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wins DataBase
     
  

2020年11月7日路德访谈直播 20201107_1


其他语言


2020年11月7日路德访谈直播 20201107_1文贵先生再次在18楼直播意味着什么重大信息?FOX电视鲁道博节目曝光点票机软件SCORECARD内幕;区块链水印选票到底是否存在?

内容梗概:
路德(00:00:27)
诸位观众大家好,欢迎收路德时评之路安墨谈。今天是2020年11月7日美国东部时间,现在是早上8:45 。然后我们待会儿,这个文贵先生啊,这个从27天之后,正式开始出来,第一次啊,今天,11月份大选之后啊正式跟大家来亮相直播,待会儿在9:00 将会在G-TV直播,我们待会儿给大家分析一下,这里头有很多有意思的看点啊,看看文贵先生提到哪些方面的信息啊…… 肯定(有)重要的情报跟大家分享,好这是第一个。第二个就是我们来看看,昨天鲁道布斯节目其实有很多重要的信息啊,我们跟大家来分享一下:一个就是犹他检察长加入川普竞选团队。第二个就是这个鲁道布斯采访了这个福林将军的辩护律师Sidney女士说,这个给川普总统计票的这个软件叫Scorecard,是一个利用算法可以让拜登啊,需要更少的票之后篡改了投票结果。这里面有很多信息内容啊,我们待会给大家分享一下。除此之外我们再来看看现在啊,接下来这个大选将会具体往哪个方向发展,说白了就是法律战啊,往哪个方向发展来给大家分析一下。好首先让安红女士给大家分享其他相关资讯。

安红(00:02:00)
最重要的一条:美国目前什么样的人在买枪?今天我们农场连线的时候,在教育组有战友分享的是家庭妇女!家庭妇女在买枪,是因为她们深谙美国的司法已经被渗透,被中共渗透,美国已经不安全。所以家庭主妇既要上照顾父母,或者说老人先生孩子,当然不一定像我们传统,下面要照顾孩子,那么她们非常知道什么叫做安全什么叫做不安全。所以这个数字统计绝对可以让你们看到美国民心所向!好,其他所有重要资讯都在节目里说,谢谢。

路德(00:02:39)
好,墨博士分享一下。

墨博士(00:02:43)
路德先生、安红女士、各位听众好。这边就两条:一个是在美国大选的现在进行法律战的时候出现了一些不稳定因素。其中佛罗里达州的罗德代尔堡发生了枪击事件:一名枪手从移动的车辆上向共和党的支持人群开枪,导致两名妇女受伤。大家可以看到, 现在的美国是处在一个危险的境地。问题在哪里?问题就在于它的政策和这个总统大选,导致整个美国的不稳定。还有一条就是说,随着这个拜登参选美国总统选秀的这种做票丑闻越来越烈,越来越明显,这时候美国众议院的议长佩洛西终于坐不住了,她刚公开表示要竞选连任众议院议长,同时在她的信中承认拜登和贺锦丽为总统和副总统选举人,也就是说她已经承认拜登跟贺锦丽,而且这个时候她出来,实际上表示着民主党的内部需要一个强有力的联盟,他们三个人一定要联手,说明整个民主党内部其实开始出现了问题,出现了自己开始不信任。大家也看到,美国现在最大的问题是这个选举做票的丑闻已经让民主党内部开始出现了分化,这其实是一个非常非常好的消息。好的,路德。

路德(00:04:21)
对,说得太对了!这个,刚才你说的佩洛西她宣布这个议长的这个位子啊,因为它如果按照现在这个假票这个计数的结果,众议院也是被现在被民主党控制,是吧?但是她还要为议长这个位置去争取,你可见你明知道内部啊,肯定发生了一系列的这种分歧,主要的分歧就是:这个一系列的一旦捆绑上中共,如果拜登和他们捆绑上中共 ,整个民主党的灾难,对吧?现在真的很清楚,很多人肯定是(心里都明白)。我之前就说过,不是说只要是民主党就是坏的,也不是说只要是共和党就是好的,从来没说过这话。民主党中、共和党中都有问题的。昨天那个小川普,川普总统的大儿子专门站出说,也指出了很多软弱的共和党人啊,软弱的共和党人,直接这样指了,所以啊他就说:共和党里就川普总统站出来啊,针对现在美国的现在的这种情况敢于站出来,但是很多软弱的共和党而不敢于站出来,对吧,生怕啊,然后被清算而被打击啊,报复啊等等,很多说怎么打击报复?就是我们昨天其实聊天的时候就说:你像韩国总统以前叫朴什么朴槿惠,虽然就算做了总统,但是你还是普通人,你一个民主国家的这种总统或者哪怕首相,你实际上手上是没有什么真正的,可以任其用的一种权利的。他没有这种滥权的对吧?其实就是普通人,对内他绝对是普通人,对外的话在外交上唯一(能)动用的,像美国总统就是军队啊,其他的有啥?所以对内他就是普通人。这种普通人上面,他就怕,有的时候他自己如果软弱一点,他就生怕别人通过各种方式来陷害他。你像中共,它用国家机器对着你个人搞,它对着你个人,它不对着共和党也不对着民主党,它也不对着美国,它就针对你个人!你那时候很多人他就会胆怯,知道吧啊?你想,你做的总统你也是普通人,是不是?它如果针对你个人,你不可能拿着这个美国的国家机器去对付习近平个人吧?你对不了啊,为什么? 因为习近平他外面有几千万党员给他包着包裹着,还14亿人给他做,做什么,叫做韭菜,是吧 ?你要打到它里面,你现在把14亿人给那个......所以很难。这个时候,所以在这个时候很多啊,如果不够强硬的,内心不够坚定的,很容易被中共所影响!这就是小川普啊,他站出来说:软弱的共和党人!他直接讲话就这样讲,是不是?川普总统是唯一现在敢于站出来的,所以为了美国的自由和真正的真相,呼吁大家坚决站出来。当然这所有的这一切告诉大家,这都是争取民意的过程,千万不要以为别人说这个,好像就是心里好像害怕,要呼吁大家来帮他一样。这都是唤起民意,包括这所有的节目,大家知道:包括福克斯,包括班农先生,包括所有的、Newsmax;都是起到你必须得在这个媒体上,你得让老百姓知道真相。你想想在美国的法律是这样规定:就算你有真相,但是如果陪审团你被别人搞定了,洗脑被人洗掉了,你就算有真相,你也无法给对方真正定罪,这是很核心的。很多特别有些五毛啊这些砸郭的啊,砸咱们节目的,动不动就说:哎,你不是有证据吗?你直接就应该上司法呀。司法的前提条件都必须要民意要媒体唤醒。这是最核心的 是不是?动不动说啊,这个闫博士你这个证据你应该没必要在媒体上说,你直接应该走司法,是不是?你想想:媒体你拱手你这些东西你不去说,你在媒体上不说,你直接让给他们。就算你司法你证据确凿,12个陪审团一样也会至少有一个被他们说服,你就前功尽弃。所以这些,这一系列都必须的必须得说出来,大家一定要传播,这是最核心的。然后我们说到文贵先生马上出来直播,这就是你看:第一,戳穿了很多人啊...... 其实我们就这20多天天天联系是吧,但是就是让这帮人去造谣是吧?这帮中共的啊,不知道文贵先生在哪,天天造谣:啥文贵先生这个那个了啊。今天回头大家看要去哪里直播,就是用他们说的这个啊:什么这个房子又被收了是吗?照样在那直播好不好?这就告诉大家什么?这个一切唯真不破!所有的,这些都是造谣,就是这些造这种谣的,你就知道什么意思,就未来它所散布的所有东西都是假消息,都是假消息啊!包括什么张寻、什么龚小夏、什么这个黄河边是吧 ?什么曾宏,这一帮人在这事情上所说的。但是很多人还是在这里帮他们去传播。我告诉大家:真正明白的人通过这一件事一件事走到现在,你就知道,真正懂得的明白的,都知道他们说的谎话都是造谣抹黑的,都是给共产党站台。因为一件件事不断的验证,是不是?我记得十月几号他们就说啊,这个18楼要被收了。哎,后来照样直播,再住一个月怎么啦?有半年在船上住,你看他们怎么说?是不是?现在,照样啊。这次说什么啊,这个大选之后,啊怎么怎么的,就会好像.... 照样,是不是?路德照样天天在这里给大家直播,明白吗?安红。

安红(00:10:50)
没错啊,就是说:如果你想珍惜时间珍惜生命,那些就不用看了。但我真的也听到过奇葩的言论哈,说兼听则明。说这个这个狗屎啊就是臭的啊,鲜花就是香的,两个不能放在一起,当然你要愿意真的怎么兼听则明自己去看也行,但是真的是不要被他们洗了脑。第三个想说的是什么呢?这么一个局,局里还有局真正我们最好的时候呢,是伪类和中共沆瀣一气。他们一直不甘心自己的失败,但是真正的战友知道曙光、胜利,已经离我们越来越近了,毕竟这一张网撒下去,真的是不知道有多少个臭鱼烂虾和这个深层大鳄可能要被捞上来,那么在慢慢收紧的同时,很多人会发现真正的真相,永远是不会被遮盖。最后我想说一个什么特别有意思啊:就是当我们来剖析整个这个这两天所有的全部经历,都在这个美国大选上。我从前天到昨天晚上,其实有一些单线联系的墙内战友,多多少少心情有点低落,心绪有点这个沉沦,就觉得好像似乎没有看到这个这个曙光一样。但是就这么3~4天的时间,大家有没有深思过,为什么当时文贵先生宣布进山的时候27天,他是放到11月7号回来?这里面一定是有非常缜密的布局谋划和筹措。所以我们今天拭目以待。谢谢路德。

路德(00:12:23)
因为很多事情让大家对这些谣言啊,比如说跟美国有关的,很多人分不清楚是吧,他们也对我们说的他肯定也要判断:哎你,我们说的不一定就是真的。但是我们自己亲身发生的事,你是很容易判断的。对文贵先生怎么造谣呢?刚才又说什么面具人说文贵先生跑路了,所以几十天不出来了;说什么文贵先生的船到公海又被折回了。你看多少人在那里(造谣),说闫博士,造闫博士的谣,之前说闫博士失踪了,这段时间又是造闫博士一个谣,前两天不是拍出视频,怎么滴?她被推测特封了呢,有那种那些造谣的人喜欢。所以你就知道这帮人所有造这些(谣)的一定百分百都是中共的啊,表面上他们都也在这里反共,说一句反共的言论,但是你就知道在这件事情上,因为现在对中国杀伤力最大(的)就是爆料革命,这是毫无疑问的啊!走到现在,所有的到现在这个情况,民主党把所有的招都推出来了,中共把所有的招全推出来,就是因为咱们爆料革命之前所设的一个局。就是这边一个布袋子,这边给你赶,赶到那里进入了一个圈套里头,现在收网,明白了是不是?你说怎么赶,就是之前(那样),你说怎么赶?就是终极之战!终极之战!三块硬盘!这边紧张的不得了,紧张兮兮是不是?然后最后彻底改变大选的,这不是我说的,我没这个资格,是班农先生跟我说的,知道吧。他都说了不止一次,他跟我说,他说爆料革命的硬盘绝对改变了整个大选。不是我说的,记住啊,明白吗?所以说这些东西,所以刚才这一系列的,未来大家去看。所以文贵先生今天的直播选在今天一定是有用意的,可不是这么简单的。
好,我们接下来看这个鲁道布斯昨天在这个节目里头,昨天的节目,他说犹他州州长、检察官加入川普总统的竞选团队,为了维护大选的正直性,首先说下这是在Parler(上面说的),那么安迪在开专门翻译的,具体翻译我们就不念了,时间太长,我们就把他这个重点给大家读一下。第二点,摇摆州选票增幅很奇怪,大选夜川普总统分别以69万、32.4万、11.8万的优势在宾州、密歇根州、乔治亚州有优势。而三天后拜仁就拿到了1.4万、14.6万,这个1500票的优势,在弗林将军的辩护律师Sidney Powell女士说将投给川普总统的选票记录为拜登选票的软件叫Scorecard,这个软件昨天我们做节目说的,这是他们采访了当事人的。这个软件,这Scorecard不单单是一款计票软件,还是民主党利用算法算出来拜登需要多少票之后,篡改了投票结果,等于说它可以智能的分析出(差距),它如果说傻乎乎的就增加这么多,它就会他就会很容易穿帮,是不是?智能的就是你增加多少,我就自动的增加,反正只(比你)增加3%,多了也不给你多。第五,Powell女士已经准备将这些材料写成材料交给联邦法院,并呼吁川普总统都由他相信的军方和情报官员彻查Scorecard这个软件。第六,Tom Fitton现在还在等待开票的摇摆州的法务部门,还有机会证明自己是遵循法治在做事。七, Tom Fitton先生说我们很清楚宾州发生了什么,80万不存在的选民完成了投票,内华达的Clark county,就是拉斯维加斯所在的就叫Clark county,也有15.4万不存在选民完成了投票。八,Dobbs:这些摇摆州还决定着两院的席位,同时决定总统竞选的结果,这些州必须保证选举的公正性。所以这里的话昨天我们说的都是引用福克斯节目的是吧,包括川普的竞选团队也转发了昨天那个视频,(在)推特里头。今天这个Powell女士说这个叫Scorecard这个计票软件,这计票软件都是智能的,可以说根据你投了多少票,他就翻多少,反正这个曲线就有点像那个病毒啊,病毒什么那个叫啥?病毒增长曲线,像中共搞的这个病毒增长曲线。它既不能说每次都是2%增长也不能每次3%,它是假的嘛,一看都很(假)。但这个是根据你的(数字变化),就你如果是这样走,他也是这样走;你如果这样走,就根据你的曲线,他反正就是往上加3%。如果只是固定一个线性的,那就太假了,是不是?安红,根据线性的(太假了)。所以这是这个软件这里头就是这个(后门)被报出来。墨博士你觉得你怎么看?
 
墨博士(00:17:59)
这个软件它实际上(被)报出来跟我最近回顾这个大选和预估的方式是一样,就是说这个软件实际上是预谋已久,因为它的软件的编程和设计一直植入到这个设备,它一定是要经过长时间的编程和筹划,不然的话他即使现在编程,短时间也没有用。他一定是计划(很久的),而且我看了一下,他这个计算结果是根据2016年希拉里·克林顿输的这种情况来算的。也就是说,这个软件实际上真正的应该是民主党今年主打的作弊手段,也就是说他今年主打基本上都控制了反转的比例,就像路德先生说的应该在3%~5%之间,正好是2016年希拉里·克林顿输的这个方式,还有大家记得吧,这两天我们节目一直在报很多僵尸选票,很多那种死人或者多投的选票,实际上这是一种惯用的伎俩。也就是说在以往的民主党的选票中,一定用。搞不好共和党那时候也在用,这个选票实际上叫做……这种方法实际是大家是认可的。这个方法大家想过没有,它是非常非常隐蔽的,美国人和欧洲人实际对这个数字啊,10%以内的跳动,他们是不敏感的,特别是就像路德先生说的,他根据曲线的特性走,就说你在直观上除了特别的专家分析以外,没有人能看出这个曲线会被人改过,这是非常高明的出老千的东西,就像出老千的东西,你把出千的东西设置在机器里的,外面人是看不出来的。但是现在出现了一个问题,就是说这种5%左右的对这个选票的改动,居然在今年大选的后期民主党发现失效了,为什么失效了?很多人就说了一个问题就说,为什么民主党筹划了4年多的东西就会失效,大家有没有想过?很多战友有时候留言,我看到很多留言在说,为什么硬盘不早报,为什么硬盘(现在报),实际大家有没有想过这40多天的硬盘暴露的时间和催化,正好让民主党的这所有的选举的投票信息有一个时间差,让他措手不及。大家也看到了这个效果,即使在这种情况下拜登用这种软件仍然处于绝大的劣势,说明什么?说明3块硬盘的信息量已经打得他们措手不及,他们的所有的手段失效了,他们5%~10%的这种选票调控不够了。因为川普总统的领先率可能是20%,这是一个巨大的差距,这时候他们只能出后招。最劣质的后招是什么?邮寄选票、大面积的篡改选票和最后关键时刻的拖延,就是现在选票所有的丑闻出现了,大家有没有想过,如果没有现在这种选票丑闻被全美和全世界关注,搞不好这个软件的问题大家现在都不知道。如果是正儿八经走的,可能这个软件这种最最隐蔽的出千就会被掩盖,为什么?所有人看不出来问题,现在是后面改票发现了,然后再往相反(前面)数会发现更多的作弊手段,这就叫什么,高明的钓鱼,抓住一条大鱼,后面的小鱼和暗招都出现了,这个方式真的是非常非常的厉害。而且这一点最大问题是民主党在这个时候他不得不上钩,为什么?他已经被逼到这个份上了,所有的招他不得不使,但是使的(招)越多,漏洞越多,这现在绝对是个好消息。好的,路德。
 
路德(00:21:50)
你想他这个之前设计是3%啊,他说设计3%,就是100个里头改3个你根本就看不出来的,是不是?1万个里头改300个,是不是?那100万也就改3万个是不是?他之前基本上就是想着你这个摇摆州之前输了也就一两万张票,我现在改3万个,你少了3万,我多3万是不是啊?100万如果少3万,你多3万,不就相当于差距就6万嘛,是不是啊?他既不能搞很多(也不能搞的很少),但是他们这是3%,然后后来为什么突然出现啪一下十几万增加,这就是发现不够了。估计他要么就是改软件,就是一次性给他增加这么多,明白吧。一次性给他增加这么多。一次性增加你就要让别人减少,但别人减少的话,你想一万个里头你偷300个,减少你是看不出来的。你一下增加十几万个,别人减少十几万就很明显啊,那你就必须得造十几万个出来,就是从数据库里头,根据就像类似于中共偷窃的所有人的信息,他做十几万,啪,突然增加上去,他只能这样做。你想想吧,就十几万张突然间增加,一个小时增加十几万,你怎么点(的)票?你怎么点的出来的?你想想是不是。然后川普总统的这个选票还没有减少,没有减少明白吗?这直接增加十几万个,而这十几万张选票在一瞬间增加,说白了就是在后面(造假)。因为他无法从川普那里偷嘛,他偷是3%,剩下直接就导入,就通过数据库的方式,什么社会安全号,SSN,然后甚至有些扫描的信息全部啪一下给弄进去,这就彻底暴露。就说白了,就是在那个凌晨2:30的时候落后的太多了,他们发现如果这3%继续,就算是你照这个时间点(下去)偷3%,偷到最后也无法赢,知道吧?所以就出现这个情况,然后借口就是2:30之后邮寄选票开始计票,只能这样说是邮寄选票的责任,是邮寄选票的。所以这个一查100%未来大家一定可以查出来这里头的问题,这肯定的啊!安红,因为逻辑上根本就过不去。
 
安红(00:24:24)
没错,而且它还有另外一个逻辑过不去。他2:30点票点了,他说他点累了,然后4:30重新点,咔嚓一下子多了十几万。(路德:对,中间还停了,停止计票(还)突然增加十几万)他4:00就上了十几万,15万、13万、19万。最快的一个地方是14分钟增加了13万,14分钟怎么点的?今天看一个视频,这个女士五秒钟可以签一个名。几分钟时间内才能签(几张),一分钟内在那签了6个名额,这个众目睽睽之下或者说这个录像就在那录着她,她就敢这么做,我们就可见有多么的滑稽。来看一下这种各样的手法,这个投川普总统的选民发现他们投票的时候这个铅笔不工作,换一支还是不工作,很神奇。还有就是说,这个监票的是要保持距离,至少要9~10米甚至30米之远。30米之远!共和党的监票员30米之远,最后都看不清楚了,对吧?第3个,这个鸦片战争甲午战争时期就出来的这个,三更半夜鬼在投票,而且不是一个鬼,数万甚至十数万鬼在投票。再有就是包括这个佩洛西,我昨天晚上的节目曝光了她的前所谓的什么什么长啊,对吧?跟他沆瀣一气也在造假,林林总总的方式。还有包括说是内华达州15.4万都不知道从哪出来的,虚假的,包括宾州有80万人民全都是假的。我们就看到了,真的是为什么怪不得拜登他在宣布他,他还宣布他获胜,不过现场发布(会)这个车上所有的车,都是空的,没有观众没有人,甚至都没有人在车里面,那如何造势?难怪奥巴马替他拉票的时候,只敢镜头从头到尾照着奥巴马,为什么呢?四周都几乎没有人,这么悬殊的比例,这么大比例的这个(差距),那他们这样的造假最终还难以抵挡川普总统这样强烈的优势,所以可见最后被逼到走火入魔,心魔都上来了,直接一把火一到的话,所有的手法他都开动他都用的时候,才真的会出现那种变态的曲线,所以我们就看到了。难怪文贵先生当时说这是一个非常滑稽的结果,难怪这里面让我们看到了全世界都看到了这么一场滑稽秀。好,谢谢路德。
 
路德(00:26:56):
好,墨博士分享一下。
 
墨博士(00:27:00):
对的,这个里面就是说关键的关键,就是说一个民主党的措手不及,也就是说实际上现在可以看出,就是说我们一直说三块硬盘,但是三块硬盘的这个作用点,最大的作用点就是在这里,就是实际上民意。大家看了吗?民意可以大幅按我们现在算的,他就是加上民主党作弊的话,那个川普总统至少领先拜登10~20%的民意。这个民意的大幅攀升从哪里来?不过从以前的民调和刚开始那个辩论开始,实际上这些民意基本上实际双方应该是差不多,但是为什么在短短的一个多月,出现了这么大的反转,说明什么?说明我们的舆论实际是有效的,即使在这40多天被主流媒体打压,但是美国人应该从各个渠道得到的这个信息,而且有大量的民主党和摇摆的选民开始投向川普,这是非常非常明显的效果。这也就是为什么民主党最后会出各种昏招,实在是仓促上阵不得不(为之)。所以说他就是会像我昨天说的,即使他在那个内华达州已经开始稳赢的情况下,这个宾夕法尼亚州和佐治亚州仍然出现这种东西。也就是说,他们已经叫做慌不择路,有什么路使什么招,一下子使过了,让所有的人美国人发现,不对!你一个州有史以来的翻蓝!是吧,还可能是机缘巧合啊,千年一遇的东西,但你3个州4个州连续翻蓝,谁都知道是作假的。所以说这种出老千,现在所有人都知道你是老千的时候,这个老千还要厚着脸皮继续冲下去,其实是件好事。为什么?他如果不冲下去,我们怎么抓人?我们怎么告他?我们怎么让全美国人民在法庭和司法的面前揭露他的罪行呢?好的,路德。
 
路德(00:29:01):
这个福克斯啊,这个鲁道布斯采访的这个鲍威尔。大家记住啊,这个软件的事已经是事实,不用再那个(怀疑)了。核心的他是指控说是民主党的特工势力放进去的。因为现在大家知道这个事实,民主党可以说跟我没关系,是这个计票的计票员的问题,他们输入错了,明白不啊?他们搞的,所以鲍威尔在福克斯的节目主要是想告诉世界,告诉(全美国人)。他其实指控是想往(对民主党),就是说民主党干的,民主党特工势力干的。民主党他肯定是要说跟着自己没关系,这是属于你们自己州的计票的,跟我们有啥关系啊,是不是?所以现在很多人说,至于说这个事情存不存在,是100%存在!但是现在等于说,都在搞这个事儿,就是说要到联邦法庭,法院要把这事和拜登民主党这个关联起来,这个可能是需要一系列的证据啊,这个是比较难的,但是这个事情存不存在这玩意,那是肯定存在,是不是啊?所以说这个是毫无疑问的。所以很多人说这个里头到底说的是啥,说的主要就是把民主党和这个东西联系在一起啊!好,这里这是这个啊。然后我们再看啊,这个软件的话,这个软件。除此之外啊,昨天还有什么事情呢,就是说这个选票里面到底含不含这个区块链投票水印啊。这个我也不知道啊,但是我们在网上找了一些资料给大家去分析,首先在2020年2月份的时候,这里有一个区块链投票系统含水印选票的一个这样的专利出来了,这个专利在哪里呢?我们也找到这个网站,就这个,网站有内容的,专利发明人什么什么的全在这里头,这个具体的内容待会可以让墨博士给大家分析一下啊,墨博士对这个专利是怎么实现的,能不能给我们观众分析一下啊,分享一下。
 
墨博士(00:31:30)
嗯,其实我大致看了一下。就是说,它实际是一个系统,包括了所有的IEO认证,包括那个选票的认证。实际上很简单。就是说其他国家都使用的,实际上就是把选票跟你的这个投票人的资质,还有选票的可信度,就是完全的保密性的一对一连接。也就是阻止了多投,错投,假投,和无票人投的这种可能性。也就是一种安全的,我们叫做可以称之为闭环的这种投票方式。就是说单一认证,单一选票和单一确定,是这个外部的专利法。但是这个问题就是有一个叫做保密性,保密性的核心就是你的选票在其他单位或其他(造)假的时候无法认证,他有这个唯一性,就是跟你的每一个投票人的这个名字(对应)。就像钱,它有它的认证码,你的假钱是无法过这个系统,这是一个核心。也就是说,我看了一下他的提交是2月份,然后他的公开日是8月13号,正好是在大选之前,但是这不表示说他8月13号之后才可以印刷,也就是说他提交的同时,这个就可以进行印刷和使用。公开只是表示他的这个东西信息是大家可以在网上可以查的。就像大家可口可乐一直喝,但是可口可乐的配方专利永远没有公布,这就是(专利发布)跟使用是两回事情。那这个问题就是说美国现在有没有用这个技术,这个技术已经提出来,说明美国在对选举的这个漏洞方面已经有所察觉和有所行动,那它应用了没有,和应用之后的广度有多少?因为我们现在不知道有没有强力的证据和事实发现,所以说,但是我们可以说的意思是美国有这个技术,同时这个技术有可实现(性)。就是说这实际上实现不是很难,他只是一个系统的整合,这个专利实际是整合系统,不是那个原创发明专利。大家可以看到这个,就是说最大的问题,就是说如果这个系统完全在美国采用,就不会出现今天的这个问题。但是这个系统的话采用了多久,实际是一个比较奇怪的问题,就是为什么没有大面积采用,是不够还是用法律问题和其他问题就不得而知了。但是这个地方就是说给大家一个很好的思考,如果没有这个系统,美国的选举在现在的情况下,已经彻底的被民主党玩弄,而且玩弄的如此之烂和坏,所以说美国人现在就是对自己的司法体系和这个选举体系开始需要深深的思考了。好的,路德。
 
路德(00:34:22)
你看,这里头啊,叫做区块链安全投票系统申请专利。首先我看到这一点啊。第一,用区块链的方式是可以做到的,是吧?这一系列的,是吧?这个专业啊,可以做得到。就不存在技术上的这个门槛,等于这个他申请专利,能做到投票系统区块链(化)。第2点呢,就是说这个有没有使用咱现在不知道。有的人说,这个选票不是统一印刷。但我想说一点这个你是不是统一印刷,只是字不统一印刷,但是这个纸它可以统一分配啊,是不是啊?特殊纸,就像这个钞票一样,美钞难道都是一个厂生产的吗?那不可能啊,各个厂按照不同的地点生产,是不是?但你只要按照这个标准生产美钞。第一你得要什么纸,有什么油墨什么样的版印。你只要把这个标准制定,各个(厂)自己去生产不就得了吗?安红是不是?所以这个(问题)不存在。各个州自己印刷,我觉得这个很正常,但只要印刷里头的纸或者要求按照统一的标准,我觉得是存在这种可能的。因为报这个的上过Warroom(节目)的,就昨天博博士说的一个什么人,一个很牛的中央情报局的人,所以在这一点上,咱们最终不知道,没有验证,只是帮助大家去分析一下。因为很多人问这个,到底有没有这个区块链水印啊,我也不知道,但是我只是把相应的资料找给大家,给大家分享,自己去分析。
 
安红(00:36:22)
有一个前联邦检察长,他叫皮丘尼克先生,最终有可能都由他来曝光一些,但是,那我们姑且把这地方画一个问号,就是说将信将疑吧,也可能有也可能没有,但是无论如何作为一个专利技术,他已经报备申请。还有呢,我可能用一个比方,大家可能更容易理解,以前那个高考是统一试卷的时候,不是各省和各直辖市自己出题出考卷的时候,那么不是说整个试卷实际上完全是在北京印的,一定是在各省各地当地印的,当然它有一系列的监督啊,保密的过程,以前也经常听说那个考卷先印,但是这不可能说,临考之前北京统一印好,往全国发,没有!都是把这个考题事先给各省各地,然后印好了再去上考场,否则那个印刷量太大;也不太可能说临考之前或者若干天,再去印再去发放。所以可以解释就是说它到各地印,甚至也有一些传言说,什么其他地方也可能印的,但我们最终可以看到,那最终结果到底是什么,至于是不是真的有这个水印能够彻底来辨别出真伪。我们可以拭目以待,因为我也看到一个传闻说,这上面有一些什么特殊的标志,哪怕被埋在土里,它都依旧可以找到,当然了你焚烧过,那就可以说彻底找不到了。好,谢谢路德。
 
路德(00:37:42)
墨博士,分享一下。
 
墨博士(00:37:45)
我觉得是这样的,就是说,这个选票实际上最大的核心,不管有没有水印,实际上就是相当于选票有没有防伪标识,这是一个核心,那现在有一个两种东西。他说如果有防伪标识的话,为什么没有提前公布,实际上应该有防伪标识,不需要提前公布,他跟钞票有一个显著的区别,就是说,普通选民不需要去辨别那个选票的真伪,你只要用就可以了,真正什么时候需要去辨别选票的真伪,实际上就是出现了这种选票开始出现造假,或有一方不认可选票的时候,才会进行选票的真伪的鉴别,也就是现在面临的这个时刻,如果按以前正经的美国的选举,一方选完一方计票,既方便大家对这个结果都认可,所以说这选票这时候的选票是不是防伪的,是不是真假的其实都不重要,因为大家都是按这个规则玩的,愿赌服输!那现在的问题就是,如果出现了(假票),那这时候就需要对选票真伪进行辨别。那现在有一个问题就是说,如果川普总统需要核查选票,那这个技术是不是已经应用,应用就会极大的方便对真假选票的鉴别,这是一个好处,如果没有应用,但是有没有选票其他的辨别技术?只要有,即使慢,我相信也是确凿的证据。我这里多说一句,就是现在大家都知道,全美国全世界都知道这个选票造假是事实,但问题是选票造假的事实的最后的主谋能不能指向拜登及佩洛西集团?我觉得现在这是一个法律的一个关键问题。好的,路德。
 
路德(00:39:38)
我们看看这里,刚才说这个区块的选票,我们只是提供这个信息,大家自己去验证,但是最终对我个人来说,我觉得这个技术肯定是没问题的,但是到底用没用我不知道啊,技术就是这个纸上存在这种东西,可以追踪的,因为我之前说的那个赌场的芯片里头,就是你一个筹码都可以做得到,这是早就存在的这种玩意。所以,那个都存在可以追踪定位,所以说这个技术我是相信是有的啊,因为如果从搞技术的角度讲(都有的),但是到底有没有用我不知道了,我只是把这些给大家分享一下,因为很多人在问,我们知不知道,知道就知道,不知道就不知道啊。好在这里,我们再来给大家分享一下,西行小宝说参议院共和党领袖McConnell收取来自投票机器公司游说者的捐款,就阻挡了投票安全法案,这是在2019年7月26号报出来的新闻。所以,很多事情一步步走到现在,这个投票机公司背后是谁呢?这不就是刚才说的佩罗西之前的前幕僚长,再背后是谁呢?大家追踪,可能又是中共啊,所以这一系列的策划,这都是有步骤的,然后这个班农先生的WarRoom节目里,这退役的将军就说,川普总统据说老早就知道这个会有这一系列的情况,就开始做了很多预案等等,WarRoom采访的这个人,退役将军,不知道说的是真的是假的,但是我们只是多一个信息的来源,这一点我可以说我不清楚啊。安红。
 
安红(00:41:52)
川普总统当年曾经客串过电影《小鬼当家》,那么大家可以在Twitter上看到了一段非常著名的漫画片——《南方公园》。他是8年前就曾经讲述过造假的选票在如山的堆积在屋子里,他们如何来用造假的选票窃夺,或者说偷到了美国总统的宝座。8年之后呢,这么一个当年的著名的动漫,今天一一应验,本身是否能说明一些问题呢?川老爷子在商场上这个商海里,真是打拼了多年,他的确有可能在佩洛西,包括克林顿夫妇,包括拜登他们这个人眼里不是一个非常好的政客,但是他也有另一番经历,起起伏伏、有失败有成功,而且总体来说绝对是一个成功人士,那么这里面到底有没有预先布局,战友们、观众们、听众们自己去想。第2条,我想说的是很有意思啊,就是说如果这真的是如这位前将军所说的是一张早就撒下的大网,那早就知道他们可能会出老千,甚至预测到了更多的布局啊、策略啊、技巧啊,那就可以验证为什么班农先生(采访的)这个共和党的年轻人,直接放到了这个有点像星火燎原似的,提前就已经散播到美国民间去了。第二,为什么班农先生在WarRoom里面,他是一个市镇一个市镇的用这种数字方式来算推演,就能真正知道他的真实数据。从这点上呢,我们又可以看见,真的是有可能事先布局的端倪,但是到底布局什么地步,是不是这张网早就已经撒好了,专门就等他们来请君入瓮,请他们进来的,而且必须要等拜登成为候选人,而且必须要等三块硬盘在9月24号报出来,给足了这些2~3周的时间,在美国民众中发酵,同时看到了市场整个的预期,很多人去查能不能后悔,后悔重新投票,那按这个节点上真的把他们整个这盘全部都逼上梁山逼急了,那些人手忙脚乱出错了,我们真正才能最终的成功收网收官,那如果这真是事先预测的话,唉呀,我觉得天时地利人和,绝对是打了一手漂亮的好牌。 谢谢路德。
 
路德(00:44:22)
这里头大家记住,很多人说从司法的角度来定罪这些(等等)。现在记住,它现在还不到刑事这一步,现在都是走的大选的法律战,现在法律战打的都是民事,川普共和党竞选团队要求重新计票,这都属于民事还不到刑事,刑事哪有这么快,所以先把这个搞定。因为,就是通过法律战把这个所有的计票的这个问题搞定,至于说计票后面到底是谁操纵的,那属于刑事的事情,根本都不属于川普竞选团队的责任,是要有FBI等等,(川普)不能去做的。所以很多砸郭的,包括砸咱们的动不动说直接(去抓人),美国不可能直接像你中共国出这事直接抓人,明白吗?现在大家无非就是说,这个是软件错误,软件的bug, 6000张选票给你寄回来不就得了嘛,那边减少。先把这些事情一个个找出来,你想想47个地区,一个地区,然后再找下一个,一个一个,47个全部改过来,得花多长时间?你想想,怎么也要两三天、三四天说不定,打个电话问具体操作软件的,(对方)说我这很忙,我还在改这个呢!毕竟一个地区没这么多人,你要知道这一点啊,就像搞直播,现在马上要40地区同时直播,你怎么直播的过来嘛!你都得一家一家去。时间这是第一啊,所以至少得拖多长时间。第二在这个过程中,他们会不会……比如说你改的第1个地区正走在第2个地区的路上,被他们就直接篡改了,就是这个数据没有了,剩下46个全没了,只给你补回6000张选票,本来如果一个地方6000张,47个地区就是几十万张。所以说,你在这个走的路上,那边说打个电话,赶紧把那46个地区证据全毁掉,所有的让他们看不到,回头跑到那46个(地区)一改,改了以后一张选票都没回来,这是最根本的问题、核心的问题!回头办案的说,你看这个是软件的故障,给你调回来了,也不是跟民主党没有关系,为什么?你看这属于他们的具体操作人员的事情,软件又不是我们民主党提供的,也不是我拜登提供的,是不是?然后给你改回来了,46个地方,一改完还是00000,一个都没增加。然后别的州的也全部(都是一样)。所以这个里面,大家知道有很多事情需要在这里打,这都是讲策略,说白了,这就是一场战争。而这个所有的战争还能到现在到底怎么打,你记住,可不是这么简单,可不是咱们想象的,这都是要一系列的。如果说川普总统意识不到这背后是中共CCP操纵了这一系列的话,只看这些表面的话,我告诉你,就算他今天改了第1个区域的6000张,剩下46个区域,估计他回头一改,改不了了,全没了,一张选票,他现在还寄托在这个方面。所以,我就是告诉大家这核心的,最重要的就是要让他知道,你现在很被动,我说的这个别回头大家又觉得好像(没希望了),就是你如果跟着别人屁股后面走,你永远是后手拳,你要先下先手,先手就会对着中共去,对着CCP,对着中南坑。有人说好复杂,当然复杂了,你是跟一个国家机器(战斗)。你刚发现一个点,别人把别的(改了),你美国的法律又不可能说发现这个点直接给你马上所有的枪决,然后就抓起来,不可能。然后你说往民主党身上引,引不了你现在,那属于司法的问题,那不是法律。现在属于刑事的问题,情报加刑事,你很难引的。所以,这些就算你发现很多很多(地方),你一个点发现了,这帮人他一定有办法给你又堵上,把别的地方堵上。所以核心的就是要看到背后到底是中共做的这一切,这是最核心的,这是最关键。很多人说好难,当然难了。所以说怎么可能这么简单就过了,你说安红。国家机器,习近平说这是终极之战,告诉大家。安红
 
安红(00:49:35)
习(近平)已经说了,韭菜馅的包子这个主人他已经说了,这是终极之战。而且他再三再四强调他心里最清楚。看了他一张近期照片,简直不敢相信的是他,头发已经白了很多,然后也真的形容憔悴。那么他面临的压力,他深深知道。因为他想救的是党,从来没有关心过人民。那么它既然出这种言论,就说明我们面临(胜利),他已经统治我们,蹂躏我们,凌虐我们71年了,这么一个党,当然不是这个一蹴而就的事情,而且真的是要我们付出心血精力的,否则为什么文贵先生准备了那么长时间。那么这个过程中,应该说大家已经锻炼了心脏,磨练的意志,这个锻炼的还磨练了我们的耐心,而且让我们真正在坎坷面前看到我们的长处,和敌人也真的是他们也是很聪明,他们否则不会统治我们这么长时间。那么如果说在这里面事先真的有这个布局的话,包括刚才说的那个2万国民卫队,被派到投票现场,早就已经站在预先埋伏好了取证,如果这条消息绝对属实的话,那太棒了。说明真的是事先已经布局好了。但至于如何布局,怎么去应对他们的,这里面有没有这个进入深山,我们这个爆料革命吹哨人文贵先生的功劳,我们真的暂时目前为止还不知道。但是胜券在握,这一点是一定的。还有就是我们爆料革命已经唤醒了美国民意。同时只要这些所有的证据拿到手,真正能去,无论是打中法、打(最)高法(院),最终美国的民主党在这里面都会土崩瓦解。那么他身后的那个魔爪,魔影的最巨大的撒旦,就是中共,也一样会灰飞烟灭,只是这个时间节点到底何在?我们真的想深究一下。墨博士怎么看?
 
墨博士(00:51:35)
我看到这里面就是说,我突然想到今天看到卫报。英国卫报一篇文章,他的观点就非常的明确。就是一个紊乱的美国,帮助了中国,却伤害了澳大利亚。其实他的观点很简单,美国现在由于大选的问题,处在一个非常混乱和紊乱的时候,而这时候他对中国的所有的政策和抑制性全面下降。包括现在对新冠病毒的防御性也在全面下降。也就是说现在美国处于一个比较脆弱和缺乏防守的状态。中共有可能更多的招来对付美国,大家想过没有?美国现在面临的问题不光是一个大选,但是如果川普总统只关注于大选的法律其方向的话,会牵扯过多的精力,和过多的时间。而给中共以充分的时间准备下一阶段的进攻。大家想到中共的超限战并没有停止,而是一直在加剧。大家看到美国现在的疫情,看看现在美国的暴动,说明什么?说明中共在不停的加紧对美国的超限战的进程。所以说这个时候时间点是非常重要的。拜登其实说什么,他们其实已经属于处在这种败退和逼到华山一条路,他们只有硬着头皮冲下去,但最终肯定会输。但是问题是在这个时间上为他们过多的损耗经历和损耗美国的国力,其实是帮了中共的一个忙。就是说中共现在最乐意看到不管拜登赢不赢,只要美国现在开始混乱,只要美国国力开始衰弱,中共的目的其实就是达到了。就像一个森林大火,你救火的永远赶不上上放火的快。你救一个,人家点十个,你永远面临的是更多的火灾点和更多的火情,你只有把放火的人抓住,你才有可能抑制火灾的蔓延,这是最关键的。就说谁是真正把美国点下混乱的这个点火人,这就是中共,永远是中共。大选是中共制造的混乱,疫情是中共制造的混乱,ANTIFA也是,黑命贵都是中共。如果你不把中共弄了,那有可能美国还要面临第4个,第5个混乱的原点,你川普总统只能疲于应对,根本没有反手的机会。这是一个最关键的,时间和力量都会被过度的消耗。好的,路德
 
路德(00:54:17)
是的,所以说在这里头所有的后面的一切都是CCP。当你发现这个证据的时候,这里那个的时候,你根本就是疲于奔命。然后你在这里好多人说向高层进言,别老用中文讲你的高见,真急人。很多事情我告诉你,就算是说中文的,安红你有没有经历过,就跟你最亲,最铁的朋友,你跟他说,他没经历过的事情,他100%不会信你。你经历的,但是他没经历过的,他绝对不会相信。这人一定要自己经历,然后吃过亏以后他才知道。这到底会不会翻转?会不会站出来?那是跟每个人的性格有关系,所以我们昨天早上就说,就是打破常规,一定要打破规则,超越规则,规则是为了建立更好的文明的。人类的历史的进程就是不断的超越规则。包括哪怕马丁路德金当时,哪怕林肯。马丁路德金,法律就规定黑人在很多地方是没有选票的,是不能那个,那你去打破规则。所以很多事情在这个关键的历史时刻,核心是要自己看明白,清楚。但是这一系列的,我们说之前是有软件可以控制。而之前中共这些人,什么何平,(那么)多垃圾,都在这里中共控制的大外宣,都说怎么可能。两年前说美国的媒体会被中共控制,他们也说怎么可能。这一一都验证了。然后现在包括生物武器,你说完别人不信有啥用,哪怕你证据给他,他也不信,明白不。他觉得这玩意怎么可能,他们就这概念。但是你自己真正感受到了,未来你就会真正的明白。真正明白,说白了,那就是美国是不是上帝护佑,上帝真正护佑,那说到一定时刻,只有神才能真正让他们启示,我们每一个人都根本没有任何这个能力。你别说美国人,就你身边的人,你去说服他,你都说服不了,你靠嘴巴是无法说服任何一个人的。只有真的神才能启示。什么叫启示就这个概念,包括摩西,他从出埃及记的时候,他也没去说服任何人,他用自己展示出来。包括耶稣最终也只有12个人跟他。有多少人跟他?没几个人,也只有12个人跟随他当时。这都上帝之子就站在你面前,说让人活就让人活。(说)出来,这个人就出来了。你这种(神人)最后只有12个人,咱们又不是神。所以千万不要(试图说服谁)…我从来不去说服谁,大家真正的就是信仰祷告,这才是最核心的,一定有那一刻,这一点。昨天英格拉姆说,他父亲不是著名的传教士吗?我们之前还专门转过闫博士的推特。组织大家一起为川普总统祷告,在这个关键时刻。所以我记得那时候看过一个很著名的电影叫《星球大战》还是什么,还另外一个片子。这是个反方很厉害,有一个被他们直接灭掉死之前他说你还信不信(神)?他说你们再厉害,但是你们没有信仰,这句话当时对我触动特别大。就这个我现在就知道,包括二战的所有的过程中,包括和日本中途岛海战,你知道那一刻其实都是往往,都是走到最后那一刻突然改变,改变一切。包括你去看《复仇者联盟》,这个灭霸,这个手套都已经攒齐了6颗石头,马上要打响指的时候,钢铁侠突然出来了,根本不要想的任何的事情,它就是(能)按照你想的一直一帆风顺,不可能,怎么可能?!核心的就是你自己跟自己斗。你见到这个场合的时候很多人就动摇了,你看这不行了,得赶紧,这CCP还是厉害。相信这种实力的时候,相信CCP这种邪恶的时候,很多人自我已经开始动摇了,这个时候才是关键点,这才是最关键点!
 
信仰,什么叫信仰?信仰就是当你(遇到)考验的时候,你真正信不信?就是在你临死那一刻,你还信不信,这才是真正的信仰,就你死了以后还信不信,那才叫信仰。很多人说我过的日子好的时候信,日子不好就不信了,那叫啥信仰?那就不是真正的信仰,是不是?所以当年达摩祖师,从广州来到中土大陆,第一个找的是梁武帝,他说我建了这么多寺庙,我这算不算真正的信佛?达摩祖师说你这不是信佛,你这现在属于顺风顺水时候的你信,等你不顺风顺水时候你会很惨,果真。他是拿钱来消灾,那不叫真正的信佛,后来果真,梁武帝饿死了,被别人政变直接饿死了。一生建了多少个寺庙?不是有首诗“南朝四百八十寺,(多少楼台烟雨中)”。这些你建的都不是真正的(信仰),所以很多人千万不要想这么简单啊。如果只是简简单单,也不要想着说,找到一个点就可以全面(胜利),都是在拉锯战,时间会很长,没这么简单啊。安红。
 
安红(1:01:32)
对,耐力。胜人者智,胜己者强。真的是不太容易,而且文贵先生也说过,这是万神万佛。他没有真正固定的某一个,但是他相信这个世间是有神灵的。这个神灵的作用真的是在于刚才路德给大家一个演绎。就是说,拉萨路是已经死了4天了在石洞里,那如果有一点常识的话,死了4天的人是不可能复活的,尸斑都出现了,毛也可能还在长。但是竟然就从那个石洞里出来了,复活了。当时看的人都在啧啧称奇,觉得简直是不可思议。但是真正跟随的,并没有那么多人,所以我们就可以看到,哪怕眼见为实,很多人还依旧不相信,那更何况黄润他听了几句闻风而来的消息,他要能信的话,那那个人一定是真的是被神启示的。恐怕大家又会说我们说的比较悬,但是真的,当你有信仰的时候,当你笃定一件事的时候,当你坚信他的时候,真的是很多事情可以迎刃而解。
 
还想分享一个,挺有意思。就是说为什么又是美国?为什么能够预先布局?川普总统本身为什么没敢把闫博士这两个报告,这个病毒、生化武器的这个事拿出来?我其实现在又有一点深深的考虑,就是说,在其他的世界国家地区,也在关注美国大选的时候,在很多人骑墙、首鼠两端摇摆不定、二难命题的时候。川普总统如果真的是宣布生化武器,它等于宣布一场战争,谁能够跟他站在一起?不是有一张照片吗?真正在那个现场,真正他去面对选民的时候,或者说他也被诟病的时候,陪在他身边的就是伊万卡。那张照片我看的很泪目、很感动,真正能够理解他的人不是很多。除非你自己曾经身临其境,除非你自己曾经经历过,才真正能有共鸣。
 
为什么很多战友给我发私信说他觉得很孤独?被家人、族人、朋友、亲戚视为异类,灵魂的孤独,恐怕是最严重的,但是灵魂一旦能够找到另外一个,或者另外若干个,另外众多的契合的灵魂。我们那时候虽然相隔千里万里,但我们的心,我们的信仰,我们的信念在一起。这就是为什么每次祈祷的时候无论你信什么,我都在心里默念,我甚至有的时候用英文在讲这个,因为一定他(神)会听到,老天爷一定会听到。所以这一点,在这里借着路德的分享和话我也跟大家说一声,当你坚定笃定内心的时候,我们就一定能成,因为毕竟神曾经说过:相信他的真的是少之又少,而改变世界的人也不是大多数,就是少之又少!好,谢谢路德。
 
路德(1:04:27)
墨博士,分享一下。
 
墨博士(1:04:29)
我其实这两天一直是看川普总统,还有他的家人推特很多发言。虽然很多主流媒体,推特已经严厉地、无所不用其极地封锁了他们的各种言论和发表的声明。甚至用断播的这种方式对于一个现任总统,这是有史以来估计美国有史以来最恶劣的,对总统的言论的控制。但是大家可以看到有一点,就是川普总统和他家人的坚持。我觉得川普总统刚开始在前两天各州翻蓝的时候,大家可以感觉到他对这个美国的选举制度的失望跟愤怒。这个时候他其实有理由放弃的。为什么?他的放弃,对他的家人,对他本人来说并不是坏事。他可以从4年的劳累中脱身出来,可能一辈人会诟病会骂。但是他已经70多岁了,他完全可以到一个世外桃源和自己家族庄园里面安享天年,不再理这些臭事。为什么?美国再乱那也是他以后的事情,美国在没有了川普总统、在拜登和民主党(当政)的情况下只会更乱,为什么?他们是靠黑暗手段上台的,那意思就是说别的人以后也可以利用更黑暗的手段上台,那这样的美国只能会不停的堕落下去,最终,最倒霉的是美国人民和美国的那些以后的执政党。可能轮不到川普总统,但是川普总统坚持下来了,他要反击。现在我们希望他的反击要更强壮和更加超限,因为他现在面临的是中共的超限战,如果他不用超限的手法对付超限战,永远处于被动,所以说对一个有信仰的川普总统,我非常敬仰。但是,我们希望川普总统,一定有更强烈的手段才可能获得胜利。好的,路德。
 
路德(1:06:48)
现在大家知道,川普总统利用各地展示的这种证据来到最高法的最高大法官。大法官来裁决,哪些有效,哪些无效。邮寄选票无效,因为现在川普总统在邮寄选票之前,2:30的时候他已经大幅度领先,这就足够了。如果在那个时候他就已经落后,那基本上你在打,有的时候就很难。但在那个点上他已经是大幅度领先。第二,有些(计票)软件(出错)这种事情,那存在的这种软件,到底是怎么搬回来。大家先不要想刑事的,找后面到底谁操纵的?通过这个来给他定罪,先别想,那至少几年以后。先就说这个票到底怎么来算的?这个东西有讲究啊,这里面有讲究,能算回多少票,这是一个问号。我刚才说了,他回头把46个(点)全给你改了,根本你一票都算不回来是吧?那这个就是怎么打呢?还有一点就是说这个投票系统必须让相应的(人)去彻查,彻查投票系统,因为一个点产生了问题,最终让法官来裁决这所有的投票系统需要彻查,彻查他所有的日志,然后通过日志里头哪些问题在那里,这是一个办法。这个事可以往回(找票),哪怕46个(点)里面马上去补漏洞,他把你改回来,或者怎么的,你最终还可以把它追溯回来。因为他只要是通过软件他一定会有记录的,一定会有记载的,它日志等各方面都可以恢复的。这是第2点。然后,邮寄选票现在其实是一个重要的问题。等于说现在通过一个地方,比如说宾夕法尼亚州现在已经赢了。对于邮寄选票,单独算票,单独检查,检查完以后如果出现大量的出问题的,那这个时候,最高大法官就可以(判),你有足够的依据到最高大法官那要求把所有的邮寄选票全部作废,所有的。因为你只要存在不公正,你就可以这样去做。就看大法官(如何)判嘛,至少他不可能判决说作假的也算,那肯定是不可能的。每个地方的邮寄选票都是当地的州长自己来判断,就是当地的议会,说我们这里要邮寄选票,我们那里要邮寄选票,是接受。川普总统无法干涉,他无法干涉州长的权力。美国的州长都是独立的权力。但是,在这种事情出现问题的时候,他通过一个点来反衬说邮寄选票有问题,有些州就可以直接全部废掉,这条路是可以去走的。但是直接现在就想把他们定罪,基本上很难,不可能。但是对于川普总统他可以得到相应的情报或者相应的事情(证据)最后指向中共,他有这个权利(干涉),美国总统外交权力是他的,对内基本上啥权利都没有。基本上就是一个物业管理公司的老板,就这一点而已,物业管理公司经理,对外,他是绝对有权力的,就是说跳出规则宣布一些事情,他是有这个权利的。就是说既不说这是民主党干的,也不说这后面是危害国家安全,影响美国大选。中共我们有足够的情报以及那个(证据),这个事就可以了。就像当年对伊拉克一样,有情报显示萨达姆在搞生物武器和核武器就够了,就够了,这个关键是什么呢?你说有没有情报呢?肯定有情报,这早就知道的。关键是啥呢?他有没有像小布什当时(的勇气)。小布什当时为什么敢宣布?一个最重要的原因就是当时老布什被萨达姆给整的挺难受的,然后上台他就是为了报仇雪恨,明白吗?因为当时里根8年,老布什4年,并且这么大的攻击居然还被翻盘是很丢人的一件事啊,当时来说。所以说就看川普总统内心敢不敢,其实说白了,相不相信文贵先生所说的:中共就是最后的(黑手),你只有灭共,你所有的这一切(才能)回归正常,就像那个你只要把灭霸灭了,大家都回来了,你别老天天把灭霸周围的人灭了,你是灭不完的,真灭不完。这就是权力的游戏,你要把夜王给灭了,而不是说把夜王的虾兵蟹将给灭了,有啥意义?灭不完的,他人越来越多。安红,最后总结分享一下。
 
安红(1:12:52)
没错。就像当时那些妖魔鬼怪哗啦啦全都出来了,擒贼擒王,灭了这个首领的时候整个世界都很消停(了)。那么川普总统能不能跳脱出他自己的内心?他愿不愿意走出这么条道路来?我想其实应该有答案了,只是需要我们再耐心的稍微等一等。那么文贵先生直播有可能要曝光出一些事情来,我个人猜测啊。但是有一点我们知道,川普总统他如果做不出这个决定,他自己、美国、这个世界其实都要完了,而且我们已经最先看到:无论是生化超限战,无论是从三块硬盘所曝光出来的这一切,包括川普总统本人已经被这个CCP病毒直接击倒。那当然,他能够和他的家人、妻子,包括这个最小的儿子,都能够有幸从病毒中逃离出来,真的也是有天(意)或者有爆料革命在后头的帮助。最后一点就是说,所有的时机这个时候真正握在了川普总统手里,他什么时候用?他怎么用?他能用多快的时间来把它们用好?而且用的速战速决也好,或者说是非常讲究战略战术也好,都可以让我们拭目以待。谢谢路德。
 
路德(1:14:10)
好的,墨博士,有没有什么最后需要分享的,补充的。
 
墨博士(1:14:14)
我突然想说,大家这两天就是先定好自己,做好自己内心里信仰的事情,我觉得奇迹终究会出现的!好的,路德。
 
路德(1:14:27)
好的,谢谢安红,谢谢墨博士,谢谢诸位观众观看。别忘了点赞、分享。今天节目就到此结束,别忘了去看文贵先生直播。再见!