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wins DataBase
     
  

2021年1月9日路德访谈直播 20210109_1


其他语言


2021年1月9日路德访谈直播 20210109_1除了养病,习近平总加速师为什么不敢露脸见人还有一个重要原因?政法工作会议转达习近平指示;

主播人物:
涉及人物:
涉及公司:
国家地区:
名词解释:
文字整理:茅屎坑 艾拉 hone_modaosi 落叶知秋(文秋) 蓉儿 freecat 四月天 
发布时间:20210109
视频链接:https://youtu.be/OwUbwXgGGlU
内容梗概:
各位观众大家好,欢迎收看路德视频之路安墨唐谈。今天是2021年1月9日美国东部时间,现在是早上8:45分。
 
我们今天看,这个习近平,习总加速师啊,这个出来了,但是出来的没有,依然没有露脸啊,很多人说为什么还不敢露脸,他主要是不敢露脸见人,知道吧?这个,为什么不敢露脸?除了这个养病以外,据我们了解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啊,我们待会在节目中给大家来揭示啊,其中啊,他的重要指示。好,具体他今天这个几个会议啊,都有重要指示,里面到底一些什么样的内容,我们待会来跟大家分析解析一下。安红,首先分享其他相关资讯。
 
安红:(00:01:15)
 
大家好!第一条依旧是来自香港前沿,经过这个多次的这个法庭庭审呢,最终呢是这个以陪审团是以大比例4:1裁定,这个去年身亡的周梓乐先生是死因存疑,那么周的父亲呢,也向大家表示说,最近这一阵子他经常去看望梓乐,到坟前,然后呢,经常跟梓乐说话。那么目前呢,就是说经历了这么一场长长的这么一个陪审,那么他也能希望大家能够好好休息,他自己也希望好好休息。因为毕竟呢是这个这么大一个大比数认定是这个周梓乐死因是还是有很多疑点,那么我们多多少少呢其实知道真相,对吧?因为肯定不是他自己从那个墙上掉下去,也不是说在8秒之间就可以直接这个人从这个生,生存状态直接变成死亡,但是这里面到底有什么样的猫腻和原因的话,其实,心知肚明,只是看,这个到底有多少公正在香港前面。
 
第二呢是想跟大家分享一下,这个,嗯,蓬佩奥发表这个演说哈,就说演讲哈,就说中共的威胁呢,就在眼前,我们已经知道了中共政权的本质,坦率的说呢,全世界爱好自由的人们在整个历史的这个过程中,都知道威权政权的本质,某种程度上呢,中国的很多这个运动啊,至少在这个世界范围内,能够相互建立这个互惠和平,但是这种他们早期的想法,美国人的想法可能是完全错的,由于很多原因很多方面都是因为这个的想法而导致他们一定的损失。其中呢,最最重要的就是经济方面,也就是说我只截了这么一小段,就说从蓬佩奥目前这个不断的还在进行之中,正面的这个积极的宣传,一直没有停歇,我们就可以看到什么。
 
好,今天就先跟大家分享这两条,其他热点节目里说,谢谢路德。
 
墨博士:(00:03:15)
 
好的,我来分享一点,就是说,今天昨天路德和几位博士分享这个科学的论文,我发现大家有很多的意见,我这里对这个科学的这个判断说一些自己的个人的看法。嗯,科学实际上是作为主体的人类,对周围客观事物和环境的真实的认知、实践分析与总结。那么我认为科学天生就具有认知本身的主体时间以及所在条件的局限性,那么就是说科学整个的发展来看,科学暂时是对的,但是在整体来看,科学永远是有错误和不完善的,那么科学本身是错误和不完善的,为什么不能批判,不能去说他呢?这个东西实际上是错,而科学本身最大的活力和魅力就是科学自身不停地批判和完善,甚至颠覆,这才是科学本身最大的魅力。而我本人愿意参与科学,作为科学家的一个愿望就是因为科学就是对自己本身和原有的体制的不停地否定和更新。那么现在的问题就是说,如果科学家不再对权威的科学进行否定,而只会一味的附和的时候,这个时候反而不是真正的科学,我认为。因为中国有句古话,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如果你出于蓝而永远不能胜于蓝,只会给这个权威去美化、去符合、去跟随的话,那这个时候自然是对科学最大的亵渎和扭曲,这个时候的科学家就不再是科学家,特别是我认为那种用科学权威来压制新兴科学的人,已经不能称之为科学权威,实际上跟历史上的教会的一些教宗,嗯那个教士所谓的神棍是一类人,也就说这些人我称之为科学神棍,他们根本不是科学家。为什么?我觉得这个世界上是有一个例子,就是一个,嗯,上个世纪最伟大的一个哲学家,我称为他是不世出的天才,叫做维特根斯坦,他最牛的一点是什么?在整个很多学术界,认为他是人类有史以来最牛的一场博士答辩,因为作为他的答辩主考官是当时
 
三位剑桥全世界最顶尖的三位大师:罗素、摩尔和那个维斯玛,但是整个答辩过程中三位导师无法辩驳他的论文,甚至他认为三位博士,哦,三位导师根本没有读得懂他的论文,而结束了此次答辩,但是三位导师都高度评价了他的论文,让他通过了。这个是由始以来第1个是由博士生来教导导师来通过的博士论文答辩,是最有名的一个。但是他会告诉我们一个事实,就是说,如果作为一个科学家的学生都没有超越老师和否定老师的本领,这个就不是科学,已经歪曲了科学的本身,所以说,我相信大家们,自己应该对这个事情有个清晰的认识,永远相信科学是对自我否定,不要盲目的崇拜,如果盲目的崇拜,实际是对科学和人类本身的犯罪。好的,今天分享到这里。
 
路德:(00:06:53)
 
非常精彩啊,唐博士分享一下.
 
唐博士:(00:06:56)
 
好的,大家好!先说一下那个中共国内的事情。嗯,河北石家庄,它是从1月6日凌晨对全市1000万,1000多万的人口进行了全员的核酸检测。到昨天晚上,一共检测,全部检测结束,说一共查出阳性人员354人,然后发现是主要集中在一个城区,然后呢,而且出现了几代的这个突变症状。同时在另外一个河北省的城市邯郸,而不是,不是邯郸,是邢台市也发现了,也进行了全额全员的核酸检查,因为这个,嗯,这两个城市呢,都有大量的等于说人员检查出阳性,我相信这个实际检测出来的这个,应该是比这个354人要多得多,因为这是毕竟是1000万人,两个城市加起来大概接近2000万的人,所以呢,嗯,这个只是说明就是,嗯,所有的公交和地铁啊,等等也都去停运了,显然就是说比较想象的要实际要严重。嗯,另外呢,只想说再分享一个美国这儿的,一个简单的图片吧,就是在蓬佩奥国务卿的推特上,嗯,昨天晚上发了一个图片,上面显示就是蓬佩奥国务卿和那个情报总监Red Cliff,还有川普总统的安全顾问劳勃 奥珀莱,三个人坐在一个桌子上进行谈话。嗯,我想这个一个,一个图片胜于万言,所以大家看一下这个图片,看看三个人的肢体语言,你能看出很多里面的事情来。同时,蓬佩奥国务卿今天早晨也推了一个推,上面只有American first美国第一,所以大家自己来考虑好了。呵呵,谢谢。
 
路德:(00:09:00)
 
好,我们看习总加速师在9号啊,9号出席了哪些事情啊?依然没有露脸啊,依然没有露脸。然后呢,稍等啊,是参加了这个政法工作会议,政法工作,做出重要指示,是郭声琨转达习近平的重要指示,上谕啊,转达上谕。但是在2019年的时候,你看,习近平是出席中央政治政法工作会议并发表重要讲话,你看这都有视频的啊。然后2020年也是一样啊,所以说2018年,基本上很多事都很忙啊。这个政法工作会议大家知道,这个现在政法委已经彻底被习给搞定了,已经拿到手上了。这么重要的事情,政府政法委可是说啊,最重要的这个刀把子,是吧,这样都不参加。安红,你怎么看,他这个不参加,你怎么理解?
 
安红:(00:10:16)
 
第一呢,我们从这个表面上理解哈,因为他刚做完手术还需要卧床休息,虽然这个国家大事日理万机,他必须呢,这个还要是插手,还要管理,嗯,横躺着他也能插手管理。这个第一条就是说他不能,实在是不能这个露脸,是因为可能如果一旦露了真容的话,那验证我们这个确凿的证据哈,而且让全世界知道,他肯定是做了手术了。
 
第二呢,就是说如果说是,如果说这个手术本身是属于介入疗法,微创的而不是开瓢,那么按理说呢,应该可能顶多是备备皮,应该是做个修饰啊,染染头发呀,或者染染发际线,应该能转过去,那换言之,也可能含义就是体力不支啊,根本就是体力不支,病骨支离,所以根本就起不来。
 
第三呢,可能是他也心虚,他也怕,他怕什么呢,这个整个的这个小组长都是他一人当着,他当年也当着全世界信誓旦旦的说,他是这个包括这个疫情啊,他也是从头到尾他都清楚,去年的2月7号。那么呢,几乎没有什么事情,是他不知道,那么这个时候他突然这个称病,然后这个借故延迟这个露面的机会,那可能是有其他的这个心里有些什么事情,会有些什么把柄啊,被恐怕被人吃瓜唠,恐怕被人揭示出来。
 
第四呢,我想有可能就是,我们一直路德节目里都说了,啊,我们这边输了,我们暂时是输的,那么这个习总赢了,你赢了那你就堂而皇之地,就光明正大地出来庆祝一下,但他恰恰没有,换言之还没到那个最后的关口,他其实心里好害怕出来。那么这个怕呢,显示在这个人一旦他不是信心满满,他不是这个气定神闲,他就会有犹犹豫豫,这个面相可能很不好看啊,就像这个修,修到这个,不是,修这个,修成精的那些妖魔鬼怪一样的,那么让人家一下子能从这个气色上察言观色看出来,就说明他也有他的难言之隐,所以这个时候呢,干脆托故就不出来。
 
第五还有可能呢,不知道这个中间他这个病啊和做手术这个期间,有没有人曾经这个打算,这个溜号去投靠别人,而不是全心全意投靠给他,那这些可能有一些这个事情还没有处理完,或者说呢,他依旧可能很生气啊,或者说他很高兴,认为美国这一次,这个他做的这个手脚做得挺棒啊,也可能是因为他还有一些内部的瑕疵,还没有收拾完,所以这些林林总总的原因呢,以我个人看法呢,就是都可能是他称病借着这场手术,借这场病,变故,然后呢,不出来。也可能像最早有一次就是14天都不在,他其实有一些谈条件或者没有谈妥,那就耍性子不出来,什么时候你答应我,你们这些所谓的元老级的人啊,或者之前给我写过信的人呢,如果你愿意如何如何如何,那他可能以这个为要挟,所以呢,这可能都是他不出来的原因。谢谢路德。
 
路德:(00:13:27)
 
墨博士,你怎么看?
 
墨博士:(00:13:30)
 
嗯,我觉得习现在跟当时的毛还有金家几代人,实际上有一个很大的共同特点,就是说在某个大事情上他们非常喜欢抛头露面,特别是喜欢体现自己能跟民众和基层官员打成一片,也特别是政法委。大家看到以前的政法委这种大会议,他一定会出席的,特别是今年他又如此获得了巨大的生命,他基本上,我估计从内心里,他非常想出来叫做什么,跟大家叫做邀邀功,让所有人庆贺一下,特别是大家有一个不好的消息,我告诉你,就是说从2021年今年起,每年的1月10号将设立中国人民警察节,也就是从明天开始第一个中国人民警察节就出现了,也就是说中国的黄鼠狼也要开始过年了。这个对所有人都不是一个,但这个节点上,居然所有这个审批和推动这个的习总加速师,居然无法露。我觉得他这个最近的状况,就像安红女士分析的一定是非常非常差,不然他绝对不会错过这个机会和抛头露面,和这个什么,嗯,宣扬自己伟大光明政治形象的这么良好的机会都会错过的,那只能说明他现在的状况实际是非常差,我非常担心会出现乐极生悲的现象出现,我希望这个现象不要出现。好的路德。
 
路德00:15:06
 
好,这个习总加速师这里头,对政法工作做出重要指示,怎么指示的我们看一下,他说代表党中央什么,诚挚的问候,这个为建设,为保障人民幸福,国家安全社会稳定作出新的更大贡献,以优异成绩庆祝建党100周年,然后深入贯彻,后面郭声琨拍马屁,会上传达习近平重要指示并讲话,强调政法机关要坚持以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为指导,深入贯彻习近平法治思想,增强四个意识,坚定四个自信,做到两个维护,以党的政治建设为统领,等等说的这些东西,然后国务委员公安部部长赵克志,最高人民法院院长周强,最高人民检察院院长张军,你看中共国特有意思一开会,公检法一起开是吧,直接有个政法委书记,说白了这个公检法都是做样子的。这个唐博士,唐博士你怎么看?
 
唐博士00:16:24
 
我刚才补充一下,就是说做这个即便不是这个开颅手术,用那个介入手术的话,他也还是会有后遗症的,一般来讲要1~2周,他这个普遍的这个就是做完之后,这种介入手术,他的症状最常见的,我查了一下,就是他会感觉很悲哀,或者很愤怒,或者很紧张,反正这个情绪会比较波动,同时呢,他有的时候会因为是脑子嘛,毕竟是对人很敏感的地方,有的时候可能还会有这种抽搐,或者痉挛这种事情,所以他要服一些药,来防止这些事情。然头疼还是会持续一段,不是说马上就能够,头痛就减少。而且呢,他这个血管扎进去,甭管是从这个大腿根,或者说是从脖子附近进去了,他也会有很多疼痛,所以他会表现出来会很多是不正常的一种情绪,或者外面,所以他不能露面,这是一个客观原因。主观的呢,他肯定也是不想让他的政敌或者是外界看到这些事情,所以呢,这是两件两个事情。
 
这个政法会议呢,它这个纯粹就是,因为可以证明习近平是做完了,显然生命没有,现在暂时没有大碍,所以这些人呢,就是政法委的这些人赶紧去,赶紧去溜须拍马一番,赶紧是去表忠心,说明你看你老大你动手术的时候,我们啥也没说,现在你好了,我们可是真正来给你捧场了,你可要知道我们是真正靠得住的人,无非如此而已。所以呢,这就是一个做样子的一个表象,但是大家心里都知道,习近平现在不出来,就说明他还没有足够的勇气,有的人嘲笑说,是不是真是没脸出来了或者什么的,这也是不好说。好,谢谢路德。
 
路德00:18:30
 
那个很多人说到底,你看他这个重要指示,而这所有的指示,基本上就是秘书代劳的,也不是他自己说的一段话,是吧,也不是说这个是习近平总书记指示,打个电话,然后这个留个语音啥的,啥都没有,这是第一。都是说白了就一张纸,这个纸到底是不是他的?不知道。但是我告诉大家为什么不敢露脸见人?他手术是做完了,是成功了,但是这是一个重要的一点,状态知道吧,有问题,根本没法见人,就是说什么呢?正常的话都说不清楚,知道吧,安红,明白吧,你可以留个语音,语音,语音他都不敢留,是不是,写个什么,习近平习总书记指示,2020年政法战线坚决贯彻什么什么什么,全都是书面的,没有一句正儿八经留个语音,留个语音多简单的事,是不是,你政法工作会议是很重要的,。刀把子,是吧,所以说这里头,他实际上我们之前说过,这个真正知道这些的,活是活着,没死,记住,大家记住,但是这个话都说不清楚,到这地步了所以说,还有一点,还有一个这个神隐一个最重要就是怕死,知道吧,因为现在是终极之战,最后最后的关键时刻,知道吧,最后关键时刻,他也怕被活抓或者怕被定点清除,是不是,因为他知道他身边的人也靠不住,就像现在这个重要的人士,你没发现都隐身了,是不是,都隐身了(安红:对,没错)对,都隐身,这隐身就是说白了在这里头,虽然说其实脑子没啥问题,但是就是这个状态据说是要休养一段时间,就会就会那个,就比如说可能可能会,那个叫施瓦辛格小的时候,他不就是面瘫,他一边脸动不了,就有一些这种,他不想让别人看到,据说调整,因为我以前有个朋友他就这样,他做完以后,他这个面部神经,他就那个,但是按揉,揉揉按按一下,然后后来就慢慢恢复了,至少让你看不出来,明白吧,所以说这个他是要恢复的,他脑子没问题,说话就像施瓦辛格说话一点问题都没有,不影响,所以还在这里,这个指挥肯定是没问题,做这些指挥,知道吧,但是他知道,这个他只要一出来,随时出来,他也对谁都不相信,因为他知道现在就是这个关键时刻,明白吧,从这里头大家看出,他为什么不敢出来?为什么1月6号之后他不敢出来?他知道很多事情没结束,是不是安红?
 
安红00:22:10
 
我们知道了原因,原来如此。首先是这个手术做的有点像这个,类似于暂时半死不活状态,我们还要活捉他的,他可千万不要死了,宁肯这个半死不活状态,起码是个活物都行。这个我们终于知道原来有这样的情报出来,是因为做的不是特别好,还要恢复的时间比较长,那我不知道是不是刚才印证了这个唐博士说的,这个可能有点面瘫,麻痹,抽搐或者是明眼人一看,只要是一看,就知道这个还有问题。当然这个命是保下来了,但这个脑子到底到了什么地步,像以前一说都是通商宽衣,这样的人就不知道,这个小池塘里到底掀了多大的风浪。第2句话想说,原来他怕死,这个你只要没信仰的人,一般他都怕死,为什么呢?生呢,是无可选择的,你的生身父母不管是这个合法的,不合法的,这个婚内的,非婚内的,对吧,还是说是找个小三,还是小八的生的,这个他没有选择,作为孩子没有选择。但是死呢,他是可以选择的,他自己选择了这么一条,这个加速师的不归路,油门紧踩,破车乱晃,然后呢,这个明明是有这个康庄大道他不走,他非要逆着这个普世潮流,而且呢,他一个人开这个车也就罢了,带上身边的几个狐朋狗友也就罢了,他声称要把这14亿人全都开进,不仅如此,他还要把美国人民和世界正义力量也都拉到这个破车上去,一块坠到悬崖,那当然他不就怕死了,所以这个时候摇摇欲坠这个车,和他这个摇摇晃晃的这个人,以及这个摇摇晃晃的这种思想,因为他毕竟还是怕死的,那换言之今年53年,也就是67, 68这年龄。按理说还早着呢,人家正干四化呢,小老邓当年都80多岁,所以感谢路德给我们接了一个谜底,原来是这个事出有因,那么在这里面作为一个常人,无论如何我是希望他还是一定要活着,因为我们最终的目的是要把他活捉了。好,谢谢路德。
 
路德00:24:18
 
好,刚才纠正一下,不是施瓦辛格,是史泰龙,我搞混了,史泰龙,对,然后这个他现在躲的那种,就是绝对的这种地下的这种指挥,指挥系统里头,指挥中心里头,他绝对不敢出来,100%不敢,因为他也知道只要一出来,等于说他就会被活捉,被一系列那个,他知道这里面,这里头就是党内的,他知道现在就是最后的终极之战,然后躲在哪些地方?咱们肯定是知道的,但是呢,至少可以防很多美国的这种各种攻击,明白吧,就是这种斩首的这种攻击,出来了,他肯定不敢出来见人,咱们赌不赌:绝对他不敢说最近去哪里接见外宾,或者是接见这个谁谁谁的。他绝对不敢,因为他知道只要一出来,他也不知道他身边到底那个,因为你出来动静大的去了,他一出来怎么得要几百上千人,几千人吧,他哪知道哪个人,他控制得住。他进入那个掩体里头,层层防护,反正都进不去,都是很厚的铁门,很厚的门,然后都是有安保,然后并且这个密码,密码锁,所以他基本上任何的人,他也很少,并且在地下掩体,就像那都是可以开车的,都可以开火车的,你知道吧,早就挖好的这种洞,以前不是咱们做节目说过的,中南坑底下还有个地下隧道,这地道底下是可以开两排车的,一直直接通到西山,西山在往香山那边,是吧,玉泉山,但是有一条那个,就是每个洞里头,又有一个防空洞,然后又可以走到别的地方去,那个地下蜘蛛网,就地道战,现在说白了,别人当老鼠来了,打地道战,知道吧,在这里,他只要一出来,他回头说,就是他身边的最多也就三四个人值得信任,那剩下超过五六个,十个人之外的,他肯定不值得信任,他怕,主要是怕,告诉大家,最主要是怕,这就是我们之前跟大家说过,为什么说这个很多事情这叫做终极之战,就是别人就跟他说,你就忍一忍没事,是不是,学司马懿知道吧,学司马懿,装的,装到怎么地给你叫激将法,你都不出来,就这个意思明白吧,他觉得咱们是激将法,不是,说的是事实,他就是,第一,他从这个战略角度考虑,第二他确实正好这个做的手术,有问题,有问题,所以你看也没有语音,就按理说你不露脸,语音没问题,或者这个视频会议没问题。那被咱们这说说说,是吧,但是这个里头记住,他这种方式,因为他这个底下地道,他是比较多,就是他做了好多地方,就是狡兔三窟,甚至就是他自己,自以为他也秘密的做了几个地方,就不知道,就跟那个秦始皇出去一样,是不是。几辆车,到底不知道坐哪个车,地道也是,经常换地方,地道他也怕,他怕上去被别人堵住了,明白吧,老鼠洞文贵先生不经常说,他怕被堵住。记不记得文贵先生之前专门说过,他说你看我们小时候在那抓老鼠,堵老鼠,你记不记得专门说过这个段子(安红:对,记得)记得吧,他说堵老鼠洞怎么怎么堵,大家现在知道,这话里头是有话的,是不是。所以关键,这就是当年那个叫做什么?挥泪斩马谡,马谡不也得意,坐在山上,最后给你堵住了,实际上他不死翘翘。现在习也是一样,他就堵在里头,在里头他觉得你拿我没办法了,那就是好事,好事,所以说不定过几天有好消息出来,堵老鼠洞,肯定有办法的。墨博士。
 
墨博士00:29:44
 
这个就让我想起了1945年,这个德国人节节败退的时候,这个希特勒的最后时光,因为希特勒最后有一段时光,就是完全躲在他那个柏林的总理府的一个地堡,但是没有人知道的地堡在哪里。
 
墨博士(00:30:01) 
 
没人知道地堡在哪里,而且当时希特勒是被刺杀过两次以后,就象成为惊弓之鸟之后就躲在地堡里,对任何什么报告都是在地堡里,他只是电话接触,任何人都不能见到他的面。他是非常非常害怕。现在习有一个状态,其实还不如当时的希特勒,因为当时希特勒的威信和话语和身体状况没有问题。现在当你如果说话和指令都有一点障碍的时候,其实这个在极权主义里面是非常危险的一个信号,一旦你的命令出不去不到位的时候,你的生命随时就可能会消失。特别是曾经经历过这么一次的习肯定会非常非常害怕。那么美国住在这里的时候会不会什么斩首,你说我们已经做了很多方案,斩首啊直接定点清除啊,直接上背叛都有可能。而这种每一种可能,都以他现在的状态来说是无法避免和抵抗的。那只有一种方法,就是躲起来。但是能躲多久呢?我相信按我的想法可能要到1月20号以后了,这是最安全的一种方式。
 
还有就是说,他现在不说话,你现在的科技手段,视频语音各种电话各种方式都可以帮他模拟,但是居然没有做,说明现在他呆的地方的这个通信控制力非常非常的严密,生怕一点点的信息的泄露。就是说,他尽量要减少与外界的通信,以减少他的定位的可能性,对吧?比如说,因为有电话线会有视频,很容易被追踪,所以说他连这种都害怕,那只能说明什么?他怕,怕谁的能力呢?现在最大的能力就是美国的。好的路德。
 
路德(00:31:55)
 
告诉你,习身边一个电子设备都没有,明白吧?只要有电子设备,他就知道,他马上就会被定位啊,无论是电脑手机摄像头所有的,哪怕任何的电子设备,100%。所以他身边只能签字啊,打字估计都是拿到外面,很远很远,至少是吧?10公里的地方,20公里以外的地方去打,然后底下写完字以后吧,然后很远,25,20公里以外,然后在哪个地方,然后才把这个发出去。这就是啊,这就是告诉大家,为什么没视频,没语音。因为很多时候,为什么没语音?如果他要语音,你得用手机录啊,是不是?一录,你不就,随时他知道,这不就你这定点不就那个了。99年的时候,美国当时就有这个技术,当时他们那个什么这被藏在那个地下,南联盟这个大使馆的地下,他那个导弹就可以,就直接穿越最终打到地下,是不是?就已经可以穿洞了,是不是?美国现在不是有那个最新的叫什么导弹,之前,就是人脸识别,是吧?蜜蜂,蚊子,这些东西。记住啊,记住。蚊子这些东西,他都怕。所以他躲在那个洞里头,没有任何电子设备。但是这里头你觉得,反过来说,基本让他记着跟外界,唯一可能就是两三个人跟他信任。但这两三个人给他,有人说他听咱们节目;绝对听不了。我跟你说,他哪能听的,你以为他有iPad。有iPad分分钟就定位,就知道你是在哪个地方了,是不是?他天天躲猫猫,现在相当于啊。地狱火那个导弹,就说给他汇报的,就是跟老毛一样嘛。(安红插话:张玉凤),就是那几个人就跟着,老毛老年失忆。是不是?就是那几个人,所以说啊,核心的就是那,对变成本拉登。说的太对了啊。本拉登为什么被暴露?就是卫星电话,他现在知道卫星电话都不能用。等于说他身边没有任何电子设备啊,这所有的全部都收起来了。
 
然后呢,给他汇报的这几个人,中间给他传信息的,你想想?那几个传信息那不是分分钟就把他给啊,是吧?再过一段时间,只要摸到他的习性,摸透他的脾气以后,他这个。所以啊,因为他是。你要知道一点啊,就是他不管怎么滴,你想他,你看他每一天他只发一个指令,我们这个只是那个,只是就是对。哎这种,你发现没有啊,不多。因为你如果多的话就会被别人找到规律。知道吧?啊,绝对,你想想这个军事级别绝对超越咱们的能想象的,明白吧?绝对就会找到这个规律。比如说啊,怎么哪哪台电脑的?啊?打的这个字,这里头,哎在哪个地方?然后1点那个地方,然后第2天又在这边又有,或者换了一个地方,又是什么习近平的。
 
因为他这个,首先第一我们很容易吗?比如说要发给郭声琨,要么传真要么发邮件,是吧?啊,到郭声琨这里,要不打个电话,就算打电话,在这里的所有东西啊,郭声琨接到习的指令。那这个打电话的人,就给郭声琨打电话的这个人定位了,好。那这个电话如果放在地方,他不用的话,然后就跑,来回跑啊,来回跑步这种方式,飞鸽传书。说太对了,鸡毛鸡毛信绝对。那打电话的人,下次还用这个电话还是用别地方的电话?他肯定准备了很多地方电话来回,所以他一天不敢多搞。多弄的话,哎,比如说这个点,只要那个那有人盯着这个点就行了。下次再来,然后就把这个人搞定,把这个人搞定,他回去,然后他不就可以把习搞定。这么简单啊,如果对习对,所以他不敢弄太多,明白吗安红?
 
你知道我的这个逻辑吧。他的,比如说他最多只信任三个人,就是国家紧急委员会,就那几个啊危机委员会。只信这三个人。三个人底下,每个人可能最多,他不可能太多。
 
太多的话,比如说啊安红我让你,然后你出去被别人搞定;你回来然后给我给这个习汇报;给习汇报以后,实际上你已经被他搞定了,知道吧?啊,那你,你去把这个把这个他底下的丁薛祥去搞定,拿把刀拿把枪或者又有啥东西。啊,让丁薛祥再去灭他;不就可以活捉吗?我们现在是活捉方案啊,明白不?所以他每天你看他只有一个指示,他不敢多。多的话,他就知道,必然会暴露。等于说他出去的发指定的那一个人,用完就不用了。记不记得?咱们之前也说过这个,啊,是不是?用完就不用了,每次一天就一个指令。最多一两个,用完的话,这个人可能就消失了,可能就人间消失了。它那里储存了一堆人,知道吧?就每一个人出去只用一次,把指令发完。否则别人就知道,是不是?因为根据那个不管是电话电脑所有的就知道,这个人谁定位的,然后这一切。不让消息出来,所以他准备了一堆人,但这个人总是有限的。他不可能源源不断的,毕竟啊,你准备了1000个几千个,所以他这个,这就是他吸收之前,你知道吧?就是萨达姆的这个指令系统的这里头,他们知道,萨达姆当时死不就死在这里吧?啊,这就被定位了,然后各方面所有的指令全部发不出去。发不出去你就光杆司令了,明白吧?这就是啊,他发不出去光杆司令。所以说啊,这里头其实我们已经传递了重要的信息啊,为什么咱知道?是不是?
 
所以党内的人听完以后,你们就知道啊,这个意味着啥?意味着啥,这个唐博士你说,意味着啥啊?
 
唐博士(00:39:22)
 
中共它这个这个东西,他就跟那个原来纽约的黑帮是一样,他们这个危险永远是来自内部。内部的人总是互相提防,互相不信任,心黑的很,而且你看那个原来纽约黑帮的这个家族,他从这个最大的那种教父也好,跟下面联系,他都是单线联系的,不超过几个人,所以呢,保证行踪不定,打电话从来都不用家里电话,当时还只用这个公共的等于就是投币电话。那现在用什么电子设备都被监控,都会被定位,所以他更不敢用,所以那时候就是说只要黑帮的老大稍微有点病,不是什么太大的病,甚至因为老了啊,或者什么其他的一些功能不行。唉,他下面的这些,这个稍微第2层的这些人,他就会有异动,所以好多这个老大被干死在这个当街,那当时像那个张刚比他当时把他那个他那个大佬干掉。他,他就是发现他不行了,然后他就来起来夺权。那中共是一样的,如果要是这个习包子发现有问题,那他下面这些人那肯定就会有异动嘛。
 
同时现在这个闹得只能钻地洞的话,这习包子呢是又怕风又怕光,又怕蚊虫又怕见人,这吓得是心惊肉跳,又做了手术,这本来就心里面又紧张,什么这个焦虑又有什么忧郁等等症状一出来,那就更害怕了。所以现在这弄的是,只能用鸡毛信王二小来进行这个传递了,所以这个用信鸽呢,恐怕还会放丢了,那干脆把人当信鸽,放出一个我就不回收了。但是他也不知道这信收到没有,所以那这里面确实是很很麻烦。所以啊,这个钻在老鼠洞里,那你就钻着吧,到时候总有办法,往里面灌水啊灌气啊,你总有跑出来的时候,出来了就一堆猫等着你,反正你跑不了。谢谢路德。
 
路德(00:41:26)
 
对,说太对了,就是他的,他的指令到底能不能传出去啊?这是关键点。明白吧?实际上,习一样的也在想办法弄美国,我告诉你啊,知道吧?啊,这里一样的,说白了互相之间都在搞啊,都在直接对准对方的这个,要我们叫斩首行动或者各种行动啊,各种方式,也在。所以你千万别以为啊,这个他没能力渗透到到美。绝对,我们既然说了,这就是渗透。但是这个指令啊,他就是这种指令,就是当时有个电影叫什么什么叫长城什么电影,是不是啊?啊那种僵尸全出来。最终,你只要找到找到发指令的这个人,(僵尸)全没了。所以习他们就信,只要找不到我指令的,指令的原始的,那你你怎么弄啊,所有的这个机器照样运转,一点事都没有。但是这里头,刚才说了,他用这种信鸽的这种人体信鸽的这种方式,关键丁薛祥,是吧?这三个人啊,这个朱雪峰是吧?还有谁?那个叫啥啊?许其亮,那还有包括彭丽媛习远平。相互之间就没有一个人和人?咱们说,中共用人性来对美国,对咱们对咱们爆料革命,难道他们自己就没人性,相互之间就没有一个啊,眉来眼去,是不是啊?就没有一个?当时他最近是最近这段时间啊,在地洞里头啊,在这个地窖里面,地堡吧,他们的地堡,不可能什么,绝对不敢乱搞,不敢说这个每天,是不是啊?日日入洞房夜夜当新郎,这不可能的,我跟你说啊,那不绝对暴露嘛。是不是啊?绝对暴露。
 
在这个时候很多人性啊这个,就是所以说,你叫我们说最终比的就是心力之战,心理战。谁啊真正就像高手对招心理战,谁最后能忍得住,能坚守的住。信仰之战,你的够定力啊,这才是最关键。是不是?这个中共这个,他们觉得他们自己修行很高啊。中共经常啊,你要知道中共这些人他没人性,他觉得我们反正没人性,是不是?我们都是魔性,所以他觉得我修行够高,是不是?这里头他们,但是这里面这里面,他们是在一种什么样的状态?他们真有这种啊,自我恐慌的这种状态,明白吧?啊,你想在美国,他们不至于恐慌。这有啥?说白了大不了,你还有法律法治,明白吧?啊,但对他们来说,他们输可能明天就结束了,那他的恐慌程度决定了你的内心的真正的真正的你的定力。以为你想你说的,如果你是一种不在乎无所谓的心去做的话,你肯定定力很强。
 
墨博士(00:30:01) 
 
没人知道地堡在哪里,而且当时希特勒是被刺杀过两次以后,就象成为惊弓之鸟之后就躲在地堡里,对任何什么报告都是在地堡里,他只是电话接触,任何人都不能见到他的面,他是非常非常害怕。现在习有一个状态,其实还不如当时的希特勒,因为当时希特勒的威信和话语和身体状况没有问题。现在当你如果说话和指令都有一点障碍的时候,其实这个在极权主义里面是非常危险的一个信号,一旦你的命令出不去不到位的时候,你的生命随时就可能会消失。特别是曾经经历过这么一次的习肯定会非常非常害怕,那么美国住在这里的时候会不会什么斩首,你说我们已经做了很多方案,斩首啊直接定点清除啊,直接上背叛都有可能。而这种每一种可能,都以他现在的状态来说是无法避免和抵抗的。那只有一种方法,就是躲起来。但是能躲多久呢?我相信按我的想法可能要到1月20号以后了,这是最安全的一种方式。
 
还有就是说,他现在不说话,你现在的科技手段,视频语音各种电话各种方式都可以帮他模拟,但是居然没有做,说明现在他呆的地方的这个通信控制力非常非常的严密,生怕一点点的信息的泄露。就是说,他尽量要减少与外界的通信,以减少他的定位的可能性,对吧?比如说,因为有电话线会有视频,很容易被追踪,所以说他连这种都害怕,那只能说明什么?他怕,怕谁的能力呢?现在最大的能力就是美国的。好的路德。
 
路德(00:31:55)
 
告诉你,习身边一个电子设备都没有,明白吧?只要有电子设备,他就知道,他马上就会被定位啊,无论是电脑手机摄像头所有的,哪怕任何的电子设备,100%。所以他身边只能签字啊,打字估计都是拿到外面,很远很远,至少是吧?10公里的地方,20公里以外的地方去打,然后底下写完字以后吧,然后很远,25 20公里以外,然后在哪个地方,然后才把这个发出去。这就是啊,这就是告诉大家,为什么没视频,没语音。因为很多时候,为什么没语音?如果他要语音,你得用手机录啊,是不是?一录,你不就,随时他知道,这不就你这定点不就那个了。99年的时候,美国当时就有这个技术,当时他们那个什么这被藏在那个地下,南联盟这个大使馆的地下,他那个导弹就可以,就直接穿越最终打的地下,是不是?就已经可以穿洞了,是不是?美国现在不是有那个最新的叫什么导弹,之前,就是人脸识别,是吧?蜜蜂,蚊子,这些东西。记住啊,记住。蚊子这些东西,他都怕。所以他躲在那个洞里头,没有任何电子设备。但是这里头你觉得,反过来说,基本让他记着跟外界,唯一可能就是两三个人跟他信任。但这两三个人给他,有人说他听咱们节目;绝对听不了。我跟你说,他哪能听的,你以为他有iPad。有iPad分分钟就定位,就知道你是在哪个地方了,是不是?他他天天躲猫猫,现在相当于啊。地狱火那个导弹,就说给他汇报的,就是跟老毛一样嘛。(安红插话:张玉凤),就是那几个人就跟着,老毛老年失忆。是不是?就是那几个人,所以说啊,核心的就是那,对变成本拉登。说的太对了啊。本拉登为什么被暴露?就是卫星电话,他现在知道卫星电话都不能用。等于说他身边没有任何电子设备啊,这所有的全部都收起来了。
 
然后呢,给他汇报的这几个人,中间给他传信息的,你想想?那几个传信息那不是分分钟就把它给啊,是吧?再过一段时间,只要摸到他的习性,摸透他的脾气以后,他这个。所以啊,因为他是。你要知道一点啊,就是他不管怎么滴,你想他,你看他每一天他只发一个指令,我们这个只是那个,只是就是对。哎这种,你发现没有啊,不多。因为你如果多的话就会被别人找到规律。知道吧?啊,绝对,你想想这个军事级别绝对超越咱们的能想象的,明白吧?绝对就会找到这个规律。比如说啊,怎么哪哪台电脑的?啊?打的这个字,这里头,哎在哪个地方?然后1点那个地方,然后第2天又在这边又有,或者换了一个地方,又是什么习近平的。
 
因为他这个,首先第一我们很容易吗?比如说要发给郭声琨,要么传真要么发邮件,是吧?啊,到郭声琨这里,要不打个电话,就算打电话,在这里的所有东西啊,郭声琨接到习的指令。那这个打电话的人,就给郭声琨打电话的这个人定位了,好。那这个电话如果放在地方,他不用的话,然后就跑,来回跑啊,来回跑步这种方式,飞鸽传书。说太对了,鸡毛鸡毛信绝对。那打电话的人,下次还用这个电话还是用别地方的电话?他肯定准备了很多地方电话来回,所以他一天不敢多搞。多弄的话,哎,比如说这个点,只要那个那有人盯着这个点就行了。下次再来,然后就把这个人搞定,把这个人搞定,他回去,然后他不就可以把习搞定。这么简单啊,如果对习对,所以他不敢弄太多,明白吗安红?
 
你知道我的这个逻辑吧。他的,比如说他最多只信任三个人,就是国家紧急委员会,就那几个啊危机委员会。只信这三个人。三个人底下,每个人可能最多,他不可能太多太多的话,比如说啊安红我让你,然后你出去被别人搞定;你回来然后给我给这个习汇报;给习汇报以后,实际上你已经被他搞定了,知道吧?啊,那你,你去把这个把这个他底下的丁薛祥去搞定,拿把刀拿把枪或者又有啥东西。啊,让丁薛祥再去灭他;不就可以活捉吗?我们现在是活捉方案啊,明白不?所以他每天你看他只有一个指示,他不敢多。多的话,他就知道,必然会暴露。等于说他出去的发指定的那一个人,用完就不用了。记不记得?咱们之前也说过这个,啊,是不是?用完就不用了,每次一天就一个指令。最多一两个,用完的话,这个人可能就消失了,可能就人间消失了。它那里储存了一堆人,知道吧?就每一个人出去只用一次,把指令发完。否则别人就知道,是不是?因为根据那个不管是电话电脑所有的就知道,这个人谁定位的,然后这一切。不让消息出来,所以他准备了一堆人,但这个人总是有限的。他不可能源源不断的,毕竟啊,你准备了1000个几千个,所以他这个,这就是他吸收之前,你知道吧?就是萨达姆的这个指令系统的这里头,他们知道,萨达姆当时死不就死在这里吧?啊,这就被定位了,然后各方面所有的指令全部发不出去。发不出去你就光杆司令了,明白吧?这就是啊,他发不出去光杆司令。所以说啊,这里头其实我们已经传递了重要的信息啊,为什么咱知道?是不是?
 
所以党内的人听完以后,你们就知道啊,这个意味着啥?意味着啥,这个唐博士你说,意味着啥啊?
 
唐博士(00:39:22)
 
中共它这个这个东西,他就跟那个原来纽约的黑帮是一样,他们这个危险永远是来自内部。内部的人总是互相提防,互相不信任,心黑的很,而且你看那个原来纽约黑帮的这个家族,他从这个最大的那种教父也好,跟下面联系,他都是单线联系的,不超过几个人,所以呢,保证行踪不定,打电话从来都不用家里电话,当时还只用这个公共的等于就是投币电话。那现在用什么电子设备都被监控,都会被定位,所以他更不敢用,所以那时候就是说只要黑帮的老大稍微有点病,不是什么太大的病,甚至因为老了啊,或者什么其他的一些功能不行。唉,他下面的这些,这个稍微第2层的这些人,他就会有异动,所以好多这个老大被干死在这个当街,那当时像那个张刚比他当时把他那个他那个大佬干掉。他,他就是发现他不行了,然后他就来起来夺权。那中共是一样的,如果要是这个习包子发现有问题,那他下面这些人那肯定就会有异动嘛。
 
同时现在这个闹得只能钻地洞的话,这习包子呢是又怕风又怕光,又怕蚊虫又怕见人,这吓得是心惊肉跳,又做了手术,这本来就心里面又紧张,什么这个焦虑又有什么忧郁等等症状一出来,那就更更更害怕了。所以现在这弄的是,只能用鸡毛信王二小来进行这个传递了,所以这个用信鸽呢,恐怕还会放丢了,那干脆把人当信鸽,放出一个我就不回收了。但是他也不知道这信收到没有,所以那这里面确实是很很麻烦。所以啊,这个钻在老鼠洞里,那你就钻着吧,到时候总有办法,往里面灌水啊灌气啊,你总有跑出来的时候,出来了就一堆猫等着你,反正你跑不了。谢谢路德。
 
路德(00:41:26)
 
对,说太对了,就是他的,他的指令到底能不能传出去啊?这是关键点。明白吧?实际上,习一样的也在想办法弄美国,我告诉你啊,知道吧?啊,这里一样的,说白了互相之间都在搞啊,都在直接对准对方的这个,要我们叫斩首行动或者各种行动啊,各种方式,也在。所以你千万别以为啊,这个这个他没能力渗透到到美。绝对,我们既然说了,这就是渗透。但是这个指令啊,他就是这种指令,就是当时有个电影叫什么什么叫长城什么电影,是不是啊?啊那种僵尸全出来。最终,你只要找到找到发指令的这个人,(僵尸)全没了。所以习他们就信,只要找不到我指令的,指令的原始的,那你你怎么弄啊,所有的这个机器照样运转,一点事都没有。但是这里头,刚才说了,他用这种信鸽的这种人体信鸽的这种方式,关键丁薛祥,是吧?这三个人啊,这个朱雪峰是吧?还有谁?那个叫啥啊?许其亮,那还有包括彭丽媛习远平。相互之间就没有一个人和人?咱们说,中共用人性来对美国,对咱们对咱们爆料革命,难道他们自己就没人性,相互之间就没有一个啊,眉来眼去,是不是啊?就没有一个?当时他最近是最近这段时间啊,在地洞里头啊,在这个地窖里面,地堡吧,他们的地堡,不可能什么,绝对不敢乱搞,不敢说这个每天,是不是啊?日日入洞房夜夜当新郎,这不可能的,我跟你说啊,那不绝对暴露嘛。是不是啊?绝对暴露。
 
在这个时候很多人性啊这个,就是所以说,你叫我们说最终比的就是心力之战,心理战。谁啊真正就像高手对招心理战,谁最后能忍得住,能坚守的住。信仰之战,你的够定力啊,这才是最关键。是不是?这个中共这个,他们觉得他们自己修行很高啊。中共经常啊,你要知道中共这些人他没人性,他觉得我们反正没人性,是不是?我们都是魔性,所以他觉得我修行够高,是不是?这里头他们,但是这里面这里面,他们是在一种什么样的状态?他们真有这种啊,自我恐慌的这种状态,明白吧?啊,你想在美国,他们不至于恐慌。这有啥?说白了大不了,你还有法律法治,明白吧?啊,但对他们来说,他们输可能明天就结束了,那他的恐慌程度决定了你的内心的真正的真正的你的定力。以为你想你说的,如果你是一种不在乎无所谓的心去做的话,你肯定定力很强。
 
但是对他们来说,他因那个他失去了很多,说白了,就是你得到太多,就那范进中举的那种感觉。明白吧啊,所以他们是孤注一掷,记住啊,孤注一掷,所以,为什么你想文贵先生为什么视频面前,老是蹦蹦跳跳的,那个就是告诉他们天天活在洞里的,让他们知道,真正什么样的日子才是生活。别为这些啊,像他这种分分钟告诉他,这几个人,说明,你用这种指令的方式啊,这种方式。你觉得我们之前说啊,他最信任的有个叫谁,什么情报头子叫什么啊?那个嗯,说绝对是美国的间谍,美国搞定的,对,熊光楷,习对他很信任,那你去看看熊光楷都提拔了谁?你去看看许其亮跟熊光楷啥关系,是不是啊?所以呀,有人说活捉习包子太容易,对!就这个意思知道吧?明白吧?他们还自以为那个,说不定过两天咱就戴领带了,还是红的,是不是,安红?
 
安红:(00:46:28)
 
是啊,第一呢,他想这个欲盖弥彰,他想是把他所有的痕迹消失掉,但是恰恰它这种这个万无一失,以他这个人性为本的这个他以为保险万无一失,其实恰恰把他的行踪暴露了,因为已经固定一个地点了,对吧?那刚刚路徳跟我们说那是一个地堡,那我们估且把它叫地堡,这个地堡,其实它已经,你在那里面呆着,无论他换多少个门洞,但是他在那个体系里,那个体系,文贵先生知道的;第二呢,我惊诧于这个情报已经出来了,就是说无论是他身边贴身的人送的,还是说,是这个高科技能够查到的,就是他具体在哪个地方,可能未必知道你今天在abcd某个地方,但是你会在abcd周围这个区间活动,这个是可以定的;第三个呢,就是说我也想起当时我想做这个节目的时候啊,那怕有微弱的月光
 
 你只要有一个手机,这些人可能在地堡不用,但你出來呢 ?用不用呢?跑二十公里或者十公里之外,毕竟还要用这些先进的所谓一些通信器材设备,哪怕你只有一次,但是你在不同的地方各用一次,这本身无视规律,但也是一种规律,战友,这些他事先放在里面的所谓的人鸽或者叫人肉鸽子,他们其实也是有家人,我在部队长大我知道,有的时候他说以防啊或者保密啊,一个特殊行动可能是多长时间不能联系,但如果说过了两个月三个月,这个人再也不能回家联系彻底从人间蒸发,而且相关联的人比较多的话,那最终这现在家属互相串起来,还是会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这里拿另外一个附中的例子来解释,我当年学英语的老师呢,是澳大利亚海军的这个一个海军的妻子,他们这个潜艇呢,当时不知道执行任务到这个亚洲某个地区,结果就碰到了核辐射,不知道那只是不知道而已,后来这个舰艇上的9个人接二连三全部都死亡,都是死于白血病,那作为家属家里,才去反过来想是否因为执行了的某些任务,然后一起去找这个海军部去告,那最后成功的得到了赔款,当然你是个大案子呢,应该是上个世纪。那么,但老师跟我讲这个故事的时候,就说她的先生当时是不知道,但是回来有症兆,那他们死的那9个人都不知道自己身边一个来着,但是家属们最终找出了原因,是因为曾经到某地执行任务,那地方可能有核辐射,所以如果这些肉鸽子被放出来,最终家属都失联的话,一定会找到缘由。再何况这个,这不直接就可以唔住了吗?这就是唔老鼠了嘛,对不对啊?刚才他们也说了,无论是水灌气灌了呢,他自以为这个安全,安全无恙的地方,恰恰本身可以把它连锅端,那么我们可以想象这个有多重;最后我想说一条,刚才路德其实现在已经给我们点出来了。现在他发的这些字条,到底是不是他的个人真实意愿,我们真的不知道,毛临死之前几乎已经,这个意识非常的不清醒,含混说的话里,据说当时只有张玉凤一个人能听懂,毕竟在他身边,从18岁开始伺候了18年,但张玉凤,到最后也有些也有些话听不懂,更何况她本身这个这个这个水平的这个中文水平语言程度都可能有限,也是写在白条上,但是就毛,到底说了什么恐怕张也会不能听懂,那么如果说习在这么一个混乱状态,甚至说不太不太这个意识不清醒的话,习的话可能就被改了,而且写在白条上,所有的白条又不是红头文件,前无起立后无此致敬礼,你中间写了的字,到底是谁写的?真的不知道,所以这个新闻本身播出这个到底是不是习本人的意思,我现在倒是要打一个问号了好了。好了,謝謝路徳。
 
路徳:(00:50:23)
 
那这个,文贵先生跟我们先前几天啊,说啊,这个7个方向,化妆的是吧,变异的,大量的军人进去,是吧?这里面就是说白了特工人员啊,这个进去,这习在不在北京,说不定,他一定不在北京啊,明白了?是不是在哪些方向啊?这个东西啊,可能你要知道一点啊,就中共,他这个发指令就是所谓的这个指令啊,就是给这个指示刚才说这个指示,你怎么验证是他的指示,是不是?我说他有几种方式验证,第一啊,比如说啊,用哪个电脑打的?还可以这样,是不是啊?这个电脑。然后压密或者是这个一种验证,第二是用某种特种纸,对吧?第三印章,他这一系列的东西啊,这里面你只要到位,等于说我只是举个例子啊,举个举个例子。 就像美国它是叫做基因人身体的,那天我们文贵先生说,说36项还是72项验证,你说我只拿个头发没用,你用眼睛,你把手剁了也不管用对吧?要全部吻合才可以,是不是?中共肯定没这技术,说白了,因为他现在也不可能每次发指令,他不可能身边带电子设备啊,所以他的验证一定是在离他可能是100公里可能都有这么远的地方啊,比如说他人在石家庄,但是跑到北京去那个,北京那台电脑,然后一张纸,一张纸就是圣旨,就以前是什么圣纸,以前是专门的皇上拥有的那种特殊的布,是不是啊,第二印章;第三是吧?这因为纸和印章他是可以随时带在身边的,是吧啊,这个纸的话验证,绝对就是属于你的,还有什么什么各种一照,是吧?然后跑到那你要打印啊,第三你必须得单独的那台电脑,这个电脑是吧这里头可能也是专门有验证的,否则你不可能是,谁拿个纸拿个印章你不就可以发指令,是不是?那不死定了吗?你想想所以他这个电脑也是很关键的,你想想,等一下这个人只要一发指令,跑到这里打个,打一张纸或者打个什么东西给郭声琨,那个电脑不就暴露了吗?是不是啊?所以总共他一定是用他很传统的方式,他绝对不会用,这个叫什么?萨达姆那种方式,打个电话,你电话马上,你所有的指令全失效,这就是啊。所以说,哪台电脑打了这个,他打得越多,这个电脑就越那个,然后就是那张纸就跟印美钞一样,特殊的特种纸,是不是啊,大家記住,那你觉得这些东西,就是我们都能说出来,他们难道没人能准备提前准备好这些东西吗?只要知道你是哪台电脑,扒上去再重新打一下,那你习包子说白,不就跟那个,让子弹飞里头,玩法一样吗?是不是啊?是不是?所以说啊,这个里面作茧自缚,他活着想出来都出不来,把他堵洞给堵住不就得了吗?你说是不是啊?这个墨博士。
 
墨博士:(00:52:12)
 
嗯,绝对有这种可能,就是说最早的就是我们以前这个挟天子以令诸侯就可以这样做,就是说只要你把皇上栓在一个密封的环境中,然后只留一个出口,但是这个出口由你控制,那是不是皇帝的命令和皇帝的圣旨,其实都是不重要的,因为对外界来说,只要是从这个出口出来的,就一定是皇帝的纸,所有的上下的政府只认这个,这就是认纸不认人了,他现在做的状况就是自己把自己做成这种事情,但是这个东西能持续多久,因为整个国家的体系,特别是中国现在进入一个唯他一尊的经济,就是任何的国家大事全部要听他的指令,下面的人根本不敢动。那每天的这个信息量又只能局限在一点,这就会造成一种冲突,大量的信息要他命令,但是他每天只能,而且是延后,这种方法有一个很大的问题,就是信息的出现和输出是一个非常大的延后,要转一圈出来有可能半天的、一天的这个信息才能出来,那么中共现在基本上整个国家经济就处于一个半停滞和缓慢的,基本没有应急的可能,而且我这边脑洞开一下,万一整个回路里面有一个环节被打破,或者你这个叫什么?自己出来,比如说某个人出来抽个烟,某个人在某个地方留下了一个不该留下的痕迹,烟头啊,纸巾啊,什么东西啊,一个偷偷的电话,一个打火机,都有可能成为整条线索崩溃和被追踪的点,这时候这个封闭的壳就随时变成一个,可以叫什么追踪和抓取的壳,而且这个壳找到的时候,你反倒没有地方跑了,好的,路徳。
 
路徳:(00:56:09)
 
对,就是这个中共这些家族是吧,胡锦涛做个主席啊,那个江家就是中共的这种玩法,文贵先生肯定很清楚,对吧,他的指令,他的指令的一个重要的组成部分,这叫做指挥系统的指令很关键,记住,中共在这种暂时他不可能再用通信设备,绝对不可能,美国是绝对用通信设备啊,可以说是军事这块,就绝对没人可以把美国给搞瘫痪,是不是啊?就是说白了这个你这个在鲁班门前耍大刀的感觉是不是啊?所以那中共就只能用这种传统的啊,这种方式刚说,那你说谁会不知道,他肯定知道对吧,甚至。为什么这叫做北大方正的这个排版系统,这就很关键,他说不定不用电脑,我直接用那个原始的排版,明白吧?啊,排版系统啊,就是就是以前像打字机一样类似于这种,这种排版系统这种去做出来,做出来啊。这些因为它排版系统排出来的每一个字,它就独特的你一般比如说在电脑上没有的字体,比如这个习字这个字体是你电脑上绝对没有字体,你在电脑上是生不成的,知道吗?安红,这是中文字中文字,有的时候他可以这种啊,他用这种方式是吧,所以这绝对啊,大家你就知道,但是这里头,我们说了很多事情啊,这个人心啊,有很多人习包子看长景不,他现在看不了,他没iPad没电脑,电视也没有,他咋看,这基本上就跟这个聋子哑子,所以。这就是他自己把自己给堵死了,明白不?自己把自己给堵死了,基本啥都不知道,就底下人给他汇报,底下的人也不可能啥都知道,也是听底下底下底下,等于说给他汇报的人,你想他是出去接指令的,那给他汇报的人一样的,给他汇报的人那也是要100公里以外,听到以后开个车今天给你去汇报,他不可能带个iPad啊,给这个丁学强,你看这个路徳节目,再来一个冬天,你不就不就暴露了吗?是不是一定是开着车他还开着最原始的车,一定是不敢开电子设备的车,对,有可能牛车,或自行车知道吗?绝对不敢开,因为现在的车你看吧,都是有芯片的知道吧,绝对定位,然后一定是过去给他口头上汇报啊,最近美国什么什么情况,这个是什么什么情况啊,文贵什么情况啊,这个咱们这几个,你想想啊,中间他汇报个两三次,你看着吧。你这么容易忽悠我明天做点手脚不就得了是不是啊?那汇报的人马上又出去了,出去以后这不就是又是一个线索吗?安紅你想想啊,这不又是一个,你想想这个传信的人,出去的人是一次,进去的人,他不可能来回来回,他所有的体系它不就结束了吗?是不是?就你的机密,你的秘密全都知道了,所以说进去的,估计也就是一次知道吧,也就是一次性,所以说啊在这里头大家想想,这里面会出现,中间会出现什么样的问题?这个唐博士你觉得啊,在这个指令系统里头。
 
唐博士  ( 01:00:01 )
 
这种搞这个鸡毛信呢,或者说是骑驴车这种这种来传信方式,他以为安全,但是大家想一想,真正如果美国要是进行斩首活动,或者进行这个灭共这种军事行动,他哪能用这种方式来调动部队呢,那中共的这些党卫军它又怎么能够那个调动呢!中共本来的调动就是一个很落后的系统,也需要多少人多少人签字,政委司令员都得签字等等,它用这种方式怎么可能应战?怎么就是就是打这种所谓现代的这种战争的,这纯粹是开玩笑!同时我再脑洞想一下:所有的这个介入手术,我们当时那个以前讲过,它是用一种铂丝,这个东西看似简单,但是它这个材料,包括导入进去的那个细的塑料软管都是特别这个好的材料,特殊的材料,它要足够坚韧,能够沿着血管,很细的血管从大到小走进去,同时它要有足够柔软,不会伤到血管壁,然后最里面放出来的是铂丝。我在想所有的这些这种介入手术的这种的产品呢都是美国生产的,我记得在Boston这边有一个Boston Scientific 是有这种产品的,还可能还有一些美国的其他的公司。我在想是不是这个铂丝上面都装了这个有这个监听定位装置,所以介入之后,他以为哪儿都安全了,结果他脑子里在发出这个声音,这个定位信号,这怎么办?你拿出来都拿不出来,放进去了是不可能拿出来,但你这脑子也不能不能切了不要啊!定位,天天的发射信号,所以啊,这个现在更睡不着了。谢谢路德。
 
路德 ( 01:01:52 )
 
这个里头啊,这个绝对绝对的我跟你说,它呢,它做了以后,它一定是一个屏蔽屋,我告诉你绝对是屏蔽屋知道吧,全屏蔽,所有的信号出不去,外面信号也进不来。但是它只要 ….. 为什么它 …… 我这就告诉大家,为什么他不敢:它整个地堡都是做屏蔽屋的,是不是啊?屏蔽屋只有有线的,没有无线的,有线的现在估计也没了,知道吧。很多人说可以用最早手摇式的有线的这种电话,这种东西也容易暴,一样的暴露啊,一样的暴露。所以刚才说的很对啊,就是:给他做手术的是谁?是香港的。我们之前…… 因为是他不敢用国内的,因为国内的他知道,对吧,一个这个水平,第二个就怕把这个信息暴露出去。国内的万一被这个江家什么什么无处不在的渗透力量把他给灭了,是不是,他不死定了?所以他找的是海外的。
 
但是我们前几天我们做铺垫已经告诉大家:这个全世界欧美医疗系统最早是来自于哪里?( 安红 : 教会 )对,起源于教会。所以我们之前说这个医疗体系是一个最大的神秘的机构!很多人不懂,听不明白,都是真正的叫做沼泽地的力量。罗马教廷都是来自于天主教以前罗马教廷2000年,几千年的这个历史啊,是不是 ?你去看看,你一个医疗资格证,你现在啊在美国是有个什么协会,但协会的,你再往上看这个协会从哪来的,协会里头的这个董事,就像这个基金啊,这个董事是谁任命的?这个董事之前是有什么资格做董事啊?这个协会的资金从哪来的是不是 ?这些东西,你要看,你要看清楚,对吧,所有的都是来自于教会,都是 ….. 最早嘛,所有的医生都是教会才有嘛,是不是啊,无论二战,都是穿的那个那个叫什么女嬷嬷是不是那种衣服,你就知道…… 所以说啊这里头,刚才唐博士说的,不是说很可能,是100%那里头纳米技术装个芯片直接定位,知道吧啊,随时可以找得到!
 
那天一个小蚊子,你看这么小的蚊子,指甲盖比指甲盖还小,就可以遥控,并且去喷射毒液,这所有的动作做下来,它里头的芯片得多小啊,就整个五金件才这么小,那里头芯片得多小?这么小的芯片还可以接收,接收所有的信号,给它进行控制,你就想想现在多厉害,到你脑子里不是轻轻松松吗?这么小的芯片啊。因为它这个如果只是讲一个定位的芯片来说,它是一个很简单的,不像,不像咱的手机是不是,功能比较多。你如果只是一个定位的一个芯片,那是一个很简单很简单的一个电路,做出来做一个纳米基本上都可以,就是你那个铂丝可能一部分做成那个都轻轻松松,明白吧,所以这就是为什么啊,不敢露脸见人,现在大家听明白了吧,安红 。
 
安红 ( 01:05:36 )
 
听明白了,终于听明白了,这里面信息太多了。这个遥想一下当年的南联盟,它也是这个先进的这个机型上其实也装了定位装置,那当时是因为少算了一层,它上面还有一层顶,如果是忽略那层顶的话,是肯定能直接打到地下5层,直接把这个飞机给彻底给它铲掉,让它这个彻底销毁的,但是因为少算了一层,所以只打了到那层还差一层。那么现在呢,感谢唐博士啊,我现在想 :这个什么疫情啊,还什么地下教会啊,整个石家庄啊什么邯郸那个邢台这个,包括这个整个河北省,突然有这种大面积的动作,就是说不让进京,物流停止的话,会否也跟习的这个行踪有关系呢,我们自己大可以去开脑洞。
 
第二呢,因为这个技术非常的高精尖啊,就说可能是肉眼都未必能够分辨精准的,那其实纳米技术已经在里面了,那如果这个东西只是植入他的大脑,我刚才已经开始在那笑了,就说他不可能再做一次手术拿出来,这第一,第二他分分钟其实已经在被定位了。哪怕是在这个有这个掩体和这个防范,防不胜防最终还是没防住,而且真的没想到它竟然可能直接就,直接就已经被植入他的大脑里面去了…… 我搂着点我搂着点。那么我们就可以想像啊,这个他再怎么跑他也逃不出如来佛的手掌心,或者说他再也逃不出这个世界灭共正义力量的这个手掌心!本来以为那一切都很周全,还找的是外面的人做的,外面的医生,但是真的不知道到底这个做了什么。遥想这个很多这个国内的医疗事故,说去做一个什么手术,结果发现做完手术才发现这个少了一个肾,或者是经常有这种情况啊就是少了一个器官,那么你去告医院告官家那个都无果,那么习本人自己也被现世报应如此,唉,我觉得这个可能我们战友呢听完了,真的应该是挺高兴对吧,那么这样就确保了他应该是随时能够被定位,永远知道在哪,不管他自己以为天衣无缝的藏在什么地方,真的是应了刚才路德刚才说的这个作茧自缚,他自己把自己,自己将自己最终束手就擒。好,谢谢路德。
 
路德 ( 01:07:55 )
 
其实啊这种天线宝宝,我给他出个招,像这种天线宝宝这种怎么屏蔽 ?这个头上包个锡箔纸知道吧,就露两个眼睛对吧?而在锡箔纸上做一个就做一个玻璃镜片锡箔纸天天包着,绝对锡箔纸那肯定绝对屏蔽啊,锡箔纸是不是,天线宝宝,出这招啊,但他也听不到,现在说白了他觉对啥都听不到,想看黄色视频他也看不到,也不敢看,没有看,只能 ……. 是吧,对着根蜡烛,知道吧,叫做啥 ?举头望明月,低头思啥 …… ( 安红 :明月也没有 )对,明月也没有!墨博士。
 
墨博士  ( 01:08:45 )
 
我现在比较担心的就是今天的这期,我们这期节目,下面的人敢不敢做成这种汇报送进那个地堡里面,因为这个危险性太高了,而且送进去的人我估计很害怕,万一出现问题这个脑袋就掉了,所以说这期的节目我估计很可能是送不进去也看不到。这里面就是说我觉得按现在的技术的话,做那么小的一个芯片,发几个特定的频率在材料和这个工艺上是没有问题的。一个头发丝大约是70微米的话,以七纳米的科学技术的话,它完全可以做到上千个正列和那个芯片的那个二极管和那个场效应管的那个莫丝系统,也就是说实际没有问题,加上动力还有特定的频率发生器,实际上在头发丝做这个东西是没有问题的。但是这个铂丝上面进去和弄进去的这个技术手段,我相信也只有顶级的美国才有,那也就是说真的如果做的话,那这个信息最终会落到哪里,应该是美国的顶级的情报机关手里。所以说这是一个大事情,所以说,我不知道中共的这个体制能不能让这个习现在还是能从头管到尾看到今天的节目,我觉得这是一个比较挑战性的一个事情。好的路德。
 
路德 ( 01:19:15 )
 
他绝对看不到,绝对看不到。你看这个他们说你看除了这个什么政法委的这个指示以外,你看别的都是回顾2014年 、2016年。因为它不能不让习就在这个新闻上没有消息啊,明白吗?“ 建设更好什么世界,指引指引方向 ” ,这都是老啊之前说过的话啊,然后炒剩饭来回炒,来回解读,你看啊,这都是,你看这都是全部的,全部都是习的新闻就是都是解读以前的,然后又不敢有新的指令,而重要的会议他又必须得那个。然后这里有个全国的什么这个警备区开会,军区的他也没参加,也没有指示,没有指令。你去看那个斯大林之死你就知道了,很脆弱对不对?因为斯大林那时代,还没五几年,到不了这一步,到不了这个无处不在的这种这种监控啊这种东西,所以呢,他还可以住在别墅里头,还不至于住地下,是吧?美国还没那水平,从卫星直接给他灭了,是不是?
 
所以呢,但是你看着很简单嘛,就说白了,他谁都不相信,谁都不相信,他那个门也是一个基本上,一定要啊一个什么加密装置才可以进得去,否则里面出现啥事,外面的士兵都不能动。所以现在习也是一样,一样的这个概念。所以为什么让大家去看斯大林之死,习哪天估计也差不多,也就这个概念,知道吧,因为他的指令系统已经被我们戳破了,接下来就看咱们战友的啊,战友的行动了啊!唐博士。
 
唐博士 ( 01:12:00 )
 
是啊,现在这个他这个脑子里面成了定位器了,这玩意儿是成了向我开炮了这是。导弹是奔着他脑袋去,他现在肯定是习要是看了这个节目,那更加心情更加抑郁了,简直大怒,周围的人都很危险了:“ 我跟你们说不要让我这个做手术,跟你们说那玩意儿不能放进去,你们非说没事,现在放进去了怎么办?拿也拿不出来,给我定点了。” 
 
所以啊,这个今天晚上他肯定是睡不好觉了,哦这不是今晚上他怎么办,他脑袋放了一个金属罩里进行屏蔽了。我们当然了,就是说很多人我看战友留言说我们今天这个特别的好像做成了一个喜乐节目了,不是这样的,我们要战友要知道这个现在是完全的是一个,一个真正的战争,我们这个所有的这个宣传也好啊,这个视频啊或者,都是在进行战争,是一场心理战,一种一种超限战。在这个时候啊,这是谁双方就这种焦灼状态,谁先眨眼,谁先眨眼谁的这个信心被摧毁,谁就肯定输,所以呢,我们这时候战友们一定不要气馁,一定要知道现在习包子,中共的首脑已经被定位了,所以啊跑不了了,所以其他的人到底有多少定位的,他们自己心里想,到底换了这儿的换了那儿呢,这个这个到底是不是也都被定位了,他们自己心里琢磨着,所以呢,现在这些技术肯定能有,所以呢,斩手也不仅仅是习包子一个人,你们自己心里弄的好的点,换了什么心脏搭桥了,换肝换肾了,说不定都在那地方有个定位呢,你不老实的话肯定一下子全都报销了。所以老老实实想清楚了,想明白了!OK,谢谢路德。
 
路德 ( 01:14:00 )
 
习,记住啊,他的这种指令系统,我刚才说了他的头已经被定位了,这个天线宝宝已经被定位,他不敢出来。出来就那个 ….然后呢他的指挥系统,我们都已经说了啊,这个随时就会被取代,是不是,随时被取代。一旦取代,这不是说东南西北4个方向7个方向,这北京所有的 ……. 你要知道啊,中共的整个的它的指挥系统它就是一个这种金字塔,习指挥三个人,三个人发指令,但中间给你一断,你指挥系统不起作用,然后北京城的这些,知道吧,我们这个国防部,什么政法委,比如郭声琨的这些指令系统,就是他身边的人我跟你说,他身边的人决定了他到底听谁的,一把枪顶着他,他就听你的了,明白吗?这就是,接下来….. 所以说这就是一个包围与反包围,你中共可以渗透美国,美国咱照样渗透到那里去,一样的,所以终极之战可不是大家想象的这么简单啊,你看,好像啥那个,啥都没有啊,所以咱们透露一点让大家知道很多事都在进展中,进展中啊是不是,这里头,就是这么简单。这里头指挥系统的瘫痪,它以为哈我这一招对美国你看,我比你萨达姆聪明吧,我比萨达姆厉害吧啊,这个实际上都在变,知道吧,不可能别人僵化的,都知道你在玩啥,直接用另外一种方式啊,直接来打你的指挥系统,把你指挥系统 ….. 就像当时中共啊,中共当时在什么西柏坡,是不是啊,指挥系统在西柏坡。 ( 安红 : 对,陕北 )然后来指挥什么三大战役啊这些东西,当时主要有前苏联,当时没这技术。如果当时有这技术,你指挥系统没了,你不照样是不是啊?这是第一。
 
第二,之所以林彪什么听他的,因为林彪身边的,身边的这个拿枪的警卫是毛的人啊,你不听两下就给你毙了,是不是?除了警卫旁边还有一个政委,政委还不止一个,这不是几个吗?聂荣臻是不是,还有那个几个政委吗,一个聂荣臻还有谁?还有那个谭什么,谭震林,谭震林是我们老乡嘛,这几个都是政委,说白了就是几个人盯着你,它是这种方式啊,这种方式。中共现在是不是,中共的现在由于和那个以前是不一样的,因为现在你进入了科技时代,你像郭声琨,现在,公安部它一样的,他是有套OA系统,公安部是有OA系统的,他是在OA系统里头做事情的,包括这个秘密调查,它也是一样也在搞OA系统,它绝对不是这个什么明朝的时候啊,然后过来了是不是,过来了,跪在地上去把谁杀了,不是这么,不是这么回事,告诉大家啊,那种,那种也一样有问题,也很容易,更加容易颠覆,告诉大家知道吧,它就是互相之间防着,所以它就是通过系统 ….. 系统来说,系统呢就不容易颠覆啊,但是你自己不能 …… 但对美国来说它是容易容易颠覆的,所以这就是啊,这里面大家要明白,很多啊,咱们说一说啊,但是不说透啊,大家自己去想。这个,安红。
 
安红 ( 01:18:05 )
 
记得大家看到美国被渗透的情况,CIA / FBI / 国土情报局 /资源部,包括这个白宫内阁里面的这个幕僚长等等。有没有战友注意到那个视频,这个麦康纳在议会上说话的时候刚刚侧过身,那背后马上有一个人给他摆了个手势,他马上就是止言继续干什么,继续说什么,那反过来就是如果美国真的已经孱弱到了让中共这样肆意妄为,在美国本土的话,那恰恰是有点超乎我们的意料;那如果说同样的时间节点美国也有类似这么一套手续,或者这么一套程序机构,也同时在中共大陆的内部这样做的话,大家是不是觉得这场战争才多少有点势均力敌 !那么我们今天给大家解释呢,其实就是这一场势均力敌的战争中,美国高科技的一部分,希望大家呢,在这个周末真的不觉得太孤独,也不觉得目前的情势让大家觉得太沮丧,为什么 ?要知道这个所谓山外有山天外有天,强中更有强中手!
 
那感谢今天路德跟我们分享这么一个非常令人这个欣慰而且很震撼,而且真的多少有很多幽默的这么一个真实的信息,换言之,分分钟尽在掌握,那么一旦他这个,习一个人把自己已经做成了老鼠,藏在了鼠洞,而且真的还不知道自己本身脑子里就已经有东西被定位的话,那他周围只要你用任何现代这些信息,哪怕你用OA系统,哪怕你其他,你都其实逃不脱整个一个更高或者是更高层的一个科技,那美国在里边应该是遥遥领先的。所以我希望大家呢从今天这个节目中呢能够,不是说重新拾回来,而是一直就保持着这种旺盛的精力坚定的信念,相信我们这场爆料革命是一定最终会灭掉中共。好,谢谢路德。
 
路德 ( 01:20:02 )
 
好,墨博士最后分享一下。
 
墨博士 ( 01:20:05 )
 
我建议大家这两天可以在中共的搜索百度上看一下这个 “天线宝宝” 这几个词会不会去热搜,就知道习什么时候得到我们这个信息啦,路德社的信息了。还有大家最近看看这个国内的天线宝宝的这个头套会不会脱销就知道我们的影响力了,这个是最好的这个实证,大家可以最近注视一下,而且这个信息反馈出来其实会有更多意味,正好证明了我们路德社和爆料革命革命说的东西在中共国内是怎样传播和得到反馈。好的路德。
 
路德 ( 01:20:45 )好,今天节目就到此结束。谢谢安红,谢谢墨博士,谢谢唐博士,谢谢诸位观众观看,别忘了点赞啊,现在才4000多点赞,别忘了点赞。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