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wins DataBase
     
  

2021年1月12日路德访谈直播 20210112_1


其他语言


2021年1月12日路德访谈直播 20210112_11月12日为什么还是没有出来,习天线宝宝到底去哪里了?中央政法委会议透露出什么中共内部重大政治问题?

主播人物:
涉及人物:
涉及公司:
国家地区:
名词解释:
文字整理:茅屎坑 hone_modaosi YIMING(文鸣) Micheal2020 叶落知秋(文秋) Amber仰望星空 亲爱的兄弟姐妹(文姐) 文顾 freecat 四月天 
发布时间:20210112
视频链接:https://youtu.be/JpBkgqP01XI
内容梗概:
路德(00:00:22)诸位观众大家好,欢迎收看路德时评之路安墨谈,今天是2021年1月12日美国东部时间现在是早上8:45。啊,昨天我们的节目啊,这个当场跟这个新华社互动啊,帮他们改照片啊。这个改照片的属性啊,在这个全网广泛传播;然后今天他们又写了一篇报道,发现里面所有的照片的属性全部删掉了啊,很自动的。估计昨天晚上咱们睡觉的时候他们开会说,以后所有的照片后面的全部删掉。但是我们要从我们这待会节目里告诉大家,为什么之前的照片会有这些属性啊,这是都是有原因的啊。然后我们再分析啊今天又编了什么谎,因为习近平今天仍然没有出来啊,仍然没有出来。
 
好,这是一个方面,其他的我们还有其他很多信息跟大家一起来共同分享,都是串在一起的。首先安红给大家分享其他相关资讯。
 
安红(00:01:24)
 
路德好,墨博士好,观众朋友大家好。第一条呢来自香港前沿,昨天呢是在这个区议会立法会上呢,有这么一个判决,这个法官练锦鸿,他竟然要求现场佩戴黄色口罩的人都要离场,也就是说法官怕黄色怕黄雨伞,怕到了这种地步。大家也可想可想而知,他们心里怕什么,我记得当年布拉格有那么一首歌,他们怕一切东西。他们怕老人怕年轻人怕歌曲怕流行。他们怕来怕去,最终能显示的就是他们自己的心虚。
 
第2条呢依旧来自香港,就是说那个路透社有消息说,北京可能修改香港的立法会选举制度,但是选举呢或再押后。那他现在呢是有一些这个风声雨声,两名内地的消息灵通人士就说了,北京有意修改。我们知道香港目前已经变成什么样了,港共政府是如何贴近北京政府。所以我们能够看到的,就是在这个反送中运动这个依旧还在民间,不能说他失败,也不能说它销声匿迹,而是暂时这个休休或者说暂时收手。那么港共的这些所有的策略都是要钳制住整个香港的自由民主的声音。
 
第3条呢是也挺有意思的。就说这个华盛顿邮报呢,是报了这么一个,就是大搜捕后,警方把那个很多人的这个年轻人的电话手机iPad电脑等设备呢,送到大陆破解。比较新版的这个iPhone是破解不了,但是这个安卓和Google drive都有可能破解。为什么呢?因为中共也好,港共也好,一直认为是整个这个反送中运动是真正有这个领袖的。不可能,他们认为不可能有10位领袖,所以用这种方式试图找到这个所谓的示威的组织或者领袖。我们就可以看到他们人前是什么样子,说尽了谎言,人后是干尽了坏事。好,其他热点节目里谈。谢谢路德。
 
路德(00:03:20)
 
墨博士分享一下。
 
墨博士(00:03:23)
 
路德先生,安红女士,今天主要分享的几个消息全部与CCP的这个冠状病毒有关。第1条就是说最近这个大陆的医学者就开始发一些文章,特别是在柳叶刀上发了一篇新的论文,说是得了新冠以后会有长期的后遗症,就是很难在很长一段时间也不会真正恢复健康,这个是国内出来的。主要是以1月7号到5月29号,武汉金潭医院出了1000多名感染者的情况统计,76%的人在6个月以后仍然有一个和数个后遗症的现象。也就是说中共一直说的中药和他们有效的治疗方法,至今现在无法根除冠状病毒。所以说大家为什么文贵先生和我们爆料革命一直到大家要小心新型病毒,现在任何的治疗和恢复方法都没有真正的完全医治这个病毒。所以说大家很小心,这也是它是生物武器的重大特点,它无法完全跟自然病毒相媲美。
 
还有一点就是说,世卫组织的这个谭德赛终于跟中共谈好了,他们协商有10个国家机构的科学家组成的团队,前往中共国进行医疗研究,但是一定是要与中国同行一起审议。他们的日期是打算从14号开始从新加坡转机去往北京,也就要去往武汉。也就是说,这次经过漫长和两方的互相的这个配合情况下,终于确定了,也意味着中共国内这种假的东西和造假和删除的事情已经结束。也就是说前一阵子所报导出来,他们清理实验室绝对是有据可依的。
 
还有最后一条就是说在新冠病毒现在肆虐的时候,葡萄牙的总统鄂德索萨也新冠检测呈阳性,也就是说整个欧洲现在面临非常严重的疫情,政要们和这些国家领导人也难逃被传染。可见这个生物病毒绝对是愈演愈烈。
 
好的路德。路德没有声音。
 
路德(00:05:45)
 
昨天1月11号是吧,咱们已经给大家看了这个他们的照片,就习近平的两张照片,就是12月29号,他们啊PS啊或者什么,反正来源就是那个时候。后来抓紧改啊,在咱们节目中啊,看一下我们,纠正错误以后然后又改。非常勇于敢于接受老百姓提供的这个错误啊,非常民主啊,非常反馈精神很快啊。但是今天习总加速师一天一条新闻都没有,只是将昨天开会谎言不断重复总结,就以为能变成真。啊,昨天开会了,习总怎么今天没有任何的批示,没有任何的接见外宾。是不是?在2018年习近平主持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啊,2017年1月12日,同越共中央总书记阮富仲举行会议啊,这种造不了假,是吧?然后在2016年啊,然后参加了党内的中纪委6次会议,然后在这个20一几年,15年,对吧?中央党校县委书记学习班。啊,这个也是有视频的啊,有的有视频。所以说啊,这个大家看啊,但是今天依然没有,1月12号。很多这个五毛说啊,1月11号出来了。我天哪,你这12月29号的PS出来的也叫出来?
 
但是党内的这些重要人士关键人士,你看新华社都听咱节目啊,时时改改照片,那你知道有多少人听,是不是?那昨天的实时的改,就知道习天线宝宝习总加速师肯定啊,为什么要改?如果是当时有照片,说白了根本不需要改。今天他们发了一个文,这个习近平新年第1课这件事要全面做起来,这里面一张习的照片都不敢用,说是在国家行政学院中央党校开的会,研讨会啊。这个党校大家自己看能坐多少人啊。然后然后放了一张照片,是开班前举行的会场,总台央视记者李真拍摄。这现在你看,这昨天就是今天的白天,他们一定这个马上中宣部绝对组织开会,是不是?说所有的照片一定要标注名字啊标注名字。昨天那个照片肯定会扯皮,我跟你说啊,为什么扯皮?我跟你说什么原因。你看看今天的他所有的照片啊,今天就这片央视的这个报道照片,后面的所有的图片的信息全部没了啊,全部为空,全部为空。看见没有?昨天的那个事情一定是他们,因为我们有内部的消息,他们召开了重要的这个事故安全安全事故会议,就说他们互相扯皮,那个鹏鹏啊,咱们叫鹏鹏,华华啊。他们说,唉,这个照片这个PS这个信息不是我写的啊,他肯定这样说。是不是啊?然后呢,那边那个那边说这个东西是他们写的,然后然后这边什么呢?因为和习近平有关的照片,他必须得是专业的摄影师给的。御用的,真的,就是你不能自己随便拍,你不能自己随便上。这要经过处理的,说白了僵尸都要处理成什么美人。知道吧?所以这个处理的是专门有御用的,就这两,一个王晔(华),一个叫做鞠鹏。所以呢,因为你要知道这个小编,小编嘛,就编辑,是不是?你所有的东西肯定是发给小编,就咱们这有些人说,唉,这个有没有,路德你有没有照片?那我就给他,我就直接发给他就行了。他不可能直接跟习近平联系,是不是?他肯定是跟习近平的吕录华或者什么秘书,是不是?或者是以吕录华名义给出去。然后他说,哎你就根鞠鹏,这鞠鹏绝对是咱这习近平绝对信得过的,是吧?跟他联系。他呢就给这个照片。然后这个照片,是不是?他肯定要做标记啊,不知道是鞠鹏做的标记还是谁做的标记,是吧?说不定鞠鹏自己做的标记,就是怕你中间换照片,是不是啊?你想小编换个照片,你小编不小心,那就中招了。所以在这里到底是谁做的?他们这反正这个照片是12月29号之前的照片,是吧?然后今天你看,它就不敢发照片了,因为这个里面啊,这个习总加速师,因为很多人说这个视频里为什么有习的视频,为什么照片里面没有?因为视频里你通过剪辑你是查不出来到底这个视频里的素材来源。因为大家我们做视频都清楚啊,但照片他是查的出来的啊。照片是查的出来的,因为他们知道,因为专门还有一个另外的信息,就是你那天是exI,因为有的时候他自己不小心,不小心关不小心,没有,忘了删啊或者什么东西,是吧?或者你的摄像机设置了时间,这所有东西的数据都会出来,因为照片有个所有。象所有的照片,它是都是一串代码,安红。最终它是一个代码,这个代码它是可以查的出来的啊。所以他们不敢放习的照片,只能放这个说会场前的这个照片,是不是?就是骗鬼嘛,说白了。明白吧?
 
啊,所以这整个的逻辑,你就看今天这个为了补昨天这种事故,这种巨大的安全事故可以说是。然后再来个啊,说白了,谎言重复1000遍啊,来继续忽悠这些党内的,继续洗脑说习近平在这里,但是就是没照片啊,只有这个开场前的这个照片。安红你怎么看?
 
安红(00:12:12)
 
这个用两个实例补充啊。这个这两天那个咱们GTV上有这个马克隆,法国总理马克龙他自己做视频。做视频可能关的时候没真正摁下去,然后转身走,不幸的发现他上面穿着西装革履,下面只穿着一条内裤。那么呢这个姑且认为是真的吧。那就是说任何人都有摆乌龙的时候,他自己做视频的时候都有可能自己忘掉了,或者没有真正把这个键关上,那么随后的那个拍的,他一转身走的那个内裤就能呈现出来,还是白色的。
 
第2个当年其实这个所谓的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呢是出过一些事故的,就说华国锋这个被边缘化之后呢,就是所有以前的那些报纸电台里面的录音,都不允许出现华国锋这三个字。那么电台当时出过一个什么事故?就是说他们是那种大转盘,就是非常大的那种宽磁力条的那种,然后一个一个盘写上日期标上内容,是什么样的节目。因为很厚能传到很后面,然后放到冷库里去,要把以前那些冷库里放这些盘拿出来一段一段的听,每一个节目,每一个部门。那最终呢,就是说听了7遍,7个人去审听,最终还是漏了一次,有一处华国锋被弄出来了。当年那个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呢这是一个严重的事故,严重的政治事故,上纲上线。那个听的那几个人可能我不知道受了什么处分,反正是非常严重的,应该是70年代末80年代初。那可以想象呢,昨天这个节目昨天这些人肯定是就像刚才路德,我个人认为一定就有一个紧急应对的部门,然后找上一堆人来马上改。结果再没想到在节目中改来改去,一会儿早一会儿改晚,结果现场就被路德社我们节目戳穿。那大家真的是看了一场好戏,这场戏就是真实,唯真不破去应对着他们的谎言。那今天呢,连这个照片也不敢出了,连删了它把后面的那些资讯都要删掉了哈,就不可能让你再去从网上查到。
 
再有呢,就是说,所有的视频我们能够看到的,或者是空无一人,那有可能昨天那个紧急小组去现场补拍也未可知呢,对吧?如果你真的是要是那个备注的话,完全有可能还能查到。
 
还有一种就是说其实真正对一个家庭来说,对于国家来说,对家庭来说是成长的记录,对国家来说是个大事记。我们都有一个习惯,就是以前打印出来的照片或者写个日期。我记得文革时候看了好多照片,什么什么这个登上写上某年某月某日,为什么?因为时间隔得久远了,我就想知道你到底是哪年照的呀,大概是几月份呢,哪怕不标准。这种日子起码标出个月份。那么现在整个这套节目出来,说白了,就是来再继续一个谎言接着一个谎言之后它,他用新谎言去冲刷或者洗白上一个谎言,那无奈继续在作假,但是所有的作假最终契合来配合什么?就是来告诉大家,路德社说的是真的,就这么一回事,同样的我们也能看出来为什么在这件事上他们大动干戈,为什么在这件事上,放了这么大的心血和精力,说白了还是回归到最先,就是我们曝光出来的这个,习去做手术这件事情绝对是从非常深的层面上撼动习的这个心理状态,为什么呢?他开始怀疑一切,他不相信任何人,这样机密,保密的事情,核心机密竟然被弄得全世界尽人皆知,你就可想而知他内心有多害怕,那马上引发的,就是它对它周边的这些人,危机办呢,他信任的这些人可能只有一个两个三个两个三个三个,4个5个,就那么一些人呢,他可能这个时候此时此刻心里对他们是充满了疑虑疑惑,这种疑惑一旦无限膨胀,而且同时在他心里愈发的激起这种愤怒或者是疑惑,  或者是不解或者是难以置信,那么他的个人这个状态心理状态就会起微妙的,甚至是绝妙的,甚至非常影响他作出判断的这么一个作用。那本身术后就恢复的不是特别好,再加上所有这些信息分分秒秒都在被海外曝光。所以你可想而知一个这个做完大手术的这么一个病患者,常规来说,他可能会受多少受刺激,更何况他本人疑心这时候,已经是很重。那么他的疑心越重,他周边的人的日子就越不好过,周边人日子不好过,谁还去伺候你这个疑心这么重。那这里面,  就有嫌隙出来,一旦有嫌隙出来的话,说白了每一个地方都是爆料革命,可以是直接把针把刀把剑放进去的地方,所以这个时候,无论是从他的生理状态还是从他的心理状态,习本人应该都是非常难受的,所以今天也是连任何一张都没有,连报道也没有。好,先说到这里。
 
路德:00:17:14
 
是的啊,墨博士,深入分析一下你怎么看。
 
墨博士:00:17:16
 
首先我同意路德先生关于这个领导照片一定是专用的。大家知道,包括不要说是中共的这个总书记,很多的高官都是用专用的摄影师,首先因为大家知道,现在的 数码照相它不是一次照一卷,而是经常是多拍连拍拍很多张,那这样的话就是领导身上有什么缺陷,领导身上有哪些部位是不可以让大家看到的,只有专业摄影师知道。也就是说所有人要从他那里拿到领导习的片子的话,一定是他修改后可以出来的,想想他可能手里有几万张照片,可能只有一两张,经过审核可以才能流到外面。所以说这种人一定是特别信任和特别的,就是说他一直长跟着习,习在什么地方,因为大家知道做手术和做各种东西不止一两次。那这种有缺陷的地方,他拍照的摄影师一定要规避和想办法去除,所以说一定是特有的现象,不可能让你随便拍,然后几十张照片让你去分析,习哪里出问题了,这边抽搐了那边东西了,尿袋子挂那边了这种都有可能被你发现,还有一个就是照相器材里面,非常容易做机关出现很多危险系数,那么大的设备和那么多,很容易做成机关,这种时候习绝对不会让外人和不知底细和不相信的人去拍照。特别是拍照的时候,你是单经常是单独面对摄像师,还有一点就是说,大家觉得为什么我们把这个照片的事情这两天一直说又不是什么大事,实际上我看法来说照片是件小事,但实际上背后的意义非常的大,大家知道吗?以前跟我们路德社经常对的就是针锋相对,第2天出稿的就是环球时报的这个胡锡进。(路德:对)但是现在升级了,新华社作为中国的最大的官媒,居然时刻关注我们,只能说明一件事情,她得到了最高层的指示。不得到最高层的指示,特别关于习的英文,他绝对不会来这么紧跟着我们,也就是反过来说整个世界上对一个自媒体,有国家元首来特别关照的,我们只有一家就是爆料革命的路德社,我相信其他家都不会有,那么还有一个问题。为什么新华社要紧跟路德社,这就回到我们安红女士前面说的,一定是我们最劲爆的东西,打到他的痛点,习才会直接下令由新华社紧跟我们防止我们漏馅,然后跟我们打对台戏。但是由于照片作假的这个专业程度不够,反倒被我们抓住把柄了。这又暴露出一个问题,就是说新华社在紧跟我们的时候,其实后面的机制和习的机制,它并没有配合好,这就说明什么? 我们打了他一个措手不及,才会出现这个局面,也就是说,整体来说,简单一点,  我们现在牵着新华社和习的鼻子在走,大家想想这还是小事吗?1个照片,1个天线,我们现在能牵着一个世界第二大国的这个习总加速师的鼻子走,大家还觉得这会是一件小事情吧,好的,路德。
 
路德:00:20:37
 
是的,更重要的是新华社是吧,都跟着咱。昨天直接直播,是不是?今天你看所有的就把它删掉了啊,是不是?这不就是应对吗?
 
很多人说我们这节目说你去看今天还是没有露脸,不敢露脸是不是?那之前每一年是12号,这个日子多好的日子啊。是不是黄道吉日都不敢出来啊,这是有一个习近平啊,但我不知道是是不是啊,有一个啊。西山大院你知道吗?啊,在西山,西山西山那边有个叫1号院1号院,是不是就是习近平住的嘛?我之前说过。是不是在底下有个地下室,有个地道可以直通中南海玉泉山,就说那里有一个啊,据说那里有一个。
 
但别说我们又怎么知道的,据说习现在他这个这个危机委员会的人都不信任,都不敢相信了,明白吗?这不是故意的。因为这个肯定上升到政治事情,政治事件,这可不是说,他肯定要查这个95后,是谁把你放进来的?是不是像闫丽梦这样一个,是不是无面人,咱们经常说的是不是啊?然后这个鞠鹏(音)是不是肯定有问题在这里面?就故意在这个时候啊,透露这个东西,之前为什么没有写这个东西,今天怎么啊?然后这个小编。啊,所以他们在仔细的查就是,他是说白了就是对比如说这个95后的这个人,他的所有的微信群,朋友圈,他最近所接触的每一个人都在查,都在场,到底有没有接头暗号?因为咱爆料革命的力量太强大了,是不是我们那天说?他们接头,咱们也有接头方式啊!是不是安红,啊?你这石头放在树叉上咱们就认不认不出来吗?是不是?你有鸡毛信?咱们也有鸡毛信啊,就中共的那一套,咱们也有。除了这以外,还有最高科技的美国的这一套玩法,是不是?
 
 他们在查,包括,王华,还有这个95后就小编,包括他们的领导,对吧,所有接触的,你去看。至少查了1000多人据说。明白吧,就一张照片,肯定是要严控的,就跟闫博士一样的,所有的你的同学。所有的啊,这些你看吧啊,有的可能是秘密的问话了解,唉,最近这个鞠鹏最近有没有接触什么人?最近有没有?啊,这个跟谁联系过,然后连所有联系的这个全部都查一遍,都仔细的对。过筛子。
 
 这里头有没有人翻墙?最近鞠鹏有没有翻墙?有没有用VPN,最近王华有没有VPN翻墙?最近这个小编是不是,这里也因为这个事故可不就是,别人会这样想,为什么?之前没有,这个时候出来,是不是安红,啊?这个事故可不是一般的事故啊,大家想想啊,这是典型的就是把我党的,这造成了极恶劣的影响,你想想多么恶劣,这个东西党内多少人都知道了,这里头  造这个假,是不是?习近平今天又不敢出来,所以这里头啊,所以牵扯的世界很大, 安红,所以大家想一想。这里面有多少消息被曝出去了。之前脑子这里要做手术,要做介入手术,咱们都知道,他已经啊, 搞了一批人,现在因为这个又得有一批人啊,又得有一批人备受影响,秘密调查,至少是公安部。啊,这个副部级以上,就是,这个警,你知道一般是2杠3星啊,就是警,但是如果是上面  有个国徽的,你知道不,安红啊,总警监级别以上才有国徽。(安红:监督司员)副总警监级别以上,至少说是副总警监级别以上才可以调查这个事,我跟你说,副总警监级别以下都没资格,你大家想想啊。这里面我说的是不是这样,中共他们自己心里很清楚,100%我跟你说,安红。
 
安红:00:25:19
 
同意,一定是这个安全,这个公安部门一定是有一个专案组,有可能立个案专案组.然后呢,这个我刚才所谓的这个过筛子就是,过筛子筛子是咱们筛这个细面粉里或这个细粉里,筛那些虫子或者是脏东西的,那就是网眼很小.那就是一切蛛丝马迹。他们可能都要查一遍,然后第3个呢就是说,嗯,算是一个政治事故或者说政治事件啊,可能是严重的,或者不知道他这个内部怎么定啊。可能还有一个什么专案组的代码,111或者110,你什么什么专案组的如何如何如何,然后呢,因为毕竟我们这个路德社是被称为什么海外敌对势力的大本营或者一个什么什么的电台或者这个自媒体,那所以他一定是把他这个当做这个敌我矛盾来算的,一定是这样的。  所以上纲上线上的很多,我想每一个曾经多少有过这种经历的人,你就只要被点名一想,他一定是这么做的,可怜可叹的这些人,可能其实她只是从专业角度说,做一个照片的后头,常规备份一般有个日子,或者说他发的时候那谁知道呢,谁知道他们用这个发的时候到底是怎么回事,对不对啊?再说他们这个从来不去解决这个出现了这个问题,他们解决的是这个问题的人,他们解决的是人,这个问题在于,是你自己首先造假撒谎,欺瞒欺瞒天下,造那个撒谎骗人,这个谎言出事,是你自己 先做错。让他去找那些人,他真的不想想,这个问题,为什么会揭出来,川普总统我记得他当时上台的时候有一个非常详尽的一个体检报告,身高体重的体内的脂肪量,然后这个肝功啊什么整个那一套体检表全部曝光给全世界,让大家看。心跳是多少?而且甚至跟克林顿吧,之前若干那个几届总统,他可以去比较的,一个国家领导或者是所谓的元首或者是首领也好,他的健康状态是分分钟可以让别人看到的,那中共国就没有这些东西,所以作为他们的家人是谁我都不知道,他们的这个很多关系,我们也不知道。他们 这个病情或者连做个手术他自己都没走,从29号我们就数到今天已经14天了,我们这星期都13号,都已经14到15天两周多了,那么这种前提下他依旧没有出来,说白了你就告诉老百姓又怎么样。所以我想未来的新中国联邦,未来的新中国,很多东西都是可以透明的,你只有告诉你健康老百姓才相信你对不对啊,所以真正他这么做是始作俑者,是在于他在撒谎骗人,但是他现在做的所有的东西真的像墨博士说的,他被牵着走,是因为他想在谎言的基础上继续去圆谎编谎,只能最终是谎言吹得太大了。
 
无可救药被戳破,那么这里面真正说明的是什么呢?还是他特别担心这个情报本身泄露在哪,第2个就是说。真正她已经和周围的人引起了嫌隙,只要这个人起了疑心,用人勿疑疑人不用,一旦是开始怀疑他的话,那他的日子能好过吗?好,谢谢路德。
 
路德:00:28:32
 
这个据说他们两边都不认啊,这个王烨啊鞠鹏都不认,都不是我做的,小编也不是我做的.最后,他们说美国黑客美国技术美国黑客,然后下面说永远不能再用PS了,不能再用photoshop了,美国的电脑也不能用啥 都不能用,最后都怪到黑客,知道嘛,然后直接这个说这个爆料革命黑客水平太高,真的。都怪到黑客去了,墨博士
 
墨博士:00:29:06
 
我觉得不当黑客,可能国内的美图秀秀可以上线了啊,大家这个系统价值是可以直接叫国产软件,就要全面上线了.还有一点我觉得这里面可能这个照片的事情,其实我觉得更按我的想法,可能后面的这个意义可能更加的这个大一点,就是说我是在想为什么我们照片的一个时间,习 作为这个一国之尊,一党之尊居然会害怕一个照片的时间错误。即使是照片的时间错误,其实在中国历史上有多次出现并不会严重影响到他的各种方向,而且特别是现在习已经大肆推到文革2.0的前线的时候,很多老百姓知道是错,知道是假的新闻,也不会有什么问题,但是为什么现在习这么害怕。怕一个照片的时间,这是非常反常的,他在怕什么,很简单的道理,我觉得就是什么,怕路德社说的很多东西给国内,特别是我们路德社爆料革命的听众一个非常有用的信息就是,就是习养病期间,他的权力其实出现了一定的风险,为什么?因为习的集权的时候最大的好处就是权力的集中,但最大的弱点也是权力的过于集中。因为这个时候只要对他有权力和威胁的人,有一个时间点,特别是我们告诉出这个时间点的时候,很可能就是他对权力最大的威胁,这个时候大家想一想,如果是习的这边知道习现在在生病,但处于这种精神状态,那里面有没有我们的战友,里面有没有想把习替代掉的人。那这些人会不会利用我们给出的消息,发现这是一个突破口呢?我觉得习是怕这个,怕我们制造一个机会给那些人有趁可机,所以他真的是有点慌了,但是我想说的是机会这么多,敌人那么多,他真的是能防得过来吗?好的,路德。
 
路德 (31:22): 安红,先分享一下啊,
 
安红(31:26): 这个敌人防的过来防不过来不知道,但是他把他自己周边这个小圈子里他非常信任的人,他现在疑神疑鬼,他反而要把这些人变成他的敌人。也就是说这个呀,这个精神状态,就是再一次的可以告诉我们,他不仅是生理上的,精神上的那个这个心灵上的,心理上的状态肯定也不怎么好。那么也至于今天就连这个消息就连这个这个露脸或者是发个消息,我前两天不说了吗?吕录华的名字发消息,然后写白条还是写红条,咱不知道。但是起码还有一条消息,有消息无论是真假,占据着报纸的头版头条占据了新闻的第1条,就说明他的这个控制势力还在。然后他也不希望全国人民知道真相,他已经是这个病啊,而且这个手术做得还不是很成功,对不对?但是现在呢,出现了这么一种空缺,出现这么一种空窗期。那如果是我们一路走过来听路德报道的话,一定这几天已经想开了,你当段子差评造假,直接戳穿他那个歌词,秋天那个装春秋装,所以都能分析出来。那么这里面最重要的事其实是诛心,诛了他的心,他认为他自己是一个高级保密的核心机密的,不可能有任何人知道,他认为他的去,住所,行踪,去的地方,藏匿的地方都应该是非常保密的,可以说世界机密,不应该被人知道,但是殊不知这个天网恢恢一定是有人发现了它。那么整个他本身又遭受了一个压力,就是说我们一直在高喊要活捉他,那内交,这个内外交困的情势下,他又在这个节点上,其实丧失的周围,他不信任周围的人,周围的人也不再信任他,就这么回事。任何一个人在集团做,在这个公司里做,都是有一个互相信任,最重要的就是信任,文贵先生也在节目里再三强调,所谓的美国,这次也是信任被摧毁,我们中国传统文化也是信任被摧毁。没有了信任他所谓的这个危机办,就彻底等于是一个废物了,就是一个空闲的这个机制,这个机制已经没有任何作用,那么从这个时候看,如果我们假想是他的话,他真的是处在这种热锅上的蚂蚁,这个冷热自知这么一个阶段,到处去爬,怎么爬呢?藏在那个洞里头出不来对不对? 我们把他的所有的周边的这个信息都已经曝光了,他怎么来出来,怎么好意思露脸出来,真的很难看,好,谢谢路德
 
路德(00:34:00):
 
我们看啊,这个你看它这个,这个这篇报道的照片都写了,这张照片是什么时丞,那张照红红郭红拍摄。然后这个照片是什么李真拍摄啊,总台央视记者,这个是什么时丞拍摄,时丞啊,丞相的丞是吧。这个是开班式现场,郭红拍摄,对吧,底下的照片就没了,底下照片就没了,是不是啊?
 
  这么特别啊,你看看底下照片,就没有谁谁拍摄了,所以说啊这个里头就是典型的,此地无银三百两。就说这里头,大家做好这个责任啊,责任人责任到位,是不是?这很明显的,所以说啊,这个央视记者,总台的央视记者,可见啊到现场意思是现场拍的这些东西,但是习近平的东西是新华社给。新华社不给照片,总台央视记者,总台央视,央视这里他都没有,啊,没有习的照片。我们之前说过,这个第一,你这个在这种会啊,所有的进场的记者他们都有纪律,纪律写的很清楚,你们关于习总领导的首长的照片,不能轻易拍,不能拍,拍大头照,远景的话只要有首长的必须得过审啊,这是第一,过审了。第二然后再近几个,你看他那个都是近景吗?是不是?近景的,当然我们说肯定100%是以前之前12月29号之前做的样子,然后在那拍的吗?是不是之前拍好的,近景的照片,他,离的他很近的,只有几个御用的这个人才能坐在那里拍,一般谁领导最大,就是谁的摄影师在那里,第2的领导那就别出席了,因为这就给这个大领导的面子是不是啊?因为每个人他都自个带各自的摄影师,各自的摄影师,绝对的啊,拍照一直御用的,大,最大的,在那里只能用,别人的,  那你就别上了啊,比如说王岐山的,你这个时候你别傻乎乎的也在那里给王岐山拍来拍去,然后别人看到是不是,多多恶心啊?这里头还有一个配合的问题,比如说这个领导正在说话呢,他要拍肯定是就在就在这个舞台下面,然后在那拍,用一个大的,就广角,对吧,就在这个位置,一般就是在这个位置,知道吧啊是不是?但是如果这个全景,全景的时候,如果拍下来那多难看,是不是啊?明白不,安红啊,然后,并且拍的时候他都要打招呼的,那个领导我准备要拍了,精神一点,没拍之前估计都是打瞌睡的有些,一知道你那个,就精神,坐在那里,是不是?表现出最美的那个,是不是啊?绝对的啊,然后呢就在这里拍,然后后面他一般有个对讲啊,每个人会有一个,就是一个通信对讲,都说唉,这个谁接下来谁谁负责拍了啊,我要拍全景,摄影师走开走开。啪,就出来这个全景的,你看,这全景就没有一个这么专业摄影师啊,在那围着拍,知道吧,好我们现在现在时间是大家各自去拍,  然后啪,这全景就没了,然后就切到这个观众席,就切到这个所有的观众席的,是不是?他有个摇臂吗?有个吊臂,就切到观众去拍,然后就赶紧拍,然后这个时候,这个,因为他领导他他在这前面,一般啊,他这个是没有啊,一般在前面有一个,有个电视机放在前面,知道吧?就直接可以看到底,这个类似于那个他到底画面啊一般,但这个是没有,因为他不是录播吗?他没有直播这种啊,但但是有些他是有的,然后呢,这种情况下啊就底下的人就开始拍,是不是?  啊,然后让各自的人上去,有的是,一般是,大领导先上,习近平的御用的先上,拍拍拍,至少拍个5分钟,10分钟啊,然后第2的别的领导然后才开始上,都是有规矩的是不是啊?那这个照片就等于说,习的照片只有,就不可能王岐山的人跑的去拍习近平,明白吧啊,这不可能的,为什么?因为你这万一拍的很恶心怎么办?是不是?你不是害我吗?是不是?回头说这个照片谁流出去的,啊,这个恶心的照片,习近平在打哈欠的照片,我记得当年江泽民在梳头的照片, 谁流出去的,这就是政治问题了。回头说啊,王岐山那边拍的,那王岐山为什么要派人这样拍我?是不是背后要故意恶心我?这就是政治斗争出来吗?说白了就,要死人的,明白吗?这里头啊,是不是,然后,你想一拍完,那肯定中办主任,赶紧,这是为了他们的摄像机啊,绝对不是自己背的,都是到现场才给你发摄像机。拍完,摄像机就被人收走了,明白吧啊,收走了收走完以后,然后你拍的人他只是负责拍,摄像机,万一你这里你不小心拍的不好的照片怎么办?这个角度不好,啊,这个这个这个叫尖牙给露出来了,是不是多恶心是不是啊?这个头发是不是专门拍出来,那种魁梧的感觉,绝对不能从上面往下拍,是不是?从上往下拍,那肯定就恶心吧,对他们来说,是不是?他们觉得。是吧?所以你看,这些东西都很讲究,所以这里头这就告诉大家啊,这为什么这里面是一个重大的事故,这里头啊,没这么简单。 这里头你看第一,我拍照的,比如说,鞠鹏说我拍完了,我摄像机就给他了,是你们自己,自己的人,那第一第二谁负责管这个摄像机的?第三这个那个摄像机里头那个盘嘛是不是啊?就照相机不是有一个SD卡,只有SD卡谁负责?SD卡之后又交给谁了?他绝对不是一个人从头到尾搞,为什么?万一这个人把这个照片给流出去了怎么办?是不是?有些恶心的照片,啊?为什么说啊,经常拍到江泽民在看小女孩,看那个倒茶的那个,这就是故意恶心江泽民的,明白吧啊。这里头他的是有,有最后他还有一个把关总把关就是编辑。编辑,这个发文之前还有总编,知道吧,这编辑是编完以后总编审核,那总编审核有的是之前只是审核文字,现在他们知道要审核照片,他们看那照片里头居然还藏着这玩意,这事故太大了,是不是?墨博士?
 
墨博士(00:41:27): 对了,这个里面他除了编辑,我估计他是层层审查,就是说拍照的人,然后保存照相机的人, 传数据的人,修图的人一直到文稿采用的人还有到上面,就是说这个习办公室的主管,也就说这一连串的人,只要是有谁能动过这个数据,和可能动过的,基本上都在一条线上,而且还有一个问题就是说,整个在采用过程中,特别是这个能修改的人,也是这个问题,所以说这个电话就是我们当时弄这个修改的人马上就有新华社的第一时间找到这个图片修改的人这说明什么? 这说明不光是新华社在紧跟,我们就是习周边的这个叫做办公室的人也在 跟着这个事情, 对!习办,也在干的事情,就是新华他坚持,新华社这个事情做好了没有?路德社跟对了没有?一没有跟对,马上就会掉过头来去查这个照片的源头和修改,但是就算是这个年轻人,真的是没有想到,以前根本不会出现这种查照片事件,居然被我们的战友找到以后还发现了问题,导致这个改时间改的太不专业,这个问题就大了,因为这个改时间的这个东西是第1线的技术人员,可能中办那些人上面的人没有本事改,就只能找这种技术人员改,但是呢,就技术人员又没有他们中办的这种政治高度,这就会导致很多问题。但是有没有可能就是说,这个小编知道怎么改,但是指导他的人是故意,要改错时间,造成一个扩大这个事件的影响,我不知道有没有这种可能,好的,路德
 
路德(00:43:13): 是啊这里头,所以啊这个就是啊,专门他们肯定会说为什么啊,在这直播的时候改?这个事情太大了,为什么第1次不行,改二次不行,三次,是不是?直接删了不就得了吗?这么蠢的是不是?
 
就直接把那信息删了不就得了吗?就像这样一样啊,不就得了吗?非得改,说你说这就是啊,这就是啊中共的这个体系,这个体系,这里头肯定不是什么黑客啊,当然也有可能啊,但是你说,到底是什么?你说是偶然还是说一个肯定,我觉得应该这里头,不一定是偶然,哪有这么巧的?是不是啊?正好咱们前天,我前天发推,习加速师去哪里了,然后他们做个这东西,做这个东西正好露个马脚,被咱们抓住了,啊,这马脚不但抓住了,还要验证,验证,是不是?我看到你抓住马脚了,我就再继续给你再抓一次,一次还不够,还多抓几次。是吧,所以这其实就是核心的,就是什么?就是验证他们时刻在关注爆料革命,关注咱们路德社的节目。所有的一切都验证,就之前咱们答对了,知道我们这里的所有的获得的情报的准确性。
 
知道吧?你想如果不准确,说白了,比如说安红,别人说你是,你根本都不用搭理的。比如有的人天天在五毛,啊,天天扯我这些,我根本不用搭理,完全是假的,就像你说闫博士是养仓鼠,她根本不需要搭理,明白吗?然后是5月26号就恶心闫博士,闫博士不需要搭理,因为最终你露个脸不就得了,是不是?最终回到今天,明天说不定有事出,大事出来,回头你们就知道啊。这里头,我们做这十几天啊,连续多少天的这一系列的,验证了很重要的事情,告诉大家,这一两天你们就会知道,什么原因?这里头可不是大家以为咱们就在这里啊,这个好像就跟这个德云社一样,根本不是,我告诉大家啊。这里头,他们知道咱们说得有多准,他们知道咱们打得有多准,他们现在,他们知道这里头,对他们是打到哪里去了?打到,就是那个《让子弹飞里》头也叫杀人诛心啊,杀人诛心啊,知道不?诛心,明白吗?他们知道这里面有多厉害,安红,看过《让子弹飞里》吧?
 
安红:(00:46:04)
 
看过,而且不是看过一遍。我记得咱们节目说过,说过就是说我是在这里再一次建议大家好好看一看这部电影,《让子弹飞》,它的寓意不是看一遍两遍就能看出来的。它的台词也不是一遍两遍,对吧?这个里面大家一定好好看一看,尤其是你要觉得愤懑,或者你觉得暂时没有什么新消息啊,你觉得孤独的时候,也可能是家人不理解的时候,哎,我强烈建议大家。我可是看了不止一遍,我看了得有七八遍了都有。那里面的寓意非常之深,而且写的其实就是这个中国版的现实,这个现实它里头有隐喻,有很多暗含的潜台词,对吧?这个我希望大家多看几遍,尤其是后头那一段,就是很精彩的一段,就是给他枪,大家还没捡,后来大家捡上跟着跑的人又不多,对不对?那抢里面有很多这个暗喻、隐喻。看得懂的人知道。
 
路德:(00:46:59)
 
嗯,墨博士,你解释解读一下,你怎么看这什么叫杀人诛心啊,是啥意思啊?
 
墨博士:(00:47:05)
 
杀人诛心就是说感觉到表面上的时候,他的感觉是地位是最稳定,而且权力是达到了一个高峰,就谁也动摇不了的时候,但是在这个时候,他居然发现身边人没有一个人可以信,也没有一个真正的人帮他做事的时候,他突然会觉得,他这个权利来做就有点虚无飘渺的,特别是动完手术,正是权倾天下,而且达到他人生一个高峰的时期,突然出现这种事情,我觉得是最害怕。还有一个诛心不光是诛他的心,还有诛他身边人的心,就像安红女士说的,所有的人,其实心里面都有一个反叛和反抗,只是被他的权力给压制住了,现在这个心开始蠢蠢欲动了,也就是说他自己的心动了,周围人的心也动了,那这个时候,任何情况都会发生。好的,路德。
 
路德:(00:48:03)
 
是啊,所以啊,大家知道这个不能直接那个,对这个杀人诛心啊,记住啊,是不是?这里头啊,这个所以他们知道咱们的这个节目有多大的杀伤力啊,多大杀伤力。因为咱们所说的这些东西,为什么这个照片啊,昨天咱们说这个照片,今天我们说为什么这个照片会出现12月29号,是吧?为什么这一系列的事情怎么会出现呢?这些什么鞠鹏(音)啊,这个王烨(音),是吧?这个小编,难道就这么简单?这么简单,这些犯这么这么低级的错误?为什么之前不犯,在这个时候,最关键的时刻,这个习总加速师,习天线宝宝想证明自己还存在的时候,来这么一出,是不是啊?为什么连续十几天都不出来,咱们都喊话啊,到底去哪儿了,是不是?他现在在哪,我们绝对知道啊,这是100%的啊,是不是?他,为什么咱们知道啊?这里头他们自己,这就是诛心啊,是不是啊,安红?
 
安红:(00:49:20)
 
这个是天眼开了以后啊,他藏都藏不住。这个天眼怎么开呢?就是有盟友情报。所以这个点呢,绝对就是,我也同意路德先生说的,我们把话说得特别明,这个大家仔细去这个思谋,自己去揣度,自己去度量,就是一定,这个话不能明的话反而更能激起大家,到底怎么回事,对不对?我们自己好好去分析一下。
 
第二呢,我想强调一点啊,就我们一直被说为这个非专业这个这个这个媒体,一直说,啊,没什么人看,它现在也就是2万出头,永远2万出头,点赞的,4.1k,4000多人,也就这么多了,但是我们竟然撼动了这个CCTV、新华社,还有这个这个这个,他们这么样的这么一个核心的这个部门大外宣,或者说真正传统的正宗的中共喉舌的这么一个机构。要知道毛当时见新华社的时候是有这么一个口号的,说新华社要把全世界,把地球管起来。现在这个把全世界把这个地球管起来的新华社,竟然是分分钟追着我们,你就可想而知。而且这个节目我也觉得笑翻了场是因为,就在做的时候,他就在那儿改,你就说他分分秒秒在关注的。我们这边在做节目的时候,在分析的时候,他那边就开始改,还改错了,再改回来,又改错了,要不就改早,要不就改晚,所以真正才验证了路德社从这一方面就能被验证,它绝对不是一个非专业的。当然,我们这些人是非专业的,但是它的力度,它的力量,它的这个所谓的这个广度,宣传的广度和影响力绝对不是非专业的,而且它的广度非常之深。那最终我们看到一个极端,就像一个,嗯,这个初级网球手,初级足球运动员要跟郝董踢,或者初级一个网球手要跟叶钊颖女士去对打的话,世界冠军或者是,那你肯定不在一个级别上,但是既然等于我们现在用这么一个初级的这么一个方式,竟然把整个中共这个喉舌机关都给他牵得团团转,跟着走,你就可想而知,这里面的信息量它有多大,而且他真是唯真不破。那么大家能不能往第三点去想的话,所有的情报是真实的,分分钟我们都知道他在哪,他干什么,他要吃火锅我们都知道,火锅底料都知道。左六右七,我们都知道,他藏到哪里,我们都知道。那大家是否相信,这个最终我们可以活捉他呢,活捉活捉他,对不对啊?不希望他死,我们希望他活着,其实他还有机会,他现在做着他还有机会,当然这个机会的概率非常之低,他做不做取决于他。他拿14亿人做绑架,做这个这个填,填坟的这种,我们老百姓可能是不愿意的。那么醒悟的人在这个时间上,可以说是越来越多,尤其是他身边的,尤其是高级一些的人,并不是普通老百姓,是他整个这个大内里面,包括这个整个所有那些被说,到那去开会的,那些什么什么级别以上的人,这次可能心里都在蠢蠢欲动。好,谢谢路德。
 
路德:(00:52:21)
 
嗯,你看啊,这个中央政法委,这个要认清形势,敌内外啊境内,外敌对势力从未停止破坏活动啊。他什么破坏活动?就是昨天开会,前两天开会,包括哪些人去了,赵克志是吧?这个周强、张军,陈一新啊,政法秘书长陈文清,国安安全部部长唐一军,司法部部长王仁华,武警部队司令王春林,这国务委员,公安部部长赵克志。这里头啊,他们说啊,这是王春林履新后首次出现在中央政法委工作会议现场。你看他们是怎么说的啊,怎么说,美国遏制打压是一大威胁,这个中央政法委秘书长陈一新说,美国遏制打压是一大威胁,既是遭遇战也是持久战,新冠肺炎是一大考验,既是风险挑战也可危中转机,全球疫情持续蔓延,说境内外敌对势力从未停止渗透、颠覆、破坏活动,新疆暴恐风险仍存,涉藏反分裂斗争形势复杂,反中乱港势力是妄图策动颜色革命,台湾当局台独活动加剧会致使互联网可能成为舆论风险的策源地,传导器和放大器,各种错误思潮会借机泛起,经济社会问题也意向性意识形态领域传导,具体问题演变为政治问题,局部问题演变成全局问题的风险,不容忽视。这个,你看在这里啊,说依法严惩啊,这个咱们就不念了。墨博士,你怎么看啊,他们说的这个啊,说的这一切啊?
 
墨博士:(00:54:17)
 
我觉得这个一切就是,这个就是说这个政法委呢,在所有的部门里面,只有他才开始最近有所真正的行动和会议的话,我觉得这里面可能只有郭声琨是最近是见到过习或得到过习的直接指令,他才敢出来做这么大的动作,因为现在中共会出现一个非常叫做敏感时期,特别是习现在对谁不信任,所以说任何出格的行动都会对这些人的政治生涯造成致命的打击,那郭声琨居然可以出来,召开会议又组织形式,说明一定是来自习的命令。这里面就说明什么,习现在给他一个旨意,这里面它反映的都是习最近要开始利用政法委进行大动作,特别是前两天那个警察节,也就是说,叫什么,一定要警察在未来执法的这个叫做权威性,也就是说现在的老百姓面临,不是老百姓,应该是所有的中共的从老百姓到上至常委的所有人都面临政法委的一个审查和清洗,这个东西是全民的和全国性的。好的,路德。
 
路德:(00:55:40)
 
这个安红,你这从公安大院出来的,来谈谈啊,谈谈这个一般…..,你说…..。
 
安红:(00:55:49)
 
这个恰恰就应合了他这个他在宣传口,他一定是急匆匆的组了一个人马班子,然后组织一部分会,然后他去补救,哪怕是照片上都写上、备注上每个人的名字,但是真正真的是隔壁阿二不曾偷,肯定是他是事后这个亡羊补牢也无济于事,因为我们已经把他这个谎言戳穿了,但同时间以这种方式呢,其实这个看得懂的,那咱们不就是海外敌对势力吗,对不对?他,他也可以把我们算作一种,同时他刚才演出的什么香港啊,台湾啊,包括藏区啊,等等等等,所有这些其实一直这些地方都有问题,一直都是在中共眼里,一直他认为是心腹大患。那么匆匆呢,有这么一个会,本身也是说习很可能震怒了,为什么今天连个消息都没有?非常之生气,这个生气绝对不是很好的,对一个这个手术中还在恢复的,但他已经是忍无可忍,很生气。那换言之,也能验证,刚才路德说的,这个,他对他所谓的危机办的人可能都已经不相信了,那还是找这个公检法,这些人干脆捏起来开个会,冠冕堂皇的,然后把整个他的这个意思,这个指示,他的这个中心思想要贯彻传达,但是真正管用吗?如果说民生凋敝,粮食不够,马上这个外方的制裁,它整个内部的这个内供急需,进出口全部都是塌方式地往下走的话,那真正脱钩脱来的时候,他没有任何去做的话,即便他们开这样的会也没有用,但是从这个会的规模上来看呢,我个人认为就是,说他这个危机委员会的那些人他都没有用,他用的是这些人,那就是看看能不能找回一部分的所谓的补救或者还算相信的人,看他们能不能给他支点什么招,或者帮他们做一些什么,我个人认为是这样。好,谢谢路德。
 
路德:(00:57:43)
 
这里头啊,你看他互联网成为舆论风险的策源地啊,传导器、放大器,而说各种错误思潮会借机泛起,这里面实际上它就叫互联网不就是爆料革命么,是不是啊?就是暴力革命啊,他们现在意识到了,这个由于啊这种信息,爆料其实就舆论风险么,舆论风险就是对他们的这种揭露嘛,这种爆料,是吧,对各种,然后他说就说,就是会演变成啊,对全局事件风险,局部问题演变成全局事件,是不是?具体问题演变为政治问题,然后什么叫政治问题?政治问题就是互相内斗啊,这就叫政治问题,是吧?经济社会转向也移向意识形态。意识形态这就是我们说的啊,这个价值观,是吧,美国普世价值啊,等等啊。老百姓,就是价值观的转变啊,经济社会的问题转变成到底有没有自由啊,有没有平等啊,有没有民主,其实就是民主,要民主的这样一个问题,要人权的这样一个事情,是不是?然后局部问题演变成全局,就某一个局部的最终变成全社会的一些啊,这个他们说要不容忽视。所以你看这个互联网肯定指的不是国内的,国内的互联网早就被掐死了,是吧?微信你出啥事情,是吧,所以指的是海外的互联网,就海外互联网的这些舆论,他们认为是舆论风险,咱们就说,他叫策源地么,策源地在哪里,是不是?你肯定是在咱们这里,是不是?爆料革命么,是不是?啊,然后传导,然后再放大,然后传导就传到国内,国内然后再不断的放大,对吧?啊,这种然后最终让老百姓意识到,就是叫意识形态,意识到什么呢,你的自由,你的人权,你的人的生命。是真正的,比远比中共给你洗脑,就是反洗脑,这是第一。
 
然后最终导致他党内的这种互相的这种内部的争斗,具体问题演变为,所以这个这句话实际上就可以,可见他们这帮人是天天看咱们节目的,因为他要分析敌情,是不是,这是文贵先生说的嘛,所以这里开会的这些人,哪些是战友还说真是,哪些是中共的,至少我相信大多数,就是表面一套,背后一套,表面上在这表态,实际上一个个家人什么都搞到美国来了,是不是,都跟爆料革命联系的极其紧密说不定,你像比他们什么危机委员会的人,咱们这个情况都知道,而这里的所有的人肯定都在嘀咕,这个习总加速师好久没见了,这个头上到底,是不是有天线啊?是不是,到底是不是这里头,这个左手6,右手7,肯定会议开完,互相之间开小会的时候,就在那商量啊,最近看到习没有?最近有没有看到那个谁?没有。你有没有?没有。没一个人,然后问郭声琨,郭声琨也说没有,哎呦,看来爆料革命路德社说的对的,真的是危机办里头,危机办的那几个人才有可能,看样子你这郭声琨级别不够,我得赶紧再找一个更大的树去抱,是吧,或者有的人就想着说,这个看样子有大事要出来,这就像文革之前,回去肯定跟老婆,跟家里人商量,大家准备好啊,这个你像文革之前,你如果看不清楚他,你这个时候站队站不清楚,你看文革之后,是不是就死定了,是吧。就在林彪的那个,四大金刚这么牛的人,照样被抓起来被灭了,是不是,这个四人帮这么牛的人也被灭了,所以这些人在这个时候他们都在站队。我告诉大家绝对的,是不是,开会的时候肯定表这个态,那个态,忠于啥,忠于这忠于那,是不是。但是私底下一定都是在互相打听,一定的,如果说谁最近见过习主席,见过习,习总加速师,一定会最近怎么样?他这个精神状态不错吧?有没有瘦?脑子这里有没有疤?他问这个绝对的私底下都在,如果你最近见过,那你级别高,你牛,你绝对真厉害,居然都见你,是不是,也并且还会打嘀咕,你到底有没有见过,而且见的啥那个,是不是,一定是这样,我告诉大家,然后在这里头,有些人可能就是要体现自己,跟这个皇庭直接通,这个肯定会吹牛逼说,你看我前天见过,然后每个人故意都在吹。就你见过,哪怕你真见过,你说见过,别人都不信,你知道吧,觉得你吹牛,肯定吹牛的,因为不可能有合影,也不可能有照片,安红知道吧,你没见过,是不是,你见过你说他,路德社绝对忽悠的,他都不信,为啥?这肯定为了忽悠我,所以他这样忽悠,所以他就是一个这样的,是不是,明白吗?他是一个这样的,要不然为什么不出来,十几天都不出来。你应该出来,咱们这么重要的会,习都不出来,是不是你这个郭声琨啊,肯定互相传,是不是对咱们政法委现在有不同的想法,你看一个常委都没出来,只有政治局委员郭声琨出来啥意思啊?中央难道对咱们政法委不放心?这里头难道要对我们动手了,这一个个,明白吧?然后有人又放话,郭声琨,或谁谁谁这里头,这个就是政治问题,上面真的打得很厉害,明白吧?咱们这里头,说不定大家要看清楚,为什么这个常委都没出来?为什么王岐山,因为对王岐山不放心,常委都没有,因为对他们也不放心,为什么这个几个危机办的这几个人不出来。至少丁薛祥是吧,这么重要的都不出来(安红:没错)都不出来出席咱们的会,是不是。然后咱们这个,咱们这个会这么重要,怎么跑到11号才报道,这个里头有问题,然后开会的时候,明明我们说的是a事情,为什么不说?为什么我的照片没有大头照出来?你看郭声琨的照片都没有,只有陈一新,陈一新,是不是,陈一新只是委员,郭声琨书记,居然郭声琨的大头照都没有,这个报道有问题,大家看到没有,有问题,是不是,这个政法委书记,因为陈一新是习的绝对的亲信嘛,知道吧,居然郭声琨表面上是书记,赵克志副书记,陈一新只是委员,居然大头照都没有,这里头不简单,这里面,所有的你看每一张,多一张照片,少一张照片,这里面这都牵扯到多少政治问题,大家想一想就这一篇报道,你说你们要会看清楚中共的这种报道,你就知道,然后你看专门是王春宁出现在现场,这啥意思?王春宁是习的人,是不是,专门为什么,我也在现场,为什么不把我用黑体字打出来,这啥意思啊?是不是,郭声琨都没黑体字打出来,难道武警,这个武警部队司令,是不是是代表的谁,在这里头,是吧,这里头有很多故事,大家想想。墨博士,你分析分析。
 
墨博士1:05:56
 
这里面我觉得就是说,政法委现在特别是政法委,就是习的禁卫军,但是他现在也出现了问题,就是因为这一段时间的这个事态非常非常严峻,就像路德先生他说了以后,他第一句提的是,境内外敌对势力,就是从未停止过渗透,颠覆和破坏活动,这是什么?他第一句强调了在新疆涉藏反中和台湾局势之前,也就是说他现在最害怕的是这个事情,那境内外敌对势力,现在是什么?那只有爆料革命,最大的敌对势力就是爆料革命,也就是说这里面他要以爆料革命,现在是头等大事。还有说就是说互联网可能就像说的,传导器和放大器,但是问题是我们爆料革命和路德社,每天一个期就2万人,这个2万人哪里是传导器和放大器,中共随便的什么个网红,都是几千万上百万的这个点击率,几分钟的视频,我们哪有这么大的放大器,问题就是出在这里,各种错误思想会借机泛滥,怎么泛滥,从哪里泛滥,舆论也被卡住了,那只有一个东西就是内部通道泛滥,所以说这个地方就是说明什么?他们已经注意到爆料革命在中国的受众,绝对是一个庞大的数字,他们已经开始害怕了,他们才会这样,为什么?如果不害怕就2万人,中共2万人,洒在不要说全中国,洒在一个大城市都看不见,有什么用?没有用。那就是说明什么?我们现在路德社和爆料革命受众绝对是什么?这股力量不可轻视。二,内部现在他们真的是敌我不分了,大家都不相信对方,而且大家都在提防对象,为什么?有可能怀疑你是战友,还是你是习的人,还是习的人又变成了战友,而且我觉得这个身份的转换,绝对在最近是非常非常频繁的,特别是什么?可能一旦是行动,有可能战友变什么叛徒,很多什么敌人变战友,这都是有可能的,叫什么?习不清楚,可能大家不一定都清楚,但是这里面就有最大最大的问题,就是说习现在是谁都不敢相信了。好的路德。
 
路德1:08:27
 
是啊,安红分析一下。
 
安红1:08:31
 
用另外一个事实来说明一个,我们注意到了,就是说这个真正能路德社竟然能把这个,这个新华社都牵动了,CCTV这边都牵动了,而且是分分秒秒拽着他们走,那大家从倒推一下,什么样的力量能让他们都传了话,那换言之这220,682人在线观看,现在是4800多人点赞,那一定不是这个数字,我们想想啊,这个中共一直也在报道说,所谓这个地下教会,就是不是跟三自教派,是地下教会,大约他们一直说,其实私下应该是1.1~1.3亿人,那他们一直说,比这个中共9000多万党员要少,八九千万人左右,那么大家看一下,面上他们是怎么做的,他们拆教堂,拆十字架,到处去把人家盖的非常好的,这个信众建的这个教堂全部都拆掉,用这种方式,就是这个实物消失,然后让你这些人抓来抓去,那个人那个肉体消失,人生灭亡。然后让你可能是生不如死,或者是直接从人间蒸发了,他们动用这种状态,他们面临的是多少人,他们口里说是八九千万,大约是1.1~1.3个亿,那现在是动用了这个国家重器,喉舌机构来剿灭所谓这些海外这些,那你就能想象一定是比那个1.1~1.3个亿的受众和听众观众要多,一定的,否则不至于下这么大的功夫。那么我们就一下子倍感信心百倍,而且倍受鼓舞,就是说我们有这么大的范围的人在墙内,而且越传越广,我们就说常年的老百姓,他也会好像习大人没出来了,这么多天,那老百姓可能一个风声传起的时候,餐馆也好些,街头巷尾也好,一下子就可以传遍整个镇子或者整个城市,那可想而知还有多少人已经开始知道真相。一旦他发出了第一个问题,就会带着他去找答案,一旦找了第一个问题的答案,那第二个第三个就迎刃而解,所以我们从这个侧面,从他们动手的这个力度,也能看出来,到底有多少人在墙内是已经妥妥的一直是听路德社,而且是我们的战友。所以从这点来说呢,我再一次希望大家信心满满,坚信我们必胜。好。
 
路德1:10:55
 
好的,这里你看这个王春宁是吧,重点说王春宁,王春宁是12月刚晋升上将的,他是武警部队司令员,之前是什么?卫戍区的,他之前是卫戍区的司令,在2020年,2016年任北京卫戍区司令员,党委副书记,陆军党委委员,2020年1月至5月出任这个北京市市委常委,市委常委,2020年4月,看到没有,调任武警部队参谋长,12月任武警部队司令员,原先那个司令员是叫王宁,王宁也在里面,也在这个名单里面,也是中央政法委委员,所以呢,这里头这个这里面,就是前一段时间,所以王春宁的这个开会他变成,据说也是媒体上说,王春宁也是习的人,王宁那也是习的人,但是这一个小的一个变化,实际上这里头,直到这个之前这个武警,这个习近平经常想控制的,现在你看,专门在这里头把王春宁,专门重点强调,他也参加会议了,是吧,出现在现场,但是王春宁他并不属于这个中央政法委委员,现在还不是,看到没有,委员名单里头没有他,是吧,然后呢,但是是谁呢?是王宁,王宁他已经不是武警部队司令,但属于中央政法委委员,所以这里面,大家可以看,很多事情,这里面有一些,有一些暗藏的这个信息在里面,是不是,正是因为这些,所以你看,这里面在这个关键时刻,到底这里头,到底这里面,为什么这一系列的事情,就是中央政法委这个会议,把王春宁重点标出来,然后别的人没什么照片,只有这个陈一新有照片,是不是,王春宁也没照片,也没照片,但是王春宁是习近平刚刚任命的这个武警部队司令,他是什么?他是十二月十几号任命的,明白吧,这就意味着啥?就是等于说习要做手术之前,是吧,那个,但是他之前又是这个卫戍部队的司令员,现在等于又接管武警部队,武警部队是刀把子,卫戍部队,武警部队是刀把子是负责相当于是个大内,就是8341之外的,这一外围是这个公安部的是第九局,第九局外面就是武警部队,武警部队在外面,就是这个卫戍部队,是吧,等于说卫戍部队肯定是也是习控制住的嘛,然后再把武警部队抓在手上,拿到手上,那王宁之前没有这么放心,等于说12月19号把他,你看这写的,任命是这个,这个晋升,12月晋升上将警衔,正式成为武警部队的,武警部队的这个司令,所以中间有十几天,12月19号到12月31号开始做手术,还是有一段时间,是不是,有这一段时间,所以说这都是提前准备的,让王春宁参加就是给这个政法委,是吧来什么呢?就是让他们不要乱来啊,表面上都是面和心不和,其实这就是因为用刀把子,王春宁就是刀把子,就用刀把子让所有的这些,因为你说公安部跟武警部队来说,那还是小菜一碟,分分钟把你这个公安部给灭了,因为毕竟是警察吧,装备和实力比武警部队还是差很远很远很远,等于说王春宁你上来就是参加这个会,就是告诉所有的与会的,不管习现在怎么样啊,你们依然要政治上一定要正确,站队要站准啊,别出问题。我说的就暗藏这个信息。
 
墨博士(1:16:18)
 
这里面就是说,警察实际上我觉得就是警察部队只能对民,但是对习的这个安保工作构不成威胁,但是军队又太远,这个里面就出现了一个武警的问题,武警的战斗力又强,同时又基于经济重地的,叫安保,而距离又是最近的,如果武警出问题的话,习是最担心的,这就是什么,军队来不及,然后自己的这个保安的又不一定抵抗的住,所以说习在这里面也是发现了问题,他是不是整个这个武警里面已经有动作,特别是前两天说出军队和特殊的人员开始进京,那这里面是不是有大批的武警,因为很多武警就是全军队出身的,甚至是军队转成武警的,那这里面就有问题。还有一个就是说,武警的战斗力和枪械,特别是武警,因为我觉得他那个特殊,现在他应该不在中南海,在某个地方的话,这种安排和这种警卫工作是不是在武警的这个保护下,虽然他们不知道保护了谁,但是他的头就是总策划和总安全的人可能会知道,因为他不可能是放到其他的警察去保护,也不可能给军队保护,这里面很可能也就是武警的某个组织,不知道我可能想的对不对啊,我们让安女士分享一下。
 
安红(1:17:55)
 
我觉得墨博士说的有道理,就是说嫌隙已经成,能不能真正不外乎就是说,换上他认为的体解他,他信任,维护他的,那他换上他现在的这个人行动,本身就在说明他不信任那些人,这个嫌隙就已经出来了。那现在他还成立了危机办,危机办他也开始不信的话,那这些人当时提拔上的人,我也觉得好纳闷啊,有照片没照片,重点强调某人的名字,所以真正能够读懂中共报纸的人,一定是要在它这个字里行间去认真仔细的体悟体会琢磨,才能琢磨出来,那换言之看似重要的人,其实在会上已经不重要,而不重要的人认出了照片,出了这个特殊标识,无外呼就是警告所有那些人,这事我得提醒提醒人,这是我的亲戚,换言之这个时候呢,宣传口可能还有他起码这灯能发出来,这个会能开,那是不是拿个小条的白调,还是粉调,还是黄调?到底上面是不是写着吕录华呀?那有没有圣上手谕,所以今天一天这个习才没有露脸,也没有其他什么消息,只是有这么一个节目在反反复复跟我们像搞传送似的,然后来指出我们是海外敌对势力,但他们不是,但是真正这篇报道本身有很多地方是耐人寻味的。
 
路德(1:19:20)
 
我们再把这个再给它理一下啊,就是12月份的时候,12月份之前,这个王春林,原来是魏初勋,然后他交给了付文华,付文华是谁呢?就是朱日和阅兵是付文华担任装备保障方队领队接受检阅,是吧,这就是绝对是习的等于朱日和检阅的时候,17年的时候,检验过的,然后让他做卫戍区司令,卫戍区很关键,就是如果武警判乱的时候,卫戍可以上,外面叛乱的话,就是外面的军区派出的,卫戍他可以来调动调动啊,所以说这是中共的一贯的,这种就是中国历史上一贯都是这样。王凌是比较老的,所以原武警部队原司令,他是什么?你看一直上来,2014年啊,比如说是2013年等于说还是不放心,在2013年的时候就提成参谋长,正大军区将领,所以表面上是习上任以后啊是这个的副总参谋长,但是实际上之前还是不放心,因为你要到这个北京军参谋长在那个年代,基本上你在10年就任北京参谋长的时候,一定是江派的人,你必须得层层送礼才能那个,就是这种人到底会不会那个,他不放心,所以把他弄下来,就是让王春林上,所以这个逻辑时间给大家缕一下,这个先把卫戍区给拿下,就是王春林负责的,王春林这个人一个是太子的啊,二是,别人说是因为65年的啊,说是跟习关系不错,然后呢,你把卫戍区拿下以后,整编啊各方面换成自己的人以后,然后再进一步进到这个武警,要控制武警,然后就安排付文华,付文华就是他的人,就是那个当时2017年的朱日和,就是说白了就是像习宣誓效忠的一个这样的阅兵式,是不是?效忠嘛,因为所有的人他肯定是要见过的啊,要选拔的,付文华接管控制了卫戍区,然后武警现在拿下。武警司令去参加这个政法委的会议。之前武警司令你如果拿不下,你的政法委这里头唯一的最强的力量就是武警司令,虽然还有这个公安部,但是说白了你这个刀靶子,你面对枪杆子,你还是打不过,别人是用枪你是刀,枪杆子毕竟是有刀有枪的,这个叫武警是有刀有枪,军队是有枪有炮,这个公安部你只是有刀那没用,所以你看,就是这里头就是一个重要的,又是一个重大的警告,这是第一。第二,就是中共的内部的情况这个这一段时间1月9号这段时间的时候,意思是让大家啊,让他们不要像什么江泽民一样啊,不要像江泽民当时病了的时候,徐才厚、周永康马上向胡锦涛效忠,其实就这个意思,说不定王春林可能就是代表。叫大家过来看,总结分享一下。
 
墨博士(1:.23:23)
 
也就是说现在习基本上是惊弓之鸟,已经没有办法叫全面负责这个中共国的党政外交了,他只能靠个别的人出来给他传话,这个王春宁很可能就是携圣旨来叫督办,整个政法委以压住所有的这个异己身影和这种毛头,可见中共现在内部的内乱和不稳定,居然达到了一个高峰时期,而且我觉得这个事情随着习隐身时间的增长还会更加愈演愈烈,为什么?吃了定心丸,就像现在我们说的忠心,所有的心都在动的时候,就像让子弹飞的时候,下面的人心也动了,这个黄鼠狼的心也动的时候,大家都不能安稳,所以说 未来的中共局势会越来越复杂,越来越出现暴风雨来临的情况。
 
路德(1:24:22)谢谢安红,谢谢墨博士,谢谢各位观众,别忘点赞分享,今天节目就到此结束,别忘了点赞,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