉你,就算哪怕有个摄像头拍着,然后正在做,他也说这个试管里头就是水,根本不是,他也会这样,因为这玩意太难那个了。但是30个国家里头有的国家它不是无罪推定,记住啊,这就是灭中共的一定是和中共一个体系的国家,以前共产党共产主义的国家,前这些国家他们对中共的邪恶太了解了,灭他们就靠这些国家的法律一样的搞定。北约的条款一配上,就结束了啊,所以中共什么有罪推论,根本都不用扯,根本就胡扯,我们想说的就是捷克大主教和德国的啊这个汉堡啊这些站出来,这背后你就知道东欧啊这一系列的这一块,他们要活动了,之所以他们活动就是背后有力量的,有力量推动的,这个冠博士你怎么看?
 
冠博士:是,我们看这个中共的他的这种所谓的反驳啊,他现在这个反驳实际上主要是说这么几条,第1条就说你图片报引用的这个报告并非科学严谨报告;那第2个就说WHO组成的专家组呢,得出这个结论,说这个新冠病毒比较可能怎么样这个中间宿主也可能是冷链,呃··,但是问题是呢,他并没有说为什么他就觉得WHO的报告就一定是科学严谨的报告?这个科学严谨谁来判定的?实际上中共他是站在上帝的角度上说,只要我判定的是科学严谨的就是严谨的,那下面他也是同样的逻辑,就是说世界顶级科学家都这个什么几乎所有的公开否定情况下,是有一些他所谓的世界顶级科学家,但是问题是冠状病毒的顶级科学家不敢出来公开否定,这马利克都已经躲起来了,他也没有公开否定,所以他说这话呢实在是,这个也是问题很大的,那么他这里面的第2个核心逻辑呢就是科学家说了算,那科学家就我控制的科学家说了算,所以我有这个呃··他有这个话语权,那第3个逻辑呢,就是什么殷鉴不远,他这个就是更无耻的一个逻辑,就是说他把一个国家另外一个国家当文明程度发展低的时候或者被一个和中共类似政权绑架的时候,那个政权做的事情,把变成这个你的整个国家人民的一个事情,就好像他说美国的时候,说,欸,你美国你以前那些人也杀印第安人,说这个德国(路德:对,印第安人)就你以前纳粹,日本就你以前纳粹那等等,如果有的国家他实在找不出来,就说你以前就没变成人的时候,猴子时候也互相杀对方部落的猴子,他中共他一定会这么说。这就是中共的这种历来都是把政权和这个人民绑在一起这种逻辑,那么中共他自己也是这样干的,实际上他这一篇就差到最后说,这个如果你这个再这样阴谋论就是和14亿中国人民作对,所以这个就是中共他的这种一贯的无耻的这种的嘴脸,那么现在的这个欧洲的这些情况,我们就可以看得很清楚了,那么对抗这种极权政权都是从这个之前受害过的国家开始的,像是德国,捷克这些国家绝对对共产党的本质是有一个(路德:对)非常清醒的认识的,特别是这些,呃,毕竟嘛,这个德国啊这些东欧国家他从这个当年这八九年左右这个很多的共产政权一起解体的时候,现在也就过去30多年了,现在很多人是经历过那个时代的,所以他们对那个时代是有切身的感受的,那么当中共他做的这些事情,在这些东欧国家包括德国这些国家开始发酵的时候,这个就会在西方世界形成一股压力,因为拜登现在你不是说要和盟友一起来商讨应付中共的办法吗?但,那你现在的盟友内部的人越来越多的这种声音站出来了,说这个东西是来自实验室,是,所以这个也是给中共呃···也是给拜登政权和美国政权还有一些其他的西方国家政权的一股这样的巨大的压力,那么特别是在这些国家内部,当你的这种民意越来越多的时候,当你这种政治力量和民意越来越河流变成真正的这种有实力的力量的时候,那最后这个病毒来自实验室是中共100%捂不住的,也是全世界最后要拿这个把··拿中共开刀让中共赔偿的一件最重要的事情,所以说另外一个方面呢,我们可以看到中共他现在的这样的一种这种无耻狂妄的嘴脸,实际上,他到最后也就是一招把14亿中国人和中共绑在一起,所以真的是,如果说中国人不想被中共作为这个绑架的目标的话,就也是真的是只有灭共一条活路,好的,路德。
 
路德:墨博士··哦··噢,博博士来说一下啊,你怎么看这个背后的背后的故事,背后,你怎么看?
 
博博士:是,这个里面而且也可以看到各自这个,在这个时候可以说是统一的时间来美国的媒体,那美国媒体,我们今天早上刚刚听说的,就是说开始大大举的这个汇就是报导这个新疆的集中营里面的惨状,虽然是以前的采访,但他现在全面的报道出来,这也是对于中共的这个围剿的这个情况之一啊,然后德国的现在也开始大量的报道这个这个病毒来源的这个追责,可以看到啊,这个整个的这个觉醒就是在这个去年整整一年的这个时间的发酵以后,现在终于开始对把这个整个的这个媒体的这个风向啊转到这个上面来了,我觉得其实这一点来说其实才是最重要的一点,就是说,在很多的情况下如果有这个其他的这种大,就重磅的这个消息抢占了这个主流了以后,主流这个媒体的这个啊这个啊,就是关注点了以后,就是说导致这个病毒追责被,没有被很多人现在非常严重的这个注意,但是现在这个时候已经是把这个全球的媒体已经把这个病毒的来源以及病毒的追责已经转到转到一个非常显著的一个关注的焦点上来了啊,这件事情我觉得从这个开始就是WHO的这个皮特达扎克所带领的团队在这个武汉所进行的表演啊,所以先在里面关了14天,对吧,先好好吃好喝的,然后呢东东看看西看看,看看什么抗疫成果展啊,然后又发表了一个不痛不痒的这个挺共的这样的一个一个一个讲话,然后出来了以后回来了以后出了中共国国境以后,立刻把所有的这些这个承诺都给翻都给翻篇儿,都给这个翻过去啊,所以说这样的表演,拙劣的表演,就让人觉得这个整个这个事情非常需要需要一些这个真相的这个出现啊,所以说从这里面可以看出来,为什么?媒体它都是非常清楚,非常清楚,因为媒体它最大的一个一个一个啊指标就是发行量,就是看的人越多,就是说关注的人越多,他们的这个收益就越好,这里面大家一定要知道,为什么他现在开始把这个风向转到这个中共的这个病毒来源是来自什么?就说很多很多的这个人的这个民众的这个注意力已经到这个上面来了,因为毕竟你看德国,在这个病毒里面也被这个害的很惨啊,英国也一样啊,就是在在这个里面很多人死掉,很多人家里人这个都有这个染病的或去世的这样的人,然后各种各样的这个社会上的这种这个经济活动都受到严重影响,而且各种各样的这个呃··社会有的地方都处于崩溃边缘的,所以说这一切都是人民是需要有,民众是需要有一个有一个解答的,而且需要一个令人信服的解答,而不是像WHO所做的和中共合演双簧那种拙劣的表演啊,因为这个东西玩玩能骗小孩子吗?连小孩子都骗不了,是不是,这些表演只能让只能让这个媒体和民众的这个这个意见啊更大更想找到到底是什么样的这个啊因素导致现在这种情况啊,所以我觉得现在这只是一个开始,我是觉得这只是对于中共的这个病毒追责这样的整个的这个媒体转向的一个开始,这几大报纸的这个转向已经开始了这个啊一个不可逆的这样的一个过程啊。所以我们可以看到整个的世界的媒体将会在后面一段时间内全部跟进,路德。
 
路德:你看这里啊,有人挖出来高福2011年啊中国科学院的标书招标文件啊,重要病毒跨种间感染与传播致命的分子机制研究,中国科学院微生物研究所首席科学家高福2011年至2015年8月。内容很吓人啊,他说第一研究内容在全国各地大量采集蝙蝠啮齿类动物就是老鼠啊,食虫目动物的血清,咽拭子和肛拭子样品;采集不同地区,不同动物,包括野生动物啊,动物园动物和特种养殖经济动物以及包括鸡、猪、犬等家禽,这个棉拭子、组织和血液样品。进行流感病毒新型冠状病毒。看到没有啊?2011年,乙脑病毒等的分离和病毒流行病学调查研究,研究病毒的宿主特征,对分离鉴定的病毒进行全基因组测定与分析;观察新型病毒的生物学特征,重点是对动物的致病性和传播性流感病毒而在不同宿主中的复制及跨种属传播机制;第三,利用原核或真核细胞表达乙型脑炎病毒,登革病毒、流行病毒等等啊,第4,冠状病毒在不同宿主中的复制及跨种属传播机制,登革病毒在不同宿主中传播机制;你看,第五,以成熟的病毒蛋白等等啊。后面还有很多。预期目标采集蝙蝠样本500份,家禽样本500份。获得流感病毒、新型冠状病毒、乙脑病毒等的分离毒株和序列。获得这些序列啊,很恐怖啊这个。你看,检测这个研究内容第2年基本上都是,就是,就是那本书里说的,大家看到没有?这就是那本书里说的,这就是我们之前闫博士通过咱们节目就告诉大家,你看花这么大大价钱,美国不玩这玩意儿,不去那个。他们要找这个新型的各种,里头说的很清楚,就要找这种新型冠状病毒,政府的钱天天干这事去了,他不是研究疫苗啊这些所谓的。为什么要找新型冠状病毒?为什么要找流感病毒?为什么要找乙脑病毒?乙脑病毒干嘛?就是专门控制影响脑神经的,因为这些病毒很容易做成,那本书里所说的人制人病原,新型的基因当代基因武器,很容易他把··,找到了,你找到一个新的给你多少钱,基因测序出来给你多少钱,是不是?然后你再把这个研究一下,这就是王长军当时为什么舟山蝙蝠病毒?这就是在这个标底下很多人去,都在找,找完以后,找到一个新病毒,马上到国家就可以申请钱,然后这个病毒的致病机理,你看他写的很清楚,致病机理、基因测序。王长军那篇就写了致病机理,他说这个舟山蝙蝠病毒啊和SARS很多什么什么很接近,可以通过什么方式变成人传播。啮齿类就包括雪貂,对,大家看到没有,2011年这些东西你看中共一直在做这玩意,一直在干这玩意,这里头,你想想,干这玩意干嘛?他搞着玩有饭吃吗?没有。就是干超限生物武器,所以高福就是干这玩意的,那个皮特达扎克跟他熟,你想想,马力克跟高福熟,马利克能不懂这些吗?能不知道这所有东西吗?马利克所做的东西都是闫博士的啊丈夫在那里全面参与,你说闫博士能不知道吗?为什么闫博士咵·······一下就可以在当天119就可以告诉大家一定会大爆发,你以为她知道。这里头就是来,就是舟山蝙蝠,因为马利克亲自告诉她老公的,她老公然后马上告诉闫博士,这里头,这就叫情报,是不是?你非得啊,要把这个照片非得这个所有的拍下来,你所参与的人重要的人中共全给你灭口了,我告诉你啊,除非逃到美国来,是不是?看完这个,艾丽女士你怎么看?你看看这多恐怖啊,这招标,原来国家的钱都干这玩意去了啊。
 
艾丽:对啊,这个就是2011年啊,大家知道,那个时候是多早啊,那比这一篇报纸这个还要,呃··比这篇这篇教科书还要早四五年啊,所以大家看到这,而且这是花国家的力量,刚才路德讲到的,读的这个这个高福的这篇文章里高福装什么呀?CDC,对吧?(路德:对)他这一篇就是研究的致病性还有致死率,还有怎么把你搞的···(路德:人传人)你看研究的这些全部都是致病性,传播性,对吧,人传人,要一定要预期目标,要10篇论文,要采集多少?500份这个蝙蝠的样本,家畜的样本有500份,然后呢研究的全部都是怎么样进行更高的致病性和传播性、传染,把这些能有传染性的这个病毒要分离出来,把这些毒株要分离出来。你想,干的都是什么?把它分离出来,所以大家看看怎么可能没有样本,他早早的都有样本,所有的这些东西都是符合了这本教科书里边讲到的,存了这么多样本,然后把它变成一个从一个人造的变成一个类似于可以找到一个宿主的自然传代的这样的一个病毒,让你能够引,他一上来就已经做了两步的预算,就是让它看上去非常像自然传播,大家想一想,这都是中国疾病中心,这些全是靠中国纳税人的这个钱养的,我现在就在想,我们中国人真的是被愚弄的太太厉害了,你生活在这片土地上太不容易了,他抢了这个政权不说,逼每个人交税啊,把你分化之,分而制之,让你们不能聚群,让你们不能考虑,让你们每个人都享受着各自的痛苦,然后把税收收上来,搞维稳、搞建高墙是吧,建这些防火墙,然后建每年维稳费用,所谓的抓人的费用养这些网络警察和各种的军警特宪,都是上万亿,然后做这些科学研究也是全是国家的钱呀,这些国家的钱哪来的,不都是老百姓给的吗?最后搞出来的东西就是杀死老百姓,真的不仅仅是搞弱我们中国人搞傻中国人真是要搞死中国人,中国人用自己的税收养活了这样一帮畜生和流氓和魔鬼,然后来杀死中国人还不够,还要杀死全世界人,所以看到这些中国的疾病中心,他才不是研究疾病来防御保护中国人民,否则你现在住医院就不会这么这么难,死不起,病不起的样子,他真的就是用这些东西来为了维护他政权的稳定,只有搞死你们、搞弱你们、搞残你们,他的政权才越来越稳定,路德。
 
路德:大家看啊,你看他这个研究内容和预期目标,研究检测新型冠状病毒、新型汉坦病毒、新型副粘病毒新型流感病毒在动物中的感染情况,对病毒检测为阳性样品进行病毒培养分离;检测啊,新检测的病毒序列与已知人类病毒的差异和进化关系。就最后这句话,差异和进化关系,在这里啊,你看获得目的重组病毒,重组啊,看到没有?建立人冠状病毒库,揭示不同突变对病毒RNA翻译和复制的影响。这句话看到没有啊?就你搞完这个病毒把它测完序,然后里面,唉,这个病毒和别的病毒这已知的能感染人类的病毒的区别,这个区别啊,对人类会造成什么样的?更重要的,他要专门这个把什么放和冠状病毒放在一起,一个流感病毒,更重要,狂犬病毒,除了狂犬病毒,还有乙脑病毒,这些都是噬神经新病毒啊,说明他们要找到导致脑部病变的病毒,什么意思?大家想想,说白了现在纯粹呼吸道、消化道感染,不满足。这个王长军的文章啊,做了舟山蝙蝠的如鼠脑部感染,确定能够感染,王长军的文章专门说这个舟山蝙蝠可以感染老鼠的脑部感染,所以大家,闫博士专门告诉大家千万不要感染这个。 现在这个病毒到底还有哪些机制没有激发出来,真不知道,这里头你看这帮人多邪恶,专门啊,是不是第一目的就是获取骨架,第二对所有的病毒要找到一个最适合来做武器的,第三,怎么找到这些病毒之间的这种序列的这种啊这个变异或者进化之间的这种关系就是序列的,哪个是它的最重要的治病,比如哪个序列,哪个片段?大家想想啥意思,这就是为什么大力发展p3实验室,p4实验室,人海战术,中共在这方面玩人海战术大家知道一点啊,因为你要知道1点在这个自然界去找病毒是一个很难很难的事情,但中共有人呢,有人海呀,是不是,重赏之下必有匹夫啊,是不是,然后序列3万多个序列,怎么样找出它这个变化?你中共有人海啊,人多,所以这就是你看,这就是为什么?他们说这个这就是你看他的这个理论里头说的很清楚,招之即招之能战,战之能胜,啊招之即来,来之能战战之能胜这个理论,大家看明白没有?所有的这些我告诉大家,只有在他们这个系统内就知道中共在干什么东西,一直在干什么东西,闫博士就是觉得你高福你看,跑到港大专门给马力克拜码头,感谢马力克推荐他进入美国国家科学院做院士,啥关系,是不是,这里头你看他专门首席科学家,负责干这玩意啊,当然了他所有的这些很多东西我告诉大家在国际上都是禁止,就跟那个核不扩散一样,很多东西都是禁止研究的,禁止去找的,那些蝙蝠病毒惹你招你了,你非得把它弄过来,还发飙全世界全中国去找啊,你不找的话说白了根本,它根本无法直接跳跃到人它无法传播的,那蝙蝠都活了多少年,几千万年吧,因为它是很传统的这个哺乳动物,是不是,为什么?都是你中共把它搞出来的,把这个潘多拉盒子真正释放出来的,冠博士,你是科学家,你是搞病毒的,你看看,这个你看完以后,你美国你们美国有有这样玩法吗?有这种玩法吗?冠博士。
 
冠博士:美国这个我是没见过有人这么玩啊,因为首先高福呢他自己本身是做这个结构生物学出身的,就是我们在这个呃,比如说闫博士报告看的那个这个病毒的那个图,或者是我们在这个战友们在平时看那个图,有的就像这个弹簧啊,像这个箭头啊一样的这种卡通的东西,这个就是结构生物学,那么实际上他做的这个什么重要病毒跨种间感染什么这个机制研究就满世界找病毒嘛,这个东西并不是高福的这个他的专业也不是他的特长,所以说他为什么他作为一个结构生物学出身的要去做这件事情呢?这个很明显,就是因为做这个有钱吗,因为这个中共玩的它是军民融合,我这个军方的项目要做这些,然后我做成这个相当于这个标书一样那么发发钱,那么你们谁来接,来接就有钱,这个做出来之后那东西军方拿走,那么你可以拿名,你也可以拿利,那么通过这种方式呢,慢慢的他就把他这种组织建立起来了,就像是高福啊马力克这些人都是中共的这个组织,包括这个什么Peter Daszak我觉得他也差不多了,那么通过这个组织呢,在往外统战形成它的这个圈子,所以说他这里面做的这东西根本就是因为美国这个我是没见过有人做这个的原因就是说这东西它你在写的时候你说做研究必须得有一个好的目标,这东西实在是编不出来,你有什么好的目标,因为他们在这儿说的是流行病学调查研究,那么实际上这意思就是说你看我们在找的是这个潜在可以感染人的病毒,所以他就用这么一个借口,实际上是满世界是这个收集病毒,那你收集你还不能说,他说你看我不收集那东西,万一哪天感染人怎么办,他就是一个借口,就找了成千上万的病毒,这就是中共干的事情,那么他拿过来病毒从他这个嗯研究内容研究计划呢,大概就是说首先第1步就是收集病毒,那收集先检测到,检测到以后这个分离病毒,分离病毒完了呢,就是两方面,一方面呢就是往这个分子层面走,去研究它的这个分子层面的机制,包括它的这个所谓的什么受体呀,这个蛋白的相互作用啊和这些这个细胞的相互作用啊等等,那等机制研究出来了之后,你就可以用这种遗传学的办法去进行定向改造,这就像石正丽玩的那东西一样,当你用这种流行病学的基因的方式进行改造的时候,你就相当于是可以,就像把这个不同物种之间的这种病毒啊这个改来改去,这就像感染蝙蝠后还能感染人,那么另一个方向呢,它就是往这个动物层面来做,就是说我把这个病毒用这些各种各样动物模型去感染,然后去模仿这个病毒感染人的时候的状况,实际上就是说,模仿你这些将来做出来的,你拿它是生物武器也好还是什么恐怖袭击也好,你用动物来模拟人它到底会发生什么?还有一个就是说你通过这种动物实验的他能去大概研究一下这个病毒,它这种跨物种传播是怎么进行的,因为确实呢,像他们这些生物武器书里自己写的,你这有的病毒就可以通过动物做载体,然后去传播给敌人,所以这就是这个中共它这一系列的这样在做的办法,所以你看这个很多人象什么高福啊,像石正丽啊,他们这做的东西像这一类的研究都是很像的,还有这个,嗯,还有这个舟山蝙蝠病毒的那篇论文实际上都是一样的道理,那么如果说中共它这个体制再继续下去的话,它会利用它自己的关系、它会利用它自己建立的这个圈子,把这一套军民融合的东西发展到全世界,所以当你钱足够多的时候呢,当这个,你就会看到慢慢的西方世界也会有人开始慢慢的做这些东西,所以一旦到那个地步的话,那真的是这个世界上这个生物武器病毒都要被中共控制了,所以说这个也可以看到这个中共这个体制,它的这种邪恶是把军民融合把这种所谓的体制优势的这种邪恶发挥到了极致。好的,路德。
 
路德:你看他们那个两三年专门说啊,要建立一个什么呢?通过转基因技术获得流感病毒体内分布实时测监测的动物模型,通过细胞学和动物学实验初步阐明新型病毒,嗜神经相关独立点位的作用机制。什么叫独立点位?就是应该啊,我不是很专业,我觉得应该就是这个具体,比如说改哪个点位他就是什么效果?改哪个点位,就是之前我们说的什么什么d164g是吧,就改一个点位d变成气g,病毒就跟就跟那个咱们那个这个什么变形金刚一样,按一个点啪它就变成了杀人机器,再按一下它就变成了这个这个汽车,这就叫它这个点位,你看这里头专门说逆向啊其实就是什么?反向遗传操作系统,就所有的病毒建立一个库,就是这个病毒给它搞得清清楚楚、哪个地方可以插入什么片段,可以做什么,就是说白了第一这个哪个片段可以插入,就跟咱们写程序一样,就这个概念,中共一直在玩这个,是这个病毒啊,这一块s蛋白可以变成什么,它就变成什么,什么E蛋白可以变成什么就变成什么,然后每个一插入什么东西就可以噬神经啊变成神经性的,哪个就对你这个这个呼吸道就有作用,哪个就可以提高致死率,哪个就说白了就建这个库,别人早就开始干了,看见没有?那我们再看啊,新型冠状病毒就媒体自己说的,2020年说,躲过了新冠肺炎却躲不过新冠脑雾,这什么呀,就是有数百名新冠肺炎患者啊,他来到了啊医院就是医生那里,他这个冠状病毒肺炎得了以后,但是脑部出问题了啊,看见没有?记忆力下降,难以集中注意力,看见没有?经常感到头晕,精神错乱,严重影响工作,你看他的这个招标,流感、乙脑还有这个叫做什么狂犬病毒,新型冠状病毒登革热病毒这几个,这几个特点大家看见没有啊,要要么就是专门潜伏14天,你看狂犬病毒,所以现在很多人都狂犬,他专门搞汉坦病毒,这些所有的作用机制机理就是狂犬病毒最毒的是哪一个部分?哪个片段?你得给我搞出来,我反正有钱全世界招标,记住啊,这个招标它不仅仅是对中国的是全世界,这就是美国大量的科学家帮他们来做,因为找蝙蝠没问题,比如说中国的派一队这个石正丽说白了啥都不懂的去找蝙蝠,但是找完以后,这些机制机理还包括发表研究论文这些,他得找老外得老外才有这个技术,老外中间的跳板是谁?就是马力克,就跟你要投资香港,你要投资美国,你香港就是一个最大的跳板,这就是马力克最重要的一个原因,因为中共可以控制香港,是不是,你直接比如说石正丽直接跑到美国去找谁谁谁,别人不搭理你的,因为别人还提防你这个是不是特务间谍,但是马力克去找有个中间人,又是牛津毕业的,又是香港的,香港是什么啊,现在还属于英国的是吧属于那个一国两制,别人就信得过,港大吗港大比什么这个因为中国这个第一别人不信没有这个圈子,别人不信任你,马力克有这个圈子又是老外,他们讲了哎说英文的,怎么都不可能是特务间谍吧,是不是?这就是马力克最重要的作用和价值,这里头所有东西啊,要研究到他们所要的这个地步,我告诉大家,中共的没这水平,告诉大家啊,一定是要港大p3实验室和他们一起,大家再仔细去看看,港大有多少文章,你看每个都要发表文章20篇以上,有多少跟马力克有关,大家去挖,大家把这个发成变成英文的啊,咱们一定要传播到英文世界,让全世界看看,中共2011年就天天干这玩意了,所以这个新冠状病毒,你看看一直在干这玩意,是不是?嗜脑病毒狂犬病毒,泰坦病毒什么新冠病毒流感病毒,为什么流感病毒?流感病毒传播的快呀,速度是不是?为什么狂犬病要搞到一起?你看,选出1~2个以狂犬病病毒相互作用的宿主,限制限制性因子,你看看,这帮人说白了我告诉大家就是研究核武器病毒核武器,一直在干这事儿。只不是只不过是打着一个所谓什么CDC的幌子啊,中科院的幌子,什么微生物所实际上干的都是你看都是,就是超限生物武器,咱们说他们说你这不是证据啊,我们天天这个我们研究这个就为了这个啊,避免那个,我问你啊,狂犬病毒,这不都有疫苗了吗?你还吃多了没事干去研究干啥啊?是不是?然后乙脑病毒不都有疫苗的吗?你为什么还要去那个?啊,这个博博士,看了你怎么说?
 
博博士:所以说我看了这个真是后脊梁发凉啊,真不知道他们的这个手里还有什么样的这个病毒在手里,什么样的病毒准备放出来来,来祸害世界啊,所以说这个里面可以说,今天因为今天我是最近,因为我在这边关注的美国的新闻比较多啊,看到这个拜登的这个政府出的这个中对于中针对中共的这个政策还是在什么啊?要团结这个盟友,要跟中共展开极端的竞争,对吧,然后呢,再要有一些上面要放中共,但是在关键的这个科技岗位要跟中共划清界限,这些东西就就完完全全的显露出像拜登的这样的政策对于中共的这个本质完全没有认识,就是他没有完完全没有清醒的认识。你看从这篇报告里面出来,从这个研究出来,他们在研究的东西就是要搞死全人类的东西,他们在研究的东西他们在释放的东西就是要把你美国全部给弄死的这样一个这样一个一个,一个策略,知道吗,他要你的命啊,你还想着跟他跟他一起去去去竞争是吧,你竞争的话你有这个有这个共识吗?竞争的话你肯定要先要有一个共识,你才可以竞争啊,踢足球什么的你都要有一定的规则是吧,中共的规则根本就不是这样,中共就是说病毒放出来,我有我国家的这个我制度优势,我可以把老百姓关在楼里面让他们饿死,都不会把病毒传给别人,所以我有制度优势,而这个就是而这个制度优势,你们西方国家是没有的,为什么呢?就是说你不可能把你的老百姓给那个楼给门给焊起来吗?你不能限制他们自由吧,他们是有人权的,但在我中共国我们老百姓是没有人权的,所以这就是我的制度优势在这种这个超限生物武器的攻击情况下面,我可以让这个武器先攻击我自己,利用我的制度约束熬过去,也要让这个这个超限生物武器去攻击你们国家,你们那个制度优势制度优势是没有的,所以说这个对于西方的这个戕害伤害要大于对于中共国的伤害,这是一。第二光脚的不怕穿鞋的对吧,大不了大家都回到这个光脚的这个这个这个阶段去,我在这个中共国在光脚的这个阶段,我经验丰富,我光脚光了很多年了,所以我不怕你穿鞋的,这就是中共现在的搞法,这就是习近平他们现在的搞法,为什么?就是说他们像这种东西就是说一定要把这个中共啊把把美国和西方世界从这个发达的这个东西拉回到,拉回到这种这个一穷二白的时候,然后再用中共丰富的一穷二白的这个盐碱地经验打败西方啊,这就是超限生物武器要要使用的这个这个原理以及怎样获胜的这样的一个原理,所以从这点可以看出来,早就在做各种各样准备了,新冠这个病毒只是我觉得只是他们的这个病毒库里的一种啊,大家也知道这个这个这个啊武毒所啊什么那个香港实验室啊,香港谁都有冰箱啊,里面都有各种各样的东西啊,你看像现在这些东西,他都是在讲人类怎么样做这个人为的改进,对吧?怎么样收集各种各样的病毒,把他们的这些治病原因搞清楚,然后进行基因改造,所以说从这里面可以看出来,中共它真的是在这个方向,在这个使用超限生物武器方向已经达到了从战略到战术上的弯道超车啊,而这个时候美国为首的西方还在那里想啊,我们要和中共竞争,要和平的竞争啊,我们不跟中共打仗,人家已经要杀你的人进你家杀你人了,你还在想这件事情,所以说从这个时候,我们一定要让西方世界能够清醒的认识到中共的策略以及中共的野心啊,策略都好说,真正的是野心,就是说它的这个决心,我们一直跟大家讲中共这个这个组织,它是这个在技术上面是很粗糙的,但是它在把美国和西方世界弄死这个决心上面是非常非常坚定的啊,所以说在这里面大家一定要知道这些病毒的这些技术很多都是从西方来的,这些病毒的这些这些这个实验方法,这些这个实验室的东西,你看那个武毒所不都是法国法国帮建造的吗?对吧,就说这些东西都是西方的技术,但是它就用这些技术来制造超限生物武器来把整个世界毁掉,然后它以它丰富的盐碱地这个经验来打败美国,这就是他们的这种狼子野心,所以说一定要让全世界的这个领导都领领导人和这个精英阶层都知道他们的这种野心,啊,路德。
 
路德:你看这里还有西尼罗病毒新型病毒啊,嗜神经生物学特征,就整个里头他特别在乎这个叫嗜神经啊嗜神经,大家知道狂犬病毒,那就是人得了,基本上没法救得了就没法可救了,没没得救的,就发神经病啊,就是是不是?汉坦病毒是全身出血发高烧和鼠疫细菌一样,鼠疫是传染病中定义最毒最严防的,他们现在搞汉坦病毒,你看,并且把汉坦病毒到底是哪一块导致这种机制给搞出来,是不是,哪个片段给拿出来是不是,登革热病毒也会神经感染,而且有ADE效应,并且蚊子就能传播啊。流感病原变异极快,高危禽流感死亡率一半以上死亡,所以说啊,你看看这种它都是传播啊,传播,你看还有包括西尼罗河啊这些都是他现在搞的这些玩意,你看搞这,基本上就是说白了就是各个病毒最猛的全部,你给我研究透了,哪一块是它的就比如说这个武器到底哪个片段是致病机理,传播性怎么全部建入库,拿这个东西来搞搞东西啊,搞新型的东西,所以这就你看这些啊,这些所有的什么Peter Daszak都在里面捞钱,大量的钱这是国家973计划批准的这些工作,973计划多少钱?几百亿你算算是不是,有多少美国什么这些科学家帮他们去搞这玩意,因为中国肯定没这水平,说白了啊,是不是,你找个蝙蝠还可以,但是你让他把这个机制搞出来,他真没这水平,你看这个流感病毒利用分子你看见没有,分子筛层析、离子交换等技术分离成纯化蛋白病毒啊病毒囊膜蛋白的晶体筛选,建立自嗜途径,研究细胞模型,这里面可以说就是一个就是基本上原理就是发现一个新病毒,然后这个病毒是属于冠状病毒的还是说属于是新型的狂犬病毒的,还是说属于是新型的这个叫做汉坦病毒的,你要以病毒为主啊,你看那本书里写的就是搞病毒不要去细菌,细菌属于老的传统的,病毒啊这种东西啊,因为可以动物传代这里面写吗?做动物模型都要给你搞出来,动物传代的这些东西啊模型建立什么叫动物模型?我们之前跟大家说过,细胞学模型和动物学模型都建立,你建立好了,我就不叫重新建立了。动物模型就比如找到这个仓鼠,这个仓鼠就适合感染来做传代做传代实验可以打磨,你看乙脑病毒,就找新的新的所有东西,然后找到好你找到了,第二你得把这个病毒所有的序列搞出来,第三然后你再把这个序列的具体的你的分析啊,哪几块的致病因子全部找到,第四你还得要在这个里头建立这个动模型,模型就是这个这个动物模拟人啊,基本上和人差不多找到啊这个它整个的感染的机制啊在哪里,然后第五然后再里面做一些基因技术看见没有,基因技术,多么恐怖,大家想想,多恐怖,所以说你说就看到这,真的后脊背都发凉,咱们现在还只是新冠病毒,说白了,它一直在想办法就是搞这个嗜神经,让感染的人变傻变蠢,这不就是那个那个叫啥?那个叫做愚民五术吗?是不是啊,脑子变蠢是不是,反应不过来,根据不同的人来做不同的掺和,就这你看看多恐怖啊,艾丽女士你怎么看,恐不恐怖啊?
 
艾丽:是啊,你看这个他他基本上刚才路德讲的就是说它不完全是搞,因为肺的传播是通过肺的传播快,所以我记得那个时候闫博士讲我们为什么要搞这样,因为肺的呼吸传播是最快。你搞个别的还拥抱一下或者性传播,这还太费劲,你还得等,你不知道人家什么时候发情是吧,你这些所有的问题你都是不行的,他就通过,只要人多就可以传播这个,但是传播到肺绝不是它的中转站,也不是它的目的,让你的肺纤维化死一部分老人,他是绝对不会满意的。他要引起各种并发症,大家看到登革热,你看他选的这些病包括讲的汉坦病毒,我刚才看了那个汉坦病毒,全都是各种肾的那个并发症,肾的衰竭的并发症,这个会引起各种各样的这种,就是你等于肾完了那你这个人就完了,你的造血你的血的回收过滤所有的一切功能就完了,你这个人就完了,你有心脏也没有用了,当然心脏一下到心脏心脏是不会发生癌症的,心脏一旦有病就直接完蛋了,所以他还要让你存在这种慢性病上,一旦到达慢性病,刚才还说眼部疾病,还有神经性疾病,还要像你看登革热,登革热一直都是不不能有疫苗的,就是现在好像新加坡有研究出来疫苗,登革热它就是一旦蚊子传播有变种,我有个朋友几次进医院被蚊子咬了,登革热一下血小板就降了,降到20多,血小板正常得得180多以上是吧?它这个血一下凝血功能就没有了,那你很容易人就死了,你不能一破一破它就不能凝住。所有的这些问题你看他都把这种人类面对疾病的极限或者还在讨论,再寻找寻找解决方案的这些病毒,把它拿进来,你看到了吗?多邪恶呀,他就把这些病毒的片段或者能够引起,这样你解决不了方案的方法,然后就把这个人搞掉了,然后刚才讲到还有就是刚才讲脑雾是吧,人就不能够集中注意力,记不住东西,老是恍惚,这些后遗症,这只是刚刚发现这些后遗症,但事实上它植入了什么样的病毒,让你产生这样的脑神经的问题,对你神经系统的什么问题进行了攻击,达到让你这个就是这种把这种病变成慢性病变成这种器官型的这种气质这种病变引发这种病的,你就找不出原因了,你就以那种病的原因去看病,就不是这个病毒本身的问题,这就是把它搞成不了了之的做法,这也就是说他在你无意中就把你这个人种弄坏了,另外你不要忘了他可是收集各地的基因了,但这些这个这些这些军人这些网络军人偷基因以及他在卖这次世界冠状病毒的疫苗卖完了以后,它收集了全球多少人的基因,这个真不得而知,然后再来下一轮针对你这个人种进行破坏的这些病毒,那太容易了,所以我觉得这真的是可怕之极。他们真的是要杀死多少人他们才能罢休,真的是必须这是我们跟他跟中共的这个时间赛跑,一定不能停止,这个潘多拉盒子一旦打开,他们要杀人的计划就会一个接一个的来,所以我觉得这个跟中共的赛跑一定要这个我们的战友一定要传播真相。啊,路德。
 
路德:好,你看这里头啊,我们最后再说这个王长军啊,这个舟山蝙蝠病毒是做了如鼠神经感染实验,这个闫博士啊,之前就说过,这很恐怖的啊,如鼠神经感染,是不是,他们还研究啊他说这个,马力克还研究塞卡病毒,塞卡病毒除了蚊子传播感染脑,更重要的是母亲传给胎儿是不是,母婴传播你想想,这本书里你看就专门讲的就是生态基因武器,然后就在各种动物实验里头传代,最终进行世代循环传,完全让一个国家啊经济崩溃政治说白了政治颠覆,然后最后军事崩溃,最终最终这个国家就给你就是战争5.0的版本给你灭了,说白了根本就像前苏联一样啊,多么邪恶,这些他们都在干这事儿,所以说闫博士之前说不能群体免疫啊,这就为什么新冠病毒为什么,因为它现在很多致病机理还没出来,是非常恐怖的。好,最后冠博士啊分享一下,最后啊。
 
冠博士:好的,这个今天我们主要说了两件事情,第1件事情就是德国最大的报纸图片报的这个,发了一个新闻说要求中共必须回答这个5个重磅问题。其中包括到底是不是实验室来了,你为什么要隐瞒,那中共应该如何补偿这世界世界等等这样的问题,那么这个就说明这是自汉堡的这个粒子科学家站出来说这个用一个报告的形式展示证据的形式,说这就是来自实验室的这个德国内内部的又一个推动,所以说这背后可以看到欧洲的这样的政治力量,特别是这些受过共产和纳粹迫害的国家,那么民意和这种在民意和政治利益,包括最后经济利益的这种共同的这样的促进下,现在这个声音是越来越多要求真相出来的声音越来越多,这个会限制整个世界所有想和中共亲共的这样的政府和领导人,真正认可所谓的自然学说,所以说这个未来的趋势就是自然学说是绝对不可能被接受的,那么尽管说中共的这样的回应所谓的这种厄战狼式的喊话非常无耻,那么也是这个直接抵赖。但是呢,这样只会加剧世界对于中共邪恶的认识,那特别说今天我们讲到第2个这个高福的这种招标书啊,从里面就可以看到,这里面实际上都是他们中共要做的,就是全世界找病毒,然后找到病毒的这种分子层面的机制,在这个组织层面的机制,最后动物层面的机制,然后用这些机制去改装各种病毒,那这里面特别提到这个是嗜神经性的病毒,那这个也是可能是对人体伤害最大的一个病毒,也是说是对一个国家打击力度最大的一个病毒,这里面就可以看到中共它是为了这种超限战争5.0,是不惜一切代价的,那么,如果说真正这种战争打起来,当中共对这个机理的了解超过你的时候,特别是中共通过机理他有一定解药或者是缓解的药物拿在手上的时候,这个就是对这个对方国家将会达成达成一个巨大的打击呢,且不说这个死人的问题呢,即使说你这里面死人的情况或者没那么严重。中共光用它的疫苗经济解药经济就能从世界这个实际上控制你的这个被中共感染的国家,所以说现在这个世界,对于中共的这种邪恶的认识这病毒是核心,那么虽然我们就可以看到,现在世界很多声音都是说这个习近平独裁要换习近平啊,但是只有真正这种病毒这件事情会让世界认识到说中共出来个习近平这样的独裁者,那么是中共这种邪恶体制的必然,不管你把习近平换下去换谁也好,你不灭这个体制的话,中共的这些所谓的病毒啊,中共这些邪恶的计划,都会最后在这个地球上都会到每一个国家,所以说只有说这个灭共,只有让这个世界认识到这个才能是真正达到灭共,而这病毒就是以毒灭共的核心。好的,路德。
 
路德:好,这个大家把这一段可以翻译成英文啊,然后就把我们的节目啊这个转发给配上字幕啊,传播英文的世界里头。这个招标大家把网页一定要给它存档啊,然后还有很多这方面的,它因为最终要发表论文20篇以上,大家看看都有哪些人参与就知道啊,一定有Peter Daszak一定有马力克,回头大家去看,因为它三年啊,总共有50篇论文,好的,今天节目就到此结束,谢谢博博士,谢谢艾丽女士,谢谢冠博士,谢谢诸位观众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